首页 新闻 体育 娱乐 游戏 邮箱 搜索 短信 聊天 天气 答疑 导航
新浪首页 > 影音娱乐 > 抓站 >正文
子承父业侯耀文:相声的第二春即将来临
http://ent.sina.com.cn 2003年06月24日12:34 中国新闻网

  在中国的相声演员中,子承父业的有好几位,侯耀文作为相声艺术大师侯宝林先生的儿子,无疑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位。在他刚刚成功地组织完成中国铁路文工团相声专场晚会后的一天,我在北京顺义侯耀文的家中见到这位相声表演艺术家时,他首先给我讲了一个有趣的故事——

  那是在1999年,侯耀文在德国访问演出时的一次大型宴会上,一位德国的音乐老教授
看了他表演的相声《侯氏练声法》后找到侯耀文,问他:“你为什么要说相声而不去唱歌呢?”侯耀文说:“我的父亲是中国很有影响的相声表演艺术家,他干得很出色!因为在中国有一个传统,如果父亲干一行很出色,儿子应该继承。所以我是子承父业。而且,我自己也很喜欢相声。”那位教授紧接着就问:“不,你要说清楚,到底是因为子承父业,还是自己确实喜欢?”侯耀文回答:“刚开始,是子承父业,干到现在是自己喜欢!”由这段几年前的谈话,侯耀文无比深情地回忆起了他从艺42年有欢笑亦有辛酸的岁月……

  “隐姓埋名”的日子

  在侯耀文童年的时候,一天傍晚,侯宝林先生带他去中山音乐堂演出。结束时,侯耀文跟着父亲从后台出来,忽然发现外面的马路两边站满了人,人们争着和侯宝林握手问好。那一刻,侯耀文惊呆了,在这之前,他只知道父亲相声说得好,但却没有想到父亲从事的职业会有这么多人喜欢。隐隐间,侯耀文对这个职业开始有了一生中的第一次崇敬。

  侯耀文七八岁的时候,在一个闷热、静得吓人的夏天的下午,奶奶听着收音机里的评戏,在屋里面一边补袜子一边对小耀文说,你长大了后,要向你爸爸学!人在社会上,要有真本事!人的任何东西都可以拿走,只有本事拿不走!儿时的小耀文或许体会不到其中的深刻涵义,但从此却格外地留意起父亲和他的事业了。

  当时,侯宝林的家里有很多人跟他学习说相声,而且都是吃住在家里。侯耀文常常坐在一边看着父亲教学生,那些学生们也都很喜欢小耀文,休息时,就把自己学到的东西教给小耀文玩儿。在这样一种不经意中,侯耀文渐渐地对相声艺术也产生了深厚的兴趣!在学校读书时,他还瞒着父亲参加了学校的业余演出队,经常代表学校参加各种文艺演出。

  在侯耀文12岁那年,大哥侯耀中到海南军区工作,他原来参加业余演出时的搭档便拉着侯耀文一起在工人俱乐部给工人们去演出。第一次登台时,侯耀文特意选择了他记得最熟的一段父亲说过的《醉酒》。谁想相声说完了,观众竟连一个鼓掌的也没有,侯耀文无比尴尬,连鞠躬都忘了,顺着台阶就跑到卫生间里去了。他想了很久,终于明白是自己的段子选错了,12岁的小孩说喝酒的事,根本就不会有人信。所以,在下一次表演时,侯耀文让奶奶特意给他做了一件小大褂,精心准备了一段传统段子《八扇屏》,一口气说完一大段历史故事,获得了满堂彩……

  接连的演出成功,侯耀文开始在观众中渐渐地有了一定的名气,但那时,侯耀文却不敢报自己的名字,因为他是背着父亲出来的。所以,人家提醒耀文,千万别透露你是侯宝林的儿子,如果一旦现了眼,你爸爸决饶不了你!于是,侯耀文就以自己的小名“小阿弟”,在舞台上度过了4年多“隐姓埋名”的日子!

  父亲曾反对我说相声

  侯宝林说了一辈子的相声,经历过无数的风风雨雨,因此,他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再走自己走过的道路,而指望着他们在其他方面出人头地。所以,侯耀文在学校取得的成绩,却从来都不敢告诉父亲。说实话,还是个孩子的侯耀文也只知道自己喜欢说相声,将来干什么,他自己从来都没有想过。但1965年暑假里的一件事,却让侯耀文的人生之路有了明确的方向。

  一天,侯耀文在学校的搭档,初中毕业后不想继续读书了,一天,他无意中听说中国铁路文工团在招考学员,就拉着侯耀文一起去报了名。他们表演了刚刚在北京市中学生文艺会演中获得优胜奖的段子《学校采访记》。结果,侯耀文在一大群考生中被主考官一眼看中,成为唯一选中的演员。

  “你姓什么呀?”

  “姓侯!”

  “家里有搞文艺的吗?”

  “有!”

  “是你什么人,在哪儿啊?”

  “我父亲,在广播说唱团!”

  一听是广播说唱团姓侯的,主考老师心里满是疑惑。

  “你父亲是谁?”

  “侯宝林!”

  一听站在眼前的是相声大师侯宝林的儿子,主考老师当即拍板,“行了,就是你了。”侯耀文却连连推脱:“我是陪同学来的!我自己不考!”“那也不行!”“可我爸爸不让我当演员!”侯耀文支支吾吾地说。“你父亲那里的工作我们来做,你先把学退了!”

  侯耀文在吃饭时战战兢兢地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侯宝林。

  “我去考铁路文工团了!”

  侯宝林一言不发,继续吃饭。

  “我考上了!”

  侯宝林依然一言不发,可筷子却停在了半空。

  “人家让我办手续呢!”侯耀文鼓足了勇气。

  听这句话时,侯宝林把筷子撂在桌子上,从衣服兜里掏出5元钱,重重地拍在桌子上,只说了三个字:“上学去!”扭头就走。但那时,侯耀文已经自作主张地办了退学手续。

  正巧那几天,铁路文工团到北戴河演出去了,一周后才能回来!退学后的侯耀文瞒着父亲,每天背着书包过了7天近乎流浪的生活。好容易等到铁路文工团派人上了侯家,但接连两次,不知费了多少口舌,侯宝林还是一个劲地摆手:“相声是一种雅俗共赏的艺术,演员要有渊博的知识和丰富的阅历,耀文初中刚刚毕业,不适宜当演员。”后来还是团里的领导亲自上门,并表示“我们负责给他补习文化”后,侯宝林才算勉强同意了耀文的要求,1965年9月14日,侯耀文正式上班了。

  说来也巧,在那一批招的10多个学员中,只有侯耀文和打快板儿的石富宽是男的,因此,团里的领导就让他们做搭档,互相帮助,这样侯耀文和石富宽一直合作到现在,成了相声界合作时间最长的黄金搭档之一。

  父亲唯一的口传心授

  以前,侯耀文在业余演出时,表演的都是传统节目,但进入铁路文工团之后,侯耀文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新作品的创作演出中。当时,人们都羡慕侯耀文守着一个大师父亲,可以常常“吃小灶”,得到大师的口传心授。事实上,侯宝林却从不肯教这个他认为只是幼儿园水平的儿子,对侯耀文的表演更是一言不发。

  其实,在侯宝林心底还是十分关注这个子承父业的儿子的。一旦有人向他告侯耀文的状,他就会感到异常气愤,因为他要求一个优秀的相声演员,思想品德上一丝不苟,艺术上精益求精,决不马虎。有一次,侯宝林和同行的朋友喝酒回来,刚进门,耀文就发现气氛有些不对头,他刚想说什么,就听父亲大喝一声:“今天又有人告你的状!你脸红不红?你那说的什么玩艺儿?”侯宝林指的是儿子最近演的那个段子《山东二簧》,有朋友在广播里听到了。耀文一看父亲这样,当时心里就乐了,但脸上却丝毫没有表露出来。因为,《山东二簧》他虽然说过,但却从没有录过音,因此,电台里播放的并不是他与石富宽合说的。于是,耀文壮着胆说:“爹,你消消气儿,那段相声不是我俩说的,告状的人听岔了。”侯宝林当时哑口无言了,但在侯家,父亲的权威是绝对的,“那也不行!要说就好好说!”侯耀文正愁得不到父亲的真传呢!于是,他灵机一动,问父亲:“那您说这段该怎么说呢?”“应该这样说!你站好了”……家里成了排练场,侯宝林一遍遍地示范,侯耀文终于得到了侯氏相声真传,一个晚上的辅导,侯耀文受益匪浅,但这样的机会,在侯耀文的记忆中却仅有这么一次。侯耀文更多的是在父亲跟别的专家学者和同行聊天时,或者是给学生上课时,默默地旁听。

  1966年,侯宝林被打成了“反动学术权威”,下放到干校劳动。相声也被打入冷宫。“文革”结束后,侯宝林很大精力投入到自己的工作中,无暇顾及儿子。侯耀文也带着一种势如破竹的劲头,在那个相声艺术最为辉煌的时候,凭着他幽默、生动、针砭时弊、入木三分的表演特点将《糖醋活鱼》、《洞房破迷信》、《口吐莲花》、《侯大明白》等一个个优秀的作品渐渐深入人心,他的名气一天天大了起来,逐渐成了家喻户晓的明星。1985年,侯耀文和搭档石富宽双双获得了“十大笑星”的称号。

  难忘父亲的临终嘱托

  侯宝林先生离开我们已经10多年了。侯耀文说起父亲来,依然无限感慨:“从儿子的角度谈父亲,我爸爸从没有带我看过电影、逛过公园,在他的心目中,相声比我们要重要得多。”即使在侯宝林先生病重期间,他心中唯一惦记的仍是相声。临终前,侯宝林把侯耀文叫到身边,嘱咐他说:“你要多听我的相声磁带。听听我的语言节奏,听听什么叫语言美……”当时,侯耀文真的是百感交集,心里特别难过,“如果一个父亲临终时,对儿子说这些,一定是感到很绝望的了。”侯耀文正想着,父亲就觉出儿子没有在想相声,马上就问:“你在想什么呢?”当时,侯宝林觉得这是他最后一次在艺术上指点儿子了,希望侯耀文能全身心地听。可面对即将离去的父亲,侯耀文的心思并不在这儿。临终前,侯宝林留给了侯耀文两个未完成的心愿:第一是成立“笑艺术研究室”;第二想写一个相声的教学大纲。

  父亲的临终嘱托,对侯耀文来说感触颇深也深感责任重大:“作为一个后人,要想遵循前人的教诲,不断地进取,除了继承之外,还要有新的发展,一定要干一些前人没有干过的事情。”侯耀文继承了父亲对相声的执着、认真、永不满足的精神,总是用更高的标准要求自己,在说、学、逗、唱、演以及相声评论、创作、总结和培养新人方面不断用创新的思维和独特的形式改革着相声艺术。今天的侯耀文还立志要完成父亲的夙愿,写一部《中国相声教学大纲》,把这些年来关于相声的理论总结归纳,使其规范化,为后人留下一份宝贵的财富。

  相声的第二春即将来临

  从相声重新走进剧场以来,侯耀文一直是积极的组织者。2001年国庆,是铁路文工团成立50周年,侯耀文和团里同志精心策划了一台相声晚会,由他创意并担任导演。在这台晚会上,他们尝试着编排了两个舞蹈,一个是随着父亲《卖布头》原版录音中大段的唱腔翩翩起舞,另一个是随着刘宝瑞先生《八扇屏·苦人》中长达4分钟的贯口做各种舞蹈动作,中间还设计了“嘉宾采访”“请您参加”等节目,观众看后反响强烈。尽管这种演出形式还有待完善,但至少为相声艺术的发展开辟了一条新的思路,是一种大胆的尝试和探索。

  “观众的热情和黑票炒得那个高啊,真没想到!观众反馈回来的信息,让自己知道该干些什么了。我已经从这些年的困惑中走出来了。既然我能走出来,相信别的演员的奋斗目标也更清晰了。而且,我们的队伍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沉淀已经精干多了,大家都在不断地提高,寻求新的目标!所以,估计再有一两年的时间,相声会大有起色的。”因此,侯耀文才会自信地认为:“现在已经到了相声第二个春天了。”

  2002年,侯耀文接任了中国铁路文工团的艺术指导和说唱团团长的职务。他给自己定了一个新的目标——要让中国铁路文工团的相声成为中国最正统的相声;让铁路文工团成为相声演员阵容最强的演出单位;在不离开根本的情况下,使之成为相声创作演出最新的单位。除此之外,侯耀文还有一个宏伟的打算:“大家需要欢乐,但并不唯一需要相声。所以,我决心除了每年推出一台新的相声晚会以外。明年我会拿出一台戏来,以一种全新的方式,确立一种真正代表中国几千年传统文化的喜剧模式。”

  来源:中国文化报 作者:兰宁远


| 推荐 | | 打印 | 关闭

  两性学堂--掀起夏日阳光中的爱欲狂潮
  新浪邮箱雄踞市场第一 真诚回馈用户全面扩容
  新东方口语听说速成 2004考研名师授课 司法考试
  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境界,亲密接触,激烈搏杀,包你爽上“天堂”


新闻搜索

关键词一
关键词二





search P4笔记本 DV机 迷你裙
 

新浪精彩短信
两性学堂
做爱是两个人的艺术,讲究的是配合。女性善于…
非常笑话
动物聚会,壁虎说增高就是蜥蜴,猫说额头有疤就是…
图片
铃声
·[张柏芝] 最新形象
·[梁咏琪] 有时候
·[达 达] 我的天使
铃声搜索


专 题 活 动


企业服务
中医治疗各种肿瘤
关爱痛风病患者
专治强直性脊柱炎
关注糖尿病保健康
彻底治肾病尿毒症


分 类 信 息
:北交大03级MBA!
   十万大奖抓典型!
   春季旅游江苏行
华美启动"彩光"嫩肤
:全国特价酒店预订
分类信息刊登热线>>


狂野奔放的性爱旅行
爱意缠绵的销魂表现
加入缤纷下载,数万精彩图片铃声不限量任你下载,每条仅0.1元,让你的手机又酷又炫!
爆笑无比精彩无限,成人世界的快乐享受
性生活最好能在柔和的光线中进行,室温以裸体感到舒适…
每日2条,28元/月
原色地带--普通图片铃声,5元包月下载。      
炫彩地带--和弦铃声彩图,10元包月下载      
情趣无限爆笑连连 令你笑口常开的非常笑话

每日2条,30元/月



影音娱乐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62630930--5108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3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