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体育 娱乐 游戏 邮箱 搜索 短信 聊天 通行币 天气 答疑 交友 导航
新浪首页 > 影音娱乐 >正文
李宏杰:说唱乐(Rap)
http://ent.sina.com.cn 2004年05月20日15:21 新浪娱乐

  “说唱乐”不仅是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在美藉非裔人世界里最风行和最具影响力的流行音乐形式之一,更是摇滚乐中最富争议的音乐形式之一。而对于“说唱乐”,那些一直试图保持“说唱乐”的原貌和纯粹性的“卫道士”通常被看作是它发展的最大障碍——关于“说唱乐”的社会和文化价值,不同的[黑人和白人,摇滚乐(Rock)和“灵魂乐”(Soul)]听众之间总是在继续着激烈的争论。一些摇滚乐早期的音乐和文化界限在“说唱乐”的发展过程中被不断打破。

免费畅游内蒙古大草原 中国政法大学直读研
三星电子再助2004WCG 免试入学读在职研究生

  “说唱乐”的祖先很容易从摇滚乐和其它种类的音乐里找到。这种音乐通常就是指唱歌的人用口语化的节奏在器乐和节奏部分的共同伴奏下来讲述一个故事。如果一定要追根溯源的话,那么波·迪德里(Bo Diddley)的《说男人》(Say Man)和舍丽·艾丽丝(Shirley Ellis)的《名字游戏》(The Name Game)、杰瑞·里德(Jerry Reed)的《当你热烈时,你是热烈的》(When You're Hot,You're Hot)可以被看作是最早的“说唱乐”作品,而另外许多人[包括娄·里德(Lou Reed)、吉米·卡斯特·邦奇(Jimmy Caster Bunch)等]也都曾经涉足“前说唱”(Pre-Rap)领域。

  更直接的导致“说唱乐”产生的根源来自于60年代末到70年代初。在当时的许多R&B、“疯克”(Funk)、“迪士高”(Disco)音乐中,“灵魂乐”经常被抽减为以基本的节奏(鼓、贝斯)部分为主,器乐和演唱部分为辅的特殊形式。詹姆斯·布朗(James Brown)是最早在“疯克”音乐背景下使用“说唱”元素的前辈之一,因此他和其他的许多“疯克”音乐巨人的音乐不时地被当代的“说唱”乐手“采样”(Sample)。

  在摇滚乐和主流R&B之外也有不少艺人对“说唱乐”产生过重要的影响,比如“最后的诗人”(The Last Poets)、“吉尔·斯科特-海龙”(Gil Scott-Heron)、“杰恩·科特兹”(Jayne Cortez)等乐队乐人。70年代初,他们在“器乐爵士乐”(Percussive Jazz)的伴奏下用“说唱”这种形式把美藉非裔人的政治体验和城市生活感触表达得十分透彻。在纽约,尤其是布鲁克林(Brooklyn)和布隆克斯(Bronx)两个街区,这里集中了不少牙买加社区,正是那些牙买加裔DJ最先开始用唱机(即留声机的转盘,Turntable)进行混音处理[据说库·海克(Kool Herc)是第一位使用唱机的DJ],并使之成为“说唱乐”中的标志性设备的。

  尽管70年代在纽约的一些大型聚会中已经开始使用更大规模的声音系统,但直到“糖山帮”(Sugarhill Gang)的《说唱者的喜悦》(Rapper's Delight)于1979年出版时,“说唱乐”才有了正式的录音资料。对于这首歌的成功,许多听众和评论都认为只是乐队在偶然间获得的好运。早期的“说唱乐”通常是以口语化的俚语为主,并配之以由贝斯和打击乐构成的基本节奏部分。1982年“闪光首领”(Grandmaster Flash)的热门单曲《信息》(Message)是“说唱乐”的“分水岭”作品,它在很大范围内所产生的影响使“说唱乐”从此不再是被人们忽略的小种类音乐,而且关于黑人和少数民族的社会评论和报道也开始更加直接和正面。

  “说唱乐”从一开始就承受了许多来自听众(其中有不少是白人,但并非全部)的误解和敌意——他们认为“说唱乐”太过粗糙和单调,而且缺少传统观念上的旋律感。但是这些偏见并没有减缓“说唱乐”在那些来自底层的黑人青少年中间迅速传播的速度,成百万的非裔孩子势不可挡地爱上了“说唱乐”。还没有哪一种音乐能够象“说唱乐”这样使少数民族的文化成为大部分人的时尚。你可以跟着这种音乐跳舞,也可以跟着它哼唱,那些想要组乐队的孩子们甚至可以不用象过去那样进行常规的训练。

  早期说唱乐手[科蒂斯·布劳(Kurtis Blow)、“胖男孩”(The Fat Boys)等人,他们通常别称作“老派”(Old School)说唱]的作品在今天听起来有些单调。那时的“说唱乐”唱片还仅仅是一些单曲唱片,直到“运行D.M.C.”(Run-D.M.C.)才用他们的成绩证明了说唱乐手的专辑唱片同样能够热销。“运行D.M.C.”在保留了“说唱乐”中城市生活题材的基础上,引入了硬摇滚元素,这使得他们在评论界那里获得了和街头听众一样多的热爱。除了是首批打入排行榜的黑人说唱乐队之外,他们也是最早获得白人中产阶级听众认可的说唱乐队之一。他们和白人乐队“史密斯飞船”(Aerosmith)

  的史蒂夫·泰勒(Steve Tyler)、乔·佩里(Joe Perry)合作的名曲《这边走》(Walk This Way)颇受乐迷的喜爱。

  80年代中后期,“说唱乐”继续在世界范围内大面积风行,这期间出现了“LL酷J”(LL Cool J)和汉默(Hammer)这样的超级巨星(后者甚至还在中国流行过,尽管那时国人们还不知何为“说唱乐”,但他们却很喜欢跟着汉默的音乐跳舞)。虽然大部分早期的“说唱乐”唱片都来自纽约和它的周围,但“说唱乐”在全美的流行也离不开它在其它城市(东海岸城市比如费城,西海岸城市比如洛杉矶、奥克兰)的迅速发展。“说唱乐”唱片的制作技术也越来越成熟,各种元素开始被运用到其中,尤其是从老唱片中“采样”已经成为“说唱乐”中最常见的技术。而“打碟”[又作“刮擦碟”(Scratching),一种通过改变黑胶唱片前后转向和转速来获得的特殊效果]则是“说唱乐”中使用最频繁的技巧之一。随着对电子乐拍子日益增多的使用,“嘻蹦”(Hip-Hop)这个词变得流行起来,如今它几乎已经成了“说唱乐”的代名词。来自纽约的曾经是朋克的“小兽孩”(Beastie Boys),他们把“嘻蹦乐”和“硬摇滚”(Hard Rock)结合起来的做法使“说唱乐”在美国中产阶级的听众群里更加深入人心。

  “说唱乐”的发展总是和城市帮派斗争交织在一起,80年代末这一趋势愈加明显,“匪帮说唱”(Gangsta Rap)这个词也应运而生。南部的中心城市洛杉矶是这种类型“说唱乐”的温床,而费城的“学校D”(Schoolly D)则证明了其它城市也有“匪帮说唱”。“向下的布吉产品”(Boogie Down Productions)为“匪帮说唱”树立了标准,N.W.A.(Niggaz with Attitude,意为“疯癫的黑鬼”)将之发展到了极致。他们(N.W.A.)在歌曲里大肆谈论黑人社会里的犯罪、性,以及暴力,与他们相比,记者所报道的边缘问题简直就是小儿科。在遭到舆论强烈抨击的同时,他们也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后来尽管N.W.A.的五位成员分道扬镳,但作为单独的艺术家,“瑞医生”(Dr.Dre)、艾斯·库伯(Ice Cube)、“安乐E”(Eazy-E)也分别取得了不小的成功。与他们同时代的“艾斯T”(Ice-T)、“司诺普小狗”(Snoop Doggy Dogg)等人也有一些脍炙人口的作品。最富争议,同时也最受欢迎、最好斗、最具政治性的说唱乐队是“公敌”(Public Enemy)。他们连同那些追随他们的乐队共同挑起了媒体间的争论。评论界和听众都对他们赞不绝口,他们的音乐孔武有力,大胆地揭露社会和种族公正问题,把主流媒体避而不谈的事实无情地公之于众。

  到了90年代中期,“说唱乐”的强劲势头开始减弱,大量模仿“瑞医生”风格的人开始出现,他们使“说唱乐”成了R&B和“嘻蹦乐”的简单混合体。到1996年时,尽管销量已经大不如前,但“匪帮说唱”依旧可以在排行榜上取得位置。这不仅反映了市场对“匪帮说唱”的饱和程度,也从侧面说明了“说唱乐”急需注入新的音乐理念。1996年末,图派克·沙克尔(Tupac Shakur,即2Pac)被暗杀致死,随后不久,“臭名昭著大先生”(The Notorious B.I.G.)也惨死于报复的枪下。这两起事件为“匪帮说唱”的一代画上了休止符。

  当“匪帮说唱”自顾自地成了流行热点时,美国南部又形成了另两股“说唱”力量——“爵士说唱”(Jazz Rap)和“雷鬼说唱”(Reggae Rap),前者以“匪徒”(Gangstarr)、Us3、法国MC索拉尔(Solarr)为代表,后者以“闪光头”(Shinehead)、沙巴·兰克斯(Shabba Ranks)、“卡罗姐姐”(Sister Carol)为代表。“雷鬼说唱”的巅峰之作是“富吉斯”(The Fugees)的1996年专辑《得分》(The Score),这张唱片不仅让“雷鬼乐”和“嘻蹦乐”交错为一体,还焕发了“灵魂乐”和R&B的光彩。

  但真正在地下给“嘻蹦乐”带来革命性变化的还是“武当派”(Wu-Tang Clan),这支人员众多的“大型”说唱乐队。在RZA的带领下,“武当派”让“硬核说唱乐”(Hardcore Rap)重新回到它的边缘化和极简主义的根源位置。他们用或隐或现的弦乐、飘忽的钢琴、萦绕的采样和突兀的节拍共同创造出一种幽闭恐怖的声音。他们的1993年处女专辑《进入武当(36个房间)》[Enter the Wu-Tang(36 Chambers)]是广为传唱的佳作,这张专辑同时也预示了后来特里奇(Tricky)那种阴森、鬼魅的“嘻蹦乐”的出现。“武当派”、特里奇和之后的“后嘻蹦”(Post Hip-Hop)电子乐队/乐人“化学兄弟”(Chemical Brothers)、DJ沙岛(DJ Shadow)的成功向人们展示了“说唱乐”除了“匪帮说唱”之外的另一面。

  推荐唱片:

  1.合辑《糖山唱片故事》(The Sugarhills Records Story)(Rhino)

  2.合辑《街头即兴——顶级嘻蹦乐,1-4卷》

  (Street Jams—Hip-Hop From the Top,vol.1-4)(Rhino)

  3.合辑《街头即兴——电子疯克,1-4卷》

  (Street Jams—Electric Funk,vol.1-4)(Rhino)

  4.合辑《嘻蹦乐精选——经典说唱》(Hip-Hop Greats—Classic Raps)(Rhino)

  5.合辑《Def Jam音乐组合:十年庆》

  (Def Jam Music Group:Ten Year Anniversary)(Def Jam)

  6.“非洲班巴塔”(Afrika Bambaataa)《行星摇滚》(Planet Rock)(Tommy Boy)

  7.“运行D.M.C.”(Run-D.M.C.)《永远一起:精选集》

  (Together Forever:Great Hits)(Profile)

  8.“LL酷J”(LL Cool J)《电台》(Radio)(Def Jam)

  9.“小兽孩”(Beastie Boys)《申请患病》(Licensed to Ill)(Def Jam)

  10.“公敌”(Public Enemy)《它让百万之众的国度阻挡了我们》

  (It Takes a Nation of Millions to Hold Us Back)(Def Jam)

  11.“向下的布吉产品”(Boogie Down Productions)《罪恶的念头》

  (Criminal Minded)(Sugar Hill Rap)

  12.N.W.A.《直接出局》(Straight Outta Compton)(Priority)

  13.德·拉·灵魂“”《三英尺高的升腾》(Three Feet High & Rising)(Tommy Boy)

  14.“艾斯T”(Ice-T)《O.G.原来的流氓》(O.G.Original Gangster)(Sire)

  15.“闪光头”(Shinehead)《团结》(Unity)(Elektra)

  16.“瑞医生”(Dr.Dre)《延续》(The Chronic)(Priority)

  17.“武当派”(Wu-Tang Clan)《进入武当(36个房间)》[Enter the Wu-Tang(36 Chambers)](Loud/RCA)

  18.特里奇(Tricky)《最大化码头》(Maxinquaye)(Durban Poison/Island)

  19.“富吉斯”(The Fugees)《得分》(The Score)(Ruffhouse)


评论 | 推荐 | | 打印 | 关闭
 

 

新闻搜索

关键词一
关键词二






热 点 专 题
中国企业家治理沙尘暴
美英向伊政府移交权力
关注2004年高考
中国部分省市供电告急
美英军队虐待伊俘虏
孙燕姿全国巡回演唱会
AC米兰中国行
飞人乔丹中国行全记录
豫剧大师常香玉逝世

 


 

 



影音娱乐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62647003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