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小剧场话剧 投资升温背景下的潜在危机

http://www.sina.com.cn  2009年05月04日23:10  新浪娱乐

  新浪娱乐讯 国内近几年小剧场话剧的持续升温缓解了戏剧界的尴尬,然而从另外的方面来说,或者在一些独立姿态的话剧业内人士看来,“小剧场热”反而产生了另一种尴尬;正如国内电影界波涛汹涌的“大片热”,它给中国电影带来的是解药还是毒药,这个问题一直争执不下。如果说国产大片“看上去很美”的泡沫质感已经没有疑义,那么“小剧场热”会不会是又一个泡沫呢?

  一、何谓“小剧场话剧”?

  随着北京文化创意产业的大发展,小剧场文化现象日益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焦点。2007年11月,坐落于北京市西城区的“繁星戏剧村”工程正式启动,预计今年七月份可以交付使用。这个运营场所的主要项目就是制作小剧场话剧,对于小剧场的概念,戏剧村董事长樊星有很清晰的认识。

  “我个人认为,小剧场话剧,顾名思义,规模要小,坐席在80-300之间。它打破常规大剧院大空间的观演概念,制造出完全不同的观演效果。在大剧院中观众的仪式感与正式感很强,离表演中心远,舞台高,距离感很强。而小剧场话剧彻底打破了这种距离感,有些实验性的作品甚至没有明确划分表演区与观看区的界限。在这种环境下演员能够直接感受到观众的反应,观众能够进入演员的固定情境,感觉一切好像就在眼前发生,甚至能够感受到演员的呼吸、心跳。这种互动效果是小剧场话剧独有的魅力。

  小剧场,从技术设施来说没有大剧场的规范,很多硬件条件达不到传统的标准,但它也因此而能容纳各种空间形态的作品进行演出。”

  相对于樊总的看法,戏剧研究专家耶日-格洛托夫斯基在《迈向质朴戏剧》中的说法是,“电影和电视不能从戏剧那里抢走的,只有一个因素:接近活生生的人……所以,利用废除舞台,挪开一切障碍,来消灭演员和观众间的距离是必要的。如果把“活人与活人交流”视为戏剧的本质,那么,面积较小而且没有乐池阻隔的小剧场,便成了能把戏剧的本质力量和特有魅力最大限度发挥出来的最理想形式。”

  童道明在《小剧场戏剧的复兴》中也强调,由于小剧场没有把演员与观众分割开来的脚灯的存在,这就意味着小剧场缩短了观演之间的物理空间的距离,而且同时也缩短了心理空间距离,大大增强了戏剧的为影视所无法企及的艺术魅力,还具有吸引观众‘直接参与’戏剧事件的可能性。

  做为商人的樊总对小剧场概念的表述基本准确地抓住了小剧场的特质,当前小剧场热的推动者们对这一戏剧演出形式还是具有了较为准确的把握。

  二、小剧场,你来自何方?

  如果以1982年林兆华导演的话剧《绝对信号》做为中国小剧场话剧开端,以1989年牟森导演的《大神布朗》做为繁荣标志的话,屈指算来,小剧场话剧在中国已经有了27年的发展史。回首这27年小剧场话剧的如烟往事,其发展成长的血脉清晰可见。

  小剧场话剧是在80年代戏剧界高呼"戏剧危机"的大背景之下以一种探索者的姿态出现的,萌生伊始,便因其与传统"人艺大戏"风格迥异的选材和表现形式而被帖上了"探索戏剧"、"先锋戏剧"的识别标志。

  在八十年代,最初诞生的一批小剧场经典剧目有林兆华导演,高行健编剧的《绝对信号》、《车站》、《野人》,以及锦云编剧的《狗儿爷涅磐》,牟森导演的《大神布朗》等一系列剧目,为小剧场话剧获起始性的效应作出了显耀的贡献。

  紧接着1989年4月,南京举办了第一届中国小剧场戏剧节。这是在大剧场极度不景气的前提下,话剧人为坚守阵地、争取生存而进行的一次实践总结和理论探索。此后,从90年代初到90年代中期,在北京小剧场话剧发祥地——中央实验话剧院小剧场和中戏的"黑匣子",《阳台》、《思凡》、《留守女士》、《屋顶》、《情痴》等一部又一部具有实验和先锋气质的戏剧作品出现在观众的视野之中,掀起了北京小剧场话剧的最初一轮热潮。

  1990年代的中国戏剧舞台上出现一个奇观——小剧场话剧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前有上海人民艺术剧院的《情人》和《留守女士》,后有北京的孟京辉、张广天,他们的每部新作都由于声称其具有“前卫”和“探索性”而成为经营艰难的中国都市话剧市场上少数赢利的典范。

  1990年的《哈姆雷特》,1991年的《秃头歌女》,1992年 的《等待戈多》、《思凡》,1994年的《我爱XXX》,1997年的《爱情蚂蚁》,1998年的《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1998年 的《三姐妹*等待戈多》和1999年的《恋爱的犀牛》将这个时期的小剧场经典剧目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

  2000年期间的《盗版浮士德》、《非常麻将》、《切·格瓦拉》《钦差大臣》、《故事新编》等剧目使小剧场话剧巨大热量更加不可阻挡获得了释放,剧目的多元化让观众有了更多的选择和比较,国家院团和民间剧组的演出构成了小剧场戏剧的丰富性,观众对戏剧参与的热情超出了创作者的想象,而观众层次的丰富也大大地促进了创作演出者的进步,戏剧的时代精神开始在演出中产生,没有人敢于漠视观众的感受。

  进入21世纪之后的中国小剧场话剧,已经发展成为一种较为成熟的演出模式和小型的"新兴文化产业",其艺术效应和社会效应都得到了相当程度的关注。

  小剧场的创作也进入了一个多元化时期,各种不同的多元文化在小剧场被搬上舞台。先锋实验性的还是有,但像莎士比亚的严肃剧目也在小剧场里上演。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Powered By Google

更多关于 小剧场 的新闻

相关博文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