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朝代传媒老板谢军爆料 娱乐业“音乐旱电影涝”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7月15日11:38  新浪娱乐
朝代传媒老板谢军爆料娱乐业“音乐旱电影涝”

杨坤《DISCO》封面

  新浪娱乐讯 日前,朝代传媒作为内地一家风生水起的全娱乐传媒公司,在中国音乐处于“消亡”时期的当下,却重磅推出了一张电子音乐概念专辑《DISCO》,这张专辑由国内实力派唱将杨坤演唱,从专辑上市到目前的反映来看,《DISCO》成功了,唱片以直给的方式清晰表明整张专辑的制作方向,它不仅仅是张精神气质非常卓尔不群的概念唱片,整体音乐风格也以电子+摇滚的完美统一的面貌呈现。而在华丽时髦的音乐外延之内,所有歌曲素材却全来自上个世纪80年代的中外经典之作。

  而这张专辑就是出自朝代传媒老板谢军的亲手制作,不仅在制作成本上不惜巨资打造,而从另外一个层面来说,谢军能在音乐市场如此困难的时期,大手笔的推出了《DISCO》概念专辑,是胆量也是魄力。而谢军从80年代末的音乐生涯,到90代末转入转入电视传媒领域,又在近年转入电影行业,造就了敏锐的娱乐触觉,而《DISCO》的成功无疑是谢军重返乐坛一线的一个醒目的开始,在专辑《DISCO》在市场上大卖之际,记者采访了这张专辑的制作人谢军,而身为朝代传媒公司老板的谢军却正在忙于电影制作业务,使得这次采访变成了谢军的一次音乐制作上的回忆,谈话中也看出谢军对音乐制作与电影制作的另类思考。

  “音乐的动作更多的是一种象征意义”

  1 朝代传媒是以电影为主的公司,为什么呈现跟大家的第一个产品是音乐呢?

  答:大家都知道朝代传媒是以电影为主营,但实际上大家并不清楚朝代传媒的整个结构,朝代传媒的业务结构是一个全娱乐的业务结构,也就是说当下娱乐的几个重要板块:影业、音乐、电视业、包括经纪等等都是朝代业务的组成部分,之所以现阶段又重新拾起音乐做,是因为这个阶段可能是中国音乐是最低谷的时候,我比较喜欢在最低谷的时候去做别人已经不愿意做的事情,换言之,虽然谈不上抄底,但是在这样一个时机做音乐,我觉得显得更有意义,而某种角度来看,这个音乐的动作更多的是一种象征意义,而不是它的实际的商业价值。同时,其他业务板块也在全力推进,不同的是音乐作业灵活性更强,操作环节更少,推动速度更快,而并不是以音乐为先,而是音乐是最快被别人看到的,而影业和其他业务板块的操作环节更多一些,所以说作为一个产品呈现跟大家的时候要比音乐所需要的时候更长,其实是一起在做,只不过是先看到什么,后看到什么而已。

  “人无我有,人有我优”

  2 目前看来《DISCO》在市场上的反响很不错,为什么会是杨坤的《DISCO》作为重回音乐领域的首张音乐作品出现呢?

  答:我们在选择产品的时候,基本上本着“人无我有,人有我优”这样一个原则,华语乐坛这么多年以来,一直没有出现一张真正意义上的概念专辑,而我们这些受到过很多西洋音乐影响的人,也特别希望在华语作品群里,能有一张成为比较经典化的概念专辑,而电子乐也是在华语音乐产品中一直没有很完整体现的品种,我们很自然就将电子乐作为这次的选项,同时把它做成完整的概念专辑。

  “《DISCO》:电子的音效,摇滚的力量 ”

  3《DISCO》作为电子概念专辑,这张专辑的源起于哪里?

  答:一次我与朋友们关于生命和人生的讨论中,思考到我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个人的成长,爱情和婚姻,这一切似乎都与音乐的意义以及音乐历程联系了起来:思考中,电子的音效,摇滚的力量,时尚的音色,流行音乐历史上经典化的作品似乎油然升腾,混合,完成了一次美妙的音乐旅程。同时,宇宙、时间感、星球、飞船,这些设计上的核心元素也跃然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怀旧本身是时髦的一种永恒的形式”

  3《DISCO》是一张时髦的电子概念专辑,但是它又是一张翻唱专辑,如何在时髦和怀旧之间去平衡?

  答:怀旧和时髦并不是对立的,恰恰在很多时候怀旧和时髦是形影不离的,无论是时尚界还是艺术圈,怀旧本身是时髦的一种永恒的形式,怀旧意味着对经典艺术的致敬,同时也是对艺术精华部分的扩展,那么在这个意义上,就不存在平衡的问题,怀旧和复古已经成为了时髦的最常用的整合手段之一,时髦也相对以建立在精华和经典之上,所以这张专辑呢,在每一个电子音色的制作的过程当中,大量的萃取了电子乐最精华的部分,历史上最优秀的素材,所以我们力图实现怀旧和时髦在这张专辑上的一个化学式的统一,现在看来,我们是实现了这个目标。

  “集中展示现在内地音乐制作最高的水准”

  4讲讲这张专辑《DISCO》的制作过程中,你的音乐团队?

  答:这次《DISCO》我所搭建的这个团队,应该说比较完整的体现了,比较全面的,比较完整的体现了中国内地的音乐制作力量,作为制作人,我也尽量的,精度很高的,很准确性的集结了当下北京最先锋的音乐力量,然后将这些精英力量,重新组装在不同的环节岗位上。

  这次有一首歌是我跟张亚东合作的《路灯下的小姑娘》,这是一首欧洲DISCO最高峰的时候非常经典的一首歌,我们对这首歌的设计有很多种方案,我们也不断的推翻重建,跟亚东也聊了好几个晚上,其实在合作过程中,我们通过这首歌更加加深了解了彼此对音乐的认识,找到更多的共同点,同时在不同的音乐性格上得到了互补,其实跟每一个音乐人合作的时候,这个过程是对内地音乐历史发展的一个回顾和重拾,我们在音乐的形制和制作的基础上,想集中展示现在内地音乐制作最高的水准,这也是这张专辑做了这么长时间的原因,包括在歌手的演唱上,也做了很大的调整,是那种内地音乐风骨与最先进的理念,在舞曲化的音乐上取得了一个统一,杨坤也表现得非常出色,对他自己这么多年来以情歌为主的演唱方式实现了一个质的突破,也许这将开创他唱快歌的新时期。

  “中国本土的特色是,以歌词为主,音乐为辅”

  5、在这张概念专辑里,如果要你特别的推荐一首歌曲的话,你会选哪首,理由是?

  答:在音乐的制作上,比如《 不要告别 》:这是我最费心制作的一首歌,电子化的旋律营造醉后的迷离与浪漫,在我弹奏的吉他中显得更温暖,为了配合演唱中酒醉的感觉,我尽量在哇音踏板上保持适度,而和声的演唱也企图绵长,我唱了很多轨不同声部的和声,是为了让气氛更融合宽厚。中间转调在莎拉布莱曼的歌剧美声《“time to say goodbay》上,为了体现强大的母性,我让歌剧女歌手的发声尽量达到最佳的共鸣位置,在这样的对比下,从孩子的依依喃喃,到前奏的迷幻色彩,进唱时的醉意,难舍难离的男子,再到坚定分离的女性,显示出了现实生活中的无奈的戏剧性:当男人“不要告别”时,恰恰是女人“time to say goodbay ”的再见时刻!我认为中国的音乐市场,或者说中国的音乐消费者基本上还保留着中国本土的特色,以歌词为主,音乐为辅,中国音乐市场看重的更多的是歌曲的情调,不是他的音乐性,所以我们在一个电子概念的专辑上,在节奏,旋律,和声主要的元素上,我尽量做到既有一定的时代感和先锋性,同时照顾到中国歌迷所能接受的程度,这就是为什么把这些比较有群众基础的经典歌曲素材拿过来用的原因,是因为如果用全新的歌曲做电子音乐的话,目前中国的这个接受程度比较难消化。比较吃力。

  “ 音乐“旱”,电影“涝”,这是现实上的不平衡 ”

  5朝代传媒推出杨坤《DISCO》就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接下来会有其他的的计划吗?

  答:朝代传媒作为一个全娱乐业务版块的公司,接下来会不断的推动影业和电视业的发展,同时也照顾到几个业务版块发展的协调性,协调性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因为从市场的客观存在来讲,这几个业务版块存在事实上的不平衡,音乐是“旱”,电影是“涝”,音乐市场的消费模型已经脆弱到不堪一击,而国内唱片业基本上萎缩到可以忽略不计,在这样的情况下,电影却以每年30%-40%的速度在增长,这样一个现实上的不平衡,也是我们非常重视的,所以在音乐和电影的发展速度上会因时制宜的把控,接下来我会有一个新导演计划和电影产品群的计划,此外,大家也很关心我会签什么样的新歌手,对于新签的歌手我会站在一个产品的多元化角度的前提下,我们力求娱乐产品花色品种的平衡。而电视版块,除了前段时间跟央视著名导演孟欣的一些合作,也会逐步推动当下电视受众群热衷的电视节目类型,希望尽早让大家看到。

   看明星八卦、查影讯电视节目,上手机新浪网娱乐频道 ent.sina.cn

相关博文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