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体育 娱乐 游戏 邮箱 搜索 短信 聊天 通行币 天气 答疑 交友 导航
新浪首页 > 影音娱乐 > 古典情怀 >正文
<爱乐>封面故事:俄罗斯神童伊利亚-格林格尔茨
http://ent.sina.com.cn 2004年06月01日17:27 新浪娱乐


本期<爱乐>杂志封面
点击此处查看其它图片


  格林格尔茨在演奏时赋予作品非同寻常的节奏感。但同时他是一个杰出的音乐家,不会让那些经典作品仅仅变成技巧的展示。

  ● 格雷格-卡赫/ 王丹青 译

  现在流行把好音乐比作上等的葡萄酒”,22岁的伊利亚·格林格尔茨说,“但我觉
中国政法大学招研究生 免试入学读在职研究生
爱孩子从这里开始 高薪聘请销售精英!!
得它们不具有可比性。因为不管多好的葡萄酒,你一尝到它就知道是什么味道了,但音乐不一样。我觉得演奏好的音乐就像阅读一本名著——你每读一次就会懂得更多的东西。每个词都有很多层意思,你永远不会穷尽对它的理解。好音乐也是如此,对音乐的探索是无止境的,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巴赫的小提琴独奏作品才300年来经久不衰。”

  随着格林格尔茨为DG唱片公司录制的新唱片的发行——他在唱片中主要演奏巴赫的第一、第三组曲(Partitas Nos. 1 and 3)和第二奏鸣曲(Sonata No. 2),这位俄罗斯神童向世人证明了他的确能够“阅读”音乐,并且可以给经典的小提琴独奏作品注入无与伦比的活力。他那非常规的、常常显得有些好斗、有时候极其狂放的演奏风格已经把一些评论家弄得晕头转向,那些原本期待着一种对复调名作温柔演绎的人们更是对此不知所措。

  《音乐入门列车》(Rough Guide)最近这样评价格林格尔茨的新唱片:“他演奏巴赫作品时有一种明显的格伦·古尔德式风格。他对乐句的处理简洁明快,强调的是节奏和乐句而不是音调和织体的深度。”

  另有一些人认为格林格尔茨粗犷的演奏中对节奏的特殊强调是别具一格的。《今日古典》(Classics Today)的乐评人迈克尔·莱柏温兹(Michael Liebowitz)说,“首先,格林格尔茨在演奏时赋予作品非同寻常的节奏感。但同时他是一个杰出的音乐家,不会让那些经典作品仅仅变成技巧的展示。”

  格林格尔茨深夜在瑞典的旅馆里接受了笔者的电话采访。那个时候他刚参加完一整天的唱片讨论,谈论他自己的巴赫演奏,俄罗斯作曲家的角色问题,以及他对音乐的热爱等等。劳累一天的他已经精疲力竭,还得拼命地倒时差。

  电话中的格林格尔茨听起来是个活泼、谦虚、和气、时不时会来点冷幽默的人。也正是他的幽默感使他很快受到听众、同行和媒体的青睐。

  “大拱”(The Big Arc)

  6月份回欧洲和俄罗斯过夏天之前,格林格尔茨(他现在把纽约称为自己的家)在华盛顿国家剧院(National Gallery)举行了巴赫的小提琴作品独奏会,那是他第一次在演出时全部演奏巴赫。他回忆说,“那事儿挺怪的。拉完之后我很累,但听了演出的录音,我感觉还可以。我有一个很不好的习惯,就是事后总会讨厌自己做过的事情,那次其实也不例外。但不管怎样,全巴赫独奏对我来说是一次巨大的挑战,特别是小提琴独奏啊,我很高兴我做了那件事。以后会有更多机会的。”

  他接着说,除了来自音乐的挑战,舞台独奏还要求一种精神上的准备,那也是独奏有别于二重奏、三重奏、四重奏等其它种类演奏的地方。“这样好也不好,” 格林格尔茨谈起独奏时说道,“一方面你是一个人在聚光灯下,所有的压力都是冲着你的,你必须独自承担一切。”

  他笑了笑,接着说,“但另一方面呢,你是焦点,可以独自享受所有的一切……你可以不受束缚,因为你有更多的自由。”

  “那个时候,你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块巨大的磁铁,吸引着全场的注意。”

  “那是种紧张和自由并存的体验。”

  在新的巴赫唱片中,格林格尔茨同时选择了“大” 作品和“小”作品:B小调第一组曲(Partita No. 1 in B minor),这首曲子和它优美的萨拉班德乐章一直是巴赫最伟大的作品之一,也是巴罗克复调音乐的一个里程碑;E大调第三组曲(Partita No. 3 in E major)和A小调第二奏鸣曲(No. 2 in A minor),这两首曲子虽然在巴赫作品也占重要地位,但相比之下平淡很多。值得一提的是格林格尔茨是用相同的视点去表现这三部作品的,他无时无刻不铭记着这是“伟大巴赫的作品”。

  “巴赫的小提琴赋格曲比较奇怪,因为你只有四个手指可以使用,不像风琴,你可以用全十个手指,甚至还可以用脚。拉赋格曲的时候你非常受限制。”他解释道,“所以让人很难理解的是巴赫当时是怎样写出小提琴复调音乐的,这个话题已经有很多人讨论过。但是,一旦你掌握了用四个手指演奏复调音乐的高难度技巧,你就不得不考虑一下形式的问题了。当你可以用四到五个声区的时候,你可以细细弹奏,使曲子更丰富多彩。比如你给风琴写复调曲,并用不同的声区和音色去弹,那样的话就容易成功,弹出来的音乐也很好听。”

  “拉小提琴的时候你手头没有那么多的音色,也没法自己去创造那些音色。这就意味着你必须整个削减音色的使用,因为如果不这样演奏巴罗克音乐,尤其是用小提琴的时候,你就会毁掉音乐本身。换句话说,你用的音色越多,你的音乐造型就越差。听一听巴洛克的小提琴音乐,你会发现它们在音色上非常单一,那个时候你就会明白其实那也未必是一件坏事了。”

  “大多数乐评人把重点放在声音上,但我觉得谈论巴洛克音乐的时候我们应该撇开这个重点,这样,剩下的最重要的东西就是造型了。”

  这一大胆的尝试使格林格尔茨成功地在和谐中建造起一座“复调音乐的大拱”(the big arc of the fugue)。“这就是成功表现(巴赫复调音乐)的决窍所在。”

  他接着说,因为小提琴主要是一种歌唱乐器,这些复调音乐对演奏者来说是种特殊的挑战。“从某种程度上讲,你在用小提琴演奏巴赫作品的时候是有违这种乐器本性的”,他说,“你必须能够模仿适合大键琴或者风琴的复调作品,使它听起来不像小提琴,这样所有的声音就能平等地被表现出来了。”

  练习巴赫作品的时候,格林格尔茨进行了一系列预演,预演中他对音色进行了个别分解,这样他就可以突出每个乐句了。他说,“这种感觉真不错,就像是弹风琴。这是个巨大的挑战,但令人着迷。”

  他热情洋溢地谈起自己挑战那些非主题乐章的经历,那些乐章几百年曾经让观众陶醉不已但却让演奏者屡屡挫败。他说,自己刚才把好音乐比作文学名著简直恰当极了,因为音乐的韵味就是这样无止境地显现出来。

  “在某些赋格曲中,这些非主题乐章甚至比主题音乐更重要,因为你有时候会对主题音乐感到厌烦”,格林格尔茨说,“所以当你把这些在小提琴音乐中很少听到的部分表现出来时,观众会为之一振。”

  “那需要高超的极巧、恰到好处的变通,当然这些必须通过大量的练习才能实现。”

  那还需要大量的研究。这位音乐神童说:“对我来说,只有通过研究,你才可以实现对原作真实的演绎,你总不想让作曲家失望吧。如果你热爱音乐,你应该尊重它。而你越尊重它,你就会表现得越好。演奏当代音乐的话,没有必要花大功夫去研究它,因为你对它已经很熟悉了。但以前的音乐则不同,年代越久远,你对它的背景知识就越少。”

  “我一直以来追求的目标就是尽可能地去表现作曲家的初衷,这也可以说是我的信念。当然我会有自己的表现方式,但我一直追求的是一种‘真实性’,这其实不是一个很恰当的词,因为都过了几百年,你再去确定什么是‘真实的’、什么不是,其实很难,要接近原作的初衷又谈何容易。”

  “但不管怎样,我对乐曲懂得越多,对自己的演奏也了解得越多。”他总结道,“我就是通过这些音乐,通过所有我演奏过的音乐了解自己的。”

  幸运之星

  格林格尔茨其实有充分的时间去准备迎接这些挑战。他13岁的时候就开始演奏巴赫的独奏曲,在某种程度上那些曲子是些里程碑,他后来反反复复对它们进行了重新演绎,每一次都会给他更多关于音乐、关于小提琴的启示。他说:“一接触巴赫的这些作品,你就会不知疲倦地去发掘它们的奥秘,这种探索永远不会停息。”

  然而,他那由好运、勤奋和智慧铺成的音乐之路开始的时候并不平坦。格林格尔茨在圣彼得堡长大,父亲是个业余小提琴家,他自己在5岁时开始学小提琴。学了一年以后,他被送回家里,老师说他没有天赋,不想让他再浪费自己的时间。

  “这个故事我已经讲过很多遍,以至于现在可能都失真了。也有可能事实恰恰和我讲的相反。”他大笑着说。接着他谈起塔季扬娜·柳贝罗娃(Tatiana Liberova) ,说,“但那以后我找到一个好老师。我们合作了很长一段时间。”

  在柳贝罗娃的帮助下,格林格尔茨进入圣彼得堡音乐学院专门为儿童开设的附属学校学习。在接下来的十年中,他继续向柳贝罗娃学习。1995年,他在耶胡迪·梅纽因国际小提琴比赛中获奖。随后在他17岁那年,他去了朱利亚音乐学院,在那儿他最终得以跟随伊扎克·帕尔曼。

  谈起伊扎克·帕尔曼,格林格尔茨说:“他一直鼓励我。即使在我做的不好的时候,他也总会让我感觉到希望,不是所有的老师都会让你有那种感觉的。他总是让我对自己的演奏充满信心,我觉得他身上有某些和多罗西·迪蕾相似的地方,那就是热情、友好和让你自信的能力。”

  格林格尔茨和帕尔曼的第一次相遇确实非常幸运。1997年,他住在渥太华的堂兄弟在音乐会上给一个在加拿大国家艺术中心交响乐团拉小提琴的朋友放了格林格尔茨演出的录像带,那位朋友随后给乐团指挥平夏斯·祖克曼看了那盘带子,祖克曼又把带子寄给了帕尔曼。第二年,帕尔曼邀请当时仅16岁的格林格尔茨参加他的音乐夏令营,在这位音乐大师的谆谆教导下,年轻的格林格尔茨为参加颇负盛名的意大利帕格尼尼杯小提琴比赛(Premio Paganini Violin Competition)做好了充分的准备。那年的比赛中格林格尔茨获得第一名,同时获得一项为帕格尼尼“随想曲”的最佳演绎者专门设置的奖项。

  尽管在各种比赛中取得了巨大成功,格林格尔茨对那些经历的感觉却是复杂的。他谈起自己的神童生涯时说道:“父母和老师一直给我很大的压力,后来我发现自己无论如何是要搞音乐了,但那时我的压力还是很大。我干不了别的,那不是说我不喜欢搞音乐,虽然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定要干这一行。可能是因为那个时候我还没有能力分析事情吧。”

  “但是你知道的,比赛并不总是好事。我很高兴以后再也不用去参加这个赛那个赛的了。现在的情况是人们必须去参加比赛,只有那样你才有机会和唱片公司签订合约啊什么的。我那时候也只能那么着。现在我的很多朋友也在做同样的事。这就是我们这一行的规则啊。”他说着,轻轻地叹了口气。

  “最终,你要告诉自己你可能赢不了但必须有勇气重新来过。要一直对自己有信心。”

  关于现代音乐

  今年早些时候,格林格尔茨录制了自己的第一张唱片,这张唱片是标志性的,同时也显示了他的俄罗斯血统:在唱片中他演奏了肖斯塔科维奇的A小调第一小提琴协奏曲和柴科夫斯基的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以色列爱乐乐团和他进行了合作,乐团的总指挥正是伊扎克·帕尔曼。格林格尔茨把这两首协奏曲描述为“代表了俄罗斯精神的两个方面”,他说:“柴科夫斯基是纯真年代的浪漫圣歌,他的曲子曲调优美;而肖斯塔科维奇则是痛苦、孤独、灵魂煎熬的体现。”

  格林格尔茨将在下一张唱片中录制俄罗斯作曲家谢尔盖·普罗科菲耶夫的第一小提琴协奏曲,芬兰作曲家耶安·西贝柳斯的那首深受演奏者青睐的D小调小提琴协奏曲,以及他的四首诙谐曲。这个月他将回到美国在布法罗、纽约、法戈、北达科他、尤金(Eugene)和俄勒冈进行一系列演出,届时美国观众可以有机会重温一下他对普罗科菲耶夫的演绎。明年春季他将在美国做更多的演出。

  “我最近对普罗科菲耶夫很着迷,但还有很多别的俄罗斯曲目等着我呢。”他说,“可是我还是希望能多拉一些普罗科菲耶夫的曲子,因为他慢慢成为我的最爱了。他写的所有曲子都很优秀,很少有人能做到这一点。通常的情况是在优秀作品产生之前你会写很多烂曲子。对我来说,普罗科菲耶夫是幽默和情感的完美结合。他有点像20世纪的莫扎特,集古典与前卫于一身,这简直太奇妙了。在这方面可能只有斯特拉文斯基和巴托克能和他媲美,但他们都没普罗科菲耶夫那么抒情,对我来说这一点恰恰很重要。”

  格林格尔茨同时对新音乐也很感兴趣。今年他第一次公演的小提琴独奏曲叫《脉冲星》(Pulsar),该曲的作者是年仅39岁的奥格斯塔·里德·托马斯(Augusta Read Thomas),她是西北大学教作曲的教授。那首曲子受BBC广播3台(BBC Radio 3)和伦敦皇家爱乐协会(Royal Philharmonic Society)委托而作,在伦敦威格摩尔音乐厅进行首演。格林格尔茨对演出的评价是,“那是我今年以来演奏当代音乐的高潮。”

  里德没能参加现场音乐会,她听到格林格尔茨的唱片录音时激动不已。她说:“他拉得太好了,极富乐感,充满感情,而且非常优雅。他是一位非常棒的演奏家,能为他作曲是我的荣幸。”

  格林格尔茨正在寻找更多的委托作品,他觉得弘扬新音乐和保护古典音乐一样是他的职责。他说:“我们必须演奏,不然音乐会烂掉的。我们要记住,100年前人们大部分时间是在演奏他们当时的音乐,除了贝多芬等一些无法从节目单上去掉的曲子,基本上没人理会‘老’音乐。可是现在呢,我们这个时代的音乐太少了,这很让人悲哀。人们好像有些害怕当代音乐,因为他们听不懂,但对于演奏者来说,你必须让人们习惯听我们当代的音乐。芬兰就有人这么做,那个国家每年都会把人均收入的很大一部分用于艺术,那也是世界上交响乐发展最快的地方之一。在那里每次举办音乐会都会有新作品登台演出。人们去音乐会往往是为了听新近的作品,而不是那些已经被人反复演绎的老音乐。我们必须让观众养成这样的习惯,这种习惯不会自己形成的,只能靠我们这些演奏者的努力。”

  格林格尔茨年表

  1982年7月2日出生在圣彼得堡。

  1987年开始学习小提琴。

  1988年开始跟随塔季扬娜·柳贝罗娃学习。

  1990年进入圣彼得堡特殊音乐学校学习。

  1992年第一次参加比赛,获得全俄罗斯少年比赛二等奖。

  1993年首次公开演出,演奏维瓦尔蒂《四季》。

  1994年获得青年艺术比赛(Youth Assemblies of Art Competition)一等奖,首次与莫斯科交响乐团合作,演出维尼亚夫斯基第二小提琴协奏曲。

  1995年第一次参加国外比赛:获得梅纽因小提琴比赛第一名,在这次比赛上第一次遇见梅纽因;首次与西欧乐团——芬兰拉希提交响乐团——合作,演奏布鲁赫第一小提琴协奏曲。

  1997年波兰的维尼亚夫斯基少年比赛中获得第一名。

  1998年与帕尔曼相识:获得帕格尼尼小提琴比赛第一名。

  1999年第一次在瑞典Verbier音乐节演出;进入朱利亚音乐学院学习,师从多罗西·迪蕾和帕尔曼;7月首次在北美演出。

  2000-2001年首次与美国著名乐团洛杉矶爱乐合作演出;在美国和加拿大举行独奏音乐会;先后合作过的乐团有:洛杉矶爱乐乐团、亚特兰大交响乐团、以色列爱乐乐团、皇家利物浦爱乐乐团、瑞典室内乐团等。

  2001-2002年与DG签订专署和约;第一次录制唱片2002年夏天出版(祖克曼指挥以色列爱乐乐团,内容是柴科夫斯基和肖斯塔科维奇的协奏曲,获得好评;先后与下列乐团合作演出:圣彼得堡爱乐乐团、洛杉矶爱乐乐团、明尼苏达乐团、英国室内乐团、BBC苏格兰交响乐团等;与特米尔卡诺夫指挥的圣彼得堡爱乐乐团巡演欧洲;在拉文纳音乐节举办独奏会、在意大利举行独奏和协奏音乐会;8月首次参加逍遥音乐会,与瓦西里·西奈斯基指挥的BBC爱乐乐团合作演出肖斯塔科维奇第一小提琴协奏曲。

  2002-2003年合作过的乐团包括:巴伦伯伊姆指挥的芝加哥交响乐团、奥斯默·凡斯卡指挥的拉希提交响乐团,以及马舒尔和罗斯特洛波维奇指挥的UBS Verbier青年乐团;在布鲁塞尔、伦敦、华盛顿等地举办音乐会,并参加了许多国际性音乐节,合作过的艺术家包括:巴什麦、莱文、沙汉姆等;录制第二张唱片,内容是巴赫独奏作品和两首组曲。

  2003-2004年 合作过的乐团包括多伦多交响乐团、伯明翰城市交响乐团,在伯明翰国际埃尔加音乐节上与英国交响乐团合作演奏埃尔加协奏曲;在圣彼得堡、旧金山、华盛顿等地举行音乐会;录制最新唱片:西贝柳斯和普罗科菲耶夫的协奏曲,由尼米·雅尔维指挥歌德堡交响乐团。


评论 | 古典沙龙 | 推荐 | | 打印 | 关闭
 

 

新闻搜索

关键词一
关键词二






热 点 专 题
中国企业家治理沙尘暴
AC米兰中国行
美进入恐怖袭击高危期
基地在沙特发动袭击
美英向伊政府移交权力
美英联军虐待伊俘虏
莎拉-布莱曼演唱会
飞人乔丹中国行全记录
郑洁无缘2004法网8强

 


 

 



影音娱乐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62647003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