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娱乐 新浪首页 > 影音娱乐 > 综艺大观 > 马季去世专题 >正文

马季一个时代留下的印记 笑声永远不曾离开(图)

http://ent.sina.com.cn 2006年12月21日08:06 潇湘晨报

  

马季一个时代留下的印记笑声永远不曾离开(图)
马季在1965年拍摄完成的木偶片《画像》中演出。图/新华社

  

马季一个时代留下的印记笑声永远不曾离开(图)
刘伟与马季搭档

  

马季一个时代留下的印记笑声永远不曾离开(图)
马季和马三立(左)。图/新华社

  

马季一个时代留下的印记笑声永远不曾离开(图)
马季在自己的七十寿宴上。图/CFP

  12月20日上午,我国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马季因心脏病在北京逝世,终年72岁。

  一个艺术家能够在一个时代留下自己的印记,是一种幸运。

  在舞台上用人们都会说的生活语言表演的马季,标志着相声在动乱年代之后的复出,也标志着人们内心对生活重新渴望的复苏。

  而他的离开,让嘈杂的娱乐圈有了片刻的肃穆,也让那个年代的人们开始忆起广播和黑白电视那个充满激情的声音,以及那些经典段子曾带给人的简单快乐。

  马季,1934年生于北京,原名马树槐,祖籍天津宝坻。曾做过工厂学徒和书店店员,1951年起因爱好,业余表演相声,1956年由中央广播文工团说唱团吸收为专业相声演员,师从侯宝林边学习边表演。他善于表演反映现实生活的新相声作品,在相声艺术长于讽刺的传统之外,开启了以赞美新生活和新的英雄人物为主题的“歌颂型”对口相声的新局面,其中以《登山英雄赞》、《画像》和《找舅舅》等节目影响为大。之后马季的创作和表演趋于全面,除能表演传统节目外,中年开始还创作演出了对口相声如《友谊颂》、《舞台风雷》、《多层饭店》,单口相声《宇宙牌香烟》和群口相声《五官争功》等。马季也很重视对相声理论的研究,力图使自身的艺术创造更趋自觉。为此,他不仅有《马季相声选》出版,还著有《相声艺术漫谈》一书行世。但马季毕竟主要是相声表演艺术家,他的表演、热情洋溢,挥洒自如;技巧运用上以说为主,注重谐趣。

  [三大爱好]

  潜心书法

  马季在相声创作、演出之余,潜心研习书法已有三十余年,其书法遒劲奔放,已渐成风格。他曾在北京、山东以及新加坡、马来西亚和美国等地成功举办了个人书法展。而关于马季学书法还有个小故事。

  30年前,马季到山西杏花村酒厂访问演出,这个厂有一个多年保留下来的传统:每个到访的名人都要留下墨宝,刻成碑文以作纪念。马季当然也不例外,不过那时他从未练过毛笔字。“我那时握着笔,手直哆嗦,把我给惭愧的呀,瞧我这中国人是怎么当的?”他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还直摇头,“就是这件事刺激了我,那时就下了决心一定要练好字。”

  后来马季找了一个特别的老师学书法。这个老师不是什么名家,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是马季在山东为了创作相声《算账》体验生活时认识的。“当时我住的房子里挂着一幅字,我觉得那真是好!后来一打听,才知道是当地一个在小百货商店里布置橱窗的农民写的,我当时就觉得他是个人才,于是就请了他过来,他说:‘马老师,你要喜欢,我就写给你’,我的字就是他教出来的。”

  痴迷钓鱼

  马季钓鱼入迷,给家里添了不少乱。有时候,清晨出去垂钓,直到傍晚才回来,身上弄得脏兮兮的,衣服一脱,盆里一泡,就是妻子的事了。第二天早上,他换得干干净净的,又去钓鱼,晚上回来,照方抓药,还是这套。

  钓鱼过程中也遇到一些令人哭笑不得的事。有一次,马季和同伴一起去钓鱼,弄不清路怎么走,就向老乡打听,老乡用手一指,说:“朝那边走,还五里地。”马季他们走了约摸有五里地,没见到水面,只好又打听,老乡用手一指,说:“朝那边走,还五里地。”他们边走边问,一连走了五个五里地,从凌晨两点半一直走到下午三点,总算到了目的地。

  马季是广大观众熟悉的笑星,在公共场合经常被群众认出来。有一次,一位老太太看马季钓鱼,似乎认了出来,却又不敢最后肯定,就问跟马季一块钓鱼的刘惠:“这人怎么这么眼熟呀?是不是电视里那个说相声的?”旋又摇摇头说:“不对!他怎么没镶金牙呢?”原来马季的一颗牙齿有个豁口,从电视屏幕上看,像是镶了金牙。马季听了,只笑了笑。

  汽车情结

  对汽车马季不是简单的喜欢,几乎就是有一种强烈的占有欲。他自费订阅了许多汽车杂志,每次新车出来,他都会从杂志或者网上全面搜集有关资料,已经称得上是一位汽车行家了。

  马季是北京演艺圈里最早拥有私家车的人士之一,第一部车是天津生产的夏利,时间是1983年。说来有意思,当马季自己有了第一辆汽车时,还不会开车呢。他买车的消息在所在的广播大院里引起巨大轰动,大家全知道马季有汽车了。当时,有汽车可是了不得的大事,马季精神上真有压力。汽车不能总搁在院子里,他便请了一位熟人把夏利开出北京,放到了河北省沧州清县耿官屯大队。那是他创业的地方。马季跟耿官屯大队的人说:“车搁在你们这里,就算是你我两家的,但前提是得教会我开车。”两个月后,马季学会了开车,由沧州交管部门发给了河北省的驾驶证。1985年,他又在北京考取了新的驾驶证。

  马季曾经最高时速跑到了200迈。那是他至今保持的最高“纪录”,当然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专题撰文/本报记者龙玲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评论影行天下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影音娱乐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62647003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2006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