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湖北曲艺表演艺术家何忠华张明智同时收徒

http://www.sina.com.cn  2009年08月17日10:48  楚天都市报

  湖北曲艺表演艺术家何忠华和张明智在省文联同时举行收徒仪式,是今年湖北曲艺界的一件大事。

  张明智的名字家喻户晓。但因为舞台观众的萎缩,广大80后、90后读者对湖北小曲表演艺术家何忠华女士稍感陌生。事实上,今年63岁的何忠华15岁即以一首《碧血丹心》初试啼声,小小年纪即成为出台有彩,退台有声的名角,正当盛年时又以《南包公·选妃》、《石破天惊》和《楚歌·碟子曲》连获全国比赛的三个大奖。她退休前是湖北曲艺家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退休后又负责起湖北艺术职业学院曲艺专业的教学工作。“站如青松滴翠,望如玉树临风,面似春花开放,目似故友重逢。”上周,记者两次走近何忠华,感受到了一代小曲皇后的人格魅力。

  为学艺,13岁小丫牵着盲艺人走街串巷

  湖北小曲渊源于明清俗曲,由流传于湖北中部的“汉滩小曲”和“天沔小曲”合流而成。其曲牌丰富,曲腔婉转,计有“南曲”、“西腔”、“文词”、“滩簧”四个腔系和100多支民歌小调,可以说是湖北人成长的摇篮曲或背景音乐。

  1960年,13岁的何忠华刚刚小学毕业,即考入武昌区曲艺队,师从盲艺人张正浩学小曲。

  何忠华的母亲是一位小学教师,父亲何浩然本来是武汉市文化局的一位曲艺研究工作者,后来到武汉市戏曲改进协会曲艺分会担任了驻会辅导员。受父亲的影响,本来已经考上重点中学的何忠华放弃升学,走上了一条崎岖坎坷的从艺之路。

  一个13岁的小丫头,走向社会的第一步竟然就是牵着盲人走街串巷,这是何忠华最初没有想到的。但这个盲人有艺在身,何忠华是来学艺的,“生活的道路我扶着盲师走,艺术的道路盲师扶着我走”,何忠华进步很快,不久就学会了《抢伞》、《放风筝》、《薅黄瓜》等打基本功的传统小曲段子。

  一年后,何忠华再拜湖北艺术教育学院的著名小曲艺人喻义和、程德荣学艺。喻义和先生也是一位盲人,师兄师妹们后来开玩笑,说何忠华先后师从两位盲人,谐音注定何忠华一辈子都是“忙人”。

  但何忠华再忙,也不会忘记几位师傅当年的提携之恩。她的曲艺同行何祚欢曾说:“一个人善良与否,我以为有以下几点可以判断,一是感恩,将任何帮助过自己的人牢牢嵌入自己的记忆;二是自省,善于检讨自己所做事情的得失,而不是揽功诿过;三是忘记,忘记与任何人的不愉快接触。何忠华就是这样一个人。”

  要读书,38岁高龄考进武汉大学中文系

  在所有的恩师中,何忠华最难以忘怀的是曲艺专家蒋敬生。

  湖北小曲这门民间艺术,虽然通俗易懂,贴近生活,但其中蕴涵着丰富的历史掌故和做人之道,其抒情写景说人道事的篇章结构和艺术表现手法,牵涉到大量文史知识。何忠华在艺术实践中认识到,如果不求甚解,只是囫囵吞枣地唱,到头来可能只能是一个没有文化的“跛脚艺人”。

  所幸正在她求知若渴的年龄,遇到了省文化局下队干部蒋敬生先生。何忠华在蒋先生的指导下,从《古文观止》中选读了众多名篇,又背诵了许多唐诗宋词,并欣赏了《西厢记》、《窦娥冤》等经典戏曲剧本。1982年3月,她演唱由蒋敬生作词、张长安编曲的长篇《南包公》选段,参加全国曲艺优秀节目观摩演出一举夺魁,获得一等奖。

  “清景阁依旧,信步上层楼。小庄才栽柳,桥下水长流。凝目碧波远,春风解人愁。弄妆花应妒,何须凤点头。”这是1983年何忠华在荆州《选妃》传授班时独上荆州北门楼写的一首小诗。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何忠华后来能吟诗写词编曲,都得力于蒋敬生先生的悉心指导。

  1984年,已经38岁“高龄”的何忠华轻松通过成人高考进入武汉大学中文系,经过两年脱产学习,最终以18门功课平均85分和一篇毕业论文《论评话〈蒋干盗书〉理与趣》圆满完成学业。毕业后她又陆续发表短篇唱词《南方烈火》、《送药方》、《南原突围》及论文《湖北小曲说唱表演初探》、《曲艺声腔表演漫述》,主编湖北曲艺丛书《花影录》、《弹唱与大鼓》、《楚韵新曲》等。武汉大学中文系李惠芳教授评价何忠华说:“曲艺于她已不是一种谋生的手段,也不是获取名利的工具,而是一项神圣的事业。她越来越自觉地追求一种超功利的工作态度和诗化的人生境界了”。本报记者刘我风

   看明星八卦、查影讯电视节目,上手机新浪网娱乐频道 ent.sina.cn

网友评论 欢迎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
Powered By Google

相关博文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