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孟摇晕:《大过年》现实主义是舞台上永恒的主题

http://www.sina.com.cn  2009年08月30日22:19  新浪娱乐

  昨天看过《大过年》,感慨良多,这样一部扎扎实实的作品,在话剧舞台上已经缺失了很多年……《大过年》的回归,雄壮却带有一丝悲凉,它是近年来难得一见的描写老百姓生活的作品,希望它不会是最后一部现实主义。

  有一段时间不禁产生疑问,现实主义究竟还能活多久?它会不会像“表现主义”“存在主义”“荒诞派”那样成为历史的烙印?

  《大过年》告诉我,不——只有现实主义才是一切戏剧流派的根基,只有踏踏实实去描写普通人、去刻画他们平凡而又真挚的生活、去抒发他们对生活的热情才是艺术创作的王道。

  我们应该承认,现实主义在舞台上缺席,观众就会在舞台下缺席。

  作为一个戏剧爱好者,我们需要看的是不是发生在过去、将来或是永远也不会发生的故事;而是我们自己的生活、是隔壁邻居的生活,是现时的生活——《大过年》正是这样的作品。

  从剧本角度看,《大过年》讲述了一个并不复杂的故事,所有矛盾都纠结在了小儿子身上,接着从这一点,辐射出了老人、大哥、二哥、大嫂等等人物各具特色的生活历程,使我们有幸窥探到了人物的心灵世界,我们也许该把《大过年》称作“心理现实主义”,因为它把更多关注的目光投放到了每一个人物的内心世界。当然,不同于契诃夫的剧作,《大过年》本身的事件、矛盾依旧尖锐,然而好在并不是就事论事,而是把事件作为开启人物心灵的钥匙——剧情为人物服务,这是编剧应该铭记的——霍洛道夫曾在在《戏剧结构》中指出,戏剧的任务并非描写一个事件本身,而是刻画事件对人物心灵的影响。

  另一方面,《大过年》利用了“时空交错”这一舞台手段拓宽了话剧本身的局限性,老年何光明与青年何光明跨越时空的三次对话引导我们进入了人物的内心,从这一点上说,它并不是一个单纯的现实主义作品,而是把表现主义的某些技巧巧妙地融合进剧中,这一点我认为是可取的,戏剧艺术在发展,象征主义、表现主义虽然已经衰败,但它们的优点是完全可以在现实主义的本体上继续生长的。

  《大过年》在节奏上的优点在于,人物的性格关系始终是在递进的,因此能够顺畅地推动剧情前进,这一点在观众席上的反馈就是虽然该剧时长为两个多小时,但我们不会感觉到疲惫或厌烦,这证明了剧情始终没有停滞,剧情的前进说起来简单,但实际上对观众来说是一种莫大的尊重。

  《大过年》采用了准三一律的创作手法——时间控制在48小时内,地点一致,行动统一——这在当下话剧舞台上实在少之又少了。很明显,越来越多的话剧作品现在只分场不分幕,似乎回到了莎士比亚时代,场面转换及其频繁,越发像电影画面的更迭,我认为这是一种现象,我们应该认同,但并不一定所有的剧作都要遵循这一套路。阿瑟米勒称《推销员之死》全剧两幕附一幕挽歌,其实就是两幕加一个尾声;而《大过年》全剧两幕四场,中规中矩;两剧同样巧妙利用了时空交错,虽然《大过年》在总体上不可与《推销员之死》同日而语,但却是一个势头,它暗示我们现实主义再次蓬勃的可能性,让我们拭目以待。

   看明星八卦、查影讯电视节目,上手机新浪网娱乐频道 ent.sina.cn

网友评论 欢迎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快速注册新用户
Powered By Google

相关博文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