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娱乐

第1集

  卡莉成功挫败麦克伦登将军针对总统伊丽莎白·基恩的暗杀行动,但彼得·奎恩身亡,包括索尔、阿德尔在内的十多名政府官员被捕,反而让她陷入深深的自责当中。更让她想不到的是,基恩总统的报复行动变本加厉,实施的第二次抓捕行动中,相关官员的下属、亲戚,甚至邻居都被牵连,两百多人被捕。一时间,国内反对总统的情绪高涨,各地都出现了抗议示威。《绝对真相》的主持人布雷特东躲西藏,在支持者的暗中帮助下,仍坚持自己的节目,抨击着总统的独裁行径。此次大清洗是基恩总统和幕僚长大卫·威灵顿策划的,可事态逐渐失控,基恩总统越来越极端,连大卫的意见都听不进去。在军事法庭上,基恩亲自出庭作证,并暗示法官和陪审团应以叛国罪对麦克伦登将军处以极刑。得知法庭仅判处其开除军籍终身监禁后,基恩大发雷霆。大卫从旁劝说,希望她能适当收敛,并配合参议员佩利的调查委员会,对抓捕行动进行必要的解释。基恩强硬拒绝的态度,让大卫非常为难。他来到监狱,想请索尔出山相助。但索尔提出释放第二批被捕人员的要求实在难以满足,只得作罢。回到家时,大卫看到家里又有一帮特工遵照总统要求进行反监听检查,不由得怒上心头,大喝着把他们赶了出去。而麦克斯就混在“特工”之中,离开了大卫的家。卡莉此时和女儿弗兰妮从纽约搬到了华盛顿,住在姐姐玛格丽特家。姐夫比尔在财政部工作,对总统的行为敢怒不敢言,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外甥女乔茜却积极参加学校里的示威活动,坚决反对基恩总统。卡莉表面上显得很平静,似乎已忘记基恩总统对她的背叛。其实她在秘密寻找线人,为佩利的调查提供切实的证据。卡莉的线人是曾在坎大哈一起出生入死的但丁探员。但丁目前在联调局工作,参与对第二批逮捕人员的审问。他愿意提供证词,却不想被记录在案。按调查委员会的要求,证人的真实身份必须记录在案。急于求成的卡莉认为自己能说服但丁,便擅作主张与佩利议员约定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要躲避政府机构的跟踪监视,对身经百战的卡莉来说是驾轻就熟的事。她先以本人的身份入住一家高级酒店,进入房间后,简单化妆并戴上假发。偷偷溜出房间,从楼梯下到停车场。开着事先准备的车子来到附近另一家宾馆,以假姓名入住。做好这些,卡莉没有在房间里等候,而是不声不响的坐在大厅沙发上,观察着来来往往的住客。入夜时分,但丁进了宾馆,乘电梯去卡莉的房间。大厅里的卡莉看到有人跟在他的后面,便知但丁已经曝露。向宾馆工作人员谎称那名跟踪的人偷窥女厕后,卡莉连忙拉着但丁跑向停车场。虽然摆脱了跟踪,可要找个安全的见面地点并不容易,卡莉想到了姐姐的办公室。乔茜能猜得出卡莉阿姨在做什么,所以卡莉打电话求助时,她二话不说,趁父母外出观看演出,把办公室的钥匙偷了出来。卡莉在办公室外见到乔茜拿到钥匙,立刻打发乔茜回家,以免被玛格丽特和比尔察觉。但事情之后的发展很不顺利,卡莉没能说服但丁,一无所获的佩利对卡莉更是不再信任。当卡莉失落的回到姐姐家时,发现提前回到家的玛格丽特和比尔正一脸严肃的坐在客厅,他们的对面就是低头不语的乔茜。比尔对卡莉让乔茜半夜外出,还把弗兰妮单独丢在家的行为非常气愤。平时总是维护妹妹的玛格丽特也不免怀疑卡莉是否在正常服药,是否因狂躁症才做出这些不明智的行为。面对姐姐、姐夫的指责,再多的解释也是徒劳。卡莉情绪低落的走进房间,她现在被排除在基恩的管理层之外,佩利参议员又拒绝与她联系,还得不到家人的支持,营救索尔的希望似乎越来越渺茫。这时,手机上收到麦克斯发来的信息。在幕僚长大卫家安装监视设备的行动虽意外中断,但已有五个房间安装了监视器,并能正常工作。卡莉急忙打开电脑,屏幕上显示出大卫正在客厅收看新闻。新闻是有关麦克伦登被押往监狱的报导,卡莉看到大卫关了电视后无力的坐在沙发上陷入沉思。他脸上迷茫的神情,让卡莉再次看到了希望。

第2集

  布雷特藏身在一处农场内,附近就是美国南北战争第一场战役菲利比战役所在地。在这个具有历史意义的地方,布雷特认为美国已处于第二次内战的边缘。节目中,他沉痛的宣告了麦克伦登的死讯。一位参加过六场战争,身体健康的前三星将军,竟然刚踏进联邦监狱就因突发心脏病死亡。而且一名狱警与白宫幕僚长大卫是小学同学,这更让人不能不怀疑总统的黑手伸进了司法系统。布雷特号召美国人民,拿起宪法赋予的权力,推翻专制的基恩政府。节目一经播出便引起轩然大波,总统基恩在办公室紧急召见司法部官员和幕僚长大卫。麦克伦登的意外死亡让他们焦头烂额,不知所措。商量无果后,大卫再次提出自己的意见。此次事件必定是国家安全机构中效忠于阿德尔的激进份子所为,要对付他们只有释放第二批被捕人员,然后请索尔出马。否则再过两个月,基恩总统将会处于孤立无援的尴尬境地。处于相同处境的还有卡莉,她不能说明为何在同一天内入住两所高档酒店,还因此欠下上万信用卡欠款。在主治医生面前,她极力解释自己是在信守当年保护国家的誓言,为了国家的安全才会有此行为。可主治医生却不这么认为,她更愿意相信是卡莉出现了耐药性,日常服用的药物已不再起作用。一肚子闷气的卡莉回到家,深呼吸稳定了下情绪后打开桌上的笔记本电脑,查看大卫家的情况。她惊讶的看到有名女性开门进屋,在客厅的小桌上写了张便条,随即离开。卡莉看不清便条上的字迹,就将女子脸部截图发给了但丁。没想到但丁拒绝再与卡莉有任何联系,气得卡莉狠狠的挂断了电话。这时姐姐玛格丽特招呼卡莉到客厅,客厅的电视正在播放最新消息。总统基恩在白宫草坪上召开记者发布会,宣布已释放第二批被捕人员。台下稀稀落落的掌声过后,新任白宫国家安全顾问索尔走上讲台,接受记者提问。而他上任后,总统安排的首要任务就是抓捕“联邦通缉犯”布雷特。姐姐玛格丽特和姐夫比尔是想让卡莉明白,并没有什么专制政府,不要再去想些稀奇古怪的事。卡莉不敢相信索尔会加入基恩的阵营,这让她更加感觉到孤立无助。晚上,她辗转难眠,无聊中打开一个匿名论坛,上面充斥着各种咒骂总统的言论。卡莉突发奇想,匿名将那幅女性面部截图发上的网站,寻找能认出她的人。次日清晨果然有人回复并发来一张图片文件,心急的卡莉想都没想就点击打开,却中了勒索病毒。病毒不仅锁住了硬盘、键盘,还能控制笔记本电脑的摄像头、麦克风,连麦克斯都无能为力。电脑里的文件极其敏感,如有泄露只怕会有牢狱之灾。此时的卡莉又身无分文,还有上万美元的欠款,哪付得出高额的勒索金。情急之下,她决定运用在中情局所学的色诱术孤注一掷。卡莉揭开摄像头上的胶布,在电脑前搔首弄姿。当听到喇叭里传来沉重的呼吸声时,她知道对方已上钩。当晚,卡莉开车来到一处荒废的工业区。通过电话在对方的指引下,进入满是灰尘的实验室,一个面色苍白,面容消瘦的男子出现在她面前。尽管此人很聪明,不许卡莉带拎包,还要脱下外套,可他还是没料到卡莉靴子里藏着短小的伸缩式警棍。卡莉毫不手软的一顿痛殴,打得对方哭天抢地,连声求饶。此时男子哪敢反抗,拎着还没被打断的左手为卡莉的电脑解锁。卡莉面目狰狞,恶狠狠的警告他不许再来纠缠,更不许公开任何文件。卡莉掌握了他的相貌、指纹,还有DNA,只要发觉异常,无论他逃到哪都不会有好下场。

第3集

  虽然成功解锁了电脑,但在过程险些要了那名黑客的命,让卡莉意识到自己的情绪的确有些失控。为此她再次找到了心理医生梅尔,希望能有办法控制信自己的躁郁症,否则很可能会被儿童福利机构剥夺女儿的监护权。针对卡莉出现的耐药性,梅尔医生也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案。目前只能先开一些精神类药物,让卡莉昏睡几天。待情绪平复后再慢慢试验,调整剂量或者使用替代药物。这可能需要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卡莉却不得不接受。沮丧的回到姐姐家,想到自己的情况可能会越来越严重,卡莉特意叮嘱玛格丽特,万一自己被关进精神病院,宁可告诉弗兰妮母亲已经死亡,也不要到她到医院来探望。这样的悲观情绪,让玛格丽特心里着实不好受。接下来的几天里,卡莉谨遵医嘱服药,成天昏昏沉沉,躺在床上睡觉。半梦半醒之中,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她踉跄的下楼开门,惊讶的看到但丁站在门前。但丁还是忍不住,好奇的查了卡莉发给他的照片。这不查不知道,一查把但丁惊出一身冷汗。出现在大卫家的女人叫西蒙妮,毕业于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四年前与大卫在布达佩斯相识,此后一直有来往。她目前任职于一家非政府组织基金会,四个月前回到华盛顿。说到这里,头脑还不清醒的卡莉已经没了兴趣,只想着回屋睡觉。可但丁后面的话,让她顿时来了精神。西蒙妮不久前收到了一份违章停车罚单,地点在麦克伦登服刑的监狱附近,时间是麦克伦登死亡的前一天。这会不会是巧合,卡莉和但丁必须调查清楚。卡莉强打精神,服用了几颗之前的抗躁郁药物,就跟着但丁一起开车前往西蒙妮所住的社区。西蒙妮住在一幢典型的街边褐石屋,卡莉和但丁坐在街对面的车里监视,一直等到西蒙妮出门。但丁负责开车跟踪,卡莉则溜进屋旁的小弄堂,推开一扇没有上锁的窗户钻了进去。卡莉四下翻找,从一堆账单中找到了但丁所说的罚单。将U盘插进电脑接口,复制硬盘数据的同时,卡莉还找到些西蒙妮与家人,还有大卫的合影。对所有有可能提供线索的照片、资料逐一拍照后,卡莉拔下U盘翻窗而出。一辆警车呼啸着停在卡莉的身边。当地警局接到邻居报警,前来调查私闯民宅事件。卡莉故作镇定,声称是帮出国的朋友喂猫,却又提供不出这位朋友的联系方式,警察只能按照规定将她带回警局审讯。审讯室里的卡莉更加激动,她不能有被捕记录,这关系到弗兰妮的抚养权。但是拒不配合的态度对事情没有任何帮助,三名警察强行按住试图挣脱的卡莉,收集了她的指纹,收押在看守所。晚上,卡莉蜷缩在看守所冷冰的长椅上,不敢想象今后失去女儿的痛苦。这时负责看押的警官打开牢门,让卡莉离开。卡莉惊喜的看到大厅里,但丁正在释放单上签字。但丁是在打不通卡莉的电话后,通过人脉关系才找到看守所。在他的帮助下,卡莉的被捕记录被撤销。卡莉感觉自己就像被推向刑场的死囚遇到了大赦,喜极而泣哭出了声来。今晚同样不好过的还有新任国家安全顾问索尔。在卡莉昏睡的几天里,索尔奉命抓捕布雷特。他利用中情局的手段,没费多少时间就找到了布雷特的藏身地,一处南方农场。可最大的问题是,这些倔强顽固的南方佬不会轻易交出他们心目中的英雄。索尔指挥联邦调查局人员封锁农场周边各条道路,然后在总统基恩的授权下与布雷特谈判。有着多年与恐怖份子谈判经验的索尔发现,布雷特可能是他遇到过的最顽强也是最聪明的对手。他仗着自己的煽动能力,对政府机构不屑一顾。不过索尔提醒他,联调局可以在周围布下屏蔽设备,阻止布雷特的节目播出。只要几个月,公众就会淡忘,到时布雷特也就没了谈判筹码。布雷特似乎被索尔说动,提出了自己的条件。一是赦免所有收容过他的人,二是赦免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工作人员莎伦,三是直播他的庭审。前两条总统基恩都能允许,可直播庭审就会让布雷特在更多人面前推销他的煽动言论。这次轮到索尔劝说基恩,只要把庭审推迟到两年后进行。基恩就有充足的时间证明自己,等民众接受了这届政府,布雷特的言论也就没了市场。为了表示诚意,索尔是独自在农场里与布雷特谈判,并在电话里与基恩交换意见。可他没想到,布雷特并非诚信之人。在农场外围的联调局人员发现一名女子慌慌张张的从小路逃出农场,讯问之后才知道该名女子正是莎伦。莎伦早已厌倦了东躲西藏、担惊受怕的日子,本以为布雷特接受了谈判,就能结束这种生活。哪知布雷特根本就是在拖延时间,等待着更多的人前来支援。正说着,几辆卡车轰鸣着冲进农场。车上跳下几十名手持猎枪的当地人,一把抓住还没回过神来的索尔。联调局人员立刻拔枪上前对峙,远处的狙击手也处于待命状态。当地人的头领不想把事情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下令放了索尔,随后和农场主及布雷特有说有笑的进了屋。

第4集

  一大早,总统的车队就停在幕僚长大卫家的门口。总统基恩进了屋,对军方无视她的命令,擅自空袭叙利亚大为光火。当她听到是大卫授权后,更是大发雷霆。虽然大卫跟随总统多年,此举也是为基恩着想,但两人之间的信任还是产生了裂痕。这一幕被坐在电脑前的卡莉看得清清楚楚。今天她把麦克斯叫了来,破解从西蒙妮家里拿到的电脑数据。而梅尔医生的叮嘱早被卡莉抛到了脑后,她开着麦克斯的车,按照西蒙妮停车罚单上的地点来到联邦监狱附近。查看了四周的情况,只有一家小银行最有可能是西蒙妮的目的地。进了银行,卡莉谎称是西蒙妮的姐姐,因西蒙妮患有躁郁症,没有民事行为能力。如果她做了违法的事,任何为她提供资金渠道的人或机构都可能成为被告。熟知这方面法律的卡莉把银行员工唬得赶紧调出了纪录,查出西蒙妮当天提取了9950美元现金,恰好低于需要申报的限额。但区区一万美元不到的钱款用于雇凶杀害三星上将,似乎太少了。在姐姐从学校领弗兰妮回家时,卡莉才急冲冲的赶回来。麦克斯已从西蒙妮的电脑资料里查到,西蒙妮当天走高速公路从华盛顿到联邦监狱。一路上共下了四次高速,每次十分钟左右,而且每个出口附近都有家小银行。加上联邦监狱附近的小银行,西蒙妮一共提取了约五万美元。数小时后,麦克伦登将军就死于监狱内。这的确让人怀疑,却不能成为证据。卡莉这种亢奋的状态瞒不过玛格丽特的眼睛,被迫服下药物,昏睡了一晚。早上被但丁的电话吵醒,脑袋还是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坐着但丁的车找到地下药商乔什,卡莉总算买到了所需的仿制药。乔什在药品方面有着自己独到的经验,有了他的药物卡莉起码能保持清醒。现在卡莉有了更大胆的想法,要把西蒙妮、五万美元和幕僚长大卫联系到一起。但实现这个目标的方式,并不合法。如果被人抓到,但丁的官方身份也保护不了他。这就像是在喀布尔的任务,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失败的代价就是死路一条。南方农场上空的气氛越来越紧张,当地民兵组织运来了大批物资装备,要与联调局部队对抗到底。农场主的妻子埃尔金斯夫人很担心农场里的孩子们,布雷特在她面前保证,在有人受到伤害前,布雷特会自己向联调局自首,绝不让任何一方有机会开火。可事情的发展并非如布雷特所料,农场主儿子JJ追赶自家的猎狗进入了联调局的控制范围。见猎狗被射杀,他愤怒的向狙击手挥舞手中的机枪,随即腹部中弹倒地。听到枪声的民兵冲了过来,不仅抬走了重伤的JJ,还劫持了上前察看伤情的探员。自己的人被扣押为人质,现场指挥官基弗暴跳如雷。为了尽量降低火药味,索尔联系了基恩,由总统出面委派最近医院的救护车前往救助JJ。基弗却没有就此罢休,两名医护人员分别对JJ和联调局探员的伤势做简单处理时,偷偷放置了监听器。JJ很快被送到医院进行抢救。索尔以为这次风波能平息下来,布雷特却在节目里煽风点火,指责是基恩下令开枪射杀一名年仅16岁的男孩。他的鬼话连埃尔金斯夫人都听不下去,当场叫布雷特中止了节目的播出。为了农场里孩子们的安全,双方达成协议,准许妇女儿童撤离。可就在埃尔金斯夫人陪着孩子们准备登上联调局派来的摆渡车时,电视里播出了一条爆炸新闻。有人在网上公布消息,JJ被遗弃在手术台上失血而亡。还有一张配图,正是JJ浑身鲜血躺在手术台的场景。索尔和基弗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不知道是谁散布了这条谣言。索尔连忙打电话给布雷特,让他向农场主解释,与医院联系确认JJ的情况。但为时已晚,监听器里传出一声枪响。人质被杀,基弗在愤怒中下令进攻。妇女孩子们吓得四处寻找隐蔽地点,装甲车从树林里冲出来,包围农场。枪声大作,仅五分钟战斗即告结束,布雷特被武装人员从地下室押了出来。硝烟散去,布雷特从满地的尸体中走过。那些曾经想保护他的人,都倒在了血泊中。在这个时刻,索尔与布雷特再次见面,两人已无话可说,只有等待法律的制裁。

第5集

  抓到布雷特,并没有让索尔感觉到轻松。农场发生的枪战,导致19人遇难,包括3名儿童。全国各地都在举行游行示威,国家安全岌岌可危。在对布雷特审讯时,索尔惊讶的发现,有关JJ失血死亡的假新闻并非布雷特策划。如果布雷特所说属实,那很可能就涉及到境外势力。索尔最先想到了俄罗斯,当年俄罗斯就是用信息战散布乌克兰的虚假新闻,为自己创造出兵乌克兰的理由。可现在基恩总统和幕僚长大卫正焦头烂额的处理着国内的不满情绪,没有时间考虑俄罗斯的问题。索尔找到了叛逃美国的前俄罗斯情报头子伊万,希望从他那里能得到些有用的情报。伊万的想法却与索尔不同,他觉得在美国大选刚刚结束,局势还不稳定的情况下使用这种手段颠覆美国政府,不仅效果一般且容易引起怀疑。不过伊万提到一个人,叶夫根尼·格罗莫夫,俄罗斯情报六处的佼佼者,这两年销声匿迹,说不定潜伏在美国。得到这个消息,索尔立刻安排人手进行调查,同时也秘密对伊万进行监视。今晚是最关键的时刻,全国的目光都望向了弗州的教堂,遇难者追悼会将在那里举行。19名遇难者中,有5人是联邦探员,他们的照片并不在教堂之内。白天的时候,基恩总统专程来到被农场主枪杀的探员古德曼家中,向其遗孀表示哀悼。此外,基恩还有另一个目的,希望古德曼夫人能参加在弗州教堂举行的追悼会。这对古德曼夫人来说非常危险,基恩总统不是不明白这一点,但除此之外别无他法。晚上七点,追悼仪式开始,全国媒体都在现场直播。此时教堂内出现骚动,古德曼夫人和另两名遇难探员遗孀走了进来。有人大喊着不欢迎她们,也没人肯为她们让座。倒是坐在前排的农场主遗孀玛丽站起了身,为古德曼夫人腾出了座位。在整个追悼仪式上,玛丽都紧握着古德曼夫人的手。这一举动化解了弥漫在全国的愤怒情绪,各地的游行示威没有转化为暴动,让基恩总统总算松了一口气。同样是在这个夜晚,卡莉也不轻松。为了将西蒙妮的五万美元和幕僚长大卫联系到一起,卡莉特意召集了当年的战友,组成行动小组。他们在海外执行任务时,都是把好手,绑架、投毒、威胁无不驾轻就熟。要对付西蒙妮一个弱女子,绝非难事。麦克斯查到西蒙妮此后一段时间,每晚都有安排,都是参加公开场合的活动,只有今晚是行动的最佳时刻。卡莉将人员分成两组,卡莉、但丁和麦克斯是第一组,负责监视和指挥;另外四人为第二组,负责行动。卡莉、但丁和麦克斯坐在伪装成有线电视的厢式货车里,从中午开始就对西蒙妮工作的基金会进行监视,确认其他工作人员是否下班离开。为了防止西蒙妮提前离开,第二组事先破坏了西蒙妮座驾的点火系统。麦克斯截获西蒙妮打给拖车公司的电话,一拖再拖,直到基金会里只剩西蒙妮一人时,第二组开始行动。一人切断基金会的电源,两人凶神恶煞般得冲进去,把西蒙妮绑在办公椅上审讯。剩下一人,偷偷在西蒙妮的拎包内安装上窃听器。审讯西蒙妮的二人面目狰狞,对着还想反抗的西蒙妮腹部就是一拳。等西蒙妮老实后,他们才逼问那五万美元是否与杀害麦克伦登将军有关。见西蒙妮点头,他们也不再追问下去,而是威胁西蒙妮交出十万美元封口费。随后第二组撤离,丢下惊魂未定的西蒙妮。藏身在街对面的卡莉看到西蒙妮拎着包战战兢兢的走了出来,却听不到窃听器传来声响。窃听器居然在这个时候损坏,刚才负责切断电源在外望风的第一组成员立刻跟在西蒙妮后面,看着她走进一家酒吧的女厕。整个行动小组里只有卡莉是女性,她只好抓起麦克斯的备用窃听器,佯装喝醉,跌跌撞撞的跑进酒吧女厕。卡莉顺势打翻自己的拎包,手忙脚乱的捡拾东西时,偷偷将窃听器丢进西蒙妮的拎包内。一连串动作行云流水,西蒙妮根本没有察觉。这次麦克斯监听到从女厕出来的西蒙妮打电话给大卫,要求见面。就在西蒙妮打车来到大卫家门外时,又出了岔子,西蒙妮的拎包遗忘在了出租车上。无法第一时间监听到西蒙妮和大卫的对话,让卡莉焦急万分。如果他们走出麦克斯设置监视器的范围,就无法得知他们的谈话内容。幸好监视器录下了西蒙妮和大卫对话的全部过程,却让卡莉大为失望。西蒙妮对被勒索十万美元的事只字未提,完全就像个情人一样与大卫调情。难道西蒙妮背后另有其人?卡莉在心中打了个大大的问号。

共3页 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