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马俪文《桃花运》挤贺岁档 曾为停拍而绝望(图)(2)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12月16日15:13  三联生活周刊
马俪文《桃花运》挤贺岁档曾为停拍而绝望(图)(2)

《桃花运》剧照

  电影里的女子们一个个粉墨登场,嬉笑怒骂间透出的执拗和本真里,总能找到《我们俩》中那小马的影子。可即便如此,《桃花运》还是让人觉得和通常意义的“马俪文(
马俪文《桃花运》挤贺岁档曾为停拍而绝望(图)(2) blog)电影”有太大的距离。

  多数人心中的“马俪文电影”开始于那部根据张洁小说改编的《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当年,这部名字另类冗长的影片,算得上中国电影年度最重磅的催泪弹。再后来,马俪文又拍了《我们俩》,一年半的时间跨度,春夏秋冬各拍了一小段,从从容容中却到处是朴素和节制,真挚和隽永叫人过目难忘。

  于是想象中的马俪文的电影就该是那样子,细腻,安静,温情,甚至有些与世无争。可马俪文说,她并不满足于拍这样的电影,甚至坦言,之前《我们俩》和《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之所以成功,更多靠的是电影题材本身的讨巧和平易,“谁没有远在家乡的老父老母?没有初到这城市打拼时的孤苦彷徨?这样的题材本身,注定了叫人没法拒绝”。

  不仅如此,在她自己眼里,《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和《我们俩》虽然广受好评,给自己带来了荣誉和掌声,但终究都是有严重缺失的作品。

  她告诉我:“之前的那些片子,也就是十几万、20万元的票房,寥寥的几个拷贝。拍完了最多不过是导演带着各处展映交流一下,再就是评评奖,如此而已。谈不上院线,谈不上发行,没来得及有一部电影应该有的生命循环,就早早一边卖给了电影频道,一边出售了DVD版权,草草终结了电影本身的生命,能做到收支平衡就已经超水平完成任务。这不是正常状态下,导演应该有的创作方式,所以我愿意有机会去尝试更多完整的商业运作过程,不跳进河里学不会游泳。”

  于是转眼间,马俪文真就挤进最热闹的贺岁大军。去年的一部《我的名字叫刘跃进》,算是小试牛刀的开始,因完全改编自刘震云(blog)的小说,影片里难免少了些马俪文自己的身影。今年就有了眼下的这部《桃花运》,看得出,这次更是马俪文自己真刀真枪瞄准了年末贺岁档。

Powered By Google 感动2008,留下你最想说的话!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相关专题:马俪文葛优《桃花运》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