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娱乐 新浪首页 > 影音娱乐 > 电影宝库 > 徐静蕾《梦想照进现实》专题 >正文

国产电影争辉 《梦想照进现实》里王朔在飞(图)

http://ent.sina.com.cn 2006年06月30日10:47 精品购物指南
国产电影争辉《梦想照进现实》里王朔在飞(图)

《梦想照进现实》海报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娱乐图片

  6月30日,将有两部国产新片同时公映,分别是王朔联袂徐静蕾(blog)编导出的《梦想照进现实》和新锐导演宁浩的新作《疯狂的石头》。前一部毋庸多说,它出身名门,受关注程度不遑多让。相比之下,后一部在声势上便显得有些相形见绌了。但作为艺术的电影,决不能以血统论英雄,《疯狂的石头》尽管成本有限、明星匮乏,但其创意、结构、技巧都达到了国产电影的新境界,它最为突出的娱乐性与搞笑能力也是国产电影最为欠缺的制胜要素。回头再说徐静蕾的《梦想照进现实》,它也是低成本电影,但就立意深度和完成水平方面而
言,也都堪称突破之作,它没有《疯狂的石头》那么疯狂搞笑、超级娱乐,却能触痛现代人的内心隐患,同时又举重若轻、不故作清高。

  可以说,同期献映的《梦想照进现实》与《疯狂的石头》代表了国产电影在艺术与商业上的对等亮点。它们尽管也有种种缺陷,但都是瑕不掩瑜的有品质的电影。它们的诞生,终于为死气沉沉的假大空的国内影坛注入了希望的清流。本报特此推荐,本期为您奉上对《梦想照进现实》的导演兼主演徐静蕾的独家专访,还特约小说家、剧作家、影评人对两部电影全面点评,希望成为您的“暑期电影终极指南”。

  徐静蕾专访 人要先得到自己的尊重,才能获得别人的尊重

  我是一个“突然盲目”的人

  记者:这次的《梦想》,从拍摄到宣传,都是由你自己的公司“鲜花盛开”全权负责的,你从导演又变身成了老板,这样的转变你有信心吗?

  徐:我是一个经常就“突然盲目”起来了的人,想到什么事儿,就觉得这事儿一定能成,没有做不到的,只有想不到的。包括开公司、做商业宣传也是出于这种“盲目心态”。

  记者:《梦想》在商业宣传上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

  徐:我觉得咱们国内以前在电影宣传方面铺的线都太长了,一个电影提前一年就炒,观众都被轰炸疲劳了,最后反而会适得其反。我们这次在宣传《梦想》的时候,是把它作为短期产品来考虑的,在上映前一个月开始狂做宣传,把半年的投入全放在这一个月里,当然这种方式能否成功,我自己也不知道,算是一种探索吧。

  记者:这部电影是关于一男一女在一夜之内发生的故事,但在宣传和创作上都没刻意往更吸引眼球的方向搞,为什么不制造更多商业噱头?

  徐:现在你为了一部电影去勉强制造噱头,等过两年你自己回头看都觉得丢人。人要先得到自己的尊重,才能获得别人的尊重。

  期待出现票房奇迹

  记者:还会去影院看一次《梦想》吗?你自己现在是怎么评价它的?

  徐:我已经没勇气再看了,从拍摄到制作完成,我已经看过上千遍了,说什么话、什么场景,我都太清楚了,我已经对它的好坏失去判断力了,我只能看到一些技术上的细节问题,这让我很崩溃(笑)。从混录棚走出来的那一刻,我就决定半年之内再不看它了,半年之后再看,也许我会对它有新的判断。

  记者:有些观众觉得这部电影有些沉闷?

  徐:我已经说了,不喜欢这种类型的电影的人就不要看了(笑)。我觉得还是每个人的趣味不一样吧,就像什么样的老师会选什么样的学生,什么样的人就会选什么样的片子。有的观众看完后走出影院,很可能会很生气地说:这个烂片(笑)!

  记者:那不担心票房吗?

  徐:我认为票房决不会差,我甚至期待奇迹,能有个好几千万(笑)?其实我不会有不现实的预期,我对自己了解得很清楚,能有两三百万的票房就很好了,当然有奇迹出现那就更好了,如果奇迹这次没出现,那就等下次吧(笑)。

  记者:那你最希望听到的观众评价是什么?最受不了的呢?

  徐:我最希望听到的评价是——你又进步了!最受不了的啊?应该是——你以后别拍电影了!但我相信绝不会有人这么说,这点儿自信我还是有的。

  王朔是我很佩服的一个人

  记者:这部电影的主题是很复杂的,你是怎么定义的?

  徐:说得大一些,就是关于人为什么活着?活着是过程还是结果?里面还谈到了前世今生、生命轮回,我们都在一天天接近死亡,也都在见证新的诞生。

  记者:《梦想》是否有你的心灵自传的意思?

  徐:它是带有半自传的性质。里面那个女演员的很多心境是我多年前曾经碰到过的,但我可没有像她一样,戏拍到一半提出不拍了(笑)。在2001年到2002年,我是非常崩溃的,那时候我只做演员,演了《我爱你》以后,我特别喜欢,但接下来的剧本可能就特别没意思了,但那是我的工作,我必须要演,所以我就产生了很多考虑。那时候我就想去念书,去开服装店,最终我选择了做导演。

  记者:我看影片海报,王朔的名字排在你前面,是不是他的宣传点更大?

  徐:他当然比我的宣传点要大,他是我很佩服的一个人。读他的电影剧本,也是我理解和学习的过程,因为导演表达的就是编剧想说的。我可以说,《梦想》真的是一部耐看的电影,看三遍都没问题,每次都能看出不同的东西。

  记者:很多圈内人看完影片后,都报以好评,算是对你最大的回报吗?

  徐:别人给的赞誉都是虚的,我能得到的回报在于导演角度,它让我进步了很多,我是手艺人(笑),最重要的是提高对电影整体、镜头技巧的掌握,其中尤其重要的是整体把握能力,拍了《梦想》以后,我觉得我能拍好更多别的片子了,就像打游戏一样,如果说最高的是第九关,那我现在至少已经打到了第七关第八关了(笑)。

  我要“活到老学到老”

  记者:说说那部筹备已久的《宫里的日子》吧,现在进展到什么阶段了?

  徐:《宫里的日子》还在筹备,它是一部大投资的电影,跟我们现在尝试的模式是完全不同的,光靠国内票房的话,是消化不了的,要瞄准海外市场,但是要跟老外讲一个唐朝的故事,就需要某种程度上的妥协,这种妥协是必需的吗?我还在考虑这个问题。

  记者:接下来你个人的打算是什么?接着导戏?还是当演员?

  徐:有一些计划吧,但现在还不好说。接下来我可能会主演一部电影,再到下半年可能会继续拍戏,我还想出国去读一阵儿书。都还没想好呢。

  记者:读书?学什么?

  徐:我准备去纽约学两个月的语言,这还得看时间安排吧。

  记者:你在很多公众角色和生活状态中穿梭,对你而言,现在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徐: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让自己过得充实有意义吧,做创作的人,不学习就不会有释放,所以我会去尝试做各种事情,我觉得兴趣比较多的人活得也会更有意思。学习这种事儿,什么时候学都不晚,比如说从20岁开始学英语算晚吗?老这么想的话就磨到30岁了,那就更晚了,我就吃过这个亏,因为我本来是学俄语的,要是我从20岁开始学英语,现在肯定已经很好了。所以我不能再犯这样的错误。

  记者:接下来的导演作品会是什么题材的?

  徐:我特想拍一个年轻人的电影,关注20出头的年轻人的。我可能会在里面演一个变态老师(笑)。其实我特别想做一个纯粹的导演,不再出现在自己的电影里。

  记者:跟《梦想》同一天上映的国产新片还有《疯狂的石头》,它也获得了很高的评价,你会不会进影院去看?

  徐:我一定会去看。基本上只要能在影院放的电影我都去看,除非那个题材是我完全不感兴趣的。国产电影我基本上也都是在影院里看的,只有各种类型的电影都能进入大银幕,整个市场才会繁荣,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嘛(笑)。

  全面评论 《梦想照进现实》

  王朔的思绪在飞

  应该说这是一部形式非常极端的电影,通篇是两个人漫无边际的对话,无戏剧性,几乎无故事。它的精彩是对话的精彩,它的火花是语言的火花,它的洞察是编剧的洞察,它完全是王朔的思绪在飞,絮絮叨叨,洋洋洒洒,意识乱流,汪洋(blog)恣肆,在现实和现实之外随意遨游,不时甩出华彩乐章。

  看似悠然世外的王朔一出手,依旧犀利、机智。在我看来,一下子就盖过了整天聒噪不休的所有风头浪尖人士,老虎在打盹儿,但他并没有睡着。这次王老师干脆故事都懒得讲了,直接开说。对于生活,他似乎比谁都沉醉,又比谁都清醒。在批判现实和批判自己的时候,王朔保持着一贯的尖刻和毒辣,不同的是,现在王老师开始想得更多更远,他的思绪飘向了现实之外的更开阔和神秘之处……

  作为一个老资格的王朔迷,我仍然觉得,王朔的语言太迷人了,“知道光和光怎么打招呼吗?”“最黑的地方见!”“你了解自己。心是瓷的,硬,但是禁不住别人抡圆了把自己往地上一磕就碎。是个能让不堪入目拿住的人”……精彩的段落太多了。

  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可以认为导演对这部电影是不重要的,《梦想照进现实》可以是舞台剧,可以是广播剧,甚至可以仅仅作为一个文字文本而成立。但从另外的角度来说,这样的剧本更加考验导演的基本功,如何把一场冗长而漫无主题的谈话拍得可看?我们看到了导演的努力,场面调度,谈话节奏的控制,光影的衬托,人物状态的微妙变化……徐导演拿捏得很到位。

  虽然“谁都不能代表观众”,但这的确不是一部适合所有人的电影,如果你的生活是不容喘息的,如果你并没有余暇去反思我们身处的时代和生活,那么你很难进入这场并不那么娱乐的对话。另外片中大量的北京方言和某个圈子特定的语言方式、过于密集和快速的台词,也是观片的一大障碍。

  老徐带来的精神食粮

  《梦想照进现实》呈现了徐导一贯的精巧和细致,像一个西洋节日上的小礼物。对接受这份礼物的观众来说,则需要一点观赏的耐心和技巧。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精神食粮也不例外。这部电影的场景和人物高度集中,是一部花费了不少心思的作品,甚至可以说是一部颇为严肃的现实主义电影。如题名所示,这部电影表现的一半是梦想,一半是现实。

  现实部分,讲一个导演和一个演员正在拍摄一部叫《梦想照进现实》的电视剧。当时电视剧拍到一半,半夜女主角来敲导演的门。女主角为自己所扮演的角色深深苦恼着,进而崩溃,她认识到,自己辛辛苦苦接拍的这部电视剧,乃是一部烂片,要求退出拍摄。导演先是千方百计拉拢、说服、以心换心地争取女演员,希望她能继续把这部电视剧演下去,不然大伙儿全得血本无归。说服无效,导演继而以崩溃对崩溃,两人共同面对烂片的现实,都感到这现实令人十分无奈。另一半则是电影中的梦想部分,在这部电影里,关于梦想虽然着墨不多,却始终是存在的,否则导演和演员就不必这样烦恼了。有一大段导演的独白,似乎点明了梦想所在。

  这部电影靠两个人、一个空间硬撑了90分钟,这是编剧、导演和演员的本事。如果搬到舞台上,由两个活生生的演员现场激情演出,应该会是一台效果不错的话剧。但如果坐在电影院里看,那么这部电影的娱乐性就会显得有些不足,靠大量台词角力来支持90分钟的欢乐是令人疲累的。

  至于人物状态的揭示是否深刻、尖锐和扎实,那就是另一个问题了。我总觉得,当一个艺术的梦想照进现实的时候,情况可能不是像这部电影里说得那么简单,也应该会更有意思一点。金海曙(作家、编剧)

  全面评论 《疯狂的石头》

  国产电影新希望

  本来我打算为这篇议论《疯狂的石头》的小文章起个特宏大的名字——《中国第一好看电影》,但琢磨了半天,还是放弃了,因为我们现在的国产电影市场还是那么荒,最好不要因为看见一片长得还算肥美的叶子就障目了、盲目了——仅仅是一片而已,除了宁浩,还有别人能拍出这么好玩好看的国产片吗?掐指一算,好像没有。所以肯定还得荒几年,希望这片叶子能早点儿开枝散叶,长成更具影响力的小树苗——参天大树就算了,不知道这辈子能不能瞅见。

  行了,回到电影本身吧。说《疯狂的石头》是“第一好看电影”,其实不是想说它有多牛掰、多深刻、多伟大,仅仅在于它的纯粹娱乐与放肆恶搞,以及与其相匹配的编排和技巧。换句话说,就是我们终于有了拿得出手的娱乐片了——我们从来不缺与“深刻先生和伟大同志”正襟危坐面面相觑的机会,我们也不缺所谓有中国特色的超级X 2的古装大片,我们最难谋面的,就是像《疯狂的石头》这样花钱不多、图个娱乐的真正意义上的商业类型片,从祖宗八代到第八代的大师和艺术片导演们有的对这样的类型片深表不屑,有的总说没机会拍,其实说白了:这样的电影最难拍,它不是靠某种情绪某种场面就能糊弄过去的,它需要抓人的创意(灵感)、高超的桥段(智商)、到位的结构(技巧)、贴合的影像(技术),不是他们不想拍,是他们压根儿就拍不了,他们研讨半天一合计,靠,哪儿能干得过人家好莱坞啊!咱该艺术还是艺术着吧,长镜头多好弄啊,顶多摇过两扇门呗。

  宁浩的前两部电影《香火》和《绿草地》也算艺术片,但最突出的不是什么情调与意境,而是编导的某些小聪明,所以我觉得他更适合《疯狂的石头》这样的类型片。《疯狂的石头》的成功之处,或聪明之处,就在于它把《两杆大烟枪》这样的玩意儿给本土化了,加入方言、小品、段子,同时又用有机的故事和时髦的电影语言(特技)把它们串起来,所产生的笑料便成了合情合景的有机物,而不是死劲胳肢人的下三烂。对,类型片的本土化正是咱们的出路,当来自祖国各地、操着南腔北调的二逼们在《疯狂的石头》里出尽洋相、看谁比谁傻,甚至蹦 出属于他们的“子弹时间”和“迷幻时刻”时,再专业、再挑剔的影迷也会暂时忘记《两杆大烟枪》,投入地笑一次,忘了自己,因为无论《两杆大烟枪》有多好看,也看不见我们自己。

  看完影片后,我和两个哥们儿意犹未尽,又在饭桌上得逼了一阵儿,最后得出的结论是:现在缺的就是这种能让观众彻底放松好好笑上一阵儿的电影,至于什么寓意啊深度啊,滚蛋吧,那玩意儿谁不会白活两句啊,都能喷上一套一套的,现在最重要的是会编、会搞,并能最终实现。宁浩用300万元就实现了,太靠谱了,所以某些导演就别一天到晚吵吵着没钱没钱的了,没钱早饿死了,没钱早当不上导演了。所以最后来句虚的吧:《疯狂的石头》为国产电影注入了新希望,无论是创作制作,还是市场。称其为“中国第一好看电影”并不算过,不过我还是不想那么提,因为我特怕一下儿就把宁浩夸晕了,我很希望他能不骄不躁,在下一次拍出更好看的国产商业片。顾小白(影评人)

  洋为中用 值得鼓掌

  一日,一哥儿们发来短信:“XXXX!太棒了!”正莫名其妙间,短信二接踵而至:“今天看了个片儿,《疯狂的石头》,太爽了,起码在我看过的中国电影排前三。”一下儿大为好奇,此位仁兄平日里看片要求素来不低,能让他激动成这样和下此评语的电影,估计相当值得一看,过了没多久,我也见识到了这块“石头”,你想想,一块从茅坑里挖出来的“石头”能不够味吗?

  中国导演里,能主动自觉惦记着逗观众乐,且成全了自己又享受了别人的,除了冯小刚,似乎比较稀少。哭着喊着憋着劲要拿国际大小奖项的传统,还在坚持,前几年又多了种时尚打法——铆着劲挣票房,可和投资人一样,看客们还是乐的少,要乐,也基本是跟着瞎起哄的乐,和电影关系不大。而《疯狂的石头》除了能让你感觉到它想让看客们乐一乐,编导在搞这个东西时,估计自己已经背着摄影机先笑了一通儿,现在看来,这两个目的应该一先一后都达到了。简而言之,它不是那种皮笑肉不笑的货色。

  看过盖·里奇的《两杆大烟枪》和《掠夺》的人,只要喜欢这两部绝妙电影,很难不被《疯狂的石头》点中笑穴,绝对模仿,绝对抄袭,而且致敬的对象不止盖·里奇一人,但能模仿抄袭致敬得这么像模像样、挥洒自如兼有中国地方特色(尤其听到那个不知道哪儿来的土妞用不知道哪儿的方言,一脸不悦一本正经地,对那个我所见过用最拙劣的泡妞方式泡妞的家伙说“我看就没这必要了吧?”时,胸腔就不禁再次产生剧烈共振),就很值得鼓掌。知道抄谁,就已经是一个进步,至于怎么抄得难以让人踩住小尾巴,那是后话。 达马(影评人)

  《疯狂的石头》 故事梗概

  三个技术含量极低的笨贼,两个不怎么职业的保卫科干部,一个整天把“人体艺术”和“子宫”挂在嘴边的伪艺术青年兼花痴,以及其他闲杂人等(香港杀手、地产老板、下岗职工),怀着各自盘算,围绕着一块出淤泥而不染、关系着一个小厂生死的宝石,不请自来地汇聚了一次自助狂欢。这种狂欢,在9年前的《有话好好说》里上演过一回,那里面的人,也是动不动就追来跑去,时不时就拳脚相向。这种狂欢,完全不管苦口婆心,完全不把自己当艺术家,思想命题主旨等外套一件都不穿,为的就是来上一次裸奔。这次裸奔,尽管还不能称其为完美(某些笑料略显刻意),但它已经让人看到,在中国的新生代电影人里,一位导演,或是一个团队,交出了质量上乘的电影商品。

  在影片的首映典礼上,除主创外,崔健朴树陆川(blog)王小帅、张一白、韩三平黄征(blog)(blog)陶红等影视歌大腕悉数到场,他们不是为壮门面才来的,更多是听说这部电影真的好看,才忙里偷闲来“观摩学习”的。本报记者 许涯男/文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评论影行天下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影音娱乐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62647003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2006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