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陈凯歌拍电影《风月》 伤了好友叶兆言(图)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6月14日01:06  现代快报
陈凯歌拍电影《风月》伤了好友叶兆言(图)
电影《风月》海报

  历史人物传记电影《梅兰芳》即将开机,从它开始筹备之初,导演陈凯歌就高调邀请了梅葆玖先生担当顾问,其后从选角到剧本修改,都要经过梅先生同意。他这一十分尊重知识产权的做法得到了外界的一致认可。不过,昨日有知情人愣是翻出陈凯歌的旧账,称他在拍摄《风月》时,主动要求原著作者叶兆言为其撰写故事,可电影拍完后,并没署叶兆言的名字,哪来尊重知识产权一说?

  知情人:陈凯歌过河拆桥

  知情人说:“早在1994年,陈凯歌就主动找到叶兆言,要他写个小说改成电影。因为和陈的私交不错,叶兆言二话没说开始动笔写,连报酬都没谈,在最短的时间写成《花影》并交稿。陈凯歌拿走小说后,一直没有联系叶兆言。直到电影拍完才知道,影片已改名为《风月》,但在字幕中,并没有提到该片改编自叶兆言的《花影》,倒是编剧署名是王安忆。这让叶兆言看得很是震惊!”

  该知情人说,“后来我才知道,他拿到《花影》后,并不满意,请王安忆完成了剧本,并改名为《风月》。最后干脆把叶兆言完全抛弃了,真非君子所为!”

  叶兆言:往事不想再提

  对于这段尘封往事,一向低调的叶兆言显然不愿多谈:“这都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挺无聊的。”他坦然地说:“我写出一个作品,就像养了头猪,既然猪已经卖给别人了,别人是想拿‘它’做红烧肉还是做鱼香肉丝,我都没什么意见。至于所谓的合作‘不愉快’,我就一句话,他做他的事,我做我的事,隔行如隔山。”对于《风月》没署自己的名字,叶兆言呵呵一笑:“你觉得电影好吗?不好啊。上面没我名字,反而是件好事!况且我觉得这也不重要。”

  记者随后在网上搜到叶兆言和余斌合著的谈话集《午后的岁月》,其中,叶兆言谈到与陈凯歌合作一事时这样回应:“这件事挺恶心,像吃了只大苍蝇。”至于为什么没有署名,叶兆言也很疑惑,说:“我不知道。他还说:“反正这对我是个教训,这样的事以后再也不会做了,一个人不能连吃两会老鼠药吧。我当时也太单纯了,直到剧本写好,实际上就是写了两稿后,都没谈过报酬的问题,一个字都没说过。事后想来很无趣,你把别人当君子,可他偏偏就要当小人。不少搞写作的朋友都说,千万不要把电影界的人当人。他们也的确太不把自己当人了,我想起当时他对我的吹捧就感到肉麻。”

  陈凯歌:不要上炒作的当

  昨天,记者通过《梅兰芳》的宣传机构获悉,陈凯歌不想过多地回应此事,因为最近他和陈红(blog)的负面新闻太多。对《风月》和叶兆言之间的误会,双方私下已有沟通。现在有人再提这事,很可能和即将开拍的电视剧版《风月》有关,相信是有人故意放风炒作,所以千万不要上了某些人的当,变成炒作工具。快报记者 李谷 史丽君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