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枪王之王》加重感情戏 “枪战与性”经典溯源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7月02日00:38  新浪娱乐
《枪王之王》加重感情戏“枪战与性”经典溯源

《枪王之王》终极版海报

  对于最新力作《枪王之王》(7月2日上映),导演尔冬升在访谈中为影片做幽默的推广,他说:“悬疑、动作、情感纠葛,这部戏样样不落……相比于去年的《窃听风云》,《枪王之王》没有那么沉重,因为我们加了好看的女人戏。”这话道出影片的两大看点——枪战动作、女人戏。为了枪战的好看,尔冬升找到两位专业射击教官,花一周时间将做神枪手的窍门教给吴彦祖古天乐,而两位主角为了在镜头面前掏枪如疾风,又花了一个月时间做练习。在女人方面,为了影片有足够的激情撩起观众的兴趣,尔冬升安排李冰冰与阿Sa两位美女向古天乐献吻,也少不了香艳的床戏。

  枪战、美女,《枪王之王》强调的这两点,是一直存在于动作片脉流中触发观众兴奋点的基础因素。枪代表男性征服图腾,女人引发性冲动,两者相结合,好像影片增强效果的迷幻剂,这在电影诞生初期便被发明出来。1903年,做过电影放映员的埃德温·鲍特拍了一部《火车大劫案》,这部电影最耸动的地方,不在于火车上持枪火并的激烈场景,而是在动作高潮过后,一个劫匪冲着镜头将枪指向观众,当年在剧院放映的时候,观众这个镜头被吓得起身躲避。这是枪战、枪火第一次在影片中占据如此“雄伟”的地位;与枪战场景并起的,是电影中开始兴盛的杂耍式色情表演,1920年开始,法国黑市上出现了一批赤裸裸描述性交的电影胶片。枪战与性场面,象征着男人操持着两杆枪在银幕开始了快感的征战。

  一:压迫与反抗:从难登大雅到冲破禁忌

  电影中的性与暴力很快引起了道德人士的焦虑。1930年,大名鼎鼎的“海斯法典”颁布,规定了12条严苛的电影拍摄禁令,其中六条与暴力犯罪和性有关,枪战作为犯罪手段被严格限制出现在电影中。这个法典将“枪战”与“性”的共同本质提点了出来——它们都是人们隐藏在内心最深处的趣味,而电影这种公共娱乐方式令这种趣味产生坦白、强烈、不加掩饰的快感。

《枪王之王》加重感情戏“枪战与性”经典溯源
1931年詹姆斯·卡格尼的经典枪战片《全民公敌》

  自此,枪战与美女都不入大雅之堂,成为只能在B级市场、午夜场流通的“污秽产品”,枪战与性一起成为被压迫的电影元素。但性与金属暴力的暗潮,人们期望释放快感的本性,堂皇的法令不能屏蔽。1931年詹姆斯·卡格尼的《全民公敌》上映,影片有两个经典,一是卡格尼饰演的黑帮成员最后陷入万劫不复的黑帮火并,机枪、手枪交错的战斗使当年的黑白画面闪电一样划出犯罪片的光芒;第二,好莱坞性感尤物珍·哈露在影片中露面几分钟。枪、冶艳美女这两样足以引起男人犯罪欲望的东西,头一次在影片中做了结合。当年的B级片另一个犯罪“头目”是爱德华·G·鲁滨逊,他主演的《小凯撒》也风靡一时,小凯撒从底层混混干起,在一场场枪战之后,羽翼丰满,干掉自己的老大,控制了大半个城市。但他的毁灭却系在一个女人身上,这个艳舞女郎令他与好朋友矛盾丛生。这部影片对枪、女性、男人的关系做了新定义:男人靠枪征服世界,枪膨胀了他们占有女人欲望,却从不意识到,这种欲望将要烧死自己。

  “海斯法典”的严苛律令没有能够坚持长久,1949年,詹姆斯·卡格尼回归银幕,拍摄《白热》,这部影片将一个男人以暴力释放能量的恐怖拍到极致,他的妻子说他“他根本不是个人。”科迪与他母亲之间怪异中透露奸邪的亲密感,使这个疯子有了希区柯克《惊魂记》中的变态恋母情结。在结尾,他与警察们对峙在山林中,在无数子弹发射之后,他在燃烧的油轮上怒吼“老妈,我做到了,世界之王!”

  二、性解放:暴力与性的水乳交融

  1968年,法国学生运动“五月风暴”爆发,美国的嬉皮士运动也开始兴起,这些将自由作为目标的运动,将“性解放”也列作理想的追求之一。在电影银幕上,人们企图推翻自海斯法典直至中世纪阴暗的禁欲主义,令性爱在任何程度上都成为合法的。电影禁欲的律令开始分崩离析,代之以分级制度。“性解放”除了为电影打开拍摄性欲纵横场景的枷锁,同时也对枪所代表的犯罪文化全面开放。

《枪王之王》加重感情戏“枪战与性”经典溯源
《邦妮与克莱德》是追逐自由的典范

  性解放带来道德松绑,激起更强烈的性欲发泄途径,枪战是重要的一种。阿瑟·佩恩的《邦妮与克莱德》是这种压迫之后反抗的最佳例证。1967年,雌雄大盗邦妮、克莱德在枪林弹雨中抢劫无数,但克莱德却是个性无能,他象征的当时整个西方社会的精神萎靡。这种性缺憾只能在拔枪射击的时候才得到弥补,抢劫令克莱德精神坚硬起来,而他终于得以在枪杆子的帮助下成功勃起,与邦妮完成一次完美的高潮——暴力与性在此达成一致,但也预示着更暴虐的死亡,影片末节,警察用168发子弹将两人的躯体打穿。这两个罪犯的死,正是枪战与性在银幕上的全面复兴。这部电影中邦妮的彪悍女子形象,也引起了女权主义者的兴趣,她们呐喊着自己的权益,并一针见血地说出男人的本质:他们是敌人、暴躁的人、迫害者、他们的快感仅仅局限在生殖器上。

  这种“本质”在大银幕上的最好体现是西部片。从1939年的《关山飞渡》开始,约翰·福特将西部片提升到一个新层次。 西部片中男人的正义、复仇、拈花惹草、胡茬中透漏着的性感讯息,甚至爆发式的拔枪射击姿势,都将欲望整理、包装为一种粗犷中透露精致的男性气概。约翰·福特在五六十年代拍摄的《搜索者》、《双虎屠龙》中,都有韦恩式的正义牛仔与仇敌对仗的高潮枪战。萨姆·佩金法的西部片,好像是要报复那些讲虚伪的道德卫士,将血与枪在银幕上中发挥到极致。他的《比利小子》开头,杀人场景的交叉剪辑中,新墨西哥的牛仔们在玩射击游戏,靶子是一排埋在土里的鸡,手起枪响,鸡脑袋被轰掉,射击者自夸:“真他妈完美!”而他西部片中的枪战场景,几乎要将人身体射出成吨的鲜血才肯罢休,《日落黄沙》中四个匪徒以各种枪械对阵数百人的枪战结尾,使“血腥萨姆”的称号跟随导演一生。意大利的塞尔乔·莱昂内承继了这种西部精神,以《黄金三镖客》为代表一些通心粉西部片,用独特的优雅舞蹈式动作镜头将枪战戏拍得出神入化。从此,在西部片中,英雄靠拔枪干掉敌人,也靠此征服女人,这种暴力与性水乳交融的模式,渐渐成熟,并开始向其余类型片中渗透。

  三、枪战成熟:好莱坞多面开花  港产枪战影响世界

  时光进入1980年代,西部片式微,西部荒原景致、两派人马在小镇上摆开阵势拔枪互射的场面,不能满足人们对感官刺激的越发强烈的需求。从1960年代开始的《007》系列此时成为炙手可热的动作片新类型,詹姆斯·邦德在各种影片中使用超过10种经典枪械与敌人作战,包括各类手枪、狙击枪、来福、机枪,这些枪的使用,在邦德电影中形成一种粗疏的邦德枪战体系。而每部必不可缺的“邦女郎”,首先增加了邦德的魅力,其次以美艳“肉弹”刺激男性观众眼光,获得最丰厚的商业回报。于是,“美女+枪战”成为好莱坞一种固定的引发感官快乐的动作片模式。

  这种模式发挥到一种极端,是史泰龙贡献的《第一滴血》系列,剧情、女性角色的重要都被压缩到最低,而单枪匹马与军警的战斗,从冷兵器的弓箭到重型火箭炮,加上丛林的错综复杂,使男主角成为一座随时会爆发的人体火山。银幕已经成为一个放大镜,将枪战的暴虐夸大到无以复加的程度。这电影使得动作片开始朝只追求感官刺激的下半身思维发展。

《枪王之王》加重感情戏“枪战与性”经典溯源
《英雄本色》是港产枪战片的经典

  此时,港片加入这股动作潮流,各类犯罪片成为无数荷尔蒙初醒的青春少年景象观赏与模仿的对象。以枪战场景成为经典的电影,当属1986年吴宇森《英雄本色》,当穿着黑风衣小马哥出现在枫林阁饭店的走廊上,在悠扬的乐曲中,叼着牙签,从花盆中拿出藏好的一支支手枪,微笑地搂着舞女,突然拉开一扇包厢房门,双枪扫射,血溅当场。慢镜头、场面的优雅调度、子弹纷飞,这些标志将吴宇森推上枪战宗师的地位。之后的《喋血双雄》、《辣手神探》,教堂、鸽子飞舞、无限量的弹药、抱着婴儿与反派对射,以枪火制造出全新的“暴力美学”概念,一直流行到20世纪末。

  1990年代,美国独立制片者罗德里格兹的从墨西哥式西部片《杀人三部曲》,重拾西部经典,对B级片做邪典式的考古,武装上新时期的朋克与摇滚精神,枪与女人被摆在同样的作为摆酷工具的地位。安东尼奥·班德拉斯饰演的独行侠,女友被毒枭所杀,他以吉他盒改造成机枪,大开杀戒。影片中还有装在内裤上的阳具似的左轮枪。这种耍酷精神,一直延续到《恐怖星球》中女人下肢装上机关枪的设置,男人感兴趣的两样东西——金属枪管与柔美胴体——终于完美且刚劲地被组合到了一起,而这,也是这是“枪战+美女”式电影最拉风的纪念碑。

  但英雄终有疲乏的时刻,到新世纪的门口,直捣欲望G点的动作片,所有勇猛的招数都已用尽,好似性欲被压缩、怒放,随后便是深深的疲倦与空洞。这种情绪在迈克尔·曼1995年的《盗火线》中显现出来。这部影片的枪战不追求过分的火爆,而是精确设计、无懈可击,所有警察与持枪劫匪的对阵,都有坚实而强悍的实战依据,迈克尔·曼请来专业的军官来调教演员与战斗布局。影片中的男人也头一回不靠勇猛吸引女人的英雄,他们多要陷入爱情与家庭生活的苦闷中,爱得深,却也因为他们的犯罪本能伤害爱情。电影元素中的“枪战”与“性”来到一个转折点,逐渐走向一种现实的“人”、抹去传奇英雄色彩的淡然的平衡。

  但枪战与性,这两种大银幕感官刺激模式,绝不会向挖掘精神深度的文艺腔调妥协,当电脑特技甚嚣尘上,生理的荷尔蒙与心理的力比多将再次掀起巨浪。

  四、特效年代:万变不离其宗 新长征路上的“枪战与性”

  新世纪以来,靠传统特技的枪战威力已经不能打动观众。虽然信息时代的人们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亚健康人群越来越多,伟哥药丸越来越成床底风云必不可少的工具,但现实中“精神阳痿”的人们,反而在期待银幕上能有更剧烈的枪火奇观。电脑特效迅猛发展,正好为银幕提供了一枚技术伟哥。于是,《黑客帝国》中本来是个电子黑客的弱书生摇身一变就成为可以打出“子弹时间”的救世主,能与子弹齐飞。2008年的《通缉令》,将枪战特技发挥到完全脱离正常物理原则,子弹甚至可以借助电脑特效“拐弯”射击。卡梅隆在1980年代打造的《终结者》系列,到了2003年的第三部,抛弃坚实的科幻元素,全靠电脑特技抛洒子弹,施瓦辛格饰演的T800机器人,反而沦为炫目动作场景的配角。到了《变形金刚》,子弹升级为机器人互射的导弹,终于在电影院中吹出最大的枪火泡沫。这些越来越火爆的特效,成为越来越虚伪的高潮。令人欣慰的是,杜琪峰以及银河印象却在传统枪战技法中创造了新的神韵,使香港电影得以在枪战片中续写辉煌。他的《枪火》《暗战》,直至近两年的《放逐》《文雀》《复仇》,都有大量枪战场景,冷峻、玄机四伏,镜头转换飞快,并以慢镜头控制节奏,成为一阕阕经典的枪战探戈,虽然枪战变得优雅,但没有变的,是使金属有血的粘稠,使英雄的血有金属的硬度。

《枪王之王》加重感情戏“枪战与性”经典溯源
《枪王之王》打造华丽枪战片

  而《枪王之王》要走的,并非这种新时代银幕浮夸而虚火旺盛的特效道路。虽然尔冬升希望打破此前作品《旺角黑夜》《门徒》中动作戏黑暗的写实风格,并希望能在枪战美学上有“华丽的警匪片”之突破,但影片没有忘记对人物心理层面的挖掘。吴彦祖在阐释角色的时候,深深震撼于剧本的文戏——“这部片特别的地方是,我跟古天乐的角色不止斗枪法,斗的更加是心理,戏里我和古仔有很多场口都要借着对话去试探对方,表面上谈的虽然是闲话,但由对方的反应,动静要观察到对方是否在说谎,既要刺探对方虚实,又要防守自己不要被对方识穿,实在很难!”这便是一部成熟的枪战片不论动作如何骚动、女人如何劲暴,也仍要坚持的原则:影片应承托起来的是一个能叫观众回味无穷的,具真实感的人。

   看明星八卦、查影讯电视节目,上手机新浪网娱乐频道 ent.sina.cn

相关博文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