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导演回应质疑 冯小刚:“地震”检验观众善良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7月23日09:46  新京报
导演回应质疑冯小刚:“地震”检验观众善良

冯小刚把电影看做是自己与观众交流的通道,所以他说很多时候,电影就像自己经营的生活一样,有一份真诚。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导演回应质疑冯小刚:“地震”检验观众善良

剧照。元妮(徐帆饰演)要去救被埋在屋里的孩子,被丈夫拉住。冯小刚说,他自己没想到徐帆能演那么好,这可是作品成败的关键。

导演回应质疑冯小刚:“地震”检验观众善良

拍摄现场还原了灾难来临之后,平民百姓的无力和痛苦。

导演回应质疑冯小刚:“地震”检验观众善良

冯小刚在现场一丝不苟,亲自指导演员表演。这部片子属于他自己一生不得不拍的作品。

  “我觉得我和观众之间一直以来都有这个通道,就是感情上的通道。这个通道非常畅通,我基本上也都没有落空这个判断。”目前中国的导演,想必只有冯小刚有资格说这样的话。而冯小刚受公众关注的,除了他的作品,还有作为一个性情中人所做的那些事儿,对于炮轰、身家过亿、夫妻档、爱钱等话题,此次冯小刚都敞开心扉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刘震云曾如此评价冯小刚:冯老师距大师仅剩一层窗户纸。对此冯小刚则笑言:“其实这话是说你和大师还差着十万八千里。我觉得我是一个手艺人,以后我的孩子再填我的出身时,就叫自由发挥的手工业者。”

  拍摄“地震”靠的是一种诚意

  新京报:你宣布要拍《唐山大地震》之后,发生了汶川地震,当时很多导演都表示要拍地震题材的电影,这个对你有没有什么影响?比如片中就加入了汶川地震的背景。

  冯小刚:就是因为大家那时候一窝蜂都去拍,原本你挺有诚意地做这么一个事,在别人看来你就变成了机会主义了。不过我觉得算了,也不多这一部。后来这事一瞬间就下去了,我一看也没什么出来的片子。其实如果愣是把汶川地震加进去,我觉得它挺没有说服力的,但是汶川地震时的确有很多唐山的志愿者去,所以我觉得让姐弟俩在这见着也是比较自然的,而且在这女儿也能够看到那些母亲抉择的痛苦,对于催化她和母亲的心结是有用的。

  新京报:几乎每场试映观众都会哭声一片,不过也有质疑声说影片太煽情,对此你怎么看?

  冯小刚:我觉得主题晚会倒是绝大部分言过其实,特假。你说地震了,你弄一帮人在那声情并茂地朗诵,首先朗诵这种形式就让你觉得好像它有点假,都不是实实在在说几句话。但是“地震”(指《唐山大地震》,下同)是循着你生活的逻辑来的,说的都是人话,你说这有什么煽情的?有一天我看一个文章写,我说我们这个特效做得比《2012》实,那文章就说我怎么敢斗胆拿这个片子跟《2012》相比,我就觉得《2012》怎么敢和我们这个片子比?完全不是一个量级。《2012》里也有悲欢离合抱头痛哭的,可是谁能说我把自己的感情放进去了?

  我觉得我和观众之间一直以来都有这个通道,就是感情上的通道。这个通道非常畅通,我基本上也都没有落空这个判断。有时候有的导演会说,我不愿意委屈自己迎合观众。听起来说得特别有骨气,有原则,但是这个话我给他翻译一下,他觉得观众浮浅,不愿意放下身价。就因为你做了导演,就觉得观众层次比你低了,这观众面临的生活跟你面临的生活是一样的,他面临的压力和困境一点不比你小。要说恶你也恶不过观众,观众里头有一人能宰十个人的,全家都灭门的。要说善你善得过观众吗?观众里头有的是,比如说香港死在玉树的那个志愿者,那就是一个观众,你能比他还善吗?因此,你只能说,我跟大多数情感正常的观众是差不多的。你把这个通道一切断,愣觉得你比大家牛,你比大家深刻,你拍一个东西大伙儿不理解,你说这是因为观众浮浅,你想想你这种看法是多浮浅啊。

  从这事儿你也可以看出来,绝大多数观众是非常善良的。我们有时候会在网络上看到很多人刻意颠倒是非,其实是刻意用最恶毒的语言宣泄自己的压抑,让你有时候会觉得人性真恶。但实际上你可以通过“地震”这个电影去检验观众他有多善良。这个电影等于像一块石头扔到了盛满了善意和爱的湖里头,然后一波一波的涟漪散开。每个观众其实心上都是盖了一个盖子,这个盖子在现代社会盖得挺严实的,轻易不愿意流露出来,可是他那种本性,本能对真善美的那种渴望……或者说他有这样的能量,这个电影就像一个钩子一样,就把观众盖在心头的盖子钩开,大家的暖意都散发出来了。

  徐帆和元妮就是有这么一种缘分

  新京报:据说你这次在片场经常不断抽烟,然后发呆,是觉得压力很大吗?

  冯小刚:影片筹备的时候有人说,六千万能盖一个医院,盖两所学校,去拍一个电影值当吗?这次不是几个电影公司投资拍一个电影,我压力还是挺大的。有时候你做事的时候,开始和结束的阶段你心里都会有底,反而在中间的部分会产生很大的动摇和怀疑,问自己到底行不行,就会很焦虑。这次全程没有发生太大危险,没有人受伤,这真是烧高香。几十万的冤魂,这部电影是给他们拍的。我觉得老天爷这时候肯定托你一把,不可能毁你。这是咱们往迷信了说。你做这个事成是必然的,不成就说明你没那诚意。

  新京报:徐帆说,你拍这个片子她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她说早就知道你能拍这样的电影,只是这么多年大家一直没给你这个机会。

  冯小刚:像《集结号》和“地震”这个,我看到了这样的故事就觉得,哎哟,真让人揪心。这两个片子是我在这饭桌上讲得最多的,每次我把这个故事一讲,饭桌上的人无不为之动容,泪眼涟涟的。我就想这个要是拍成电影给观众看一定是特别痛快。我是非常适合拍大众电影的,因为我的这种情感是一个大众的情感。我不小众,如果拍那种所谓深刻的电影,我就觉得这不是我了,生往上靠去了。我看《发条橘子》,他们说这是一部特牛的片子,我就有点抗拒,是一种生理上的抗拒,我觉得这不是一帮混蛋嘛。我没办法去完美人性的恶。当然我知道文艺作品应该有不同的类型,有各种各样的方式来表现,但是我自己过不了这坎儿。你说天灾把一个母亲逼到这么一个死胡同里去,这种困难已经够大的了,要是我拍成元妮到死都不知道自己女儿活着,女儿忽然有一天觉得想见自己的母亲了,结果回来说母亲早走了,可能观众也会哭,可是他们心里头冰凉冰凉的,我觉得我不舒服。我都这岁数了,别弄那矫情的事了,我也不是那种人,我真的混蛋不了。虽然我有的时候说了一些玩世不恭的话,但是我觉得我的本意,我认为我对周围对人还是比较有善意的。

  另外我反感假的东西。就说喜剧吧,我有一次看宁财神写一个东西,他说冯小刚的喜剧跟人家不一样,他压根就没冲着喜剧去。这说到点子上了。我拍的那些喜剧其实是我迷恋的一种生活,像《非诚勿扰》,我就觉得过这种日子挺好的。你看葛优演的这些片子的人物,《不见不散》《非诚勿扰》是一种游手好闲的生活,不用为生存焦虑,一堆漂亮女孩还跟他发生着各种艳遇。我作为一个男人觉得这种日子过得多开心啊,现实生活中没这种日子怎么办?电影里解决啊。然后这里头可能带着一些讽刺挖苦,比如这女的特事儿,你可以在电影里头修正她一番。拍这种片子对我有特别大的诱惑力,它是我一种向往的生活。

  新京报:徐帆说这么多年她从未主动跟你讨过一个角色,你们七年没合作了是因为避“夫妻档”这个嫌吗?

  冯小刚:对。我们俩为什么那么多年没有合作,就是我特别怕人家说这个。其实帆子参演的电影票房都高,《不见不散》《手机》。但是我都不好意思说。而且帆子自己也不往明星那儿去靠,你看大家一说华谊有哪些明星,从来没听把徐帆数进去过。这次是(王)中军说我觉得就是徐帆,签了公司这么多年,也没给徐帆弄一部戏。我当然是觉得她肯定没问题的,她肯定能演好。其实帆子跟元妮这个角色从个性、气质上来说是相近的,你要让她演一个交际花去,她还真不行。但是这个社会是这样,你必须要用作品来证明你是行的,光我说行没用。

  原来我们合作的时候,因为她是家里人,所以对她就不会客气。演员是很脆弱的,在现场我对别的演员都客客气气,却总让她特别下不来台,其实有时候她也很委屈,但我那时候也不太觉得。这次拍戏之前,她跟我特认真地谈,说希望你能保护一下我,别在现场冲我吼,给我点面子,有什么事咱俩离开现场了单独谈。同时她也提出给她一些表演上的自由度。所以这次我非常注意保护她的情绪,因为我也知道,这个角色决定了这部影片的成败。其实开始我认为帆子不会让我喜出望外,真没想到她能演这么好。我知道她有这个能量,但是演员需要等一个和某一个角色的缘分,把能量释放出来。这次徐帆和元妮,就像张涵予和谷子地,孙红雷和余则成,李东宝和葛优,就是有这么一种缘分。

  我容易被感动,也容易被触怒

  新京报:“冯小刚炮轰”是娱乐圈里的一个现象,你自己怎么看?

  冯小刚:我还是单纯吧。其实我比较脆弱,脆弱也可能是因为太敏感,我很容易被感动,也容易被触怒。你看我有时候跟一个记者,跟一个什么人在那辩论,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原因,我老想说一个理。遇到不讲理的了,我就会容易变得特别失控。比如前两天我给张杨捧场那次,那记者突然问我,你不觉得你来了会抢了张杨的风头吗?其实我完全可以一笑了之,当然第二天媒体报道说我发脾气,其实我没发脾气。我当时就是想问她,你一个小女孩岁数不大,你是憋着一个什么心理问这个问题?一个互相挺好的事,你非把这事往脏了想。不过事后我也觉得我真够较真的。像说哈维是骗子那事儿,真是不光我一人,(陈)凯歌啊好多人都吃过他的亏,他把陆川搞得不知道怎么着了,过后一分钱不掏,我觉得这事儿可以说说。还有一个我觉得跟好莱坞合作,真别做这梦,起码眼前别做这梦。不要因为觉得中国经济强大了,就从文化层面考虑西方都到你这来了。你有钱你就雇好莱坞来帮你拍,用他们的技术就行了,他们完全是闻到这市场有卤,奔着这个来的。

  有时候媒体和明星之间,因为你还特别在乎自己,还有求于人,所以尽管人家在这玩你,你还得假装不在乎。我觉得做明星没办法,现在年纪轻轻的也不能不干,黄晓明就得配合。但我觉得我这么大岁数了,就别委屈自己还跟一个孙子似的,明摆着这话不友好,我还假装听不出来,我犯不着。我是这么一种心理,反正我是不会主动去挑衅你,但是你要没事跟我憋着坏,我就想问问你为什么这样想。

  新京报:有报道说你在香港的时候,曾主动提及现在身价过亿……

  冯小刚:我不知道啊,没说过这话。在香港我被问得最多的一个问题是,你曾经说过香港观众不识货,你这次会不会还这么认为?没有说过那个事。

  新京报:那你这次觉得香港观众识货吗?

  冯小刚:先给媒体看了,媒体反响巨强烈。之后又做了四场普通观众放映场,在门口弄一个“震后余音”的留言牌,很多观众都贴了条,反响也很强烈。院线看这架势就提出追加拷贝。我之前的片子在香港都只是四五个拷贝,我老说大陆电影在那放不卖钱,其实是跟拷贝数、宣传费有关系的,做20个拷贝,你卖得再好也不可能到一个亿。这次“地震”香港追加到22个拷贝,周星驰的片子一般能做到50多个。台湾也是,做完试映破天荒追加到36个拷贝,这对大陆电影来讲都是非常大的数字。现在大陆电影在香港票房排名,第一是《英雄》一千五百多万,第二是《夜宴》,一千多万,《建国大业》六百多万排在第三。《天下无贼》也差不多是六百多万,《集结号》卖了三百多万,《非诚勿扰》好多香港圈里的人跟我说不知道在哪放,只有三家影院上片,而且每家可能一个厅这一天还不都是你的。香港的观众还是看明星,但葛优在香港肯定是没票房的。再加上咱们这种话你给它翻译成粤语,在香港有一个一说大家都乐的“巴士阿叔”,就是一个老头站在公共汽车上,心情特别不好,急了之后说了一句“你有压力,我也有压力”。这话咱们听了就没什么可乐的,但是在香港一说全乐,所以这喜剧都是跟你最熟悉的生活挂着钩。但是这次的“地震”,每个中国人都是会有感触的。

  新京报:华谊上市之后,大家的股份也随之曝光了,你对自己目前的身价满意吗?

  冯小刚:你就想我应该值多少钱,华谊兄弟现在市值值一百多亿,你说我在华谊值多少钱?这是一个玩笑话了。

  我是手艺人,不是钱串子

  新京报:刘震云说:冯小刚距大师仅剩一层窗户纸。你觉得自己是大师吗?

  冯小刚:说这个和大师之间只差零点几公里,还是一张纸,其实这话都是说你和大师还差着十万八千里,这一张纸是一句客气话。我觉得这大师啊都是骂人的话。我觉得我是一个手艺人,相当于咱们经常说小肠陈、面人张、爆肚冯。人家说这个哥们儿手艺不错,我听着就觉得这个比较对。过去我们填出身啊,填职员,民族资本家,贫农什么的。我的孩子以后填什么,叫自由发挥的手工业者。

  新京报:你近年经常说身不由己,似乎是向往无为而治闲淡的生活……

  冯小刚:我们一年到头真是围绕着电影忙,我觉得连一半的时间都不到,另一大半的时间实际上忙的都是跟电影没关系的事。你不是生活在一个真空中,你有很多朋友、同学,人家说聚聚,你要不来,人家说你出名了,牛逼了,叫不动你了。可能你到那儿去就是闲扯三个小时喝大酒。现在总有人问我这儿串那串,是不是爱演戏了?不是。我觉得就是一种交情的往来。

  新京报:之前你曾哭过穷,对钱怎么看?爱不爱钱,有多爱钱?

  冯小刚:我很爱钱。但是我觉得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为什么说我是一个手艺人,我挣的全是凭我手艺挣来的钱。我要真是一个钱串子,我比现在挣钱可挣的多了去了,我现在电影里头有植入广告,我还天天跟他们说这不行,那不行。我要是一个钱串子,你骂我就骂我呗,那我挣high了。

    新浪娱乐独家稿件声明:该作品(文字、图片、图表及音视频)特供新浪使用,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部分转载。

   看明星八卦、查影讯电视节目,上手机新浪网娱乐频道 ent.sina.cn

留言板电话:010-82612286

相关博文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