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唐山大地震》:主旋律与商业化妥协是门艺术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8月11日09:41  红网-潇湘晨报
《唐山大地震》:主旋律与商业化妥协是门艺术

7月28日,唐山大地震34周年,人们在唐山地震纪念墙前祭奠罹难亲人。图/CFP

《唐山大地震》:主旋律与商业化妥协是门艺术

7月28日,唐山大地震34周年,一唐山人在刻满名字的墙上找寻着自己的亲人。图/CFP

《唐山大地震》:主旋律与商业化妥协是门艺术

7月12日,《唐山大地震》在唐山举办全球首映礼,观众观影后纷纷留言。图/CFP

  2010年7月30日。唐山。酷暑,无风。这是唐山大地震纪念日的第三天。地震遗址公园里,游人络绎不绝,有一个孩子用手指着墙上方喊着:“爷爷,奶奶的名字在这里!”但大多数成年人,只是安静站在唐山抗震纪念墙下,在密密麻麻的逝者名字中找到自己亲人的名字,默默地看看,再转身踱开。如此简单的凭吊方式,似乎已经成了唐山市民一种习以为常的生活习惯。

  于是这样的场景,被冯小刚重现在了《唐山大地震》最后结尾。当白发老人骑车从刻满遇难者名字的石碑前驶过,王菲空灵的歌声缓缓响起,很多人哭了……

  一部电影,就这样,将记忆拉回到34年前。

  唐山精神,这是唐山市政府投资拍这部电影的初衷,“唐山”在政府资本的倾注下,以各种方式渗透进了这部电影的每一个角落。从长沙到唐山,从唐山到北京,本报记者先后对话唐山、华谊兄弟以及中影集团投资三方,希望深入解读这部具备特殊背景的电影诞生前后的故事,深入诠释“唐山大地震”与“唐山精神”这类宏大背景之下,政府资本和商业资本之间的融合与妥协、进而产生的这样一部国产电影吸金“怪兽”。

  专题撰文/本报记者李芳明于唐山、北京

  唐山⇀汶川

  你说它主旋律,那就是主旋律

  背景

  2008年,在国家广电总局的建议下,原本希望承担所有制作费用来保证《唐山大地震》主流意识的唐山市政府,最终选择和制片公司合作。最初的投资共同体由唐山市政府、华谊兄弟和中影集团组成,并分别占据50%、45%和5%的股份。唐山市政府付出“有偿赞助”费6000万,并给剧组在唐山拍摄提供种种便利。

  谈及1976年亲身经历的那场灾难时,熊国祥的一个动作细节表现出了某种心有余悸。他连续多次点起烟,还没抽两口,就狠狠地掐灭在烟灰缸里!在长达近一个小时的采访中,熊国祥的手机响过不下10次,但他都是匆匆说不上三句就直接挂断,到后来,索性关机,因为他认为与记者一起回味《唐山大地震》是应该不被人打扰的。

  现在他的身份,是唐山市文化广播电视新闻出版局党委副书记兼副局长,是《唐山大地震》从筹划、拍摄到成片的见证者、参与者和指挥者之一。

  “我经历过唐山大地震的,一瞬间唐山夷为平地啊……”熊国祥匆匆开口,但又很快地掐住了自己记忆的思路,开始把话题引入到他所熟悉的一种语境里,“电影整个运作是唐山广播电视传媒有限公司,唐山市政府也参与了这部片子最初的启动到后来的推动。我们想通过电影告诉人们,曾经西方有媒体说,唐山作为一座城市将在世界版图上消失,但唐山在32年后崛起,并且飞速发展。唐山市委市政府提出新的唐山精神,感恩,博爱,开放,超越,唐山人有这种情怀,有一种精神的开放和超越,电影向世人诠释了这点。”

  换言之,从一开始,《唐山大地震》的道路和命运就已大致决定!

  地方政府参与商业电影的拍摄不是第一次,但是以政府为主导点题,以商业化模式进入市场的,《唐山大地震》算是先例。这部电影去除了中国影像文化中灾难叙事的政治化色彩;而这恰恰是以往“主旋律电影”中最不可动摇的核心价值。

  对“主旋律”与“商业化”的纠结关系,熊国祥表示:“说它是主旋律,也是主旋律,但在影片背后,导演很好把握了主旋律,在拍摄过程中有艺术的东西在里面,这是二者相结合的产物。”

  [直接引语]

  在汶川发生地震后,大家一度有过犹豫,汶川大地震损失也非常严重,有人会讲你拍唐山大地震,为什么不拍汶川大地震?我们经过一两个月时间认真思索,觉得这并不矛盾,汶川发生大地震后,唐山出动救援队伍,医疗队伍包括心理咨询,这不是更符合唐山的感恩和博爱精神吗?二者虽然跨过30多年时空,同样在民族精神感召中,唐山人不约而同支援汶川,发生地震后,在一瞬间带来的绝望、恐惧,需要精神慰藉,需要心理创伤治疗,所以(电影中也出现汶川大地震情节)结合在一起。

  ——在谈及《唐山大地震》如何体现“主旋律”概念时,熊国祥举出了这个例子。

  政府⇀华谊

  回忆太痛苦,让华谊和冯小刚去做吧

  背景

  无论是剑南春还是中国人寿,都只是《唐山大地震》中的小广告商,最大的植入是一张城市名片:唐山。市政府想打“形象广告”是启动《唐山大地震》拍摄的重要动力,唐山市政府方面曾如此描述自己的目标:“在国内至少要有50%以上知晓率,在国际上也要进入大型影展和电影节。”

  《唐山大地震》得到国家广电总局的支持,在立项上减少了很多程序。当唐山制片方提出有意与华谊兄弟和中影集团合作,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副局长赵实和张宏森主动推荐了包括张艺谋、陈凯歌、冯小刚在内的导演人选。而冯小刚则向唐山方面推荐了《余震》这本小说。

  “在电影《集结号》之后,冯小刚在题材把握上是很优秀的、称职的,唐山制片方的领导在网上查阅了冯小刚的相关资料也觉得很合适。通过和冯小刚见面之后,得知他本来就有一个《余震》的本子,所以一切都很顺利。”熊国祥回忆说。

  事实上,唐山市政府把“命题作文”交与华谊兄弟这种高度市场化的公司,并不完全是因为后者的操作能力,在熊国祥看来,选择华谊还因为只有这种“非亲历者”来操刀,才“下得去手”。“其实在唐山,唐山人大多不愿意提起当年这段往事!”熊国祥说,“他们宁愿去干,但不愿意回忆,回忆太痛苦了,但唐山人觉得很有必要去挖掘其中一些东西,要向世人传播唐山人是怎么站起来的,怎么去爱别人的。”

  [直接引语]

  在非制度性苦难里,中国人的隐忍、委屈、大爱、宽宥,在(地震)这个极致标本身上,得到熠熠放光再现。在隐喻、暗示方面做得最牛的公映华语片是《霸王别姬》,解放军整齐划一对程蝶衣鼓掌一幕其实是巧妙昭示,颇有深意;此外,贾樟柯《三峡好人》里如神舟飞船飞走的移民纪念碑亦是精彩隐喻。关于这一层面的内容,我在《唐山大地震》中没有看到。

  ——针对网络上有关《唐山大地震》“有眼泪,没感动”的指责,影评人谭飞如此评价。

  原著⇀电影

  《余震》酝酿已久,突然来了6000万

  背景

  冯小刚很多年前看过作家张翎写的小说《余震》,看完以后他产生了非常强烈的一个冲动,想把它搬上银幕。冯小刚回忆说:“我知道制作这样一部电影,它需要巨资的投入,钱少了肯定是拍不了的,所以当时没敢碰这个题材,但这个小说一直是深埋在我心里头。”

  如果唐山市政府投拍该片的初衷是为了展示唐山人顽强的精神面貌,那么电影另外一个重要投资方华谊兄弟则完全用了“机缘巧合”来诠释电影拍摄初衷。《唐山大地震》由作家张翎的原著小说《余震》改编而成,华谊方面酝酿这部电影的时间由来已久。

  通过融资的方式,唐山制片方拿出了6000万资金,其中没有争执和犹豫。如今,唐山市委市政府提出了要把唐山市建设成“经济强城、文化名城、宜居靓城、滨海新城”四城战略,其中的“文化名城”要依靠文化元素、文化作品来依托。在这样的初衷之下,冯小刚所得到的便利条件是无可比拟的。

  有了政府方面的物质支持,华谊一开始就充满了信心。华谊兄弟总裁王中磊表示:“在技术层面、在剧情推进的方面我们还是比较自信的,尤其是这几年间我们和冯导对电影的理解也越来越接近,当你的电影面对的是非常大的观众群时,这部电影的主题和情感都应该是主流的。”而由于政府部门的介入,冯小刚本人在拍摄过程中也曾感言:“比意想之中的要顺利。”

  按理说,第一次接到官方的邀请,原本是件很自豪的事情,但冯小刚本人并不那么领情。“说实话,一提到拍地震,我就很头疼。”冯小刚告诉记者。几年前,当看过小说《余震》之后,冯小刚直言:“我怀疑自己拍不了这戏……”

  汶川地震发生后,很多摄制组直接都奔向汶川现场。冯小刚突然不想拍了,他很绝望地对监制陈国富说:“我怎么可能拍得过5·12汶川地震的电视直播啊?”

  但唐山方面和华谊兄弟总经理王中磊态度都很坚决,一定要拍。

  “这部电影可以帮助我们实现几个梦想,第一是这部电影的类型,第二是这种类型的电影也具备了强大的市场潜力!”从王中磊的话里,人们不难发现他对于政府资本介入的欢迎。之前有报道披露:唐山市政府“有偿赞助”的6000万元,分为15%和85%两个部分,其中85%的资金是无偿的,但如果赢利,则按50%的比例与华谊兄弟分配利润。这大大降低了制片方的风险。

  [直接引语]

  我觉得这部电影和原著小说的不同就在于情感的归属问题,因为小说在情感归属方面是比较灰色的,它更多描写了灾后人们在内心深处受到的压力,我们在影片中最终把这种压力变成了回归。我觉得在这个方面都是大众需要得到的一种情感的宣泄。毕竟这部电影本身就承载了许多东西,包括对于唐山这座城市的寄托……

  ——王中磊称原著的描述过于“灰暗”,而电影为了展示唐山这个宏大的题材,人物关系处理得更加明朗。

  该剧总投资额中,唐山广播电视传媒有限公司、华谊兄弟和电影集团制片分公司的投资比例分别为50%、45%、5%,投资额分别为6000万元,5400万元和600万元,合计1.2亿元

  这是冯小刚执导的12部影片中,单片制作费最高的一部

  华谊实际出资3152万元

  华谊兄弟将部分额度“转嫁”给浙江影视集团、英皇影业、寰亚公司,使投资方增至5家

  据报道,唐山市政府6000万元中15%作为投资,其余为“赞助”。

  在收益上,华谊兄弟的投资先回收,再回收唐山市政府15%的投资,剩下的收益才是双方平均分配

  [幕后]

  “多出钱,才能保证话语权,保证主旋律”

  唐山制片方出资6000万,在整个电影总投资中是最大的股东。唐山制片方主要成员之一的唐山电视台对外部主任姚建国此前在接受《三联生活周刊》采访时提到:“我们坚持要占有至少50%的股份,成为大股东,这样才能保证我们在影片中的话语权,才能保证我们要的‘主旋律’和‘主流价值观’。”通过协商,最终唐山市、华谊兄弟、中影集团的投资比例分别为50%、45%和5%,影片的名字就定为《唐山大地震》。那么,在电影拍摄过程中,双方是否会因为理念上的不同而产生冲突呢?

  一部以政府主导的电影,对电影剧情、场景又有哪些要求?唐山市文化广播电视新闻出版局副局长熊国祥告诉记者,对剧本要求,“我们首先是相信冯小刚的,他是一个很成熟、很平民化的导演,在电影主体把握上,第一是独具匠心,第二是认真思考,他有他的心意,怎么去拿捏,我们都相信他。在编剧上,我们刚一开始请了一个编剧叫陈枰,剧本一出来我们觉得不行,后来有《余震》小说,请了苏小卫,最后出剧本之后,我们也提过一些关于细节方面的意见,这些冯小刚以及他的团队都采纳了。”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熊国祥还强调说:“其实唐山市委市政府并没有太多干预这个事,一些领导还特意打电话给我说不要过多干预冯小刚的工作,所以我们的合作很愉快。”

  至于唐山制片方提出那些很细节的问题,比如必须在电影中出现具有唐山代表性的镜头等等,冯小刚说有时肯定要有,但不可能太多 ,太多就与剧情不相符了,“影片中所展示的唐山变迁,一开始没有很美丽的镜头,出现这些美丽的镜头到后来,当时主角方登心情是很复杂的,如果你把唐山搞得那么华丽、那么美丽,就与心情不相符 了。”至于全片的唐山话,熊国祥表示:“实际上一开始不是我们执意要用唐山话,当时我们唐山制片方看片时还提出可不可以不要用唐山话,但导演组坚持认为唐山话在全国是具有代表性的方言,外地人听也会觉得很正宗。在语言上把握,国家广电总局有发言权,不能用方言,但是考虑到唐山话有一点特色,也就没有反对。”

  截至8月9日零点

  《唐山大地震》票房已达到5.32亿

  打破由《建国大业》所创造的4.3亿

  总票房成为国产片票房最高的影片

  单场票房10万

  零点点映票房300万

  首日票房3790万

  单日票房5250万

  3天破亿  4天1.7亿

  5天达2亿

  7天为3亿

  11天冲4亿

  迄今为止,《唐山大地震》已经打破了10项国产片票房纪录

   看明星八卦、查影讯电视节目,上手机新浪网娱乐频道 ent.sina.cn

留言板电话:010-82612286

相关博文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