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正文内容

新青年:顾长卫郭富城章子怡的魔术时代(2)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5月11日18:08  新浪娱乐
新青年:顾长卫郭富城章子怡的魔术时代(2)龅牙、油头、暴发户。这是濮存昕正统形象之外的另一面,难怪戏份被删他很伤感。
新青年:顾长卫郭富城章子怡的魔术时代(2)蒋雯丽在顾长卫的电影里时常扮丑,在《最爱》中,她是自私但善良的粮房婶

  【《最爱》纪事】

  百天拍摄:曾是双主线 濮存昕很伤感

  “曲折、艰辛,但是丰富、有趣。”在今年3月下旬举办的香港国际电影节上,顾长卫蒋雯丽夫妇曾携手亮相,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们这样形容拍摄《最爱》的过程。而在那之前的几天,这部电影刚刚过审。

  从2007年开始筹备,2011年3月通过审查, 5月10日正式上映,电影《最爱》筹备期将近三年,整体拍摄历时百天,横跨春夏秋冬四个季节,集结郭富城、章子怡、濮存昕、陶泽如、蒋雯丽、孙海英、蔡国庆、李丹阳、王宝强等大批明星,姜文、冯小刚、陆川等名导友情客串,共同演绎了一个小村村民因意外感染“热病”的故事,感染者赵得意和商琴琴在这生命的起落之中饱尝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最终由怜生爱,走在一起。

  而事实上,在这部电影还叫做《魔术外传》或者《魔术时代》的时候,并不简单是一部爱情影片——在最早的两个半小时的版本里,双主线齐头并进。濮存昕扮演的赵齐全,为谋私利导致村民集体染病,而他自己却一夜暴富,在名利与亲情、利益与良知之间做出了自己的选择。除了爱情,兄弟情父子情也有所描摹。影片也并不是在赵得意与商琴琴的爱情绝恋上戛然而止,出场的很多人物曾经都有各自不同的结局,连那一头花脸猪,也因为漂亮的母猪生了十几头小猪而激动地在村子里狂奔……但后来因篇幅所限,导演不得不忍痛出手,将电影剪至100分钟,从而拎出赵得意与商琴琴的一段苦恋,双重主线变为单行主题。

  戏份被删,濮存昕一度很伤感,网络上盛传的冯小刚客串交通协管员的那一段,也正因为是与濮存昕的对手戏而被无奈砍掉。濮存昕还曾跟顾长卫讲,能不能再剪另一个版本,但因时长所限,顾长卫也觉得相当可惜。他约濮存昕喝酒,同时也通过别人的口去传递自己的态度和歉意:“尽管是浓缩版,但不止一个人说濮老师是最佳男配角,非常棒,非常有料。我请别人把观众的反应转告给他,当然这也包含了我的态度。”

  影片中同样也凝结了创作者对于生命、爱情的态度。相比众人关注的艾滋病题材,导演顾长卫更愿意拿《泰坦尼克号》、《2012》等做例子。在他看来,整个时代都处在过山车之上,很刺激,有时似乎是转瞬之间,梦想实现,奇迹出现,但辗转飞奔的过程之中,又会时刻生发出一种不安全感,倘若放大了去说,那就是末世感。

  “我们会不停遇见各种困境,就像泰坦尼克号,从欧洲大陆到北美,本该是很美好的一段旅程,突然就撞了冰山。非典、猪流感、大地震,2012真的会来吗?人类在生命的历史长河之中,每个人的百年也只是眨眼之间,假如是这样,你该怎么样去看待生命。”顾长卫说,他想传递的,是有血有肉有个性的生命,是有质感的人生。倘若你能走进赵得意、商琴琴的内心,一起去呼吸,或许在生命短暂、世事无常的感慨同时,仍能感受到一份美丽,比如爱情,亲情,承诺,责任。

  或许正是因为这一点,拍摄中很多场景都令顾长卫感动:前一天还追着猪跑、生龙活虎的粮房婶,突然就病发去世,琴琴看着送葬的队伍跌坐在屋边对得意说“我们结婚吧,趁活着”;火车山道上,赵得意逞能在火车快到的时候一边跑一边唱“我本是老天爷他干爹,你看我体面不体面”……在拍摄那一场郭富城嚼着糖听琴琴读结婚证上的字时,片场一次一次回荡着章子怡的那句台词“赵得意商琴琴,自愿结婚”,坐在监视器后面的顾长卫哭了。“我捂着,没让别人看见。”他说,太多的场景让人动容,既有分寸感,又有爆发的激情。

新青年:顾长卫郭富城章子怡的魔术时代(2)挑战农民形象的郭富城,在片场十分敬业,他也表示,要做香港演员的榜样
新青年:顾长卫郭富城章子怡的魔术时代(2)戏里对“章子怡”动粗的蔡国庆。你能想到一向儒雅的他还有这一面吗?

  团队素描:导演不喊停 郭富城就不动

  十二岁的孩子在放学路上被一只西红柿毒死,画面一转,两个农民扮相的人手拎菜刀冲出来从街头蹿到巷尾,喊:“这是谁干的!”

  很简单的开场戏,却让观众倒吸一口冷气:这俩演员,是谁?

  一个是濮存昕,演惯了正面人物、儒雅绅士,此次在片中扮演导致村民们染病的罪魁祸首赵齐全,龅牙、油头,活脱脱一个暴发户,难怪网络上有人惊呼“这货不是濮存昕”;另一个是郭富城,四大天王,偶像歌手,就算是在大银幕触电也总是帅呆酷毙,现在却成了脸色乌青、举止粗鲁、鸡心领毛衣配夹克衫的赵得意。

  不仅仅如此,听惯了《同一首歌》压轴曲的人们可能认不出蔡国庆了,谁让他一副农民装扮蹲在田间恶狠狠地来一句“还想结婚?想名正言顺?我呸!”;看惯了李丹阳穿军装的人们恐怕也会大跌眼镜,因为就连李丹阳自己也分外不适应出场时那一头烫发卷的村妇造型;蒋雯丽扮丑已经不足为奇,在这部《最爱》中,她挥着扫帚头发蓬乱,骑着花脸猪在村头狂奔,活脱脱一个彪悍的“粮房婶”。

  导演顾长卫讲过一个小故事,是说早前拍《立春》时,蒋雯丽每天穿戏服带着妆在拍摄现场,儿子总是喊她“王彩玲”,只有回到家卸了妆才会喊妈妈。坊间也一直流传一个段子:章子怡第一天进《最爱》剧组的时候,遍寻不着郭富城,后来终于在一群农民打扮的人中间发现了这位天王,他穿着戏服,坐在那里,就是赵得意。

  其实在片场,从来就没有过什么郭富城,什么章子怡。从去年3月份开机,《最爱》拍摄历时整整百天,剧组每天休息的时间只有六七个小时,但工作的时间是十几个小时。所有演员天一亮就穿上戏服,吃住在村子里,导演顾长卫从来都是喊他们的角色名字,“得意”、“琴琴”你们要怎样怎样。“这样有助于演员定位,也会让我们这些幕后人员戏里戏外不要分得那么清楚。如果一切都顺利的话,这片子拍到一半,这些人物就开始有了自己的生命。”

  这“生命”甚至一直被章子怡带到了戏外。影片上映之前的宣传活动上,她不止一次提到琴琴与自己是一体,即便戏拍完这么久,也还是需要一段时间去抽离。“很多时候我就是她(琴琴),早上起来就穿这件衣服,晚上收工还是这一件。”

  除了形象颠覆之外,与顾长卫一起拍戏不是件轻松的事。《最爱》剧组的第一副导演何英民拿到剧本时,发现之前已经修改过22次,均是细枝末节的完善,可见其严谨程度。另外据透露,顾导拍戏极其认真,格外注重细节,经常几组戏拍完了,他回过头来再看的时候发现一些细节不到位,于是又还原场景、演员重新就位,再补拍一遍。

  而且摄影师出身的顾长卫,对技术方面的要求非常高。有一场戏,是琴琴被婆家赶出门,她提着行李,中途被得意拦下。这一场整整用了三天才拍完,就是因为顾长卫发现光线有问题,“别的导演可能就觉得差不多就行了,反正观众也看不出来。”《最爱》剧组工作人员说。

  演员们也颇为敬业。有一场夜戏,是赵得意和商琴琴在小学校的屋顶上碰面,郭富城需要从院子里爬到屋顶。正是冬季,天寒地冻,剧组跟郭富城商量给他找个替身帮他爬,但郭天王坚持要自己来。“导演一喊开始,他就朝屋顶爬。爬到一半出了点问题,导演组就开始在下面商量怎么解决,结果,把郭富城给忘了。”《最爱》剧组副导演何英民说,直到后来大家才回过神来,发现郭富城还在屋顶上,导演没喊停,他就一直没动。

  从开拍的第一天进组,杀青的最后一天离开,郭富城全程参与拍摄,吃住跟剧组一起,工作人员说,他从来没有提过其他特别的要求。导演顾长卫也透露,郭富城当时明确表示,一切以《最爱》的拍摄时间表为准,他个人的演出等工作统统可以改期。

  天王如是,德高望重的老戏骨亦如是。有一场濮存昕扮演的赵齐全拎着刀,从街道的这头到那头边跑边骂的戏。时至夏季,又是中午,濮存昕又有急事想要拍完早点离开,但很简单的这一场戏,却因为种种原因拍了20几遍。濮存昕就这样拎着刀来回来去的跑,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却并无二话。倒是把组里的制片人心疼坏了,“你们别忘了,他可是曾经得过小儿麻痹症的人”。

  片中扮演老柱柱的戏骨陶泽如,光拍奔跑求救的一场戏就用了半个月,每次化妆就需要两个小时。

  ……

  在100天的连续拍摄之后,7月17日,《最爱》在门头沟区灵水村杀青。此前,部分演员陆续结束拍摄离开片场。蔡国庆的戏份杀青那一天,顾长卫要他临走之前清唱一首歌,从戏中的无赖村民形象回归现实生活的蔡国庆依旧儒雅,笑着说:“天王在这儿,我怎么好意思。”最后在大伙的一致要求下,他还是高歌一曲,送给了章子怡。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看明星八卦、查影讯电视节目,上手机新浪网娱乐频道 ent.sina.cn

分享到:
留言板电话:010-82612286

相关博文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