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正文内容

李宇春:侠女风范愈发沉稳 自身变化都源于经历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2月15日19:09  精品购物指南微博
李宇春的雪中写真 李宇春的雪中写真
李宇春的雪中写真 李宇春的雪中写真
李宇春的雪中写真 李宇春的雪中写真
李宇春的雪中写真 李宇春的雪中写真

  摄影/ 陈漫 执行/何小晨 屈天鹏 采访、撰文/许涯男 化妆、发型/高健(东田造型) 助理/胡玥 何纯 刘兆婷 《LifeStyle》封面服饰提供/Gareth Pugh(from I.T)、KadaKada、Topshop《精品购物指南》封面提供/Lacoste

  仿佛是巧合一般,拍摄李宇春的那一天,北京迎来了今年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不偏不倚地,呼应了我们拍摄的主题。这是《精品购物指南》(微博)这次的拍摄团队,与国际知名摄影师陈漫反复沟通多次后选择的方案:在纷飞细雪之中,李宇春穿着色彩明艳或是图案活泼俏皮的当季新装,去表达出专属春春的,在一贯英姿飒爽的表情中,不时流露的妩媚姿态。

  于是,无论棚内还是棚外,都洋洋洒洒地飘起了“细雪”,站在摄影棚的正中,带着几分顽皮表情的李宇春,驾轻就熟地演绎着摄影师希望表达的情绪,时而活泼、时而安静,每一次的快门留下的,几乎都是精确而专业的表情,或许,能够在歌唱与电影之中游刃有余,并不仅仅是因为爆棚的人气,还有非凡的实力。

  拍摄完毕后,走出影棚,雪已经停了,但留在记忆中的翩翩细雪,与表现惊艳的李宇春,却已经成为了这个冬天,最值得留念的画面!

  就算你不是李宇春的忠实拥趸,甚至每每望着头条新闻里的她蹙眉抱臂,深度怀疑她的无上魅力及影响力到底从何而来,又去向何处,你却绝无可能对其桂冠上熠熠闪耀着的如下关键词充耳不闻、视而不见,哪怕只记住了一条:乐坛奇迹、超级偶像、青年领袖、中国榜样、亚洲英雄……如上定位都不是盖的,都来自全球范围的重头传媒。又如果你不是对四字成语般的完美词汇有着精神洁癖似的必须的话,你肯定看到过更多关于她的一二三:世界杰出女性、中国流行文化代表人物、影响中国50人之一、中国最美50人之一、改革开放30年十大骄子人物之一、八零后头号标杆……

  面对这满墙甚至溢出的滚动词屏,你可能眉头皱得更深、双臂抱得更紧,但逆转的结局只有一个——你不得不对自己的怀疑产生了深深的怀疑,而不是再对李宇春。当绝大多数人还在面对着自我设置的高墙画地为牢自疑自困的时候,李宇春早已破壁而出,遥遥领先,风驰电掣地攻向了下一道难关。在摆臂奔驰的同时,她自有她的深疑与觉醒,以及秘而不宣的减速甚至暂停,这些来自心底的声音甚至呐喊几乎无人听闻,因为她永远只说给自己听。

  所以你我或许只能通过她的音乐元素和电影角色去管中窥豹,尤其是后者,尽管到目前为止真正意义上的成型数目只有两个:《十月围城》里的方红和《龙门飞甲》里的顾少棠,但角色永远都是饰演者的N面之一,尤其是在陈可辛和徐克这样的大师级“魔掌”下,耍的绝对是“我非我,我亦是我”的双刃剑,留住演员最本真的无双特质,再在其上激荡出变幻无穷的万千光华。所以方红和顾少棠都是时空坐标上的另一个李宇春,前者可能没那么立体丰富,而后者,新鲜献映,绝对3D。初生牛犊、至情至性的方红已成往事,久经沙场、笑看江湖的顾少棠才是如今。这不世出的侠女的风范愈发沉稳凌厉,长刀与飞刀交相辉映,这无两的女孩的内心愈发刚柔并济,可以为了心上人远走天涯,也可以在传奇隐退、风烟散尽的茫茫荒漠上隐忍独守,遥望下一个燃烧般的黎明……

  未来与过去,江湖与爱情,愿望与梦想,这一次,李宇春全都说与你听。

  “顾少棠就该是天蝎座、A型血,就像龙丹妮那样。”

  记者(以下简称记):你觉得跟方红相比,顾少棠最大的变化是什么?对于没看过电影的观众而言,单从外形气质上判断,可能还是会觉得这两个角色有点儿同质化。

  李宇春(以下简称李):我觉得不像啊,方红就是一个小孩,她没有更多的想法,就是要为父报仇,甚至没想过参加革命,而顾少堂早已行走江湖,所以她有很多面,甚至会有点儿表里不一……

  记:人在江湖,不得不具有某种程度的伪装性?

  李:对,得有伪装性。她表现出来的模样就像是个土匪头子,匪气十足。

  记:亦正亦邪?

  李:她其实一点也不邪,内心挺正的,但她不得不表现成一个土匪,她其实很不愿意成为顾少棠。可能她爸爸是土匪,所以她就是匪二代,身后跟着一大票叔叔、伯伯、兄弟们,她得安顿他们,所以要想个办法既给他们弄一笔钱,也给自己弄一笔钱,然后就可以做自己了。所以她每天聊的都是钱、宝藏、利益,可她内心其实是一个很讲感情和侠义的人,有很多柔软之处。

  记:可是又不得不骂骂咧咧、匪气十足?你怎么把握准这种“匪感”?

  李:首先必须进行前期训练,包括每天跟导演、演员坐在一起研读剧本。至于我个人,现在的方法会通过对角色进行星座和血型预设,然后以此为准去把握。比如顾少棠,我觉得她就该是天蝎座、A型血,就像龙丹妮那样(笑),我跟徐克导演聊天的时候也说我只要扮演她就行了。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我完全没有反应的余地!”

  记:除了演技上的挑战度增高了以外,这次因为全3D拍摄,动作戏的高难度是不是也大幅上涨?

  李:太不一样了。因为是3D拍法,很多动作镜头就没法像以前那样剪开了,所以每场动作戏的长度、招式都要把握得特别精准,而且你还没法藏拙,立体的嘛,在这样的长度和准确度的要求下,一条又一条地拍下来,对体能的要求也特别高。尤其是镜头要求非常清楚,所以很多时候我得耍真刀,道具的话观众一眼就能看穿。就算是道具我拿起来都有难度,更不要说那把真刀了,足足有30多斤,几乎不可能真正抡起来,就算使劲抡起来了手也会不停地抖,有时候抡着抡着就甩出去了(笑)。

  记:举个必须精准拿捏、一步到位的例子?

  李:比如说有个镜头我要用刀快速挑起桌上装水的碗,尽管碗下面是有玄机的——装了个吸铁石,但想把它一下子挑起来还是非常难!刀是有厚度的啊,怎么可能唰一下就切入碗底?于是就又想了一招,在桌面和碗底之间垫根牙签儿,支起一条小缝,但还是出奇的难,一刀下去,必须得稳准狠,否则要么吸铁石吸偏了,要么碗就扣下去了。

  记:拍了无数条?

  李:(笑)说实话,我上手的第一条就特别好,或者说是最好的一条,干净利落,酒也没洒,碗也没扣,位置也特准,可惜没拍下来,因为是在试戏。

  记:如果说这是最挑战精准度的一场戏的话,最凶险的一场戏恐怕就是你凌空撞上迎面飞奔而来的快马了吧?而且马还被蒙上了双眼?

  李:当时所有人都吓傻了。原本的设定是我吊着维亚,一脚飞踩在自己的坐骑上,凌空而起,举刀砍向飞奔而来的蒙眼马,谁知道一喊开机,那匹马直冲着我就来了,而我被吊起来的高度其实并不高,要是直接撞在上半身的话就完了!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我完全没有反应的余地,完全是出于下意识地握紧大刀,横在身前,将整个身子拼命往上收,所以最终只撞到了腿上,哇,整个腿面几乎全麻了,特别疼!

  记:除此之外,你还累晕倒过一次、被套招的演员误伤过一次?

  李:晕倒是因为那场戏要求在荒漠中不断跑、不断跑,跑得实在太累太累了,鼓风机又把玉米粉吹得满鼻子满眼,简直无法呼吸。至于误伤,就是对方的刀直接就劈在我脸上了,但都是没办法的事儿,既然要打得又专业又漂亮,就必须得有各种心理准备。幸好劈过来的只是道具刀,但也很痛啊!想不受伤是不可能的,我也劈到过人家啊(笑)。

  “所有的变化都源于自身、源于经历。”

  记:除了武打动作一定要漂亮凌厉、天马行空以外,徐克电影中的江湖儿女们亦很注重一言一行的独特气质与美感,尤其是很多经典“念白”,醇厚飘逸,韵味无穷。但他之前电影的国语版其实都是专业配音演员后期再造的,所以音质与韵味都特别准确饱满,这次则是现场录音、原音重现,作为一个经验尚少的新演员,你如何在台词方面不被诟病?

  李:我觉得还是得靠自我感知和经历去补充。这次虽然是原音重现,但也有配音老师不断指导,另外我个人的经历跟别人还不大一样。拍完《龙门》以后我又去拍了《血滴子》,中途又回来为《龙门》补录配音,而《血滴子》在各方面都给了我很大的历练,甚至可以说有了很大突破,所以再给《龙门》配音的时候就有很强烈的感觉,就不会把台词讲得很白。

  记:在武侠和江湖的世界里游弋浸淫得久了,气质与感觉自然就生发出来了?

  李:……怎么形容呢?我觉得所有的变化都来源于自身,都来源于经历。时刻不同,环境不同,心境不同,状态自然就不一样。

  记:陈可辛、陈德森(微博)、刘伟强(微博)、徐克,这四个香港大导性格迥异,各有各的独门绝技,而你也曾担纲过自己的MV的导演,有没有从他们身上偷师到一些绝活?

  李:学到的就是——先不要自己导了(笑)!自己拍MV是2009年的四五月份,拍完就去拍了《十月围城》,一下子就发现技术方面还是得多多学习,所以后来就再也没有自己拍过MV了。至于这四位导演的风范嘛……陈可辛导演想法很多,事无巨细,而且讨论得很详尽,是个挺正常的导演吧;陈德森导演则非常慈爱;徐克导演的思路就无比跳跃,我有些时候甚至搞不懂他到底在讲什么,但没关系,我就也讲一些他听不懂的话呗(笑);刘伟强嘛,特别典型的白羊座!典型得不能再典型了!我不知道他的血型,但绝对不是A,他是非常性情的人,很暴,在片场雷厉风行,急了自己扛起机器就拍,甚至会骂脏话(笑),可我总是觉得他很逗,尤其是他的普通话还那么烂(笑)……

  记:一路下来,磨练多多,现在在演技方面是不是越来越有想法了?

  李:《十月围城》那时候可以说是没什么想法,导演说怎么做就怎么做,那时候对电影一无所知,只是觉得无比新鲜,觉得什么都很好玩儿,比如包子铺里冒出来的烟原来不是真正的蒸汽,而是烟饼放出来的(笑)。到了《龙门》阶段,就开始试着跟导演沟通角色了,我会跟他讨论顾少棠的丰富性,尽管她很江湖、很匪气,但不应该每天都很丧,都苦着一张脸,或者很凶,她也应该有笑的时候,而且是那种嬉皮笑脸的感觉……但这样的沟通还是有限,起初还是有点儿紧张,真正开机以后沟通就更少了。但其实已经有了为角色加入自己的想法的趋势,只是有点儿心口不一,表达还不准确。再到现在正在拍的这部《血滴子》,这种趋势就非常明显了,可能是因为我跟导演特别熟,沟通起来更方便一些。

  “这可是我平生第一次这样打人啊!打脸!”

  记:拍摄《龙门》的过程中,有没有从功夫巨星李连杰(微博)身上获益什么?

  李:他总是在聊佛学……但我对这方面没什么研究,陈坤(微博)了解得比较多一些。

  记:佛学、禅修、身心灵……诸如此类的修心养性的“法门”在娱乐圈似乎特别流行,你有没有涉猎过?

  李:没有。我没想过这方面的问题,而且我觉得他们都特别愿意说,比如陈坤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就一直说一直说,说他的各种感悟,但我不是这样的人(笑)。

  记:似乎有点儿像剧中顾少棠对陈坤扮演的“风里刀”的外在感觉,“风里刀”就挺爱叨叨的,甚至有点儿四处招惹,你对他又爱又恨?

  李:我觉得算是因爱生恨吧,所以外化的状态就是常常火大(笑),最激烈的就是抽他耳光那场戏了,其实那场戏原本是李连杰和周迅之间的恩恩爱爱,但被我看到了,我登时火大,完全迁怒于陈坤,啪就给了他一耳光(笑)!

  记:真打?一条过?

  李:(笑)当然是真打!当然没有一条过!其实原本一条就过了,但导演忽然临时起意,说我打完了桂纶镁(微博)也得给他一耳光(笑),可是第二条小美因为借位的错漏又穿帮了,不得不来第三条,没想到第三条背景放的烟又太大了,人根本看不见,于是又得重打!总共打了五条吧(笑)。

  记: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李:这可是我生平第一次这样打人啊,打脸(笑)!

  记:痴男怨女们总是不打不相识,最后终于走到了一起……

  李:错!这次的结局其实是这样的——不要脸的贪财奴扔下我跑了,然后……然后大家就等着看续集吧。

  记:基本上,顾少棠有点儿野蛮女友的意思,外在凶猛,内在柔弱,归根结底还是个善良单纯的女孩子。跟你有共同点吗?你会像戏中人一样冲着心上人一怒挥掌吗?

  李:(笑)可我根本就不喜欢他那种型的啊!

  记:如果是你打心眼儿里特喜欢的那一型呢?被他气得够呛,你会作何反应?

  李:我啊?我估计就不搭理他了,扭头就走。

  记:冷暴力?

  李:算吗?可能吧。

  记:但冷暴力才是最令人恐怖的惩罚手段吧,简直能叫对方崩溃。你能一直冷多久?

  李:那要看对方吧?没什么表现的话就一直冷下去吧?但我也可能转成另一种神经(笑),前一分钟还很生气,后一分钟突然瞥到什么好玩好笑的事情,就一下儿绷不住了,之前的一切就像没发生过一样。

  记:又如果——对方马上赔礼道歉、全面示好呢?

  李:那就算了呗!立场不坚定(笑)。

  “我觉得我现在有点躁……不是我躁,是所有人都躁。”

  记:角色在进化,音乐也在不断风格化、高质化,整个“李宇春”都越来越将时尚性和文艺性结合得独到而大气了,很想知道令你不断前进的方方面面的素养都从何而来?

  李:我会大量的看电影、看碟、看书,多方打探,风格不限,都有所涉猎。反倒是在音乐方面,这一两年吸收的有点儿少了。

  记:挤不出过多的时间了?

  李:我觉得时间永远都不是最大的问题。其实我早意识到了这方面的问题或者欠缺,所以也会从各个渠道去找不一样的音乐来补给,比如我经常会跟舞蹈演员沟通他们的音乐喜好,请他们给我推荐心头好,但他们往往拷给我的音乐全是黑人说唱乐(笑)。

  记:所以你其实不是在音乐方面吸收的少了,而是将眼界和高度都飙升上去了。是不是可以说,你的圣诞愿望就是做出令自己心满意足的音乐?

  李:没错。准确地说,我想做出实实在在的东西,作品也好,方案也罢,都是久经沉淀后的高执行度的产物。我觉得我现在有点躁……不是我躁,是所有人都躁。

  记:你想按部就班、做到极致,别人却总希望一日千里、一步到位?

  李:比如一个创意,提出来的时候真的是非常好,但做着做着、剪着剪着,因为时间的关系,因为各种原因,最后的成品我觉得完全不对了……怎么形容呢?我怎么觉得我现在完全不能表达自己到底想要说什么啊?语言能力出现了极大的问题(笑)。其实……我觉得就是得磨啊,可现在我觉得行业也好,创作者也好,都很少去磨。我特别建议大家尽量多看看国外的很多片子,你绝对会被打击到,然后你就不想躁了。

  记:挑战也好、沉淀也罢,总之A型血的你无法容忍自己不工作、太悠哉?

  李:可能是吧?但是……我觉得我今年的工作状态一般,杂事缠身,不够专注。

  记:如果你的工作状态还算一般的话,这世界上恐怕就满是懒虫了吧?你是不是有点儿过于倔强、过于完美主义了?

  李:我确实非常犟,总觉得自己老是没搞出一件真正完美的事情。顶多算是相对满意。

  记:换个问法吧——到目前为止,有没有令你觉得最骄傲的事情?

  李:(沉吟)……没有,没有。

  记:明年的新唱片和WhyMe演唱会有没有可能成为你“相对满意”中“最满意”的?

  李:新唱片原本想在4月份发行,但我觉得太赶了,我得再好好想想,尽管我已经想了几个月了。演唱会的日子倒是基本定了,肯定在3月下旬,在哪个城市开不是大问题,最重要的还是具体内容和执行能力。其实我现在最看重的是接下来到底要以什么样的形式和内容呈现我的音乐,我甚至都不确定还要不要再做成专辑的形式。为什么非得发10首歌?打榜吗?可是一首就都打遍了啊。大家都这么弄,也就没意思了。我其实已经有了很好的想法,但是……执行很难。

(责编: 葱尾)

分享到:

   看明星八卦、查影讯电视节目,上手机新浪网娱乐频道 ent.sina.cn

相关博文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