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静金马获奖谈改变 不怕当千年老二

2012年12月10日15:20  北京晚报

  上月,梁静[微博]赢得金马奖最佳女配角,助她登上领奖台的,是她老公管虎执导的《杀生》。三年前,也是管虎的一部电影《斗牛》,把黄渤[微博]送上了金马影帝宝座。

  在《杀生》中,梁静扮演一个接生婆,龅牙、雀斑,不修边幅,说着四川方言,是个丑到极致的山村妇女。得奖后,女儿给她打电话“妈妈真棒”,老公和母亲分别给她发短信。妈妈的话很有文艺气息,“一个演员敢于挑战自我本身就是一个质的飞跃,尤其是女演员,你得到了肯定,我为你高兴,但是这只能代表过去,希望你能够继续低调继续奋进,妈妈爱你。”

  梁静说,自己家人的沟通方式很特别。她和老公之间的短信经常像写作文一样,一条短信都是大篇大篇的。和爸妈时常写信,有时兴致上来了,爸爸还会给她写首诗。出生在这样一个文艺家庭里,梁静身上的艺术基因一点没浪费。因为父母都在福州部队文工团工作,梁静从小家里的常客就是李谷一、于洋[微博]、陶玉玲这些老文艺工作者,而朱时茂[微博]、孙海英[微博]更是爸爸担任演员队队长的学员。从小梁静就被人夸赞,以后肯定是演戏的料。所以,梁静的从艺道路比别人要平坦很多。

  奇怪的是,出道顺坦的梁静似乎总也逃不过“女二号”的命运,无论是让她初露头角的电影《女子特警队》,还是《好想好想谈恋爱》等都市剧,梁静总是那个很出彩的女配角,就连今年热播的电视剧《夫妻那些事》,梁静扮演的瑜伽教练那依也是个出色的女二号。梁静虽然觉得遗憾,又有点“千年老二”的魔咒,但她自己倒看得开,“一般女二号都比较抢戏,可能命里就这样”。梁静最满意自己的,就是性格上不太较劲,能想得开,她也承认,和自己的家庭背景和顺利的出道历程不无关系,并且,如今有一儿一女,身为两个孩子妈妈的梁静,全心享受着做母亲的快乐。照顾孩子的六年间,所有北京以外的戏她都推了,她甘愿在北京客串些剧组,维持自己对工作的基本需要。

  梁静和管虎是少有的演员、导演夫妻档,但又合作不多的例子。梁静有时候觉得,“导演太太”这个身份,其实是自己事业的掣肘。“有一些朋友跟我说,很多人是不愿意找一个导演太太

  拍戏的,我也不清楚具体为什么。虽然我不太理解,但我能接受,我觉得自己得失心没那么重,因为我比较自信。”梁静从不主动要求参与管虎的戏,她不愿意让别人说,离开管虎,梁静就演不了戏了。“我们一直有个默契,一定要合适的戏,他才会用我。因为我觉得他的事业比我的事业要重要,我不能拉他后腿,如果有其他女演员更能助推这个角色,我希望别人演。”在戏里看起来大大咧咧,有些咋呼的梁静,坦言自己其实生活中很“小女人”,如今把“男人是天”挂在嘴上的现代女性,尤其是女演员可谓凤毛麟角,梁静不掩饰自己愿意当那个站在身后的女人。梁静最高兴有人跟她打趣,“哎哟,听管虎跟孩子打电话,那个肉麻呀,这哪儿是管导呀。”

  对话

  记者:你拍《杀生》是临时顶替上阵,当时很仓促吧。

  梁静:剧本里是个四川女人,本来那个女演员会讲四川话,开拍前说来不了了,有人提议,干脆让梁静演吧。管虎开始还纠结了一下,说她行吗,后来一想,来不及了,就这么着吧。我当时连剧本都没看过,就知道是个接生婆。

  记者:四川方言对你来说不难吧。

  梁静:1998年我在成都拍《女子特警队》的时候就会说四川话了,但语言方面的障碍在表演上也有限制。我一直觉得自己在轻喜剧的把握上有一点小天分,我们在剧组经常现编词,比如《夫妻那些事》,我自己设计了很多情节。但到了《杀生》,因为你的语言说的不溜,只能勉强把剧本里的台词记熟,不敢说你不熟悉的词,发挥的空间不大。

  记者:《杀生》里你的造型糙的有点“恐怖”,自己不介意扮丑吗?

  梁静:这次造型绝对是帮了我的。其实开始导演和美术设计不希望我扮丑,他们不想用这种夸张的形式去表达,觉得在画面上有点脏。但我和黄渤一直努力说服他们。当时定妆的时候,我虽然素颜,但因为我眉毛眼睛看起来特别浓大,脸上还是一股英气,不像那种特世俗、会嫉妒的人,我觉得要是形象上太正,不符合人物的性格,和周围那群三教九流的人混不到一块。

  记者:在片场和管虎的沟通方式怎样,夫妻合作会不会多些照顾。

  梁静:他比较耐心,有一场戏我自己一直觉得不满意,就演了三种表达方式。我们每天私下也会有沟通,但都不是在表演上,而是态度上。比如他会跟我说,你今天说话有点猛啊,你要注意啊。他要是自己说重了,也会道歉。

  记者:他会比较介意你“侵犯”他导演权威?

  梁静:我们有个默契,不希望工作上的事影响我们夫妻感情,我俩一向有一说一,从不憋着。因为平时两个人在生活中太没有芥蒂了,属于亲密无间,到了工作环境,还是这样,有时候自然流露出来的情绪,他会介意一下。

  记者:最近很多观众熟悉你都是因为《夫妻那些事》,剧里那依的性格会不会是和你本人最接近的角色。

  梁静:可以算是,但我本人生活中没那么咋呼,我其实不是是非观念特别强的人,戏里的人物都比我本人极端,我生活里对很多事儿是挺无所谓的态度。我在戏里总是做我做不到的,因为我觉得在生活中我本来应该那样。

  记者:《夫妻那些事》也是你生完两个孩子回归荧屏的作品,现在看起来契机选的非常好。

  梁静:那部戏开始有点不愉快,因为我接戏的价格特别低,那个价码在我看来有点“侮辱”。但没办法,毕竟好几年没拍戏了。后来管虎劝我,吃亏是福。如果剧本不错,就别计较了。我一想,反正在家门口拍,片场离我家就五分钟的路,那就拍吧。后来这剧播火了,制片人还有点不好意思,说最初给的价格的确有点低,谢谢我。我说你们谢我老公吧。他在家里一直让我们保持一个乐观的态度,虽然钱拿的少,但你能喜欢这个角色,用一种乐观开心的情绪工作,是值得的。

  记者:你在自己演戏的黄金年龄停下来照顾家庭,退隐了有五年多,自己不感到可惜?

  梁静:我不在乎什么黄金年龄,我一直觉得我是一个能演到老的演员。也有让自己遗憾的,比如当初《潜伏》,导演姜伟找我演翠平,但我当时刚生完老大,觉得自己在体态上有点臃肿,心态上则沉浸在初为人母的快乐中,我觉得自己演戏的话不在状态。所以就放弃了,后来想,为什么一直徘徊在女二号,可能就是命,给你机会了,没抓住,自己没为自己准备好。

  记者:听说你女儿对表演特感兴趣,你会支持她吗?

  梁静:她在片场看过我们演戏,她跟我说,妈妈,我也要做演员。我不反对她演戏,反正身边有这么多好的资源,干吗要浪费呢。

  记者:看得出来家庭上的幸福让你满足感很强。

  梁静:成家以后我其实变化特别大,小时候在福州,我在家里特别蛮横,属于从来不给父母好脸儿,一说点什么就说知道了,知道了,烦死了你们。后来看到管虎对他父母的态度,我就觉得,一个男人怎么能对父母这么好,我这女人做的也太失败了。原来我和我妈属于针尖对麦芒,谁也不让谁,现在我经常对我妈说,妈妈我爱你。我发现,我换一种方式,可以得到更多爱,让我变得很柔软。现在,我每天都会和女儿、儿子说妈妈爱你们,我和管虎每天也会在孩子面前亲一下,让他们知道爸妈很相爱。本报记者 王雯淼

(责编: sisi)
分享到:

猜你喜欢

换一换
意见反馈 电话:010-82612286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