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朝伟:我演的叶问是叶问和李小龙的结合体

2013年01月06日14:30  南方都市报 微博
梁朝伟 梁朝伟

  对于梁朝伟[微博],王家卫的要求是:“我希望梁朝伟演的叶先生是叶问和李小龙[微博]的结合体”,“要打掉梁朝伟身上所有的东西,重新塑造一个人”。    

  为此,王家卫请来叶问的最后一位亲授门徒梁绍鸿先生,让他亲自来教授梁朝伟咏春拳的拳理、展示手法。从咏春拳最基本的彪指、小练头、寻桥、木人桩等动作开始,兼教力量训练、套路,最后进行实战对抗。在习武过程中,梁绍鸿师傅也给梁朝伟讲述了当年叶问在世时开馆授徒的故事,以及叶问对咏春哲学内涵的独特理解。王家卫更是重点要求梁朝伟能够准确理解和表达“神情”。经过多年修炼,梁朝伟对“一代宗师”也有了自己独到的理解。他说:“打得最厉害的不是第一,在生活中能站得起来的才是第一!”

  他成为“一代宗师”之前

  王家卫第一次说要拍《一代宗师》的时候,我还很年轻

  我很喜欢学习新事物,每一次学新事物的时候都会提醒自己这件事情最基本的就是最重要的。因为学一样东西一旦学了越来越多花样、越来越花哨,就忘记了原来最基本的就是最重要的。我很喜欢学新事物,有空的时候就会学新事物,射箭、击剑、柔道,什么都想学。

  记者:还记得导演什么时候找你演这部电影么?导演最初是怎么跟你讲《一代宗师》这部电影的?

  梁朝伟:他第一次说要拍《一代宗师》,我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可能是在拍《花样年华》的时候吧。我还记得在旺角的咏春拳馆开幕的时候,我跟他都有去,还有记者拍照,可能已经不止七八年了,看回相片那时候还很年轻(笑)。因为当时不是真的马上要开拍,所以都没有坐下很详细地讲究竟是要做些什么。你也知道,我们的创作方式是一路创作。

  直到四五年前,他才让我开始学功夫,开始让我看很多资料,他给了我一大堆关于北方的宗师还有李小龙的书,反而没有太多关于叶问宗师本身的。他做了很多调查研究和资料搜集,所以他很清楚叶问这个人物应该是怎么样的,他应该跟准叔谈了很久,也看了很多资料,他希望这次叶问和李小龙这两个人物能结合在一起。因为是王家卫,我们两个一起工作了这么多年,我对他有信任及默契。我觉得不如试一下另一种模式,就是叶问那方面我不需要知道那么多,因为他已经知道很多了,我纯粹专注于李小龙的部分,这样看一下大家碰撞在一起会出来一些什么东西。

  王家卫有时候也会很固执,有些他写出来(的东西),他会把叶问是怎样的人、对白是怎样的一起想了,既然是这样,他那么清楚叶问,我约莫知道叶问是怎么样的,然后专注于李小龙,做一个我们心目中认为完美的叶问是怎么样的。

  另外我们不是在拍一部传记片,我们只是拿一个原型来拍电影,有很多创作在里面,不需要每一个细节都是真的,那样也未必会好看。我们做电影的当然是把其最好的一面呈现出来,加上我们的幻想,始终是电影,是一个fantasy(梦想)。

  记者:你说这个角色也参考了李小龙,那么拼在一起出来的叶问会是怎么样的?他们两人个性完全不同,一个内敛、一个外露。

  梁朝伟:其实叶问那方面,我也不是完全没有去看去研究,只不过不像王家卫那么深入。叶问给我的感觉是,他很不像功夫人,他很斯文,他有一种气质叫儒雅。而我小时候看李小龙简直是神,战神!没得顶!我觉得他很有魅力,很外露,很有自信,而且他经常说功夫用来表达自己。叶问在打拳的时候或比武的时候就有李小龙那种很放的感觉。平时不知道他那么能打,但打的时候会觉得和平时是两个人。我觉得这样挺有意思。

  所以我觉得王家卫也挺有趣,有这样的提议。我也觉得很幸运,因为一个是我小时候的偶像,我是因为李小龙才认识他的师傅———叶问。李小龙的很多手稿里面常常会提到叶问,我觉得他很尊重他的师傅,他说过叶问是一个伟大的功夫人,也说过叶问是怎样启发他。李小龙很多东西是在他那里学回来的,所以这两个人其实是有关系的,你可以这样去设计这个人,可以有这两面,我觉得是成立的,而且是有趣的。

  记者:王家卫让你们几位主演在演这部戏前,要真的去拜师学艺。在你知道要学咏春之前,有没有怀疑过?现在这个年纪才来学咏春能学到什么?

  梁朝伟:那也是。不过我很喜欢学习新事物,每一次学新事物的时候都会提醒自己这件事情最基本的就是最重要的。因为学一样东西一旦学了越来越多花样、越来越花哨,就忘记了原来最基本的就是最重要的。我很喜欢学新事物,有空的时候就会学新事物,射箭、击剑、柔道,什么都想学。我想学不是因为我想学会那样东西,而是想学重新开始,重新去认识每一样东西。所以我当初学的时候不会觉得有什么怀疑或者不好。

  记者:你在几年的训练过程里面学了什么?由什么开始学,学到最后是怎么样的。

  梁朝伟:我师傅中文名叫梁绍鸿,是王家卫几年前介绍给我认识的,四五年前。他是叶问的徒弟,就是李小龙那一代中的一位。他的儿子陪我练咏春拳,因为我师傅本身还有其他生意,他不是整天在,主要他儿子陪我练,练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师傅又会来看一下。我从咏春最基本的小练头开始练起,越练越久(笑)。咏春有三套拳:小练头、寻桥、彪指,我只是练了小练头,木人桩、棍,都练了一点。

  后来我也有问师傅,要不要练齐其他的。因为我那时有太多东西在兼顾,没有坚持练。其实练齐也好的,练过的话,在现场摆位的时候,知道情况,可以提出自己的意见。因为八爷不是练咏春拳的,他设计出来的招式未必有咏春拳的感觉,你练过就可以加一招半式进去。师傅在现场的时候,我就可以问他。但是如果自己知道就准确一些。

  记者:拍完戏后还会不会练?

  梁朝伟:真的不知道,因为我小时候玩运动太厉害了,很多关节已经受不了,我拍这部戏的时候到最后已经受不了。

  记者:回过头想想,花那么多体力时间去练拳,真的那么重要吗?

  梁朝伟:我从开始筹备,就是透过练功夫去体验和了解一个宗师的心路历程是怎么样的、对功夫的看法是怎样的。光看文字是没有办法知道这些的,必须自己去做。所以为什么练功夫这么重要,当然一方面是为了打出来像模像样,另一方面是令我进入这个角色,我在练的时候理解书里面讲的东西是什么,他们在练功夫时得到的启发有什么,看到功夫原来是这样的,这些我要自己亲自去做才知道。

  他如何成为“一代宗师”

  这次一滴酒都没喝过

  “未曾试过拍王家卫的电影这么健康,这次一滴酒都没有喝过。因为每天需要这么多体能,真的不敢喝,一定要很正常、很健康,所以身体好了。”

  记者:能说说《一代宗师》这部电影故事是讲什么的?

  梁朝伟:我真的还不知道(笑),听王家卫讲大家都是惺惺相惜。

  记者:《一代宗师》的背景是民国武林。你对民国武林的认识是怎么样的?你了解的那个环境、时代中的宗师们的想法是怎么样的?

  梁朝伟:不知道,我没怎么研究他们的礼节,王家卫做资料搜集多一些,我没怎么研究,我反而会在练功的心路历程里面多研究一些。王家卫给我看了一些新派武侠小说,《道士下山》那种感觉,或者他想给我看一下他想要的那种感觉。

  记者:以你的理解,怎么样才可以称为“一代宗师”?

  梁朝伟:根据王家卫的解释是,要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我也有些认同这种看法。要见自己首先要清楚自己;天下这么大,你都没有出去看过这些天地就是井底之蛙,要出去见一下世面;见众生就是要将你所学的教给别人,能够启发别人才叫见众生。我也觉得这才算是一代宗师。咏春拳以前是一种闭门拳,叶问应该是第三代,每一代只有几十人,它不是张榜招生,也是见到合眼缘、或者觉得是可造之材才收。咏春也不是一个很大的门派,像太极、八极那样,而是南方很小的拳种,叶问把它发扬光大了。我觉得叶问宗师做到了王家卫所讲的这三点。我看现在全世界很多人在练咏春拳。

  记者:对于电影里咏春拳那部分,八爷和梁绍鸿师傅有没有冲突?

  梁朝伟:我师傅不理会你电影是怎么样的,总之不应该是这样的他就会指出来。我要做的就是平衡。有时候我会跟我师傅说,行的了,电影是这样的。有时候我也觉得很难,要怎么拿捏,又想表达到真实的咏春拳是怎么样的。但是有时候电影太真实是不行的,太真实的话就不用拍,一拳就玩完了。有时候一些力度的表现需要靠一些技巧来达到,不然看不到杀伤力,不会真的打下去。

  记者:和子怡合作的感觉如何?你们是第二次合作是吗?

  梁朝伟:在王家卫的戏里是第二次合作。但我整天觉得跟她合作了很多部,你也知道我们拍一部戏等于人家三部或者四部、甚至是八部,所以我经常觉得跟她拍了很多部戏,大家好像很熟,但是并不是真的很熟。我觉得我跟子怡在银幕上确实是挺搭的,两个人在外形上,还有她也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演员、很好的对手,跟她一起做事真的挺好玩的。

  记者:伟仔之前讲过,这次要表演一个大家没有看过的梁朝伟。是怎么个不同法?

  梁朝伟:是吗?我有这样讲过吗?我真的不记得了。其实我觉得很难,毕竟在这个圈子已经这么多年了,观众有什么没有见过的,要做得完全不一样其实真的不容易,没可能,不知道当时为什么会这样讲,傻傻的。

  记者:现在回想,你会给自己多少分?

  梁朝伟:我不会给很高分,我一定不会,所以我刚刚跟你讲,我今天想想会这样,明天想想会那样,后天想想又这样,我抓不住主意的。我经常说,幸好王家卫这样子,如果他不说O K,那我更惨了,一场肯定拍十天都拍不完,回去想想可能又会觉得不应该这样,我抓不定主意。我从来都不觉得自己做得多好,因为始终不知道会有多好,总之尽了最大的努力,不应该会太差,因为花了那么多的时间,效果会O K的。

  记者:这部电影拍了很久,你在这个过程中有些什么收获,最大收获是什么?

  梁朝伟:很多收获,第一身体好了,因为真的练了这么多年,我也未曾试过拍王家卫的电影这么健康,一滴酒都没有喝过。因为每天需要这么多体能,真的不敢喝,一定要很正常、很健康,所以身体好了。第二就是在这个过程里面得到很多启发,就像刚刚讲的功夫精神,也是一种生活之道,可以将其套入生活里面,或者是一种精神,不单单是武德或者打那么简单,而是一种精神,是一种精神的修行,也是一种生活方式。其实做人也是一样的,人应该是没有欲望的,不应该去为了赢而去做一件事情,但要做到这样不是那么容易的,所以我这次得到了很多东西。

  他眼中的王家卫

  他这次真的很容易让我过关

  王家卫哪有这么容易放过大家,但他这次真的很容易放过我,让我拍的时候信心很大,让我越做越有信心。

  记者:导演有没有跟你提过,他之前的几年走访很多地方、拜访很多不同门派的老师。

  梁朝伟:不知道,看《宗师之路》才知道。

  记者:看完《宗师之路》有什么感觉?

  梁朝伟:之前武术对我们来讲真的很陌生,不是单单对他,对我也是。我从来都没有学过功夫,小时候哪有准备学功夫,只有两种人学,一是警察、一是坏人,我怎么会学!再说家里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也不是很有钱。但当我们真的去认识功夫的时候,发现功夫真的不是那么简单的,武术不是为了打架的。其实应该让现在的年轻人或者父母了解学功夫不单单是为了打架,而是精神上的一种修炼。做人、待人处世都可以用这样一个态度、精神。

  记者:这次跟导演合作有什么不一样?

  梁朝伟:很不一样,吓了我一跳,他很容易就让我O K过关。搞得我很怕,还担心会不会太过自信。

  记者:初期、中段还是后期?

  梁朝伟:全程!哇,我们很少有这样的情况,以往通常都是要拍很多次才过关的。可能准备功夫或者设计人物的时候很有信心、很清晰知道要什么,我们也都很快掌握到那个人物是怎么样的,所以很容易就满意了。

  我是那种很懒的人,你没说不行我就O K,你说不行,那就再来吧。王家卫哪有这么容易放过大家,但他这次真的很容易放过我,让我拍的时候信心很大,让我越做越有信心。这是我的弱点来的,因为我经常战战兢兢,我不敢肯定是否这样的,我也经常三心两意,又想这样、又想这样,明天回去再想想,变成整天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但这次没有这样,我知道要怎么做,是这样就这样。不过,就是很累,我已经练得很卖力了,已经超负荷,但都很难应付,时间太长了。

  记者:很多人觉得,《一代宗师》拍太久了,现在《叶问》系列都快拍到三了。

  梁朝伟:你去吃炸鸡也要等啊。两部戏不同。《一代宗师》拍这么久是需要这么长的时间才能做到,所以没什么好说。

  记者:你心目中的《一代宗师》是一个什么样的电影,有什么元素是会吸引观众的?

  梁朝伟:它讲的是一个属于逝去了的武林,功夫到底是什么,功夫的精神是什么,一群武术家的心路历程。就算我在1960年代看都会觉得原来功夫的精神是这么伟大的。功夫不只是功夫。打得最厉害的不是第一,在生活中能站得起来的才是第一。我觉得这部电影有很多正面的东西在,尤其是我的角色,有很正面的力量,很好。我现在很喜欢拍这些戏,我喜欢让人家看完觉得有希望,让人觉得你懂得生活才最厉害,你可以最后站在这里依然笑容满面才是最厉害的。

(责编: 子时)
分享到:

猜你喜欢

换一换
意见反馈 电话:010-82612286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