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优谢飞点赞佳片《殡棺》为何看不到?

2014年08月07日09:44  新浪娱乐 收藏本文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殡棺》海报 《殡棺》海报

  新浪娱乐讯 就在弹幕电影狂欢一时、《小时代》《后会无期》厮杀得热火朝天时,First青年电影展上,正不动声色地放映着一部年轻导演处女作电影,《殡棺》。

  影片放映后好评如潮。影评人周黎明说:这部作品没有半点拖沓,却颇具回味,折射出现实的荒诞,镜头语言极为成熟,毫无新人的生涩,比宁浩的处女作《香火》更具野心和高度。北京大学教授戴锦华说:《殡棺》是一个说人话办人事儿的电影,真正的电影观众一定喜欢这样的电影,但他们却在电影院看不到。

  为什么看不到呢?这部电影因为各种问题还没有拿到龙标(发行放映许可证),而且即便可以过审,也很可能会因为没有明星,没有卖点而被影院忽略。

  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是,影片却一举获得了FIRST青年电影展的最佳剧情长片、最佳导演两项大奖(这个不起眼的电影展已经举办了8届,推广了许多主流电影之外的好作品),在青年展评委、影评人和众多媒体人群中成为火爆一时的话题,并且入围了威尼斯电影节影评人周单元和釜山电影节。影片回到北京举行小规模放映后,更是在观影者中引发了热烈的讨论。毫不夸张地说,单从电影的口碑和观众的反馈来看,这部作品已经超过了所有暑期档热映的华语电影。

  《殡棺》之复杂 小故事却不逊烧脑大片

  《殡棺》的故事很简单,就是村长儿子错手杀了一个人,吓得落荒而逃,当他想通想要回村自首的时候,这具尸体已经经历了先后被三家认领的离奇故事。这么一说把故事的美好都抹杀了,事实上最大的惊喜,就在于导演的叙事方式,以及叙事中的感情尺度。

  影片利用多角度叙事,像织一张大网,慢慢呈现出整个村子的面貌,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小算盘里面打转,却不知不觉中陷入了整个小社会的复杂关系中。这让人想到了《低俗小说》《21克》的经典叙事,放在中国的农村中却毫不违和。

  导演原本想筹备的剧本,是一个叙事难度比《盗梦空间》还要高的故事——后来没钱,搁置了,先拍了这部操作起来比较简单的片子。在整个片子的叙事过程中,人物按照先后顺序分成三组,但是殡棺又像是一个线路一样,将小村子上零散的几户人家都串联起来。更NB的是,每一组人物都有着复杂的内心和丰富的人格,没有敷衍了事。更加更加NB的是,作为一个青年导演处女作(要知道,处女作可是积累了30年人生阅历之后的首次掌机,会写作的导演控制不住要做成Word,知道怎么捯饬的导演更要弄成ppt,是不是这个道理!)这部影片中没有任何的歇斯底里、不煽情也不感人。就像每日行云,风吹过来,风吹过走一样。它甚至一点都不美——几个演员都弄得土兮兮的,镜头扫过都是山寨兮兮的,拍个破县城吧,就是个破县城,但是视听语言,几乎可以说秒杀很多主流大片。

  《殡棺》之惊喜 200万投资获满堂彩

  《殡棺》的故事发生在一个不穷也不富裕的农村,事实上就是制片人任江洲的家乡,他就是这个村里的人。导演在选景的时候原本有两个备选,一个是张家口,优势在于离北京比较近、缺点就是太穷——一穷二白,啥都没有,这不是讲《殡棺》故事的好选择。另一个就是制片人任江洲的故乡,是个农村,但是有小鸟牌电动车、有人家里有小汽车、电视电脑山寨机啥的都有,符合导演对“农村、但并不是特别穷”的要求。选景选好之后,就开始拍。

  没什么花活儿,海报上就是一口棺材。没有明星,顶多是几个看上去好像也是个熟脸的演员;没有话题,故事发生在农村,就那么几个家庭的小故事;没有噱头,不是从东到西的公路故事、更没有7000套精美的华服;当然没有什么钱——全片投资200万,来自制片人的各路朋友:有做食品的、也有做房地产的、每人几十万,拼拼凑凑200万。就是这样,有了导演忻钰坤的处女座《殡棺》。没有抵押房子的悲壮故事,也没有为了电影梦想不顾一切的毕生决心,在导演忻钰坤看来,这就是一部电影而已。

  就是这样而已,FIRST青年电影展的主席谢飞、评委葛优却都给予了极高评价。他们也从这个小故事中感受到了当代中国电影的惊喜之作——除了已经在院线上大火的电影之外,时常看到一个不落窠臼的、充满灵性的作品,电影人们也受宠若惊。

  《殡棺》之尴尬 电影难过审 制片人想回家种蓝莓

  《殡棺》送片子到FIRST电影展,根本就是一个幸运。他们是最后一天才赶上的,当时电影节主办方没看完全片,看了五六十分钟就觉得不错,当时给主办方送去的光盘又卡住读不了,制片方很加急的再做出一份,到了截止后的第三天才把这个东西最终送过去。First影展方面,觉得片子还是有一点自己的想法在,据说播出之后七个评委一致认为是年轻导演当中,特别是处女作导演、很少有的成色。

  下一步就是让这部作品尽快过审,现在制片人已经收到了各种修改意见,涉及到故事的好几处重要情节。导演也在积极想办法,配合审查尽快通过。毕竟只有这样,才能被更多的中国观众在大银幕看到这部电影。

  制片人任江洲说:“我跟导演的想法是一样的,不要着急,唯一的要求就是把片子打磨好,我们的投资人也不急着回收钱。如果投资人整天这个那个,说你这不行那不行、那我也做不来。”《殡棺》之后又进行简单调色,递交给了威尼斯电影节。即将在影评人周上放映。“我们法国的国际销售公司,谈了4、5家国际电影发行商,他们普遍喜欢我们的片子。”

  任江洲和导演忻钰坤对影片的态度非常平静,这点在青年电影人群中,显得冷静异常。“如果国内外的电影节上一点收获都没有,那就做一个电影频道的版本。我们也拍了很多警察的镜头,就做一个刑事案件的片子,卖给中央12套的法制频道做案例。或者也卖给电影频道、电视台的一些法制节目、还有一些视频网站。粗略算了算,正好可以刚刚收回成本。”

  任江洲连如果拍电影不成,人生要怎么办都想好了:“电影里的村子就是我家,我包了三百亩地,现在种着蓝莓和樱桃,种得都很好。”

  对话导演忻钰坤:偶像全拍商业片,偏好关注社会问题

  新浪娱乐: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故事?

  忻钰坤:当时是有一个真实的事件,说在90年代初的时候大家出外打工,通讯不发达好几年都没什么联系。忽然有一天村子里出现了一个尸体,好几家人都争着说这是自己家的孩子。但是我们考虑这是有年代背景的戏,不太好拍,拍出来也可能不太好看。后来我就和制片人商量,在素材上做些好多改动,想要把观众调动起来,让观众觉得这是一个有趣的故事。

  新浪娱乐:影片中的演员都还挺……接地气的,他们都是职业演员么?

  忻钰坤:演员都是职业演员,当时我们也讨论过要不要用非职业的,要乡土气息比较重的,后来我剧本写完之后觉得不是特别原生态的故事,有大量表演在里面的,而且又是一个群戏,我还是不放心交给业余演员来演,但是不要脸熟,以免万一不是很准确的话,观众会容易出戏。

  新浪娱乐:影片中有很多关于女性的心理交流特别有意思,导演是如何做到了解女性的心理状况的?

  忻钰坤:在情节点的需要我会想到社会的热点话题或者新闻,生编也容易离谱,但是真的存在的事说明还是有一定普遍性问题。父子关系的问题、农村劳动力流失、土地的流失、留守家庭情感的维系,这都是一些社会问题吧。

  新浪娱乐:这个片子现在还没有过审、在过审这件事上有什么努力么?

  忻钰坤:我们是严格按照正规流程走的,有剧本备案、有拍摄许可证,在想拍的时候就是想要拿龙标的。为了保守起见我们也拍了B结局,当然我们也希望送审的过程中不用这个B结局,用字幕啊或者其他方式表达,这样对影片的完整性来说会更好一点吧。

  新浪娱乐:你自己在电影领域有什么偶像么?

  忻钰坤:我从学电影到做影迷来说,特别喜欢韩国的韩国的奉俊昊、朴赞郁,好莱坞的大卫芬奇、诺兰,我很早很早就关注诺兰,刚拍完处女作《追踪》后来到《记忆碎片》的时候我就特别喜欢他的片子,喜欢他对结构的处理方式。最早最早启发我做电影的是斯皮尔伯格,所以我还是喜欢类型化的东西,将来也希望能做一些好的类型片。

  新浪娱乐:你拍的电影获得了这么高的赞誉,但是暑期档又是《分手大师》、《小时代》最多关注,你怎么看这个现象?

  忻钰坤:我首先觉得有演员跨界、或者作家跨界做导演不是一件坏事。好莱坞体系里这些情况也会有的,但不会这么成气候。另一方面来说,毕竟我们有这么大的市场量,也需要他们冲进来博得很高的票房,让大家看到这个行业的红火热闹,关注到这个行业。这些人留在这里不要动,同时有跟多从业经验的人出来,来创造真正的电影给观众。

  (魏頔/文)

 

(责编: ziggy)

文章关键词: 殡棺华语片暑期档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