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小刚经验之谈:别拍床戏反正也不让播

2016年09月13日 20:11 新浪娱乐 微博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冯小刚主动地表示要聊一聊电影中的床戏,但矛头似乎指向了审查制度,“中国就不用拍床戏了,拍了反正也不让播。”

  新浪娱乐讯 冯小刚[微博]执导的新片《我不是潘金莲》将于9月30日登陆院线,今年又恰逢冯氏幽默二十周年。于是有了今日这一场名为“喜剧的忧伤”的讨论会,冯小刚携新片主演之一大鹏[微博]、导演宁浩就“《我不是潘金莲》和冯氏喜剧”与中国传媒大学1500名学生进行了讨论,并宣传新片。作为“被讨论对象”,冯小刚在讨论会上金句不断,不仅主动聊了《我不是潘金莲》中的床戏,还大方谈到了自己失败的第一次拍片经历。

  冯氏语录一:我们来聊聊床戏 中国还是不要拍床戏的好

  此前《我不是潘金莲》在多伦多电影节首映后,得到了不少的好评,而冯小刚却谦虚的表示“这都归功于编剧刘震云的剧本写的好,我只是执行。”电影中数位形象各异的男演员在他看来也是妙趣横生功不可没,“这对范冰冰[微博]是很大的考验,她要挑战十几个出色的演员,这些男演员是集体的男主角。”而被评价为生活中很羞涩的宁浩导演,在冯小刚看来很适合出演片中郭涛[微博]饰演的赵大头,而宁浩自曝记不住台词的性格也和这个角色不谋而合。片中扮演王公道的大鹏也对赵大头这个角色情有独钟,理由则是“他在电影里有一场很激烈的戏。”暧昧的幽默引发现场一阵哄笑。

  随后,冯小刚主动地表示要聊一聊电影中的床戏,但矛头似乎指向了审查制度,“中国就不用拍床戏了,拍了反正也不让播。你拍这个这样拍也不是,那样拍也不是。演的特尴尬,还不如不演。在中国拿审查可容忍的床戏做噱头,还不如网上页面飞出来的那些,哪个不比电影里邪乎。”最后他还告诫宁浩、大鹏两位导演“在中国就不要拍床戏了。”

  冯氏语录二:这次车不够大 只能让两个人上车

  在冯小刚宣布新片名字叫《我不是潘金莲》后,有片方就借机推出《我就是潘金莲》电影以博取眼球。而对于这种“碰瓷”现象,冯小刚并没有开炮,反而是幽默的回应表示,“潘金莲也是刘震云取材来的,我们这个电影就跟其他电影一样是搭这个车的,只是没想到这次搭车的人这么多,这次我们车有点小了。下次我们开个更大的车,就能坐更多的人了,不然下次我拍《我不是李莲英》,拍一个太监的故事,估计就不会有这么多搭车的了吧。”

  冯氏语录三:圆形画面只是为了出格 我浪费了我的第一次

  冯小刚在《我不是潘金莲》中大胆使用了圆形画幅,这一做法也引发了外界诸多的解读。而他本人再次回应了原因。他开玩笑的表示,因为方形已经被贾樟柯[微博]和侯孝贤用过了,自己只好用了圆形。而这都是因为他想要任性一把,“我觉得好玩,就想干点出格的事儿,没那么深奥。别看我快60岁了,但其实还是小孩脾气。”

  他还鼓励在座的大学生,拍电影第一次最重要的是有新想法。还自曝第一次,“我第一次拍的时候,借鉴模仿了大量的好莱坞B级片,结果拍成了一C级,我浪费了我的第一次。”为此,他还表示,他是把《我不是潘金莲》当做处女作在拍,为了找回初心。

  不少人在看到《我不是潘金莲》的故事,或许会觉得和张艺谋的《秋菊打官司》有些混淆,“但这面上看是很写实的其实是很荒诞的,而圆是因为和现实有点距离的,看上去就是讲故事。”冯小刚解释了用圆的另一层含义。“方形只在北京的场景的时候出现,它代表的是一种规则和秩序。”他还透露拍完这之后将不会再用圆形画面,而是改去玩别的。

  冯氏语录四:大学生这么多自审意识 今后没前途

  《我不是潘金莲》中,农妇李雪莲为了纠正一个说法,而和上上下下方面打了十年交道。这个颇具讽刺意义的故事被冯小刚认为是“只会发生在中国,别的国家不可能发生”。因为电影中人物涉及到官员、法官、小市民,情节也涉及到含冤告状、上访。于是在交流环节,“审查”成了不少学生们关注焦点。而现场亦有观众提问是否公映版本会和此前看片版本不一样?冯小刚回应表示,“公映版本就是目前这个版本。”而针对有学生观众对过审的担忧,冯小刚也提了自己的看法,“你说担忧我挺悲哀的,如果是美国、日本大学生坐在这儿不会问,这个审查会不会通过?现在你们才二十多岁,脑子里都塞满了这些审查的东西,我建议你们把这些东西扔掉。大学生有这么多自审意识,我们今后真的没有前途。”(文/蒋顺发)

(责编:柏灵)
  声明:新浪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
水煮娱专栏+ 更多
热门搜索
热点微博
高清美图+ 更多
精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