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韩杰:我相信《解忧杂货店》的命运会很长

导演韩杰:我相信《解忧杂货店》的命运会很长
2018年01月03日 10:13 新浪娱乐
《解忧杂货店》导演韩杰《解忧杂货店》导演韩杰

  新浪娱乐讯 《解忧杂货店》的导演韩杰曾经执导过《Hello!树先生》等文艺片,此次与万达合作,操盘一个由成龙、王俊凯、迪丽热巴、董子健等明星演员主演的热门IP商业片,很多观众、甚至导演本人都会问这个问题:为什么是韩杰?

  投资方给他的答案是,《Hello!树先生》这部戏给了大家信心。

  尽管韩杰此前没有大体量的商业片问世,但他本人透露,自己一直没有停止对大制作拍摄的探索,曾经去印度给王宝强执导的《大闹天竺》帮忙。所以如今面对《解忧杂货店》这个项目,可谓游刃有余。

  《解忧杂货店》上映6天,目前票房尚未突破2亿。该片的V淘推荐度为17%,豆瓣评分5.4分。

  见到韩杰是在电影上映的第二日,他刚从深圳路演回京,正要前往下一场观众见面会。我们与他聊了聊电影的负评、改编原著小说的难度、与人气年轻演员磨合的问题,韩杰都诚恳作答。

  面对豆瓣网友给出的“毒鸡汤”等一星评论,韩杰表示自己并不在乎电影的口碑,《Hello!树先生》期间他也面临过两极分化的评价,他相信时间长了,好电影的光芒自然会显现,而《解忧杂货店》也是一部“命运会很长”的电影。

《解忧杂货店》王俊凯剧照《解忧杂货店》王俊凯剧照

  谈负评

  “无所谓什么鸡汤,我不急切告诉他人生答案”

  新浪娱乐:我来采访之前看了一些豆瓣的评论,想跟您探讨一些负评,有一些打了一星的观众他们普遍会说电影是毒鸡汤,不知道您怎么样看这种评论?

  韩杰:我不知道这个本意是什么呢?毒鸡汤是什么意思?不能喝还是喝了有了有毒呢?说是欺骗伤害还是?

  新浪娱乐:比如戏里的一些梗,30年后的人写信告诉你要买股票,你要买房子,未来的人来告诉你人生要怎么过,感觉并不是正常的解决问题的方式。

  韩杰:没有,你把这个问题放大了,你一定把这个问题放大了。

  新浪娱乐:但是很多评一星的观众是这么想的。

  韩杰:他其实没有提让你买房,他只是说未来经济形势越来越好,你再回头看这个电影。

  新浪娱乐:但我个人想说,我觉得这不是电影的问题,因为我后来看了原著,发现书就是这么写的。

  韩杰:我觉得不管谁的问题,我们具体问题抛开讲,举这个例子其实并不切实,阿杰并没有写信让你买房买股票,没有。阿杰告诉晴美说,我跟你一样很迷茫,但是我告诉你未来中国的经济会越来越好,这种是非常诚恳的励志。

  我不担心这个,我觉得现在的观众评什么真的无所谓。100个人里头,我能让10个人感觉到精神上有共鸣了,那就很好了。剩下的,我觉得我没做到或者他们没有接收到这个情感的共鸣,精神上的启迪,没关系,时间长了慢慢感悟吧,人生需要感悟。

  我觉得一部电影不可能告诉他人生答案,我也不急切告诉他人生答案,所以你也不用讲什么毒鸡汤,什么好鸡汤,无所谓什么鸡汤。

郝蕾在《解忧杂货店》中饰演晴美郝蕾在《解忧杂货店》中饰演晴美

  新浪娱乐:您其实是比较忠实还原原著的,书里边是这么写的。

  韩杰:我觉得书是蛮诚恳的,可能书里边有一些细节,透露一些未来的商机,我想你为什么举这个例子,关于武藤晴美她收到了未来的信,说哪年买什么票,哪年买什么房,这个细节有,我觉得保持中立吧,很正常。但是整个的励志并不在这个焦点上,并没有重点强化机会主义式地告诉你将来什么时候买什么房,小说也没有强调这个,只是有趣的一种对应。这个小说的诚意非常足其实。

  新浪娱乐:想知道您当时看了这个小说感觉如何,说实话我看了小说我不喜欢。

  韩杰:一般是吧,我跟你诚恳地分享我创作上的一些心得。小说啊,你不能看它是伟大的小说还是非常适合拍成电影的小说,还是说它打动了你,你就觉得能拍好,可能未必。打动你的小说未必能拍好,有思想的也未必能拍好。我给你举个例子,李安拍《少年派》,他选的那个小说未必是一个好的小说。所以我的心得是,小说它是不是一个好的素材?反而说拍经典,你可能就搞砸了。也许你从一个流行小说、毫无养分的一个小说里边你可能看到一种观点,没准儿也能改编成电影。所以不能划等号,不是说优秀的小说就可以拍成优秀的电影,经典的小说就会拍成经典电影,未必,是独立的两条线,看创作者如何找到他。

  新浪娱乐:您对目前的口碑和票房还满意吗?

  韩杰:我其实也没法判断,我也大概看了一下数据,感觉像股市,不停地在变动,背后的力量积蓄在涌动,所以没法判断。我只能说我尽力了,就OK了。接下来最重要的是希望能跟更多的观众分享这个电影,让大家看到这个电影,这是最重要的。至于票房多少,我相信一定会有好的成绩出来。至于说排第几,我觉得这个判断太早,也不必要,重要的是它有好的成绩,对资方在票房上有所回报,我觉得蛮好的。

《解忧杂货店》在微博大众评分有8.5,但V淘推荐度只有17%《解忧杂货店》在微博大众评分有8.5,但V淘推荐度只有17%

  新浪娱乐:票房可能牵扯了很多因素,也不是导演能控制的。那口碑方面呢?

  韩杰:口碑我从来不在乎,我《树先生》的时候接受过这种考验了,《树先生》刚刚开始的时候,好多人也是分两种,一种是非常喜欢,一种也批判,也拍板砖,我觉得无所谓,时间长了,这个电影的光芒自然就出现了。

  现在这次《解忧杂货店》也一样,这次我是全方位地对受众群有一个设置,这个电影其实是适合非常多的年龄层看。我觉得可能眼下很多年轻人在看,那么接下来会有很多知识分子看,再往后会有更多的可能年纪大的人有机会看到,以后也会有所感悟,所以我相信这个电影的命运也会走很长。

《解忧杂货店》导演韩杰《解忧杂货店》导演韩杰

  谈改编

  “一定是青春题材的,一定是温暖治愈的”

  新浪娱乐:您最初是怎么接触到《解忧杂货店》这个项目的?

  韩杰:2016年万达有一个东野圭吾的小说要改编成电影,问我有没有兴趣,当时我有一个偏见,以为东野圭吾的小说都是犯罪内容,也没有人物真实的描写,悬疑、推理、侦破,这些元素是我不太感兴趣的,也不太擅长的,交给我我也不一定拍得好。但是他们再三给我提醒说,还是要看一下,这是一个不一样的小说,治愈的。我还是看了,看了以后当时就决定这个故事一定要拍,就这样开始我们谈这个合作。这个小说其实对我来说是一个意外的收获。

  新浪娱乐:改编的时候您觉得方向在哪?难度在哪?

  韩杰:不存在方向的问题,因为小说本身就是讲两个年代的年轻人,专门给年轻人读的小说,电影也是专门给年轻人看的电影,一定是青春题材的,一定是温暖治愈的。改编的困难主要是容量太大,结构非常庞杂,这个在电影两个小时之内是装不下的,你什么都装下了,最后会变成千层酥,不小心就搞塌了。我觉得还是要有取舍,一定要取舍掉一些不太重要的东西,留下它最核心的小说的魂魄,然后把主体的结构框架掌握好,在细枝末节上做一些删减。

  新浪娱乐:小说里面有三段故事是最主体的,也就是您最后拍的这三个,跟原著相比您没有进行特别大的改编。是不是在改日本小说的时候,版权方要求不能有特别大的改动?

  韩杰:我自己感觉实际上我拍得很简约,有效地抓取了它的核心信息,如果你要按原小说那种事无巨细的描写,去拍出来的话一定会显得冗长、装不下。我从创作者角度讲,最重要的是要尊重原作者的精神内核和故事的魅力,你怎么改其实是万变不离其宗的。我觉得小说的作者一定是担心说,你别把我改差了,他并不是担心说改多大力度。力度不是问题,拆多散不是问题,你组装的能力怎么样,这个才是最核心。

东野圭吾著《解忧杂货店》东野圭吾著《解忧杂货店》

  新浪娱乐:其实保留原著的精神内核,您也可以新编一些故事,当时有没有考虑过去编新的故事?

  韩杰:故事的背景已经改了呀,年代改了,家庭背景也改了。老爷爷在原著里边是结过婚的,有子孙的。我们改成现在中国老爷爷是孤身一人的,他没有结婚。富二代那小孩在日本小说里家庭是开公司,开不了工资了,资不抵债了。我们现在改成他是搞高利贷的,改革开放做汽车走私贸易的,最后这个人是因为欠了高利贷,跑路了,他不是开公司。所以种种细节,你细一推敲,改变了很多其实。

  新浪娱乐:细节方面是中国化、本土化了,我的意思是有没有想过完全创造一个新的故事,但还是放在这个解忧的框架里?

  韩杰:那没必要,真没必要,小说那么宽厚的体量,你只需要做一个减肥已经足足够了,何必要再增加一些东西呢?没必要。

  新浪娱乐:原著中小男孩迷的是披头士,您改成了迈克尔•杰克逊,这个改编是为什么呢?

  韩杰:在中国的流行文化传播里,披头士不算主流,只是一部分人、搞音乐的人才会喜欢的这种偶像。对于普通的青少年,离我们距离太远了。日本在战后经济非常发达,文化上也非常发达,高度的西方化的倾向,所以披头士在日本会有这种文化的魅力,也有大量粉丝,在中国很少。相反90年代杰克逊是最顶盛的,流行度最广的。我们是结合中国国情的考虑,定的这么一个人物。

韩杰韩杰

  谈演员

  “我不跟演员磨戏,不能磨的,越磨越差”

  新浪娱乐:爷爷这个角色请到成龙来演还让大家挺惊奇的,这次他也是完全抛弃了打星路线,当时找到他来演是您的建议还是万达帮您找好的?

  韩杰:这个小说是英皇发现的,他们是制作方,所以在决定要拍这个故事的时候,他们想过老爷爷谁来演,他们最早提议成龙是不是可以呢?那么我听到他们的想法之后,我觉得如果有可能谈下来那是最好的,我觉得成龙还是最合适的,他那个面孔很喜庆,很有童心,透着童趣,他的肢体也很有趣,他是我想象中最合适的那个人。最后还是在我们非常顺利的拍摄当中,中途成龙答应来拍,演这个角色。

  新浪娱乐:成龙这么大咖这么有经验,在现场是不是自己的意见会比较多?

  韩杰:我们就是现场创作,之前沟通的时间也不多,这也是我一贯的创作方法。我们在会面的时候他也明确表态,他说以前的电影我说了算,你们这电影你说了算。所以来了以后非常简单,就像小孩过家家一样,充满现场创作的乐趣,我们随时都可以讨论,他也会问问题,如果这样做会怎么样。我们非常即兴,按照故事总体的味道总体的人物感,有一半是创作,有一半是来源于剧本。

成龙在电影中饰演“解忧爷爷”成龙在电影中饰演“解忧爷爷”

 

  新浪娱乐:2017年的这三人组都是特别当红的新演员,当时是谁找他们来演的?

  韩杰:我们其实也是一直在挑演员嘛,挑了好多批,最后也是看机缘吧,在这个有限的时间里头找我们最合适的目标演员。他们三位本身对这个电影很感兴趣,都觉得是一个非常好的小说,改编完了以后也是一个非常好的故事。所以其实是双方一拍即合,我们在很短的时间内达成合作共识。等于是一个短平快的操作,在演员的合作上。

  新浪娱乐:迪丽热巴说她一开始觉得那顶假发艳紫艳紫的,可能不太适合她,所以您需要特别去说服她吗?

  韩杰:没有,我觉得就是一个信任吧,演员面对导演和制作方最重要的就是信任。所以可贵的是,我们这次合作都抱有高度的信任。在造型实验上,我们都很大胆,阿杰的造型,董子健特别白,我们造型把他做成一个比较野蛮的反叛的小孩,脸上还做了一些伤。迪丽热巴呢,我没看过,但是我知道她以前的形象非常漂亮,我们想试一试,还是要做一个不一样的角色形象,在她进组的时候我们就跟她讲,就是让她演一个假小子,所以造型上我们直接给她做成短发,她最后看了之后很惊讶,但也很欣喜。这才是创作。

 

  新浪娱乐:迪丽热巴和王俊凯他们在片场是什么风格,是比较听导演的还是会有自己的想法?

  韩杰:片场比较轻松,也比较快乐。我跟演员合作有一个心态,也是我创作的心得,就是再难拍的戏还是要有一种心态,一种现场的情绪,像小孩过家家一样,很轻松的、活泼的氛围,才容易让人与人之间产生信任,产生更加天然的自然的人物感,所以我们在片场都很轻松。他们基本上是边玩边拍,好的状态就出来了。这个好的状态其实很难找,你越跟演员说,说得越严苛,那个状态越难出来。所以这次真的是没让大家失望,都展现了非常好的人物的一面。

迪丽热巴剧照迪丽热巴剧照

  新浪娱乐:有的导演可能会一遍一遍去调演员的状态。

  韩杰:我觉得要有一种过家家的心态,这样他们才能松驰,才能有创作的乐趣,彼此抱有信任感。如果说没有那个状态,我们换一种实验的玩法,但一遍一遍磨那是不行的,越磨越差,我不跟演员磨戏,不能磨的。你今天拍不好,可以改天再试。会有磨的时候,就是拍个八条十条,甚至20条也有,但是这种状况一般是跟技术配合有关。还有个别演员会有这种状态一下出不来,人物感没到位,我们一起探索,探索的难度有时候会有很多条。但是我跟三个演员,包括跟成龙大哥合作,那个感觉到了以后,你瞬间捕捉到了就非常好,不存在磨的事儿。

韩杰韩杰

  新浪娱乐:小凯和热巴都属于在电影圈经验不是特别丰富的,您给他们特别大的空间,他们能达到您的要求吗?

  韩杰:我的创作经验是这样的,演员我从来不看他们出身,不看他们学院派还是剧组培养出来的演员,还是说他是明星是偶像,还是伟大的表演艺术家。我倒觉得第一是,合适这个人物最重要。第二个,要找到彼此的信任,有一种探索的心理状态,这样才能有好的发现。所以我在跟他们两个合作的时候,不担心他们的背景,不担心他们的经验,这个不是我考虑的范围。

  谈行业现状

  “导演都希望自己有对电影命运的把握权”

  新浪娱乐:现在行业的一个现象是,当红演员能给到一个剧组的时间特别少,圈中也有传言说王俊凯其实只给了您三天时间,是不是这样?

  韩杰:误传误传,没有。他们三个都一样。而且他们三个都是群戏,你想想怎么可能?你在镜头里也能看到,三个人的镜头很多的,布满了全片,那拍摄期其实三个人是一样的。这个电影客观点,它是群像电影,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所以在篇幅上对应的我们的拍摄工作量,不像一般电影那么长。一般主演从开机跟拍到片尾,拍到杀青,一个月两个月,甚至半年。我们这个电影是群像电影,所以每个人工作时间都不长,但不存在说小凯只给了三天,这一定是谣传。他们三个一样,都是一起工作,一起来,一起走。

  确实你说到一个问题,行业现在制片节奏越来越快,导致了演员经常会在一年当中轧好多戏出来,这个没有办法,这个是行业现状,所以你也能理解为什么要找一些新人来演。这个没办法,这是行业现状。

韩杰韩杰

  新浪娱乐:作为导演您觉得有方式改变这个现状吗?还是说只能被动接受?

  韩杰:相对看吧,我拍一部电影如果说在线的明星其中有一个人是最合适的,那我还是愿意跟他们合作,因为我觉得还是要考虑电影本身的创作。但如果说有更好的不太知名的演员,他合适这个电影,那我也愿意跟这样的演员合作。这样有大把的时间去创作,去磨合,去筹备。有些明星他有他的特质,他之所以是明星,他有他的魅力,有些魅力是电影需要的。如果说有些电影需要一种平凡的魅力或者说其他特质的人物,那这些明星是没有的,那么肯定要考虑最合适的不知名的这些演员人选。

  新浪娱乐:您之前的《Hello!树先生》这些戏大家都很喜欢,大家之前对您的认知可能是一个优秀的文艺片导演。现在等于突然接到这么大一个盘子的商业片,您当时接的时候会有担心吗?因为这个片子的票房还有口碑都会对您本人的声誉有一个影响,就会觉得文艺片导演转做商业片是一个有风险的事情。

  韩杰:没有,我觉得业内包括整个文化娱乐行业太浮躁了,对一个事情的判断太武断了。其实我自己的感受,只是说这次拍《解忧杂货店》在布局上,在体量上大了一些,其实内核上没什么太大的变化。《树先生》也一样是跟明星合作,跟宝强合作,也是商业化操盘,也一样有正规的宣传。只是说《树先生》在题材上有太多的思想性,主题上有太深刻的一些探索,让大家误以为是一个独立电影,它是有独立精神,但是它是一个主流电影的制作格局。

  那么这次《解忧杂货店》只是说格局更大一点,演员更多,捧场的明星也多了,投资的背景也是更大的公司,甚至更多的投资方,只是这方面有一些变化。在创作上,我自己觉得还是一路在延续。《树先生》开始探索一些时空的处理方法,故事的一些超现实的讲法。《解忧杂货店》也一样是时空穿梭的一些探索,跟《树先生》有一定的内在的联系性,所以我倒觉得其实只是一个进步,只是格局上的一个进步。

《Hello!树先生》《Hello!树先生》

  新浪娱乐:面对这么多投资方,hold住这么多明星的一个大盘子,又是一个命题作文,会觉得有束手束脚的地方吗?

  韩杰:没有,我其实这么多年一直在相对低调地在运作很多事情,没有停止过对行业的了解,没有停止过在创作一线上进行探索。包括宝强拍《大闹天竺》我也去印度给他帮忙,也亲历拍摄的第一线,也了解了在国外拍摄如何运作。

  所以在制片上、在跟演员合作上、在跟更多的公司合作一部影像,我是得心应手的,我其实一直在储备这种经验。我觉得这些经验的储备,应对这么复杂的制作条件,这么多的明星来演出一部电影,我是游刃有余的。反倒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你创作上还有没有这个初心,这个是导演最要坚守的东西,而不在于你走多远,盘子有多大。

  新浪娱乐:陈可辛导演最近说他觉得当导演越来越被动,只有当他自己也拿到一部分投资比例,变成老板之后,他才能对他的作品负责。他就感觉如果他自己只是一个导演的话,话语权是很小的,不知道您有没有这个感觉?

  韩杰:确实,我觉得这是中国大陆导演集体面临的一个处境吧,毕竟我们中国和行业的情况,跟好莱坞不一样。好莱坞是制片和导演分得很清楚的,权责非常清楚。在中国,这种格局对导演来说确实是个考验,每个导演都希望说拍自己想拍的电影,那么在行业里头,确实是要整合和平衡很多制片的资源,还有权责。这个感受我跟他是一样的,都希望自己有对电影命运的把握权。

  新浪娱乐:所以您这次在创作上有妥协的地方吗?

  韩杰:有一些,不多。其实这个故事是有难度的故事,我曾经也换位想过,资方能找我这么一个低调的导演来拍这个电影,为什么?我也问过他们为什么,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他们看到了这个导演初心不变,在创作上他坚守他的想法。他们说看完《树先生》之后他们觉得有信心了,也可以很有信任地把这个工作交给这个导演。所以拍这个电影,他们给了我很大的支持和理解。是有一些制片观念的不同,我也是抱着理解的态度跟制片方来合作。除此之外在创作上在制作上,我们结合了一些国内现在得情况,适度做了一些调整,但并不意味着是妥协。在电影的主题设置上,在整个电影的语言把握上,我是有高度自由的,我觉得这次完成得跟我想象中差不多。

  (宸宣/文 王远宏/摄影 刘嘉奇/摄像)

(责编:Koyo)
新浪娱乐公众号
新浪娱乐公众号

更多娱乐八卦、明星独家视频、音频,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entertainment)

娱乐看点

高清美图

明星势力榜

票房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