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师解读《药神》:喷药和佛像戏是全片气口

摄影师解读《药神》:喷药和佛像戏是全片气口
2018年07月12日 17:00 新浪娱乐

王博学详细分享了这场戏的由来,在商业片的形式里,这场戏成为一个艺术性的气口,而这样的气口其实埋藏在电影里的很多细节中。

  新浪娱乐讯 《我不是药神》是文牧野和摄影师王博学继《恋爱中的城市》之后的第二次合作。

  2015年的某个午后,文牧野、王博学和编剧钟伟三人一起聊《我不是药神》的故事方向。2016年冬天,王博学第一次跟文牧野探讨剧本,他问导演,你确定要把这个故事写得这么商业吗?文牧野很坚定地说非常确定。

  《我不是药神》最后以商业片的面貌呈现在观众面前。但王博学透露,电影以通条拍摄的方式完成,一场戏可谓360度拍摄,基本上每一场戏都会尽量去完成一个不用剪辑也可以成型的镜头,所以从素材来看,全片完全有剪成文艺片的另一种可能性。

  王博学和文牧野都很喜欢墨西哥导演亚历桑德罗·冈萨雷斯以及他们经常合作的摄影师罗德里格·普瑞托,他们第一次合作的《恋爱中的城市》就从中找到了很多灵感。到了《我不是药神》,他们在大方向上学习了“新现实主义”美学风格和巴赞的“段落镜头”理论。

  电影中,徐峥[微博]在印度遇见街头喷洒杀虫剂和佛像经过的一场戏,在影像风格和叙事表意上都明显与众不同,被影迷们广泛解读。王博学详细跟我们分享了这场戏的由来,在商业片的形式里,这场戏成为一个艺术性的气口,而这样的气口其实埋藏在电影里的很多细节中。

  重场戏揭秘:

  印度“喷药和佛像”戏是全片的气口

  新浪娱乐:电影里有一场戏很特别,就是程勇去印度的时候,街头有人喷药,还有两座佛像。

  王博学:你还挺敏感的,那场戏是可以聊一下的。其实最开始聊剧本的时候,这个电影不是往商业片方向走,最开始大家希望从现实主义的题材里边拉出来一点点,别太实打实地拍,那就太现实了,所以大家一直在想办法找一些气口,把那个气质抽离出来。但一直没有找到特别好的点。

  到2017年1月,美术组去印度看景,他们给我看照片,有几张照片就是美术指导在街头上拍到的这个喷雾器。当时一看,在中国人的世界里觉得太不现实了,在街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呢?我跟导演一下就被吸引了,就赶紧问,这是什么状况会产生这种气氛和效果?原来印度街上很多虫子,所以那是一个杀虫剂,印度定期会在街上撒这种烟来杀虫。

  当时一下就抓到那个点,因为杀虫嘛,虫子就这样被人杀死了,其实人就不会在意虫子的感受,一下就跟剧本中吕受益死的那点跟程勇就接上了,当即就说,程勇出来的那场戏要用这个东西。然后又根据这个东西再去丰富一下含义,现在没有用“虫子”那个含义,用了印度佛像那个含义,然后整个就把这场戏的氛围定调了,就是要有这个烟,感觉有点魔幻,但是非常现实。

  我们运气特别好,因为印度那个佛像也不好找,美术组和制片组找了很久才在特别偏远的一个加工厂里边发现了三个这样的佛像,最终我们挑了两个。

  那场戏拍起来也特别麻烦,我们是在印度的贫民窟拍摄的,街道特别繁华,当时只能给我们两个小时拍摄,找了车最少的两个小时车来拍,因为要封路拍嘛。

  那场戏的节奏很难,等于是徐老师出来,背过身的的时候,正好第一个佛像过,然后机位往他右边一走,正好看到后边隐隐约约一个东西过来了,到他面前的时候,他看到了那个真实的佛像,然后这个佛像再走,又进烟里边。

  那个烟非常难配合,佛像之前要被烟埋着,然后到徐老师面前突然间露出来了,然后再隐掉。我们拍了好多条,因为那条路上边有天桥,风向来回变,最初是场工去放烟,效果不好。最后是导演组上去放的,第一副导、执行导演去放这个烟,必须是导演组的人,他知道那个戏是需要什么样的。

  新浪娱乐:这场戏可能是一个气口,还有其他属于气口的戏吗?

  王博学:全片当中这个应该是最外化意向的东西。但是其实有好多内部的电影语言的意向的表达,可能普通观众是看不到的。比如说彭浩那个家,在一个很破很穷的地方,而且住了很多病人,上下铺那种,那个景是美术组纯搭的,窗户上美术组做了一个高楼大厦的脉喷,形成一种强烈的反差。这都是电影语言,感受到一个好像挺苦的气氛。

  确实最外化的其实就那一场,因为毕竟是商业片。其实这个片子很有契机剪成一个很有风格的电影。但是导演最开始就是要做一个商业片,大家也是往那使劲的,最终也是把商业片的东西呈现出来了。但是你要去剪一个很有风格的文艺片,素材量是非常够的。

  被删戏份揭秘:

  “吕受益”自杀戏是这样的

王传君扮演“吕受益”王传君扮演“吕受益”

  新浪娱乐:开机之后有没有加一些或者删一些戏?

  王博学:这个电影基本上没有加戏也没有删戏,就剧本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完成度非常高也在于此,导演对整个剧本的把控特别严谨,他想了一年半,怎么会因为到现场一个变故,再去加或者减呢?

  但因为时长原因剪掉了几场戏,有一场就是王传君[微博]去世那场戏,现在没有展示他怎么去世的。中间其实导演写了一个垫场,是王传君自己在卫生间里上吊死的,他想拍王传君有一点慌神,拍他抽烟,好多的动作其实都是不知道怎么发生的,就是比如他烟抽着抽着,烟掉了,烫到他了,就是非常天然的反应,他是非常当下的状态,这种你不知道怎么去指导演员了。其实这都不用指导了,就是要根据现场的反应得到这个特别真实的反应,因为演员都非常在状态。

  新浪娱乐:王传君这次确实演得挺好的。

  王博学:其实最开始的时候,大家说选演员的时候根本没有想到他,也有别的选择,他那个形象其实不是大家想象中的,他又高长得也是挺帅的,吕受益要的是一个特别平实的病人的状态。但是他试戏的时候整个进到那个状态,就感觉是那个状态。包括定了他之后,他开始减肥,进组之后就开始跳绳不吃饭。有一天好像我们是早班,很早就出工了,还没下楼就听到那个跳绳在那开始响,你看他起得更早,已经开始跳了。

  摄影调度揭秘:

  尽量完成不用剪辑就能成型的镜头

  新浪娱乐:导演对机位有什么要求?

  王博学:我们在前期的时候就做了非常严谨的分镜头,然后在看景的时候就基本上到现场把演员调度模拟一遍,每天拍摄完之后回酒店,在睡前我们要把第二天的机位图再过一遍。因为今天分镜头可能有20个,但是机位图可能有四五个,把它排出来之后,明天先拍哪个再拍哪个,其实都很清楚,到现场就没什么可聊的了。而且导演是“文不够”嘛,就是他这场戏要拍得非常饱满,他也是不想留遗憾,别到时候剪的时候没有素材。就比如咱俩谈话,可能常规的五个机位就够了,但是他可能说,要不然咱们再翻那边去再来五个,就等于一场戏是所谓360度这么拍的。

  新浪娱乐:听说这次你们在摄影上追求的是巴赞的段落镜头?

  王博学:是,最开始跟导演聊的时候就定了这个方向,其实就想在镜头内部做一些视听调度,基本上我们每一场戏都会尽量去完成一个不用剪辑也可以成型的镜头。因为最开始导演定的方案是要做商业片嘛,那商业片就要有节奏,要有蒙太奇的方法,所以其实最终很多东西都剪开了,但其实你看的所有镜头一定是通条拍下来的。因为这个电影是一个现实主义题材,非常容易让大家以为是一个文艺片,所以剪辑上也是帮了很多忙,节奏之类的其实都是比较偏于商业片的。

  新浪娱乐:这次又是要通条拍摄,又要肩扛,是不是比一般的戏难度要大一些?

  王博学:难度是挺大的,我在之前还不用辅助器呢,拍了十几天真的不行了,太累了。导演想要通条拍,其实是不希望打断演员的表演,如果蒙太奇的拍法的话,演员演其中一块就行了,但是通条拍,演员一气拍完,这一条整个是流畅的,所以其实就避免了前后镜头接不上,比如演员前后状态有点不一样,这个片子基本上没有这种状况。

  新浪娱乐:这对演员的要求也很高。

  王博学:对对,演员非常累嘛,这样的话他就要很多遍,基本上如果按切镜头来看,他每场戏应该都不下三十遍。因为全景要拍个五六遍,而且导演想要拍多条嘛,五六遍,有的十几遍,有的二十、三十遍了,全景拍一遍,近景、带关系的中景也要再拍一遍,而且是全部的演下来,所以演员是非常累的,很辛苦。

  新浪娱乐:开机之前是不是还要和演员一起排戏?

  王博学:我们应该是提前快一个月就到南京了,然后他们演员开始排练,开始围读剧本。徐老师也给了很长的时间来排练,他是组里名副其实的最大腕,他是那个状态,整个气场就起来了。再加上这些演员本来就是冲着戏来的,你像谭卓,章宇,其实他们都演过很多的文艺片了,他们都是非常认剧本、认戏、认角色的。所以一看到大家都是这样的人,都在一起,就非常开心。

  新浪娱乐:现在一般的剧组会有提前排戏这样的情况吗?

  王博学:在原来,大家把电影当电影的时候有。但是现在电影作为商业产品的时候,越来越没有了,基本上很少听到。

  (京雅/文)

(责编:小万)

我不是药神
新浪娱乐公众号
新浪娱乐公众号

更多娱乐八卦、明星独家视频、音频,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entertainment)

娱乐看点

热门搜索

高清美图

精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