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娱乐 新浪首页 > 影音娱乐 > 电影宝库 > 刘伟强全智贤《雏菊》专题 >正文

《雏菊》拍摄日志:在阿姆斯特丹的36天(组图)

http://ent.sina.com.cn 2006年04月29日15:42 新浪娱乐
《雏菊》拍摄日志:在阿姆斯特丹的36天(组图)

《雏菊》拍摄中:全智贤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娱乐图片

《雏菊》拍摄日志:在阿姆斯特丹的36天(组图)
《雏菊》拍摄中:剧组合影

《雏菊》拍摄日志:在阿姆斯特丹的36天(组图)
《雏菊》拍摄中:刘伟强开香槟

《雏菊》拍摄日志:在阿姆斯特丹的36天(组图)
《雏菊》拍摄中:郑雨盛、导演刘伟强、全智贤

  2005年5月12日

  开机日

  开机的第一天。

  如果你是一部电影摄制组的一员,总有那么几刻是你急不可待地盼着早日到来的:开机日,关机日和影片的首映日。

  在阿姆斯特丹呆了足足两个月来准备《雏菊》的前期拍摄工作后,今天绝对是一个令人兴奋的日子!一开始自己总会觉得有些紧张,毕竟整个摄制组聚集了一批不同文化背景、不同工作履历,还讲着各自不同的语言的人。

  我心里真的担心,大家该怎么才能相处融洽。但我的这种忧虑在所有人赶到现场几分钟之后便消失殆尽。摄制组各个部门互相合作非常紧密,拍摄的过程异常顺利。真让人激动!

  吃午饭的时候,我甚至还学了几个韩语单词。“Pe Koo Pa”是说“我饿了”,“Bali”是说“赶快”,“Ka”是“走”的意思。但我奇怪“ja ki ya”是什么意思。因为别人告诉我跟郑雨盛问好的时候要说“ja ki ya, na ya”……(“亲爱的”-译者)

  2005年5月15日

  开机第四天

  地点:船屋

  阿姆斯特丹真是一个具有魅力的地方。从我踏入这个城市的第一步,就被整个城市的艺术氛围和城市建筑的多样性所震服。我目之所及之处,都像电影里的画面一般。我确认,如果你是一个艺术家(当然是那种真正的艺术家),阿姆斯特丹一定是你的归属地。因为这个城市随时能满足你对艺术的饥渴感!(特别是在请了荷兰的画家特意为《雏菊》画了那幅给我们带来好运的油画之后,我对此深信不疑……)荷兰真是一片尊重艺术的国土,遗憾的是并不是世界上每一个地方都是如此。

  还有,船屋其实也是阿姆斯特丹一个具有典型意义的标志。在这个运河遍布的城市里,船屋无处不在。在给《雏菊》前期采景的时候,我有幸参观了不少漂亮的船屋,那时候你有时甚至会觉得自己就像在一本充满精美“壁纸”的杂志上滑行!

  今天我们所要拍摄的船屋停靠在一个比较宽的运河边。美丽的船屋加上我们拍摄时正巧赶上了美得令人窒息的落日,我只知道只有你看了电影才明白我所说的那种美。

  p.s.: 今天我跟雨盛见面问候打招呼,脱口而出“ja ki ya”,他大笑起来。我总觉得哪里或许有些不对劲……

  2005年5月20日

  开机第8天

  Harrlem镇

  Haarlem,一个侧邻海岸的平静小镇,具体阿姆斯特丹大约半小时的车程吧。但天气却见了鬼一样冷!这里的天气如此让人难以捉摸,你甚至可以在一天里感受四个不同季节的天气!上午太阳晒得厉害,巴不得把每个人的皮肤都给晒成棕色,感觉就像夏天。但到了下午,风刮起来又让人感到冰冷,像立刻到了冬天。到了傍晚,好像老天觉得还不够冷,干脆漂起雨星儿来……

  随着如此性情多变的天气,过去几天影片的拍摄工作仿佛也跟着变得逐渐令人狂热起来。首先,我们要在一个空旷的广场上完成一段有100个群众演员的动作戏,包括令人紧张的枪战场面,慌乱奔跑、受伤的人群等。不得不说,一定要去戏院去看电影才知道。其次,要掌握镜头里鸽子的拍摄时机实在是很难!刘伟强导演要求在全智贤和李成宰身边围聚很多鸽子。所以道具部门就不停的在喂鸽子,希望在我们喊“开始”时鸽子能自己聚拢过来。可你知道吗,这些不听话的“群众演员”要么就是吃饱了就飞走,要么就是镜头前害羞,死活不愿在镜头前停留……你想让它们飞的时候它们就偏不飞,你想让它们聚到一起的时候它们却又分散开来……反正就是死活不配合!老天……这叫什么日子……

  2005年5月23日

  开机第10天

  “我的野蛮Gianna”

  在《雏菊》之前,我从来没有跟韩国演员合作过,但现在我却有机会和亚洲最走红的演员一起共事。说实话,我是一个《我的野蛮女友》的忠实影迷……但我第一次见到全智贤(我们都称呼她Gianna)的那一刻,我心里有一点紧张。她在香港太红了,我敢打赌我所有朋友都会嫉妒我有这样的机会能跟她一起工作。她非常温和、美丽,就是你脑中所能想像如她这般一个超级巨星的样子。但不久之后,她立刻让人觉得不是那种高不可攀的人,恰恰相反,她是如此平易近人。

  她的美丽和迷人的魅力给剧组每一个人都带来欢乐。不得不提的是,今天她请全剧组人一起吃麦当劳。她肯定知道我们这些来自亚洲的工作人员一定还不习惯我们每天在拍摄现场吃的荷兰当地的食品……在繁忙的工作中,能吃个鱼片稍作休息,感觉真像被拯救了一样!“我的野蛮Gianna……”

  2005年5月26日

  开机第13天

  我们的Ja Ki Ya

  今天是我们在Haarlem广场拍摄的最后一天。我们在这个广场上整整拍摄了7天,每天都是枪声大作,100个群众演员四处慌乱奔逃,那些顽固的鸽子或飞或就是原地不动,演员被下雨效果浇得浑身湿透……总之,我们完成了!更美的是郑雨盛还亲自在海边主持了一个烧烤派对,跟整个剧组工作人员一起庆祝了整整一晚!

  这是我自己从事这行业来第一次见到,一个演员为了全剧组的上上下下每一个人(从制片人,到助理,到司机)能开心付出这么多。我真的为此而感动,因为大家都知道无论剧组里的每个人来自何方,都是因为《雏菊》相聚到一起而努力工作。郑雨盛对大家是如此体贴和着想,能为我们举办这样一个派对,让大家彻底轻松一下,为了即将到来的挑战积蓄力量。

  每个人都玩得很尽兴,不用说,好多人都喝醉了,甚至有的只能给抬回宾馆了!

  雨盛(我们都称呼他Wilson),你真的是JA KI YA!!!(“亲爱的”-译者)(现在我终于知道这句话的意思了!!!)

  2005年5月31日

  开机第16天

  宿舍生活

  我曾在洛杉矶读书,在那里我渡过了我的高中和大学时光。在阿姆斯特丹工作,剧组所有人都住在酒店一层,这让我回想起了自己当年在宿舍生活的那段时光!现在我的室友是我制片部门的同事Gobao,我们有时会拉剧组里其他几个朋友一起出去闲逛、聊天、喝东西,甚至一起下厨子自己动手做饭……当然自己动手可不是我们的擅长……至少我自己不行。

  当然我也有自己的绝活——快餐面!多好吃的东西啊,特别是把韩国的快餐面和中国的快餐面混到一起,好吃!

  能跟来自世界各地的新朋友结识,并一起出来逛街、聊天真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

  有时我会浑然忘记自己是多么的快乐,只是让自己放松下来,像一个呆瓜一样傻乐直到潸然落泪……我会永远珍惜我所认识的这些新朋友……

  2005年6月3日

  开机第18天

  表演

  我是一个太容易被感动的落泪的人……我喜欢看那种真正能打动人的电影,那种能触动你心底最柔软的一隅,让你流泪的电影。如果你能像我一样,在今天的拍摄现场能在摄影机后面看到如此一场戏,比起走进影院看大银幕,你一定会跟我一样会更喜欢这种现场的感觉。

  一个演员要在剧组30多人面前表现自己的情感,来拍摄感人的激情戏,要去表演、去体会,同时还要避免现场的诸多干扰,这实在是一项难度很大并且让人尊重的工作。(因为暂还不能透露剧情,以免扰了大家进影院欣赏电影的乐趣,所以请原谅我这里不能讲更多的细节……)

  我实在要说,作为一个普通观众,我今天被深深触动。作为剧组的一员,我是如此骄傲能在《雏菊》的大家庭里工作。安德鲁(导演英文名),Giaana(全智贤),Wilson(郑雨盛)和Jay(李成宰),感谢你们!

  2005年6月8日

  开机第22天

  Felix Meritis-Cho的办公室

  上哪儿去找“Cho的办公室”?这个问题困扰了我们很久。导演刘伟强为此几乎把所有可能的地方都跑遍了,最后终于相中了名叫Felix Meritis的一栋楼。那是一栋有两百年历史的老楼,在阿姆斯特丹运河旁边。而我呢,对历史感浓郁的东西恰恰情有独钟。老建筑所独有的纹理和黯淡色彩将人带入一种怀旧的氛围中去,有时候甚至能让人忘却现实与当下的空间。

  而一旦真正投入到拍摄中,就不如想象中那么美好了。在拍枪战戏时,演员需从楼梯上滚落,许多东西被砸碎,而一栋文物级别的房子怎么经得起这种折腾?因此我们真是绞尽脑汁,“小心翼翼”地“狂轰滥炸”。但事情总算顺利,在刘伟强导演和林迪安(动作导演)的英明领导下,我们终于完成了……

  2005年6月9日

  休息日

  拍片的时候,我们管不拍片的那一天叫休息日(off day)。但你以为到了休息日就真的可以万事“休息”了吗?很难……还是有数不清的杂事儿要去搞定,像演职员安排啦,为完成的制作细节啦,下一步的拍片计划会啦等等。拍电影真不容易啊,要不然怎么会有“不疯魔,不成活”这么一说。

  我们通常一天干10至14个小时(几年前,在拍另一部片子时,我曾经一天连续干过22小时。在香港电影界,超常时工作是家常便饭。)经过这种魔鬼式锤炼,我在阿姆斯特丹便觉得游刃有余。无论如何,在拍《雏菊》的过程中所结下的深厚友谊,将使我终身受用,对此我确信不移。

  在这里,我们必须在香港、韩国和荷兰三种不同的拍片方式中找到契合点,也因此而加深了每个人之间的友谊与默契。这对我来说,是难能可贵的经验。到今天为止,拍摄刚过半,但不知为什么,我已经开始怀念这一历程了……

  2005年6月11日

  开机第24天

  发布会

  今天,我们开了个全球新闻发布会,让大家对《雏菊》有一个初体验。媒体是沟通电影艺术家和外界的渠道,虽然它总令人喜忧参半。在我8年的从影生涯中,和许多和善、公正的记者打过交道,当然也有些不那么令人愉快的……

  对读者和观众来说,一些杂志,尤其是八卦小报上文不符实的瞎编乱造,甚至造谣诽谤都会造成误导。无奈的是,我们是生活在一个好奇心泛滥,丑闻永远比事实畅销的世界。我想这大概是人类的劣根性吧……

  有时候在小报上看到一些无聊文章,尤其是关于我所认识的人,而他们根本不是文章所写的那样,我就会觉得很伤心。但愿这种事情不要发生在我们的《雏菊》身上……

  2005年6月15日

  开机第27天

  Multaluli桥

  今天拍全智贤和郑雨盛之间的最后一场动作戏。场地选在位于阿姆斯特丹中心的Multaluli桥方圆200米内,动用超过100名群众演员。当你决定要这么拍时,只意味着一件事:混乱!再加上两名主角要在混乱的中心制造一场挣人眼泪的感情戏,现场情况可想而知!!

  而事实上,不是我夸口,整个拍摄过程及近完美,从主角到群众演员,从导演到制片助理,都相当出色。拍摄现场情况之复杂简直出乎想象。有许多俯拍镜头要在桥上找到机位,要考虑人流、车流情况,天气情况,是不是会下雨……最令人头痛的是,桥两边还有两家露天咖啡吧,我们总不可能把它们都移走吧,而且那些咖啡桌又恰巧在桥面当中!想象一下,当你在拍枪战戏时,旁边还有悠闲的顾客在有说有笑地品尝咖啡……

  每个人都绷紧神经投入工作,为了替刘伟强导演弄出个最佳拍片状态。同时,我再一次领略到全智贤和郑雨盛的超凡演技。可以想象到当时的情况有多混乱,而他们两人却演出了一场完美无缺的感情戏,细腻又动人。我以前也多次拍过感情戏,当从没有像现在,被感动得在摄影机后面流泪。

  说真的,我还并不十分了解韩国。但我真的被感动得哭了,而且还是在一群一边喝咖啡,一边谈笑风生的人们当中。我不得不说,今天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是那么完美,那么职业。

 [1] [2] [下一页]

  声明:新浪网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评论影行天下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影音娱乐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62647003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2006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