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与太太奥斯卡亮相被评夫妻相

2013年03月06日05:19  扬子晚报

  导演李安在刚落幕的第85届奥斯卡上,二度斩获最佳导演奖。与此殊荣一同盛传于网络的,还有李安在家当了6年“家庭煮夫”、全靠妻子帮扶的故事。林惠嘉因此也成了人所敬仰的“贤妻”。林惠嘉,台湾人,毕业于台北第一女子高中、台湾大学化学系,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微生物学博士,现任纽约医学院研究部教授。作为理科系毕业的女生,她的个性更像是热播美剧《生活大爆炸》中谢耳朵的女友艾米,思维和言谈都很酷。她能够从容地命令李安:“不管你捧了多少个小金人,你还是那个李安;家不是片场,你该做的家务还得做。”他们两人也长得越来越有“夫妻相”了。

  她养家

  “纽约大学硕士毕业后李安曾在家中当了6年的‘家庭煮夫’,做饭、接送小孩……”

  大导演李安的成功并非一帆风顺,纽约大学硕士毕业后他曾在家中当了6年的“家庭煮夫”。1986年1月,林惠嘉毕业后找到工作,从伊利诺伊搬来纽约郊区同住。此后相当长的时间,太太工作养家,李安赋闲持家。有时,林惠嘉回家看到李安精神不振,就会提议全家出去吃个饭。李安说:“那时我们最奢侈的就是去吃肯德基,老大阿猫说:‘我们去吃老公公炸鸡’。”那时候,李安在家负责煮饭、接送小孩,分担家务,惠嘉也不太干涉他。而在李安得到第一笔奖金时,他高兴得立刻把奖金给了太太,让她去改善生活,买些自己喜欢的衣服和鞋子。没想到太太却把这笔钱借给了李安的弟弟。当时李安的弟弟李岗做生意赔了钱,正需要大笔资金渡过难关,嫂子的决定仿佛雪中送炭,让李岗多年后仍然心怀感激。

  她独立

  “她半夜自己开着快没汽油的车去医院生孩子,不让医生通知丈夫和亲友。”

  李安说自己和太太是典型的互补性格。“我委婉柔和又心不在焉,不太懂得照顾自己和别人,太太性情刚直专注,独立聪明,和她所学的微生物科学理性中带细腻的性质很像。”两人结婚后,李安在纽约剪辑毕业制作,林惠嘉则在伊利诺伊继续念书。1984年5月,李安还在等毕业作冲印出来,所以,大儿子阿猫诞生时,李安不在太太身边。

  “当我傻傻地冲进医院时,大家一见我来都高兴地鼓掌。原来头天半夜惠嘉做完实验后开车回家,感到羊水快破了,就自己开着快没汽油的车子来到医院。医生问她要不要通知丈夫,她说:‘不必’;问要不要通知友人,她也说:‘不必’。院方还以为她是弃妇。她的个性是很独立,自己能做的事就不麻烦人。本来我们说好,腹中胎儿的头部开始移位往下转时,大约是预产期的前一周,我回伊利诺伊来照顾她。结果她也没告诉我。后来,老二石头出生时早产,我就特别盯在一旁,她还是频频赶我走,‘杵在这儿干吗,你又不能帮忙,你又不能生!’孩子出生时,我去拉她的手,她还把我推开,让我一点参与感都没有。”林惠嘉表示,自己不认为是在帮李家带孩子,“我是帮自己带孩子。我是独立的生命,有属于自己的灵魂事业”。

  她外冷心热

  “她从科学的角度说:‘李安出生时,颈部遭到脐带缠绕,脑细胞大量损坏,所以他做事非常专注,也只能做两件事:拍电影跟煮菜。’”

  与李安的“委婉”相比,林惠嘉实在是有些“慓悍”。她从科学的角度说:“李安出生时,颈部遭到脐带缠绕,脑细胞大量损坏,所以他做事非常专注,也只能做两件事:拍电影跟煮菜。”李安当初赋闲在家,看到妻子那么辛苦过意不去,就打算学电脑找工作,结果被林惠嘉发现了,呵斥他:“学电脑的那么多,又不差你李安一个!”林惠嘉是典型的外冷心热,她自己受了那么多苦不抱怨,而对李安的辛苦却是时长挂念。她说尽管自己不懂电影,但知道拍电影真是一个极其艰辛的工作,“李安当初拍《卧虎藏龙》时,那场电影的拍摄从内景到外景以及晚上的剪辑,每一个过程、每一个步骤李安都要到场。一天24小时里,他的睡眠大约仅仅是两三个钟头”。《卧虎藏龙》杀青的时候,李安由于昼夜操劳脚腱受伤,不得不躺在病床上接受治疗。远在美国的林惠嘉得知消息后,连夜带着两个儿子和华人医生开出的中草药,飞往安徽黟县的拍摄地,她知道影片的后期制作是最关键的时刻,怕丈夫因病拖累进程。

  她是“老大”

  “她是家中规矩的建立者,家里凡事她说了算,只要是妻子的命令,李安绝对服从。李安常说自己成功的秘诀就是‘怕老婆’。”

  林惠嘉说自己毕生的工作是当家里的三位艺术家——丈夫李安和两个孩子的精神导师、司机、管家婆、心灵港湾。大儿子李涵是雕塑美学者,二儿子则是演员,曾出演票房很好的美国电影《宿醉2》。林惠嘉是家中规矩的建立者,家里凡事她说了算,李安绝对服从,李安常说自己成功的秘诀就是“怕老婆”。

  在李安看来,自己成名后给这位酷太太的精神带来了“负面影响”——“此前她工作忙,我依赖她,我出名后,现在她有时候要出来做‘李太太’,打搅了她的工作,所以她在精神上反而没有以前痛快。”李太太常常要陪李安参加各种颁奖仪式,李安笑称因为自己在家里“地位很低”,所以,每次入围重大奖项,他都希望老婆儿子们可以一起走红地毯,借机让家人感受一下他这位“一家之主”的“威风”。而之前由于忙于自己的事业,林惠嘉并不理会李安的电影,她称为“他的事”。相比于李安的电影和厨艺,林惠嘉更为了解李安厨艺,她说李安做的虽然都是些家常小菜,不过“相当好吃”。

  他们恩爱

  “结婚时的大红被单珍藏了多年,成了《喜宴》的道具。不论他的事业处于低潮或高峰,两人的感情一直差不多。”

  李安透露,生活中两人也没有甜言蜜语,“那些甜言蜜语都放到电影里去了。“也难怪,在这次获奖后,李安高呼“我爱你”,让林惠嘉很不自在,觉得肉麻得无聊。

  尽管《喜宴》大获成功,但李安说:“一想起拍《喜宴》时,我给戏里的新娘挑礼服、化妆打扮,而我太太都没有经历过这些,我心里就有着罪恶感。”《推手》、《喜宴》拍完后,李安有过大约两周的杀青忧郁期。而《饮食男女》杀青后,家庭的温暖则治疗了他的“杀青忧郁症”。李安回忆道:“赴台四个月拍摄《饮食男女》,是我第一次长期离家拍片。那四个月,阿猫有时不肯做功课。太太生气,曾有两星期不接我电话,加上拍片时遇到一堆烦心的事,又要参加金马奖,我的心情十分郁闷。杀青后我直奔纽约,并嘱咐助理李良山帮我查询有没有夜班火车到华盛顿D.C.,因为妻儿正在D.C。姐姐家。当晚7点多飞抵纽约,车还没到家门口,远远就看见家里灯光通亮,原来是太太带着儿子已经在家等我回来了。家的温暖,治好了我的杀青忧郁症。家,也是我做‘收心操’的地方。”中 新

(责编: Gracetot)
分享到: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意见反馈 电话:010-82612286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