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潮论坛:中国科幻片需要培养自己的观众

新浪潮论坛:中国科幻片需要培养自己的观众
2017年10月22日 20:12 新浪娱乐

《银翼杀手》前作和新作的承继关系到底如何?两部电影在科幻电影体系里的地位究竟是怎样?延伸开来,这对中国科幻片有何启发?

  点击查看论坛实录>>>

  新浪娱乐讯 人都希望有预知未来的能力,这也是科幻片作为人类对未来想象的一个载体,能够长盛不衰的原因。未来世界到底如何?在科技高速发展的前提下,多米诺骨牌相继倾倒后,人类生活又面临怎么样的变化?从某种意义上,科幻片远不止层出不穷的黑科技,它更是人类在哲学、道德等重要领域的修行场。

  10月27日,《银翼杀手2049》将在中国上映。这是1982年《银翼杀手》的续作,导演雷德利·斯科特亲自监制,近几年迅速封神的加拿大导演丹尼斯·维伦纽瓦执导。电影北美上映之处,好评如潮,很多人封为神作,甚至有影评人认为超过原作。

  以“科幻片”为轴心,前作和新作的承继关系到底如何?两部电影在科幻电影体系里的地位究竟是怎样?延伸开来,这对中国科幻片有何启发?新浪娱乐携手中国电影资料馆,在放映雷德利·斯科特1982年版《银翼杀手》,和30分钟的《银翼杀手2049》的独家片段后,邀请四位专家,北京电影学院副教授、编剧王红卫、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影评人严蓬、导演郭帆[微博],发起了一场名为“科幻电影的未来,未来的科幻电影”的“新浪潮论坛”。

  老版《银翼杀手》到底多牛?

  “开创性的科幻片”还是“迟到的科幻片”?

  既然要说《银翼杀手2049》,那就不得不说1982年的老版《银翼杀手》。那部现在被封为“神作”的电影当年上映时可是非常惨淡,上映初还面临剪辑权之争,最终世面上有几个版本,不过,最为人所承认的还是没有哈里森·福特旁白的导演剪辑版。

  北京电影学院王红卫教授认为,《银翼杀手》在内地的出现明显滞后,他称之为是一部“迟到的科幻片”,因为对于中国观众来说,真正开始接触并讨论这部影片,远在1982年之后,“我在电影学院给同学们放,他们也不喜欢,这部电影是在后面才被慢慢发现的。”

  尽管如此,《银翼杀手》的开创意义毋庸置疑,“它的意义在于是它定义了赛博朋克,定义了复制人,定义了未来城市,”王红卫说,“这种定义的功能是很厉害的,很少有电影可以定义一种东西。”

  影评人严蓬,微博名“电子骑士”,他对于科幻电影很有研究。所谓“赛博朋克”,他认为是一种“高科技、低生活”的概念,这种概念认为科技的进步可能并没有给人类带来更多的快乐,人依旧活得很丧。“《银翼杀手》是赛博朋克的集大成者,”严蓬认为它的成功在于其空前性,“在这部电影之前,没有电影这么讨论过”。

  新版《银翼杀手2049》到底如何?

  不算神作,但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续集

  因为前期北美风评非常之好,关于《银翼杀手2049》的讨论,观众最为关心的一点在于,它真的如传言这么好吗?

  影评人严蓬和王红卫教授都认为影片在承继前作方面简直无可挑剔,无论是摄影、配乐,还是节奏方面,都和前作非常相似。张红卫是场上唯一一个没有看过全片的,他说想把体验留给影院,在大银幕上欣赏。在看完30分钟片段后,他认为《银翼杀手2049》的好是作为一部伟大作品的续集,在这个维度,它做得非常好,但是,他不认为他超越了前作。

  严蓬随后赶紧补充,他认为前作《银翼杀手》的开创性在于其特定的历史阶段,那个时候还没有好的科幻作品,如前所说,它的空前性是它之所以被封为神作的重要原因。而作为一部续集,它本身是戴着镣铐在跳舞,“是有限制的”,但是,他认为,能够做到这样已经是非常极致了,“我无法想象,另一个导演,另一个班底能做到这么好!”

  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却认为这部影片有着自己开创性的一面。他说自己不是专业搞电影的,是以一个普通观众的视角去看,“导演非常具有前瞻性,片中有很多细节都值得耐心品味。”

  “科幻是一种表达方式,”有着科技背景的张鹏说起片中的黑科技设定也是赞不绝口,“AI和复制人是两条线,也是未来有可能演化成人的形态的两种形式,第一部讨论了复制人,这一部继续在讨论这个问题,同时,它也提出了新的问题,AI,这是第一部两个问题同时被探讨的电影。”

  科幻电影的一大魅力在于,里面的很多黑科技很可能成为未来的现实。片中AI女朋友让人印象深刻,对此,张鹏坚信,“未来30年是可以实现的,不仅仅是因为科技可能,而且因为人类有这个需要,人的渴望是科技进步的一大动力。”不过,他也补充说:“可能并不一定是以电影中这种形式实现。”

  中国科幻电影的元年?

  “中国科幻电影刚刚起步,我们需要培养自己的观众”

  场上四位嘉宾中,唯一有“实操”经验的可能就是导演郭帆了。他之前曾拍过《李献计历险记》,目前正拍摄由刘慈欣小说改编的科幻电影《流浪地球》。谈到科幻作品,郭帆坦言《银翼杀手》对他的影响挺大。他还透露,在拍摄《流浪地球》时,本来想按照诺兰的《星际穿越》、星战系列去做,但是真正去拍发现,“我们和好莱坞的差距可能有30年吧,我们根本做不到。”最后,他选择了《银翼杀手》,“也算是一种致敬吧!”

  此外,郭帆分享说,中国科幻片还处在“婴儿阶段”,“要面临的不只是技术、资本上的门槛,还有文化语境上的门槛,文化的宽容度和接受度还比不上美国。”他举了一个例子,“中国人拍科幻片,那到底是美国人说的算,还是中国人说的算?比如《独立日》里面,外星人来了,美国总统振臂高呼,我们去打外星人,在中国的语境里,你敢想吗?”

  再者,还有美学上的门槛。他开玩笑说:“钢铁侠摘下面具是小罗伯特唐尼,如果是王宝强[微博],或者哪怕是刘德华,你也会觉得很怪,因为长期印象里,我们不会把亚洲面孔和机械联想在一起,这都需要一个过程。”

  最近几年,中国科幻片似有露头迹象,关于“中国科幻元年”的讨论也不时出现。王红卫教授就提出了三部,一个是刚刚提到的郭帆导演的《流浪地球》,一个是宁浩的《疯狂外星人》,还有滕华涛的《上海堡垒》,说完他幽默道:“《三体》就不说了。”在场观众也会心大笑。他提议:“要不都推到2019年,正好赶上《银翼杀手》中的未来设定。”

  玩笑归玩笑,王红卫不忘为中国科幻片打call,“电影分为值得进电影院和不值得进电影院的,《银翼杀手2049》肯定是值得进电影院的,我非常需要这部电影能卖好,因为中国科幻电影刚起步,特别需要人气,这样才会有人看到,肯投钱支持我们自己的科幻片。”

  “82年除了有《银翼杀手》,还有一部科幻片,《E.T.外星人》,那是美国人把科幻片推到了电影产业的顶端,”王红卫继续,“科幻片有很多种,硬科幻,软科幻,我希望我们即能做好莱坞式的,也能做欧洲的、独立的,而不只是把科幻仅仅作为一个产业的增长点。”(安东/文 王博/摄影 陈植/摄像)

(责编:小万)
声明:新浪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新浪娱乐公众号
新浪娱乐公众号

更多娱乐八卦、明星独家视频、音频,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entertainment)

娱乐看点

热门搜索

高清美图

明星势力榜

票房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