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2017-09-15
  • 孙俪:电视剧女王的特权、自律与清醒
  • 难得的是,这位世俗意义上的“人生赢家”,在生活上有一份做普通人的清醒与节制。那是源于开放的心态,也是一种能力。就凭这,她几乎要成为年轻女演员们的模板。

  最初收到《那年花开月正圆》的邀约时,孙俪第一反应是拒绝。了解到故事元素是“大女主”、“古装”、“斗”,她甚至没有耐心看剧本,就将之搁置一旁。后来导演丁黑[微博]打来电话问她剧本观感,顾忌恩师面子她只好翻来看看,一看便定下了周莹的终身,那是后话。彼时,女演员也有好胜心,“我也觉得不要被同类型的角色限制。”

  《那年花开》开播前两个月,豆瓣上曾出现一个帖子点赞者众,“为啥孙俪特别爱演这种大女主戏?一个女性,大时代背景下,波澜壮阔的一生,传奇的女子……”这或许能解释为什么孙俪听到“大女主”就避之唯恐不及。她也感觉到了,自己已然给观众留下了“大女主专业户”的印象。

  不只是普通观众这么想。今年8月份,孙俪去给张艺谋电影《影》配音,张艺谋好心地劝说她该休息了,“你太累了,一直在拍戏。”孙俪忙解释,自己真的没一直在拍戏。张艺谋也惊讶了,“那为什么我老能看到你?!”

  孙俪为自己成为“大女主专业户”叫屈,“其实我还真没演几个。”纵使如今小荧幕上“大女主”泛滥,但在《那年花开》之前,孙俪扮演过的常规意义上的古装大女主戏,只有76集的《甄嬛传》和81集的《芈月传》。只不过,这两部超长剧集,前者是开国内大女主戏之先河,后者是大女主戏的垒瓦固山之作。这两部戏在首播后多轮播出,持续攫取着观众注意力。“比较幸运的是,演的每一个角色大家都能看到吧。而且可能戏一直在重播,导致大家总能看见我”,这话带着点儿无奈。

  用每年一部,甚至每两年一部的超低产量在日新月异的电视剧行业屹立不倒,孙俪在接戏方面是出了名的“稳狠准”。就像一个高明的剑客,不出剑则已,出鞘必定一鸣惊人。她认为自己的成绩很大程度来自于刻苦与自律,也因为幸运,所以比别人更珍惜每次机会。

  难得的是,这位世俗意义上的“人生赢家”,在生活上有一份做普通人的清醒与节制。那是源于开放的心态,也是一种能力。就凭这,她几乎要成为年轻女演员们的模板。

“女王”的“特权”

  2003年拍《玉观音》时,编剧海岩曾遭受着质疑:性格、命运如此复杂的女主角安心,怎么会用一个名不见经传、毫无戏剧经验的新人?扮演毛杰的何润东[微博]也回忆,那时候他和孙俪确实都不算会演戏,“根本不懂怎么演戏,导演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不过在导演丁黑的眼中,孙俪在当时已经显示出“狠劲儿”。

  “那时她还没现在懂如何运用真假感情切换技巧,演戏只能用真感情。”拍摄安心丈夫铁军死的那场戏,因为那时只有一台机器在一个角度拍,为了多角度连接起来戏更好看,丁黑从不同角度拍了孙俪30多条哭戏,“拍了一下午,条条还得接戏,她都是动真感情。”

  到了《那年花开》,与丁黑再度合作,孙俪多了一分自信。在《那年花开》的宣传期,她不止一次不避讳地对媒体说,“导演给了我改台词的特权。”这是一种信任。“因为导演说周莹是江湖出身,她没有多会讲成语或文言文,都是用最俗套、最简明易懂的方式去说话。如果剧本里有一些矫情、文艺的台词,我可以改掉。”她不忘补充,“当然我们是很互相尊重的,我在改之前前一天都会告诉他,也会告诉对手戏演员。”

  为了将西安女子演好,孙俪还去跟西安人俞白眉[微博]请教,“在戏里擤鼻涕,磨脚底,总蹲着甚至蹲在椅子上,用茶壶对着嘴喝水,那都是他给我的建议。”诸如此类孙俪的关于戏的点子,一般都会很流畅地运用在《那年花开》里。她还曾对更注重戏、注重情感拿捏的丁黑建议,“现在的电视剧,人物造型也是非常重要的,你要赏心悦目。我说,这是80后对60后的一个建议。所以导演也是非常棒,他也接受。”后来丁黑找到了香港著名美术指导叶锦添[微博]做造型。

  被导演信任且更自信的孙俪,到了拍周莹丈夫吴聘的下葬戏,却叫苦不迭了。她走过去坐在丁黑身旁,很不安,“导演,不行了,我不年轻了,演哭戏我那啥了。”丁黑能感觉到孙俪特别怕拍大悲怆的戏,“并不是说她没有这方面的能力,现在她哭戏调动地非常自如。但是实际上她每一次还是用真感情。然后时间拍的长了以后就会头疼,状态就会不好。”丁黑猜测着,这可能跟孙俪第一次演戏就是演《玉观音》有关,“那部戏大悲的戏又特别多,她都用真感情,所以可能她留下了很重的阴影。”

  再怎么不安,重场戏还是得拍。结果一拍上,孙俪不仅卖力地往外掏自己,还跟导演较上劲了。“我跟导演说我想象的样子是没有任何前兆,周莹就突然跳下去趴在棺材上,会让人很震撼。但是导演给的景是棺材上还有栏杆,我得翻山越岭,就没有那种瞬间感。而且棺材底下全渗出的地下水,我压根踩不进去。我跟导演说,我一定要跳到棺材底下然后再扑上去,不能直接扑上去,那个动作是帮助我表达的。”

  那是加上群演几百人参与的外景戏。后来处理棺材的位置以及抽干地下水花了一个小时,所有人在野外等着。“其实我压力也很大,毕竟天黑,光也快没了,还牵扯到那么多演员。好在后来还是拍完了。”

  超越演员本职去为自己揽更多工作,其实也意味着更大的付出与责任,孙俪对此甘之如饴,也很有成就感。而导演给的这份信任,也来自于她本身就是《那年花开》的活招牌。两位男主角陈晓[微博]和何润东都曾说,还没来得及看剧本时,一看是孙俪主演,便都接下戏。

  还有传闻,因为是孙俪主演,这部剧刚官宣便卖出了版权。虽未经证实,但也足见这位“电视剧女王”给这部剧带来的影响力。而王冠与特权,都是披荆斩棘、大浪淘沙后才有的荣光。

  09年《小姨多鹤》经历审查之痛但收获好口碑,11年《甄嬛传》成暑期重播神剧,13年《辣妈正传》助她收获白玉兰视后之作,16年《芈月传》毁誉参半但创造收视奇迹,以及17年的《那年花开》,已然呈现着爆款的品相。作为一位正值上升期,这样段位的女演员,这样疏散的接戏频率,在日新月异的影视剧大环境中,以及如今流量小花们恨不得一年出5部作品的高效对比下,孙俪是相当“任性”甚至是少见的。

  这样的慢节奏,是否会浪费目前国产影视作品中女演员本就有限的艺术生命?她认真地摇头。14年前出演处女作《玉观音》时,她仅在《情深深雨蒙蒙》中当过赵薇[微博]的伴舞。导演丁黑给彼时20岁的新人两个忠告:你要珍惜自己的曝光率,不能一直出镜,那会让你消耗你自己,因为每个人的能量是有限的,一节电池的话,你一下用完就没有了,你要慢慢地珍惜你的能量;作为一个好演员,你要学会怎么去塑造角色。“当演员这么多年,这两句话一直在我心里”,孙俪轻按了一下胸口,仿佛要将这两句话按近心里。

  好在她开弓后例无虚发。甚至没有起伏的曲线,在电视剧领域一直保持在一个高位的水平,在有限的播出期高效得攫取着观众注意力。这样将“稳准狠”做到了极致,除了孙俪,在国内女演员中大概只有电影圈的章子怡[微博]了。

  其实另一个层面上,孙俪可能真的是“大女主专业户”了。从处女作《玉观音》开始,她的大部分电视剧都是“泛大女主戏”——以女性为绝对主角,甚至都将角色写进了剧名。如今“大女主”时代来临,被媒体无数次问及相关问题的孙俪给出了一个周全的答案,她说这是“女演员的盛世”,“就是有这么多戏都是以女性为主的,在以前的电视剧或电影里,这是不可能的,很多剧本中女性都是一个花瓶角色,都是以男性视角去讲故事。但现在有那么多戏愿意以女人为主,有那么多人喜欢看女人演戏,这是多好的一个事情。”

  孙俪赶上了盛世,好在她也没有浪费这个好时代。

女演员的自律

  其实年纪更轻的时候,拍大悲大痛的感情戏,孙俪并不像现在反应这么大,拍完了可能磕一包薯片,或者吃一包棉花糖,不好的情绪就释放掉了。但现在不行了,她会好几天都释放不了,甚至于晚上会失眠。

  并不是某一场戏有多激烈让她伤感,而是很多戏演完了串联起来,她会为角色揪心。拍吴漪成亲的戏,她就回忆到周莹当时嫁给吴聘的场景,其实剧本上没有任何提示说周莹会怎么表达,但是她说着说着就很动情,那种心痛感很强烈,真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她也曾去求助心理医生,医生宽慰她说这就是职业病。“一般人每天情绪不会有那么多的大起大落。我说我这是假的啊,他说再假的你也动情了,所以会伤你的肺,伤你的心,伤你的肝。”

  这样一份太费心动情的工作,用丁黑的话说就是“走在悬崖边”,其危险性更让孙俪知道屏除杂事杂念、自我管理的重要性。每天拍完戏,她几乎没有任何社交活动,而是回到自己的房间独处,听听音乐,泡个澡,喝点红酒,让自己放松。

  但即使是放松,也要紧紧地将角色的魂攥在自己的身体里,哪怕是休息时间。《那年花开》中大反派杜明礼的扮演者俞灏明[微博],本是人气偶像出身,这次的表演给观众带来了惊喜。拍摄期中途集中拍吴家东院的戏份,没有戏的俞灏明却一直驻守在无锡的景棚里,给演员们做饭,或是给大家拍照。“我说你为什么不走啊?心想小男孩没戏还不如出去玩玩,跟朋友吃个饭什么的。他说不,他说我走了,我怕我自己的心就被带走了就出戏了。我要沉浸在这儿,让自己一直在那个状态当中。”

  孙俪觉得“这小孩很有意思”,但也承认,即使表演经验更丰富有更多技巧,她也需要这种“沉浸”。在7个多月拍摄期,她只去了一次合约规定的商业代言活动,以及每周在剧组放假一天的时候回家,其它所有时间,几乎将自己封闭在剧组里。

  拍摄期她经常被曝出在片场“一言不合就做操”。这是剧组“不见天日”的作息规律下的小诀窍。“早上7点开车到房车上化妆,画完妆就进棚拍戏,除了中午吃饭的时候再出来一下,晚上收工再出来一下。那为了拍戏保持活力,平时还是要抽空动一动。”

  都说演员的身体不是自己的,孙俪常常晒出的“用生命做运动”的微博图成为不少网友的励志鸡汤。即使不拍戏,她最多隔天就要锻炼一个半小时,还笑说自己有“多动症”。从不会有放纵自己的时候,“我每天都会磅秤,如果说体重超过那么一点,我就要让它马上回到那个原点。从小跳舞我就这样,习惯了”,孙俪说得轻描淡写。

  对于自己的生活管理,她到了近乎苛刻的地步。“每一部戏开机前俩礼拜,我基本上不太见人,也没有外面的交往,就好好看看剧本、锻炼。而起从那开始,我会吃地非常素。就是我要以最好的状态去迎接我新的角色。”

  饶是这么拼,但对于孙俪来说,也有“臣妾办不到”的时候,比如熬夜这门对于演员来说家常便饭的技艺。在入组前,孙俪就曾直白地跟丁黑提要求,“我不能熬夜”。她是真熬不住。《芈月传》有一场夜戏拍到了晚上11点,平时9、10点就睡觉的她就感觉连台词都记不住了。“不是娇气,是我了解我自己,在那个时候我的表达能力、思维能力完全跟白天是不能比的。”

  其实这简直不像个年轻人的规律作息,何尝不是另外一种自律。剧组往往地处偏远而条件艰苦,并不如大众想象中的有技师去给女明星做美容。实际上她已经有半年的时间没有做美容了,这对于一个女明星来说也算是罕见。在剧组里的生活,她会在每天洗完澡后看一部电影,给自己按摩,全靠自己手艺,另外众所周知,木桶泡脚也算是她调理皮肤的独门秘籍。

  人们以为佳作频出的女演员会无比刻苦于演技,其实她重视形象不亚于演技。“我一直告诉自己,无论我这个戏拍三个月还是七个月,还是拍一年,镜头留在那儿,就一辈子留在那儿。”而自我管理带来的好状态不只是外形的状态,也是心里的状态。“你心里状态好,你的表演节奏也会好。”

  孙俪始终觉得自己第一部戏就演海岩剧《玉观音》女一号是老天的眷顾。她觉得在跳舞的时候,她也不是跳得最好的,可能个头合适,或者形象合适,就经常会跳主演。“当然现在很多戏,你说一个角色只有我一个人适合吗?也不一定。但是别人就看到了你,所以我就很珍惜每一次这样的机会。”

  “我觉得机会让你得到了,还不完全属于你,只有你做好了,真正站在舞台上那一刻,它才真正属于你。”她无意吐出一个金句。其实这背后有一个可以发散成知音体的故事。彼时在部队,她拿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领舞角色,毕竟年纪小,就飘飘然有些松懈于练习了。到了审查的时候跳得不尽人意,领导直接了当的对她说,如果下次再是这样的话就要换人了。“那绝对是当头一棒。”

  如今的孙俪,因为尝试过松懈地去做事情,尝过苦果,也有很认真地去做尝到甜头,所以知道在一件事情上的努力与自律对自己来讲是多么重要。“大概是年纪大了”,这句话再次出现在我们的对话中。这是不是意味着一种焦虑呢?她哈哈笑出声,“如果焦虑的话,我就不会说了。我还可以演很多年,我不焦虑。”

  她的好友俞白眉曾说,孙俪像一个苦行僧,白菜豆腐古佛青灯不断轮回,这种勤奋的结果就是,她像一个不间断电源一样,稳定地向观众输出着高质量的表演。这或许也解释了她在电视作品产出质量上超乎寻常的“稳狠准”。

  孙俪自己也认同,如今取得的成绩,很大程度来自于刻苦与自律。“我相信无论做什么,你要脱颖而出,让别人看到你,一定会付出比别人多的多。”

普通人的清醒

  孙俪和俞白眉的结识,是因为邓超[微博]。俞白眉和邓超两度合作合作电影《分手大师》和《恶棍天使》。邓超自导自演,孙俪在《恶棍天使》中更是担当女主角,以素颜+西瓜头+厚瓶盖的邋遢造型出镜,扮演高智商低情商的学霸女查小刀。这对于在电视剧里扮演惯了集万千喜爱于一身的大女主孙俪来说,绝对是颠覆。

  然而,这次观众似乎并没有很买账,“俪姐你还是做你的电视剧女王吧,别演喜剧了”“邓超你还是好好做演员上跑男吧,别再导喜剧了”……孙俪并不意外这样的评价,但她很坚持。“我觉得一个努力的人,一个有想法的人,不会因为别人一句话两句话就退缩自己的梦想。”

  孙俪为老公辩驳,“我跟他合作蛮多的,每次都蛮顺。人家都说如果夫妻一个是导演,一个是演员,肯定在现场天天吵架。但我觉得我在现场还挺服他的。首先他自己是个演员,他明白演员想要什么,他说什么样的话演员可以接受。其次,让我很意外的是他有很多导演思维,是很棒的。”

  她也为自己辩驳,自己其实特别爱演喜剧,甚至比演正剧让她更自如。“其实我之前演的《越光宝盒》,我特别喜欢,我就会整个人都很放松。就人家说我在戏里老哭,其实我平时不爱哭,更愿意用一些开心的方式方法去表达自己想表达的东西。我说干嘛整天让自己变得苦哈哈的?”周莹的吴聘时期,孙俪演起来很放松,“就跟我蛮像的。我朋友跟我讲说,你在戏里走路跟小流氓一样。然后我说,其实我走路就是那样。”

  其实这个领域赞誉的满值例如“电视剧女王”称号,背面是另一个领域的相对不足。还未等我斟字酌句问出这个问题,她坦然作答,“无论是电影还是电视剧,特别在网络时代已经没有这么大的界限。一个电影演员,还是电视剧演员,好象真的没有这么大的界限。你看在好莱坞,也有很多非常棒的电影演员去拍十几集的一个电视剧也非常好看。所以最重要的还是打动我的角色。”

  很显然,她有自己的独立逻辑与看法,是有底气输出价值观的那个人。

  孙俪说,她已能够判断负评出自于恶意还是善意,也能判断铺天盖地而来的赞誉是真心还是吹捧。当我真诚表示看到吴聘下葬时周莹的戏“很震动心很痛”时,她一度歪头问“真的假的?”随后她解释,“可能年龄大了,对别人表扬,我一眼能看穿她的表扬是真心的,还是为了恭维我。其实有时候生活在虚幻里挺好的,心里太明白也不是一件好事情。所以经常有人表扬我的时候,我突然发呆,其实我已经出戏了。”

  作为一个电视圈奖项的大满贯选手,与识于微时的丈夫一起携手走上“人生巅峰”,拥有幸福家庭被广大网友称为“人生赢家”。这样一位女演员,这样的清醒是不是显得有点刻薄了?但这份清醒绝对是天赐的礼物,让悬在半空的明星回到了人间。

  就像常年流传于自媒体的“鲁迅说”“林微音说”“白岩松说”一样,作为中国文化意义上典型的成功人士,孙俪也多年来遭遇“知音体”谣言。她哭笑不得地吐槽,“这个你一定要大标题写,那些知音体的文章都不是我说的!我很多朋友都会把那个文章微信发给我,说你说得好有道里啊。什么用一个橘子教育孩子;或者谁谁谁离婚了,孙俪说一段话让人回心转意;还有什么关于锻炼,我今天的努力是为了什么什么……我说,这些真的都不是我说的!而且我不太会说这么鸡汤的话。”

  有一次,她自己都怀疑了,很认真地让经纪人去核实一段鸡汤话到底是不是自己说的。“我都怀疑自己怎么有那么高的思想境界可以说出这样的话?!”那段话有上百字,经纪人一查,发现她只在一段采访里说过其中八个字,后面全是别人编出来的。她不太喜欢自己被“神化”,对于这种胡编乱造更是苦笑无语。

  但有一段“知音体”鸡汤文获得了她的盖章认证,就是自媒体们每每谈起她和邓超的爱情故事,称“曾经的孙俪内向安静,因为与外向、好交友的邓超的互补,才逐渐打开自己,变得如今这么活泼正能量。”

  当然了,还有一个原因仍然是“年纪大了”。“我看过一本养生书,很有意思,说为什么到了50岁,跳广场舞的都是女人而没有男人?你知道为什么吗?就是在年轻的时候女人都是属阴的,男人都是属阳的,所以男人都在外面打拼。可是到了50岁以后,男人精力全部耗完了,他开始属阴了。女人绝经之后阳气就开始提升了,就开始有力气了,就开始外面蹦哒、跳广场舞,很有道理的说的。我觉得我可能开始在往那个方向去走了。”说到最后一句话,她自个儿先笑倒在沙发上。

  除了热爱养生,孙俪微博上展示的生活不要太接地气。做饭烤点心,做手工种花,买菜讲价,逛街轧马路,带着孩子逛公园去旅游……在拍戏之外与工作保持距离,去过普通人的生活,是孙俪权衡利弊之后做出的抉择。

  她也曾想过,是不是要像别的女明星一样少去幼儿园,免得给孩子们带来困扰,但后来她发现不去幼儿园更给孩子带来困扰。“因为孩子不理解,等等妹妹就会问啊,比如幼儿园会有很多活动,为什么别人都是爸爸妈妈来,我是要奶奶或者是外婆来?我不希望小孩在一个畸形的环境当中长大,他们的成长只有一次。我们的什么身份不重要,更重要的是他们的成长。”作为一个单亲家庭的孩子,孙俪这样的选择更显深思熟虑。

  活出烟火味儿,还需要对普通人群的信任。孙俪表示,她和邓超忙的时候,幼儿园的家长也会带着等等小花和自己的孩子一起玩。而她不拍戏时,也乐于在家给小朋友举办Party。而爱搞笑的邓超,更是小朋友们的活宝,有次学校艺术节表演他去捷克拍《跑男》了,家长群里也一片失望。一开始孙俪也曾有过担忧,“但是后来其实发现,大多数人都是善意的。”

  当然,清醒、开放的心态之外,去做普通人本身也是一种能力。孙俪介绍,自己和邓超有不少“神器”,经常去公共场合也不会被认出。但有一次她带着一双儿女去剧院,还是被一位对明星好奇的家长拍了照。她去跟对方沟通,“照片你自己留着就行,但不要发在公开场合。”对方答应了,那张照片也并未面世过。

  从壁垒里走出去,孙俪觉得是必须的,“每个演员都应该这样。”“你的生活也要很丰富,如果你一直把自己封闭起来,你还怎么去感受一个人的心理呢?比如周末去公园,真的可以看到形形色色的人,很有意思。可能不一定哪一天演一个角色,某一个形象就会出现在我们的角色里。”

  前段时间郑爽出书,就曾感谢帮她忙的孙俪,“很羡慕孙俪的生活状态是一个返璞归真的样子,天天忙着带孩子,很踏实的感觉。”这当然不是只羡慕孙俪的生活,而是她精干业务能力之上,作为普通人的清醒与节制。

栏目介绍

  《人物志》是新浪娱乐原创部门精心打造的一档高端人物访谈栏目,创刊于2012年,迄今已有四年的积淀,是互联网娱乐媒体内容品质领航者。本栏目频次不定,月均可达每周一期,采访对象多是一线大咖,如有新作品上映的章子怡、范冰冰、巩俐、王千源,也有处于娱乐浪潮前沿的明星嘉宾,如深陷差评热潮的叫兽易小星、身在转型危机之间的李易峰。作为频道级别的栏目,《人物志》彰显的是新浪娱乐的媒体影响力和媒体价值。

主创团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