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爱情的牙齿》:咬住那条叫做记忆的鳄鱼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3月28日14:46 南都周刊
《爱情的牙齿》:咬住那条叫做记忆的鳄鱼

《爱情的牙齿》海报

  遗失了疼痛的爱情,就像用假牙咀嚼的一日三餐。而真正的爱情,是锋利的,它咬住那条叫做记忆的鳄鱼,紧紧不放,同时又被它所伤。这处境,一如庄宇新的处女电影《爱情的牙齿(blog)》。

  疼痛并非只有在霍乱,二战或文革时才会凸显深刻。虽然庄宇新也用了《青红》或者《孔雀》式的时代背景,但却不尽相同。至少他没有刻意地流露出展示历史符号的野心(他的镜头全都近距离地聚焦在人体身上)。与其说女主角是一个政治畸形时代的牺牲品,不如说我们的当下生活或爱情也并没有因为各种政治确切而变得特别“矫正”起来。所以影片的优异之处,不在于故事发生的年代,而在于它讲述了爱情中的普遍经验:误解,背叛,内疚,冷漠,伤害和疼痛。它最耐心寻味的地方,并非是它给“什么是爱情”这个大而空洞的问题一个确切的答案,恰恰相反,它揭示的是爱情的复杂性。它就像展示手术前用来冷敷的冰块,每一块冰以全然不同的结晶方式,每一个立方体以全然不同的面向而存在着。

  这使它跳出了 “一个少妇的故事”之类的通俗室内剧,作为某一类知识分子电影,强调着心理的厚度。女主角钱叶红遭遇了三段让她疼痛的爱情:在野蛮的少女时代,为了显得又红又专,她当众宣读了一封情书,伤了那个给她写情书的男孩子的心。于是他拿起了一块砖,砸伤了她的背。从此一下雨,她的背就隐隐作疼。别怪这男孩子太残忍,因为他也用了“同一块砖”砸伤了自己的脚。这非理性的

青春期的自残,到了钱叶红与中年有妇之夫相恋的阶段,变得不得不理性起来。她要完成学业,他要调动提升,他们不可能为了一个胚胎放弃前途。于是她冷静地把手术刀递给他,指令他完成一场秘密的人流。他似乎是深爱着她的,但是在“作风问题”败露之后,他却写下背叛的信,公开断绝,把自己说成无辜的受害者。她则被下放到肉联厂,她并没有怨恨他,事实上也没有什么好怨恨的,她需要在这场疼痛中,捍卫回忆的某种纯洁性。故事的最后一段非常震撼,她与一个不爱的男人结了婚。虽然她对他没有什么感情,但即便与之没有感情,他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男人,并非只是过客或者配角。于是他在她提出
离婚
的前夜,用钳子狠狠地拔掉了一颗牙,他说:“你最喜欢这颗虎牙,现在我把它送给你……”    

  用疼痛感知爱情,这几乎被偶像剧完全摈弃的方式,冷静而充满张力地,贯穿影片始终。

  庄宇新坦言他喜欢伯格曼的电影。所以在《爱情的牙齿》中,段落之间用了很多处闪红。红,泣血,纯粹,热烈,洗刷着爱情表面的灰尘。王梆/文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相关网页共约732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