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评论:《亲密》“亲密”是糖,甜到哀伤

http://www.sina.com.cn  2009年03月19日16:31  东方网-文汇报

  看电影《亲密》,是冲着岸西——香港电影圈里最顶尖的编剧——去的。这个女编剧天生就是写爱情的,几乎所有人都记得她写的《甜蜜蜜》和《男人四十》。如今,她转型当了导演,处女作《亲密》仍然是她最擅长的爱情戏。

  其实,岸西当导演的第一部作品,原本应该是《月满轩尼诗》,由张学友、汤唯这样的大牌明星搭档,倒也有看点。但她却告诉万有引力影业的老板江志强,她想先拍《亲密》。因为这个题材够危险。“危险到一定程度,对我就有吸引力。”

  这部电影像是在玩一个游戏。5年前的一天,杜琪峰对岸西说:“你来帮我写一个爱情电影吧。”最好只有5场戏。但其中一个画面就是:一个女人每天都去码头等一个男人,没有等到,晚上就回到她住的一个小酒店。所以,这部电影一度片名就叫《加州套房》。“这个男人是谁?哪里人?他们之间是怎么回事?”岸西问。“我也不知道,你自己去想。”杜琪峰答。杜琪峰还说了一个场面:在大风大雨里,一辆车子走不动了。岸西问:“这场戏和那个在码头等男人的女人有什么关系?”“我也不知道,你去想。”杜琪峰还是那句话。

  岸西想了半年,想得很痛苦。后来,她自己做主,写了个香港公路电影:5个同事,每天下班都坐同一个人的车子从公司回家,因为住得偏远,没有地铁。他们是敌人,也是朋友,在狭窄的空间里,发生了爱情。

  后来,杜琪峰一直没把这个剧本拍出来。他不拍,岸西干脆买回来,拍成了现在的《亲密》。电影里的时间是倒着走的,开场已是结局。然后,才有了一星期前、一个月前、半年前、一年半前……这步步为营的倒退,是为了解释这样的结果,有着怎样的前因。

  电影虽名为“亲密”,表达的却是一种反讽。反讽是岸西一贯的手势。正如《甜蜜蜜》的底色,在今天看起来并不甜蜜。这种貌似亲密实则疏离的暧昧,不仅出现在电影里,也经常出现在我们的寻常生活中。

  漂亮的女职员阿佩(林嘉欣饰)喜欢上早已成家的老板汤少(郑伊健饰),每天和另外三名职员一起搭着他的顺风车下班回家。在那辆空间局促的商务车内,我们可以看到她内心深处明显的变化。她每次都若无其事地坐在后排,然后待邱叔先到家后再换到副驾驶的座位上。我们不知道在汤少的那次醉酒、阿佩絮絮叨叨的表白之后还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彼此有了亲密的感觉,只是,这种感觉还不足以叫他们切切实实地发展成一段正式的关系。他们毕竟都上了年纪,何况汤少还有妻有女。他们没法像年轻的小聪和珠珠那样明目张胆地去表达自己,可以当众人的面吵嘴,然后赌气离开。在某种程度上,小聪和珠珠之间感情的变化就是导演刻意给阿佩和汤少安排的晴雨表,他们是在用一种更激烈、更隐忍的方式来表现两人内心深处的挣扎。

  当编剧,她是老手;当导演,她是新人。但是无论何种身份,谈论爱情时,岸西都游刃有余。片中有一处点睛之笔,汤少和阿佩一起去谈一支口香糖的广告,广告表达了电影要表达的东西。“燥热的夏天,一个男孩递给一个女孩一支口香糖,他们的关系从陌生人变得亲密,下一秒钟,在黑压压的电影院中,女孩被剧情感动得哭天抹泪,而身边的男孩早已坠入梦乡。”人和人的感情可以瞬间亲密,也可以瞬间咫尺天涯。

  有关情感的事再小,对于个人来说也是大事。走出电影院,人与人之间弥散着沉默的气息。突然有人说,亲密是糖,甜到哀伤。当看着阿佩站在台风中目送汤少的车在狂风暴雨中飞驰而过的欲哭无泪;当看到她明知他喝醉啥都听不到才敢对他吐露心迹,也许只有当你试过这样地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才能理解“亲密”的苦辣酸甜。

  如果说这是部好片,显然观众并不领情,惨淡的票房让岸西有些无奈,她说,“我写的是平凡人,但平凡人却不想看我写的东西,这是一个矛盾。”然而这部气质朴素的电影,却接连受到多个国际电影节的邀请,更是入围了香港金像奖三项大奖的角逐。当然,最有看头的还是岸西的老本行——最佳编剧奖。也许有人会说,是好片怎么能“闷”到让人在电影院睡着?当然还有人会说,如果换杜琪峰来导也许会好一些。可是,我宁愿相信岸西所说的“我拍片是为了更好地编剧”。在这个编剧主导不了电影的时代,这是件多么了不起的事。

  本报记者  陈熙涵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Powered By Google

更多关于 《亲密》 的新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