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我的唐朝兄弟》:强盗和士子的精神隐喻(图)

http://www.sina.com.cn  2009年11月23日11:09  新浪娱乐
《我的唐朝兄弟》:强盗和士子的精神隐喻(图)

《我的唐朝兄弟》海报

  文/田金双

  相比何平《麦田》主题之重和故事的抽象化,杨树鹏执导的《我的唐朝兄弟》有趣且幽默得多。相比之下,《我的唐朝兄弟》是一部很内容丰富故事好看很容易让人内心纠结的片子。甚至,就影片风格和类型我们都无法界定。当然,这也许正是导演杨树鹏想要达到的影像效应。

  在中国影片模式化自我迷恋重复抄袭西方商业大片这一前提下,没有风格恰恰就是最好的风格。当然,这一大前提是,影片的“故事要好看”。

  《我的唐朝兄弟》是对强盗和士子另类的精神隐喻,也是对中国农耕社会和农民思维的风格化的中国诠解。不羁的外表、荒诞的行径,两个江湖大盗闯荡数年无所披靡,情同兄弟。静谧的村庄、自得其乐的村民,从未想过平静的生活会被打乱。当强盗意外闯入村庄,他们的生命轨迹自此注定不同。原来爱情会在人的心中偷偷埋下一枚种子,让强盗懂得温柔也可以为刀,柔情也可以似剑……这很容易让我们想得古龙小说中的“温柔一刀”的某些意境。

  与何平执导的《麦田》相比,《我的唐朝兄弟》颠覆了以往华语武侠片的传统模式,巧妙地将幽默、暴力与哲思融为一体。该片看似情节简单、荒诞不羁,却于简洁中却镌刻着关于人性临界点的哲思,让人感受到生命无法承受之轻或重。

  《我的唐朝兄弟》和《麦田》的故事背景均与土地有关。只不过,后者更多地是两个逃兵给女人城中的女人带来的谎言和内心震憾,前者,是两个大胆鲁莽的强盗给一个闭塞山村带来的精神惶恐和杀戮。就故事的结局来说,《我的唐朝兄弟》结局中姜武农耕田园式的结局更容易让人心动。而这,亦符合梁山好汉式“强盗”精神回归的最好意境。

  因之,如果说《麦田》中两个逃兵是战争杀戮产生的人性怪胎有违常理和人情的话,《我的唐朝兄弟》中的两个强盗内心则富有人情味得多,故事中人物的性格还算比较正常。两个强盗贪恋财色,但却从不轻易杀人。只有影片结尾前里口口声称大唐律令的里正大人不能辩明是非把削尖的竹子插进恩公强盗胡军的颈项中,姜武才像“水泊梁山”的李奎发疯般地砍杀了几个村民。只可惜,胡军出演的薛十三和莺歌在影片中死得太早,否则,莺歌成了薛十三的人,故事会更有趣更阳光更好玩且幽默得多。

  这真是绝妙的讽刺!富有人情味的是强盗,不知感恩图报的恰恰是口口声称大唐律令做着不通人情报官之事的里正大人。而这个里正大人,竟然口口声称自己是常山李云赵子龙的后人!一个村官两个强盗一个府军一大群兵,人性的悲哀和人性光芒形成强烈的反差。

  以常规判断,到胡军出演的薛十三之死止,影片应该在伤感音乐和矛盾冲突中结束了。不过,导演杨树鹏又一反常态标新立异地给影片加了一个很诗意的小尾巴:姜武出演的陈六最终和村女罗娘结成夫妻终老一生,膝下一大群孩子静静地嬉戏,最后陈六在阳光中静静地老去,嘴里仍念叨着好兄弟薛十三的名字。

  这也从某种意象中隐喻了终老田园是中国式农民和文人士子抑或强盗心灵回归这一精神命题。更何况,中国原本就是农耕主义的精神田园,影片用诗意的抒情快感而不拖沓地给该片一个很中国很阳光的精神隐喻。

   看明星八卦、查影讯电视节目,上手机新浪网娱乐频道 ent.sina.cn

网友评论 欢迎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快速注册新用户
Powered By Google

相关博文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