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新快报:《我的唐朝兄弟》讲述草莽与情怀

http://www.sina.com.cn  2009年12月03日21:59  金羊网-新快报
新快报:《我的唐朝兄弟》讲述草莽与情怀
《我的唐朝兄弟》海报

  ■浮云客

  胡军姜武在一部喜剧片中扮演两个强盗,显然不会是十恶不赦的坏蛋。这只是两个有些善良有些狡猾又有些笨拙的职业毛贼。他们来到这个叫苦竹林的村子,陷入了偶然与爱情的圈套——陈六看上了马七的闺女罗娘,而偶然到来的府军意欲强暴罗娘,陈六出手相救,与薛十三二人杀了府军,被惊慌的村民拦住,再也走不出苦竹林,他们的命运和村民们绑在了一起。陈六走不了是因为他恋着罗娘,而薛十三走不了则是因为陈六是他兄弟。鹦哥并不足以让他留下。所以当四十年后,陈六再度来到苦竹林击败薛十三,然后安然离开人世,这无疑是对兄弟情谊的终极注脚。

  胡军和姜武的表演自不必说,尤其是姜武。首映礼上,导演对其不吝溢美之词,甚至说出与哥哥姜文相比,在表演方面就要改朝换代的狠话。这种评价搁在亲兄弟身上大概不会出问题,若是换作别人,势必引发舆论哗然。姜文姜武两兄弟长得的确很像,只是感觉姜武的气质更憨厚更草根,姜文近些年拍了些颇为曲高和寡的片子,显得更精英气和文艺腔一点。

  李立群扮演的里正爷则是另外一个复杂且有趣的人物。开始是冷面笑匠,但后来因为他的秉公守法却导致了整个村子的灾难。在精神创伤之际,他将一段尖木头刺入了薛十三的喉咙,于是薛十三就这么荒唐地死掉了。观众在瞠目结舌之余,似乎觉得薛十三的死无法接受毫无逻辑。而这毫无逻辑也许恰是逻辑之所在。死亡本来就往往以荒谬的形式降临,即使他是个迷人强盗,即使他是电影的主角。两个女人在这部戏里很多时候像是点缀。但罗娘比鹦哥要重要得多,她是故事的起因和最终的幸存者。罗娘的扮演者在首映礼上回答主持人提问时说,她不确定罗娘在跟陈六走的时候对他是否有爱情。我以为这个说法是很恰当的。至于鹦哥,这个“伟岸”的女屠户在出场的时候是相当惊艳的,她不是柔弱女流,自然也不会如罗娘那样喜欢四郎这样的毛孩子,她只会着迷于薛十三这样的真汉子,但她却不足以将薛十三的心留下。

  陈六遇到俊俏的婆娘,还会笨拙的问“许人家了吗”,而薛十三在与鹦哥激情之前,只是在把带血的杀猪刀还给她,然后狠狠地捏着她的嘴,看着她。这一幕,敏感的女观众们也许会为之心动,在如此粗鲁的行为中看到浪漫。也许鹦哥也或多或少感受到一丝受虐式的快感?当然,以此来批判本片的某种男性崇拜也未免不着边际,所以这权当一句无聊的废话吧。女人是弱者,女人却也意味着生命的延续。当女孩灿烂的笑容在麦田里绽开,我们多少感受到了一丝欣慰。

   看明星八卦、查影讯电视节目,上手机新浪网娱乐频道 ent.sina.cn

网友评论 欢迎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快速注册新用户
Powered By Google

相关博文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