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封路背后的礼服秘密

2013年02月25日10:33  新京报 微博
新京报漫画/赵斌 新京报漫画/赵斌

  颁奖夜的着装“潜要求”是独一无二,即便阔绰出手囊入几万刀的一件的晚装,也很可能被电视机前有钱的绝望主妇鄙视:“那不是上周我订的那套嘛!”此时此刻,这前夜的紧张不仅属于入围者暗自拟定的演讲辞,也包括了他们身上那款“独一无二”的礼服。

    塞思·麦克法兰早早就为自己挑好了礼服,他手握小金人,站在好莱坞大道和高地街转角处的楼面广告牌里,吸引着十字路口的游客,让忙于低头在星光大道寻找偶像名字的他们,也偶尔举起手机和相机,拍下这一行字——85届奥斯卡颁奖典礼欢迎你。

  不,应该是说85届奥斯卡颁奖典礼即将开始,但是否欢迎你,则取决于你是否属于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Academy)6040位会员中的一员,或者是被提名影片的相关演职人员。几乎所有低头走在星光大道上找名字或窜进杜莎夫人蜡像馆搞合影的,都不会在被欢迎之列。

  早于颁奖夜前一周,从西向东以此由蜡像馆、中国剧院、杜比剧院、好莱坞高地商业中心排开的好莱坞大道就已封路。整圈铁丝网迅速将此段大道围成一个工地,一架从对街埃尔卡皮坦剧院跨至颁奖地杜比剧院的天桥一夜立起。美国广播公司(ABC)的多个摄制团队进场布置机位,这是由他们独家买断电视播映权多年的盛大派对,他们等待着调皮的塞思·麦克法兰,或许还有他创作(导演)并配音的那只流氓泰迪熊。作为1929年第一届奥斯卡颁奖的举办地,斜对面的老字号好莱坞罗斯福酒店虽说风光不再,但也伴随着历史和曾下榻明星的各种幽灵传说,而在颁奖前重新热闹了起来:断水断电2小时的洛杉矶消防局演习通知早早就塞入客房;2楼那座荣幸地承担过玛丽莲·梦露第一张广告写真拍摄的泳池,也被有钱的公关公司征用两天,承接了一个名流派对。

  颁奖夜将现身的绝大多数明星以及他们的造型师,还在为该以什么形象示人而犹豫。他们得先到贝弗利山脚下的Wilshire大道转转。当然这种时候,可不能溜进奢侈品牌满布的名店里血拼,颁奖夜的着装“潜要求”是独一无二,即便阔绰出手囊入几万刀的一件的晚装,也很可能被电视机前有钱的绝望主妇鄙视:“那不是上周我订的那套嘛!”他们的造型师甚至他们自己,会先来到电影《风月俏佳人》中李察·基尔与大嘴罗伯茨下榻过的贝弗利Wilshire酒店。那里除了有一些发行商为获奖而最后造势的办公室,还有着诸如万宝龙这样品牌搞的顶级展示会,里面都是艺术家和设计师打造的独一无二之逸品。

  与大多数好莱坞电影的最后一分钟营救相似,红毯明星们的造型和服饰大多也是最后一刻才揭晓的秘密。毕竟他们的造型师也经常得等到开车前往杜比剧院时,才能最终定夺方案。至少此刻,在MHA服饰图书馆踱步的某位造型师,还在犹豫究竟要不要再次挑选晚装之王Elie Saab。至于她所伺候的是哪位大牌?那还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

  □张海律(媒体人 发自洛杉矶)

 

(责编: 饺子皮)
分享到: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意见反馈 电话:010-82612286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