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肥子:左小祖咒,你不好再羞辱我了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2月26日21:41  新浪娱乐

  不久前,在我的朋友刘典侠新居装修宴会前,我们俩在新的客厅里喝洋酒热身。喝了一会儿,我们都觉得此情此景特别像黑帮片(当时我还戴着顶帽子),就笑。为了缓解尴尬,这个投身时尚杂志业、整日与假基佬和真娘娘腔打交道的贼人跟我说:“我老板那天跟我说,我认识一个你们苏北人,盐城的,好像搞出了些名堂,最近要开一场音乐会”。刘典侠跟我说,当时他特别想找个人,走个眼神儿、会心一笑。

  我的朋友刘典侠先生是左小祖咒的粉丝。2005年我们从上海流窜来北京的那个秋天,他在女人街新豪运左小祖咒专场那儿买了当时能买到的所有正版专辑。当时我穷困潦倒、囊中羞涩,没钱去看那场演出,更别说买正版专辑。为了找回面子,我只能翻旧账——我买过左小祖咒三盘磁带,分别是:《走失的主人》、《庙会之旅》和《左小祖咒在地安门》。

  时至今日,我还是喜欢十块钱买来的《庙会之旅》磁带。那个踩鸭脖子似的声音一鼓作气、喷薄而出,又晦涩又油腻又焦躁,满足了一个傻小子在青春期对于愤怒、恶毒和幽默感的所有想象力。

  去年春天,我厚颜无耻地下载了《你知道东方在哪一边》mp3。当会儿我有个互联网公司中层的工作,按说应该买唱片。可当时我惦记攒钱买房子和车,早日娶媳妇,所以关键时刻,怂了。后来,我遭了报应,当时的女朋友跟我分手。闹分手的时候,我每天iPod里都放那张专辑。直到现在,我一听那专辑,往事仍然历历在目,然后就是一阵阵地恶心,胃里发凉,心里发慌,手心儿出汗。

  前两天,我们副总开着新买的别克君威带我们去吃午饭,车载音响里放的是《不孕高手》、《爱的劳工》,还有《代表》,我第一次在高级汽车音响上听见盐城人唱歌,然后生出了攀比之心:打算买个二手车,换套好音响,每天上班路上在东四环上听“秋风吹开了妹妹的花裙子萧瑟地飘”或者“举起来,放下,放下,再举起来”。

  我的另一个朋友,是眼下操盘这张《大事》专辑宣传的陈哈先生。我在上海做杂志那会儿,在天涯论坛上看到他的帖子,用站内短信跟他联系:愿意给我们写稿不地?然后这么些年一路下来,这位在上海生活好些年的已婚人士突然在MSN上神头鬼脸地对我说:我在北京了,在给皮帽子做宣传(好吧,神秘的哈哥来京还有别的事情,但伊很神秘,这是个秘密)。我无言以对,只能说:我现如今擅长东北菜新疆菜广东菜日本菜,哪天来我家,我给你秀厨艺罢。

  我还有一个朋友,刚刚德国归来的王宁桑跟我说,他在德国看反动媒体报道,说艾未未在四川的遭遇,说几个制服进了旅馆,要逮他,完后他的朋友左小祖咒试图阻拦。“那时候,我就觉得,呦,这下跟我的生活终于联系上了”,提起此事,王先生非常唏嘘,宛如当年在丰联广场办公室里听到八卦杂志主编加班时放《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

  把这一个月来所有事情连起来,整件事儿就有意思了:盐城人的影响力居然如此之大。早先对我来说,左小祖咒只是在《自由音乐》32开小册子上大放厥词、被我的偶像杨波推荐得你不听都不好意思的那么一个人物;后来,在我各个时期的朋友嘴里、在我老板的车里,这厮总是被不断地提起。

  整个11月我都在忙着工作,一个人干三份工,收入颇丰。豆瓣上(最近没妞儿,老往豆瓣跑)关注的音乐人里,左小祖咒每个几天就发一首新歌,完后就想:我得对自己好点,奖励奖励自己,给自己买新年礼物,就让同事小妹帮我在淘宝上买了《大事》专辑,还订了两张演唱会的票,打算跟王宁一同观摩。

  可唱片还在路上的时候,我就忍不住在google音乐上下载了整张专辑,拖进了iPod里。我的女上司开车把我送到北四环望京桥,下了车我就开始听《北京画报》,一路走到小区门口,吃了两个驴肉火烧喝了一碗驴杂汤。

  十年前,《庙会之旅》里是这么唱的:“她答应如果在五点前接不着客,就在工厂里偷块铁,趁供销社没有打烊之前卖掉它,给你带回一瓶乐百氏”。那是1999年,我的邻居、亲戚们大量地下岗,盐城人用这样的诗深深地伤害了我,然后我用了10年时间,从每天抑制不住地愤怒到想找到解决之道,最后远离家乡、把那些事忘得七七八八,每天电话里跟我妈说很快就会有汽车和房子。

  就在我想当顺民,揣着明白装糊涂,打算先往中产奔、逮到机会再移民的时候——我以为我跟他有了默契,当他在《北京画报》里逗我笑的时候,冷不丁进入主题——提起了那个众所周知的英雄好汉和他妈妈。完后,我就恼羞成怒了:老子花了钱的!你怎么还羞辱我!

   看明星八卦、查影讯电视节目,上手机新浪网娱乐频道 ent.sina.cn

留言板电话:010-82612286

相关博文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