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胡瓜的钱色人生:三个女人的糊涂账算也算不清

http://www.sina.com.cn  2009年12月18日09:22  信息时报
胡瓜的钱色人生:三个女人的糊涂账算也算不清

胡瓜

胡瓜的钱色人生:三个女人的糊涂账算也算不清

胡瓜获得金钟奖,女儿女友齐齐献吻

胡瓜的钱色人生:三个女人的糊涂账算也算不清

瓜哥的口才向来都有收视的保证

  □专题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何珊

  大陆观众对于他的名字,绝对不会陌生。14年前,与高怡平搭档的男女配对节目《非常男女》,让他一夜之间红遍海峡两岸。在台湾综艺圈,他是数一数二的大哥大;对狗仔八卦杂志来说,他是当仁不让的最佳追踪目标;就一位年满五十的中年男子而言,娶妻、生子、嫁女、当外公,他一样也没有落下;就他身在娱乐圈二十七年摸爬滚打,桃色丑闻、外遇离婚、涉赌欺诈、吸毒勒戒,他同样没有少栽跟头……正因为如此,只要是跟他沾边的人与事,都成为狗仔热衷追访的目标。14次入围台湾电视第一大奖项——金钟奖,却直到今年10月中才功德圆满,他叹了口气说感觉“如释重负”。他就是胡瓜,人称瓜哥。回顾在演艺圈二十载心路历程,坦言如梦一场,那么不真实。

  【事业篇】

  14次冲击终摆脱金钟奖“杯具”

  苦等二十多年,胡瓜终于不用再坐金钟奖的冷板凳,牵着女儿胡盈祯(小祯)的手,意气风发的踏上颁奖舞台,他笑着说女儿还在上幼儿园时,就已经入围了金钟奖,但一直都没拿到,奖杯到手要送给女儿,为了让她知道老爸以前不是吹牛!可是众人欢呼过后,回到家熄了灯躺在床上的胡瓜,却没有半点雀跃与激动,反而觉得像做了一场梦,“有时候回头想一想,这么多年的日子一直在工作,想起了过去的一些辛苦,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就如同一场梦一样,那么不真实。”离金钟奖圆梦将近两个月过去了,心情有了更多的沉淀,胡瓜形容金钟奖是人生路上的一座里程碑,辛劳耕耘终于有了收获,“如释重负”。

  拿奖后功成身退?

  “这(主持)是我唯一的生财工具”

  当问到拿奖是不是不再是他的目标时?胡瓜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我也不知道,我的人生目标,或许就是把节目做好,有些人拍戏就想要一部一部好好拍嘛。那我们做综艺节目主持人,就是要不断挑战新的类型、新的节目,来奉献给大家。所以目标就是一直在更新自己,一直跟自己竞赛。”他感慨万分的说,即使没有得奖也还是要继续前进,因为这么多年来他没有得奖却也同样前进着。颁奖礼当晚因为致辞时间有限,胡瓜未能读出自己准备的“千字感言”,他表示这些文字已经发表在金钟奖的刊物上,内容主要是他的心路感受,以及过去提名的心情。

  50岁本是一个渐渐退下火线、放慢脚步享受天伦之乐的年龄,可胡瓜手上仍握着《挑战101》、《周五八点党》等五个综艺节目的麦克风,他承认身体的确有超负荷,但从未想过要减少工作量,更没有考虑过要退出演艺圈。“演艺事业不像是在公司做事那种类型的工作,从经理的位置退下来,就可以按照个人喜好,当一个顾问,或是去跑业务什么的。在(娱乐圈)这种激烈的竞争环境下,你只要稍微休息,或者是少做几个节目,那可能就会被淘汰了。需要时刻保持备战的状态,随时准备换上新装备,进入到新节目中,所以,一直都处于很紧箍的状态,随时都要维持巅峰的高度,你才可能在这个环境里继续生存,否则就是直接退休。”胡瓜说自己就是热爱表演,同时这也是他唯一的生财工具,“不是留恋,还是因为这就是我的工作。不然你叫我干嘛?我也不会做其他什么副业,也没有开辟别的领域,没有开店什么的,只能一直做下去。”

  假如没进电视圈?

  “搞不好我就去当韵律舞的老师了”

  胡瓜刚踏进演艺圈的时候,也经历过一段辛酸的岁月,进入电视圈之前,还在当兵的时候,就在艺工队当起了文艺兵,唱歌跳舞样样都是拿手项目,唯独就是没有主持过节目,但却认识了人生路上的贵人——夏春涌。当时胡瓜只是一个对演艺圈相当有兴趣的平凡年轻人,夏春涌对他说,“以后来台北找我。”后来,胡瓜果真只身北上,打了电话给夏春涌。离乡背井,只为追求遥远梦想的胡瓜,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夏春涌便让胡瓜住在他家六个月。第一次秀场演出,也是夏春涌替他安排的。当时,秀场最红的主持组合,是张菲搭配倪敏然,两人搭档极受观众欢迎,相对的价码也高。夏春涌建议秀场老板,让新人胡瓜搭配张菲,既新鲜又省钱,胡瓜因而获得登场的机会,成为张菲的徒弟。“于是开始了走穴的日子,在不同的秀场间奔波赶场。”

  “曾经试过身无分文,还不敢跟家里要钱,就只是向姐姐要一点钱买馒头,三餐大多吃泡面,过着穷酸的生活。”胡瓜淡淡的说道。最潦倒的时刻,他觉得快要顶不住了,就想回去部队教跳舞,但是还没有立定心肠做决定的时候,就有人通知电视台要开节目了,通知他去面试,那以后就很幸运的踏上演艺之路。“现在回想一下,要是那次没成,搞不好我就去当韵律舞的老师了。”

  第一个节目就是夏春涌所制作的《雁在林梢》,跟沈雁合作。由于制作人夏春涌集集让胡瓜露脸,让胡瓜一直称他为恩公。也就是从那时起,胡瓜才渐渐学会如何成为一名主持人。胡瓜说自己咬咬牙也就挺过来了,“从来就没有想过要退出,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综艺节目,只是想在台上讨一口饭吃,没想到后来还能转变成主持人。”

  【事非篇】

  没少栽跟头,次次都能死过翻生

  1986年,胡瓜开始主持综艺节目,从《钻石舞台》、《百战百胜》、《金曲龙虎榜》、到《连环泡》,叫好又叫座,逐步成为当红主持,并登上演艺事业的顶峰。二十多年过去了,胡瓜说现在已经想不起当时的感觉,反正就是每天都在忙,就跟现在一样,接不完的通告,“根本就是在劳心劳力,也没有去考虑什么一哥不一哥的问题。”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一夜爆红,飘飘然的感觉冲昏了他的头脑,抑或是平步青云惹旁人嫉妒非议,胡瓜没有逃过人红是非多的娱乐圈生态守则。

  涉赌吸毒一念之差?

  “但这就是人生嘛,总会犯一些错”

  2007年胡瓜勒戒归来,事业很快又做得风生水起,2008年以1亿新台币(约合人民币2100万元)成为台湾综艺主持收入王;而今年仅以微弱差距输给吴宗宪排第二,收入也有1.2亿新台币(约合人民币2500万元)。对于“当年是怎么开始吸毒”的问题,瓜哥避而不谈:“事情已经过了这么久了,我觉得提它也没有多大的意思。”不过对于那段在看守所的日子,胡瓜形容过得相当的平稳,“很像当兵时的规矩生活,也很有规律,可以多看一些书。”他说太阳照常升起,日子还是照过,并没有过多的反省,当记者问到是否会出一本自传?胡瓜表示还没有想过,“因为我手上也没有什么资料,过去没有保留什么图片或者影片等,出自传需要很多相关的东西,我都没有,一直都是在靠记忆过生活。”

  胡瓜平静地陈述自己的想法,对犯过的错供认不讳,没有丝毫的躲避, “我觉得是老天爷给我一些考验吧,是一个成长必经的过程。只是在走这些过程的时候,我比较辛苦啦。别人不需要经历这种磨难,但是我都走过来了,觉得对我的成长是有帮助的。即使再不好的回忆,也当作一个警惕与借鉴。当然也犯过一些错,但这就是人生嘛。”言语之中,流露出昔日种种皆为过眼云烟,人生百态早已不变应万变的淡然,“我觉得自己就是这样过,我从来也没有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我就只是一个人。有时候,我在看演艺圈一些人,把自己当作是一个巨星,天王,我觉得是很可笑的一件事。”

  60岁之前不打麻将?

  “打麻将浪费时间太无聊”

  吸麻东窗事发之前,胡瓜及其兄长胡技烜卷入诈赌案,哥哥胡技烜被裁定罪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两年两个月,而胡瓜却无罪释放。他说此后很少到狱中探望兄长,“我很想探望他,可是探望他会造成媒体妖魔化的舆论,我有曾经应关押他的看守所所长邀请,去看守所表演过,我知道是不适合出现在这些场合,但是家里人会常常去探望他。”

  而在涉赌案一审宣判当天,胡瓜当着媒体记者的面立下誓言:“我相信到60岁,我都不会再打牌,除非有一天我退休了。”如今胡瓜表示,此番言论很可能无法贯彻执行,因为他未必会在退休之后“重操旧业”,“因为我五六年都没有再打了”,胡瓜说不是发生了那件事让他下定决心,而是他有一天突然意识到,自己花了太多时间在打麻将上面,始终还是工作比较重要,“手头有那么多的工作,健康、睡眠才是尤为重要的,打牌、打麻将实在是浪费了很多时间在桌子上,一下子就过了六个多小时,完全不知道是为什么,突然我明白,这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事业还在冲,又不是退休了没事可做。”胡瓜还透露,自己戒烟已经有一年了,酒向来也很少喝,“在过年过节朋友聚会的时候小酌几杯,平时是不会在家里喝,不跟朋友喝,也不会到夜店里去喝酒的。”

  【亲情篇】

  对女儿的担心与疼惜是多余的

  很难说胡瓜算不算个老实人,但他说的话倒是很实在,没有像某些艺人千方百计跟你绕,东拉西扯跑题二万五千里,也没有像某些人装聋扮哑忽视问题,左闪右避跟你大打躲避球迷魂阵。犯过的错、蹲过的看守所等等,胡瓜都从容不迫一一回答,惟独两个问题,是他不可触及的伤痛。一个是之前所提过的开始吸毒的问题,另一个就是瓜哥的前妻秀秀,当记者问,“现在回想有没有觉得对不起前妻?”瓜哥道:“讲这个会不会太严重?”然后就不接话了。不过瓜哥对于他生命中的另外两个女人——女儿小祯和现任女友丁柔安,以及儿子胡释安倒是侃侃而谈。

  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

  “女儿结婚,当爸的一定会哭”

  胡瓜曾经一年花费400万台币(约合人民币85万元)送女儿小祯去瑞士留学,入读当地最奢华的贵族学府,一心只想让女儿好好读书,没想到女儿19岁时却选择出道,走老爸的路子迈入娱乐圈。胡瓜说:“我的想法当然是不想让她踏入这个圈子,我跟她讲过啊,说最好不要进入演艺圈,不然你将来会后悔。她说让她试试看。女儿已经成年,有自主权了,她坚持要选择这个行业,我们做父母的也只能是尊重她。但是我不会去帮助她,让她自己去闯闯看,我作为老爸的角色,也只能是提一些建议,告诫一下她外面环境的恶劣,至于她自己怎么去吸收是她自己的事,我也管不到。”

  在胡瓜的帮助下,小祯第一个录影节目是老爸好友吴宗宪的《我猜我猜我猜猜猜》。在吴宗宪及经纪人王伟忠的照顾下,顺利踏入演艺圈。看似沾老爸的光,起点不错,可小祯在多年后一次上综艺节目的时候,也道出自己试过交不起房租,要吃方便面果腹的辛酸。胡瓜说起女儿,句句都是浓得化不开的疼爱,“每个家长都会担心小朋友,可是你始终都只能在旁边看着她,又不是离乡别井,大家生活在同一个环境下,有时候录影都还会碰到,也好照顾。她其实从来都不会有什么身无分文的时候,家里什么都提供给她。她也有自己工作,现在当妈妈了,也更加了解父母亲当初所讲的一切,所以她算是已经成熟了,每个小孩子都会让爸妈心疼或是担心,可到现在我会感觉这些担心和心疼都是多余的。”

  今年6月,小祯跟整形医师李进良(旧名李晋良)补办婚宴,胡瓜在婚礼上激动流泪,他说把女儿交给女婿时真的很舍不得,但看到两人很快乐,他与前妻秀秀也都很开心,总算放下心中的一块石头,他还送给小祯一只钻戒,因为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他以女儿小祯为傲。胡瓜表示至今回味,眼泪依然是甜蜜的,“每个做父亲的,应该都会在女儿出嫁的时候落泪吧?即使婚礼上不哭,私下也会哭吧?”

  女婿李进良桃色新闻不断?

  “真实性有百分之三十”

  女婿李进良在婚前一直绯闻不断,不但被狗仔拍到他背着小祯,跟别的女人上酒店开房,还和女优观月雏乃等分别传出绯闻,让胡瓜大为不满,就连他在今年6月生日时,许下的愿望都是“希望李进良不要再上报了”。虽然李进良婚后收敛不少,却也因为整形诊所违例操作果冻硅胶隆乳,遭开罚15万元并停业3个月。说起这些,胡瓜语气中尽是无奈,“整形诊所本来就会面临这些,有的没有的风暴。台湾的媒体只要拍到一张照片,就能写出一推文章,完全是看图说故事,那真实的事情没有人能比我们家人更了解,对于外人来说都是在炒作,对于小祯是否快乐幸福只有他们心里才最清楚,外人都是雾里看花。”

  至于报道的真实性,快人快语的胡瓜承认,当中有百分之三十是确有其事的。另外的百分之七十则是被媒体“妖魔化”的。作为过来人,胡瓜并没有向女儿“开班授课”,还说女儿不需要他的安慰。胡瓜说:“小祯心里都很明白,今天媒体可能会赞美你,会捧你上天,明天也会踩你下地,这就是媒体的惯用伎俩,边捧边消费,艺人被捧事业会得到帮助,生意会得到帮助,那你就无可避免会被消费。这就是定律。否则你就是默默无闻的一生,或者是默默无闻的贤妻良母。”

  对于女婿的事业,胡瓜倒是很支持,不过也不是有求必应,谈及早前有传他将和李进良在上海开设的整形医院,他表示一切还在接触阶段。胡瓜说:“当然跟他合作没有这么快了,要了解清楚,到底现在的医疗法则是什么,我觉得做事要谨慎,这个医疗会有纠纷的,比如说你割了一个眼睛,医生觉得不错,你觉得割得不好,大家见解不同啊。隆乳就有人会嫌太大,别人可能觉得太小,就又会有争执,根本是吵不完的,何况是在大陆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要避免节外生枝。”

  15岁儿子交女朋友?

  “孝顺的话就应该带给我看看”

  胡瓜的儿子安安,由于跟前妻秀秀一块住,所以较少暴露在媒体面前。胡瓜主动跟记者说,儿子今年15岁,叫做胡释安,名字是他起的。“当初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就想说看看能不能比较沉稳一点,安静一点,然后稳重一点。”说起儿子,胡瓜相当自豪,在他眼中安安很有自我主见也很独立,别人家是爸妈主动把孩子送走,他却是自己主动要求要去美国念书,让他非常不舍,“他正在美国念书,功课也不错,现在我们都经常在网上联系。因为妈妈不太愿意他在媒体面前曝光,所以外界对他了解不多,做我家人都太累了。”

  胡瓜说儿子从不主动讲起女朋友的事情,不过透过他日前放上网络日志的照片,胡瓜发现有一些跟女生的合照,猜想儿子应该交了女朋友,“我也有问他有没有交女朋友,他都不回答我。今年跨年的时候就知道了,因为他答应我,会来看我主持的台北跨年晚会,我想如果他真的有交女朋友,他会带来给我见一下,如果当晚有女孩子出现在他身边,那我就知道是他女友了。如果没带来那就是没有吧?”胡瓜开心地说,儿子这个月就会回到台湾过寒假,很快就能见到他,还说一切都尊重儿子的意愿,即使带回来的是一位金发碧眼的洋妞,他也会照样接受,“又不是我在谈恋爱,我就等着看他是不是很孝顺,要介绍给老爸我认识。就算没有带回来也不会有落空的感觉,他一定有他的想法。对于他我还是满放心的,他的自我约束及规范都还挺严格的。”胡瓜还说无论儿子想从事任何职业,他都会支持,只要儿子开心就好。

  不娶丁柔安是因为未添丁?

  “其实我们俩过得很好” 

  忠义两难全的胡瓜,2001年因为丁柔安的介入跟前妻秀秀分手,虽说也传出是因为秀秀有外遇导致两人分开,但是一直都欠缺有力证据。胡瓜没有否认女儿小帧想让他跟秀秀复合,也曾经征询过小帧的意见。对此胡瓜并没有否认,“我也有问过小祯的想法,她说尊重爸爸的意见。我本身是没有什么想法的,尤其是到了我们这种年龄的,大家交往是否快乐,有没有关心对方才是最重要,不在意那个名分。”

  他还指出与女友的情事越炒越烈,是台湾媒体为事件增添很多的戏剧成份,有传他之所以跟丁柔安相恋8年,仍未将她娶进门,原因是她没有为胡家续香火添一男丁,他就坚决否认,“我们俩的生活是我们在过,我们没有必要被媒体左右说要不要结婚,其实我们俩过得很好,结婚不过是一张纸的事情。要先研究两个家庭,到底是处得来还是处不来,才能说结婚的事情。现在我跟她已经是融入到一个家庭了。”

  胡瓜的大事件

  桃色

  1994年,酒店公关小姐李璇向记者爆料,指控胡瓜对她强暴、性虐待,并声称握有沾了胡瓜精液的卫生纸团。这一事件被称为“李璇案”或“瓜(胡瓜)田李(李璇)下事件”,让当时身居“综艺一哥”的胡瓜身陷丑闻风暴,工作顿时停摆,几乎断送演艺事业,当时的元配秀秀在记者会中力挺胡瓜。后来,因证据不足,无法证明胡瓜有强奸行为,胡瓜获判不起诉处分。

  离婚

  2001年,胡瓜扯出与丁柔安的恋情绯闻,最终与元配秀秀离婚。之后,离婚的余波不断,直到今日还威力尚在。

  诈赌

  2006年5月,胡瓜及其兄长胡技烜,著名女商人田淑玲涉嫌在2003年农历新年,在胡瓜的住处装置针孔摄影机从事赌博,背上官司。

  吸麻

  2007年3月23日,台北地检署在胡瓜家中搜出大麻。6月11日下午,胡瓜与丁柔安同时进台北看守所接受勒戒。7月30日傍晚,胡瓜结束勒戒,出狱。

   看明星八卦、查影讯电视节目,上手机新浪网娱乐频道 ent.sina.cn

网友评论 欢迎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快速注册新用户
Powered By Google

相关博文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