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武汉美女丁蓓蓓解析 音乐剧《蝶》是人生座标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1月07日18:20  楚天都市报
武汉美女丁蓓蓓解析音乐剧《蝶》是人生座标

丁蓓蓓

武汉美女丁蓓蓓解析音乐剧《蝶》是人生座标

丁蓓蓓

武汉美女丁蓓蓓解析音乐剧《蝶》是人生座标

丁蓓蓓

  武汉出美女。不信?看看丁蓓蓓就信了。

  随意的长发披在肩头,忽闪的长睫毛下,黑漆漆的大眼睛顾盼生姿,冬日的暖阳透过玻璃窗,荡漾在她的嘴角,化作一个既妩媚又天真的笑容。这样的女孩子,走到哪里都是一道风景。在我们做专访的两个小时里,红茶店的客人、服务员都在频频打量这位美女——他们也许在想,这是哪位明星?

  丁蓓蓓本可成为明星,她曾是洗发水广告的女主角,曾是选美大赛的亚军,曾是电视台的女主持,但那些都不是她的理想。二十多天后,她将站在琴台大剧院的舞台上,担纲主演中国首部大型音乐剧《蝶》,那才是她一直寻找的人生座标。

  美女元素之叛逆:

  自作主张从军艺退学

  不同于江南女子的温婉糯软,武汉美女通常个性强烈。丁蓓蓓出身军人世家,高考时以高分考入解放军艺术学院,可是不到一年,她做了一个让全家气得吐血的举动——退学。说到这些往事,丁蓓蓓耸耸肩,不好意思地笑了:“那个时候就是太叛逆。”

  C(楚天都市报):你家里人有文艺方面的特长吗?

  D(丁蓓蓓):我姥爷在部队干过宣传兵,小时候,我总跟着他在黄浦礼堂看文工团演出,回家就对着镜子跳舞,用录音机录歌。6岁时,妈妈送我去学钢琴,可我坐不住,学了4年放弃了。后来妈妈请老师教我唱歌,一年后我考进武汉音乐学院附中,然后考进解放军艺术学院。那年军艺音乐系在全国只招4个女生,很多人说我幸运。

  C:后来为什么要退学?

  D:我在武汉学的是美声,想出国进修去演音乐剧,可军艺推崇民歌风。所以我读了一个半学期,就向学校提出退学申请,然后拎着行李回来考武汉音乐学院。

  C:用武汉话说,你这种姑娘伢蛮狠。

  D:(也改武汉话回应)我爸妈眼里,我是犟;同学们认为,我是苕。考进武音时,我的中学同学都比我高一级,他们笑我:“那么好的学校不读,还不如把机会让给我。”

  美女元素之贪玩

  到了娱乐圈门口又离开

  丁蓓蓓的大学四年,尝试了种种音乐之外的事物——拍广告、选美、做主持。走到了娱乐圈的大门口,为什么没进去?丁蓓蓓淡然地说:“试过了就懒得去了。”

  C:听说你以前还是广告女主角?

  D:(不好意思地笑)哎呀,太老的广告了,洗发水的。那是我第一次拍,又是去香港,一切都很新鲜,很好玩。

  C:拍这个广告拿了多少钱?

  D:5000块,对一个学生来说很可观了。

  C:后来没有继续拍吗?

  D:没有。2001年,我获得舒蕾世纪之星湖北赛区第二名,但放弃了全国总决赛,我觉得选美不实在,比较浮躁。我还是喜欢唱歌多一些。

  C:可很多女孩子会觉得选美、拍广告很风光,唱美声太枯燥了。

  D:选美、拍广告不需要技巧,只看漂不漂亮。唱美声不同,你嗓子再好,一张嘴就能听出来学了没有。

  美女元素之执着:

  绕了一圈还是干音乐

  毕业前,去法国进修成为丁蓓蓓的人生目标。她起早摸黑地学了一年法语,办短期旅游签证去法国找学校。当梦想在现实面前碰壁后,她回国当起电视台主持人,但音乐的种子一直深藏心中,等待机会,破土发芽。

  C:为什么最终没有留学?

  D:出去才知道,在国外读艺术学校太花钱,我不想家里为了我倾家荡产,就放弃了。回国后恰好武汉电视台招人,我考试通过做了主持人。

  C:当时你是不是以为一辈子就做电视了?

  D:没有,我还是想唱歌。听说《蝶》在武汉招演员,我立刻去考。武汉那次选了3个,最后只有我一个人去了北京。

  C:《蝶》的哪些地方吸引了你?

  D:首先,三宝(听歌,三宝吧)的音乐很吸引我,其次,和蝶之舞音乐剧团签约后,要进行现代舞、声乐、表演等培训。我觉得机会难得,当时就签约。有人签一年,我签了三年。

  C:2006年你28岁,放下一切去北京重新开始,很需要勇气。

  D:我当时想,如果这次再不去试,可能这辈子就没机会了。

  美女元素之坚强:

  不到最后一刻绝不放弃

  丁蓓蓓在《蝶》剧组的故事,完全是百老汇音乐剧《42街》的中国版——从一个群众演员成长为女主角。凭着一份坚持,让她最终站上了北京保利剧院的舞台。

  C:你签约时就知道要演祝英台吗?

  D:没有,我以为自己只能演群众演员。音乐剧要求又能唱又能跳,可我根本不会跳舞,只要一转就晕,翻跟头、劈叉做不来。为了不被淘汰,我每天练到晚上九点半训练场关门。每受一次伤,就进步一点,半年后我终于把舞蹈课补上来了。我都不相信,28岁的人可以练到轻轻松松劈一字。

  C:舞蹈关攻下来之后,还有哪些关?

  D:有人认为我的形象气质很适合祝英台,可以培养为B角,后来三宝亲自点名要我试试。但新问题来了,祝英台不能用纯美声来唱,可我一开口就是美声和通俗在打架,越唱越没信心,加上心里着急,最后干脆不会唱歌了。当时,我是剧组最有争议的人物,那些曾经支持我的人也开始怀疑了,我只有跟自己说:“只要没有最终否定,我自己不能放弃!”

  C:让我想起《士兵突击》(blog,士兵突击吧)的台词——“不抛弃,不放弃”。

  D:我也很喜欢这句话。2007年初,法国导演已经决定不考虑我了,我要做回群众演员。那时我反而没有了负担,因为我知道自己不是不会唱,只是急糊涂了。6月底,《蝶》首演前的最后一次联排中,祝英台B角的女孩子来不了,就让我顶替。我的表现让同事们大感惊喜,三宝也说我“不错”。结果东莞首演的6场里,A角演了4场,我和B角各演一场。我没敢告诉家人,一个人沉浸在喜悦里。

  C:是觉得自己演得不够好吗?

  D:嗯,我每演一场就进一大步。在北京保利演,我把家人朋友都请来了,那一天我特别激动,永远记得是2007年的9月15日,因为一年前的这一天,我到北京。整整一年,我成为了祝英台。

  荆楚网消息 (楚天都市报) 本报记者查昭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