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囧大卖《葛二蛋》热播 编剧束焕谈喜剧

2013年02月01日16:58  综艺报
编剧束焕 编剧束焕

  岁末年初,电影《人再囧途之泰囧》(以下简称《泰》)历史性地冲破12亿票房大关,成为中国影史上又一个里程碑;小荧屏里,抗日喜剧《民兵葛二蛋》在各大卫视收获不俗口碑。同期,央视春晚[微博]又迎来一年一度的媒体热炒季。

  这三件事本没什么关联,但因一个名字而联系在一起——束焕,《泰囧》的编剧、《民兵葛二蛋》的编剧、春晚小品的编剧。

  采访前两天,束焕编剧的春晚小品《越跳越好》刚排练完,受到不少业内好评。束焕说自己2012年末是“三喜临门”:《泰囧》大火,《民兵葛二蛋》热播,春晚小品受认可,创作的三个面向均拿出了亮眼的成绩单。

  文艺家庭的喜剧传承

  9岁到18岁在重庆度过的少年时光,是他对喜剧产生浓厚兴趣的起点。以他这个异乡人的眼光看,重庆这个城市很有意思。

  束焕看上去实在不像一个搞喜剧的人。

  梳着大背头,架一副金属眼镜,看上去分明就是一位大学教师(他确实也是中央戏剧学院戏文系的老师)。

  束焕说,“写喜剧的人一般都不苟言笑。”接着又说,“搞喜剧的还有一个特点,就是长得比较难看。因为上学的时候女孩都不会因为你的长相接近你。”自嘲的时候完全不动声色,仅在嘴角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他眼眉细长,眼帘自然地低下来,肉乎的脸盘下面垂着厚厚的双下巴,松垮的黑衬衫罩着没什么线条的身躯,周身散发出平静而散漫的气场。

  束焕出生于新疆石河子。他的父亲,电视剧导演束一德,当时是农八师文工团的文艺兵,1982年调入重庆电视台任导演,拍摄了《傻儿师长》《山城棒棒军》等至今仍被重庆和四川观众津津乐道的川渝方言喜剧。

  其实父亲拍出这两部喜剧是在九十年代初,那时束焕已考上中央戏剧学院戏文系。于是他从刚上大学便开始接触喜剧样式,后来便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下来。但其实,9岁到18岁在重庆度过的少年时光,才是他对喜剧产生浓厚兴趣的起点。以他这个异乡人的眼光看,重庆这个城市很有意思。“重庆话本身就有喜剧性,重庆人天生具有喜剧性格,敢于自嘲,把自己位置放得很低,但又打不垮。”他写《民兵葛二蛋》,葛二蛋就是照着重庆人的性格来写的。结果男主角找来黄渤[微博],改成一口地道青岛话,“好在山东人的性格也挺冲。”

  父亲束一德不是四川人,却在《傻儿师长》和《山城棒棒军》中描绘出鲜活的川渝老百姓性格。他拍戏时,束焕也经常去探班,“主要是看他们打麻将。”他甚至还在《山城棒棒军》里跑过龙套。几分遗传,几分耳濡目染,他逐渐养成了观察人的习惯,大脑总是闲不下来,看见一个人,就不由自主地开始揣测对方的生活背景和性格特征,甚至添油加醋地编故事,这几乎成了他的职业习惯。采访期间,当他得知记者是四川人后,用流利的四川话跟记者交流了一会儿,便很自然地“采访”起记者来,家乡、学校,工作 问题接二连三,越说越远,终于在角色严重对调的时候,被记者拉回主题。甚至在摄影师为他拍照时,他还不忘关心记者过年回家的问题。

  也许采访结束后,他已经在脑海中画了一幅川籍女记者的素描。

  好喜剧的标准

  如果说父亲是他的喜剧启蒙老师,梁左则是他喜剧创作生涯中的第一个导师。

  束焕真正开始剧本创作是在大三,被导演系的同学“忽悠”着写电视剧,但正式拍出来的处女作是《我爱我家》。那时是1993年,他21岁。如果说父亲是他的喜剧启蒙老师,梁左则是他喜剧创作生涯中的第一个导师。

  他跟着梁左写《我爱我家》,一开始写得很生涩。“我看了梁左改完的剧本,跟我的原剧本一对比,几乎每个字都改了。”梁左的剧本让他很吃惊,“特别像相声剧本,没有任何舞台形式,全是对话,但是特别有画面感,每个人都如在眼前,说话方式都不一样,性格写得好,非常了不起。”

  束焕认为,梁左的幽默在于独特的逻辑。“比如他写:有人组建了一个小小侦缉队,全是70岁老太太,专抓坏人。他会说,这么老了还在抓坏人,被她们抓住的得是多老的坏人,这么老的坏人抓住之后还能改造得好吗?”他也很喜欢梁左言简意赅的台词。他小时候看了很多日本影视剧,台词多是话短意长,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而梁左的剧本与此不谋而合。通过梁左,束焕确立了“好喜剧”的标准。

  1999年,他开始为凤凰卫视[微博]的栏目剧《老窦一家亲》做总编剧。

  这个26岁的总编剧当时面临着巨大的压力。通常的情况是,明天要拍一集戏,所有演员都准备好,今天才开始写剧本。他在里屋码字,外边坐着副导演、服装师、道具师,一屋子人等着他。他写两页纸,陈述一下策划方案,外面才开始打电话联系参演嘉宾。当时的束焕资历尚浅,没人把他当总编剧,因而决策总是被推翻,有时候副导演刚联系完,这个人物就取消了,他只好重写。

  2000年,他成为情景喜剧《旅“奥”一家人》的编剧。那是北京电视台在澳大利亚做的一个奥运栏目剧,演员都是当时的大牌,徐静蕾、郭冬临、文兴宇等等。作为该剧惟一一位编剧,他在澳大利亚住着最好的酒店,隔壁是网球明星达文·波特。但他基本没出去看过比赛,每天都在写剧本。“那个折磨更变态,你必须疯狂地写,实在写不出来,他们大不了推迟一天录。”后来导演看见他快累趴了,就告诉他:“束焕,我只要你再活十天就行,还剩十集。”后来他每天从夜里一两点写到早上六点钟交活,每天凌晨四五点的时候,他总在餐厅里走来走去琢磨剧本,最后跟酒店里准备早餐的印度侍者都混熟了。

  这些早期创作实践充满了自尊心和时间的双重压力,却也让束焕的编剧基本功得到了很大锻炼。他通过这些训练建立起了明确的结构意识,也逐渐养成了一个习惯:绝不因为自己没有写作状态就不写作。“状态是逼出来的。”2009年开始创作《民兵葛二蛋》的时候,他已经是非常成熟的编剧了。

  除了影视剧,他的作品列表里还有春晚小品。

  他从2008年开始为春节联欢晚会创作小品,此后每年都上。蔡明[微博]主演的《北京欢迎你》《新房》《天网恢恢》都是他的作品。蔡明是束焕的死党,也是《泰囧》另一编剧丁丁的母亲。束焕称只给蔡明写春晚小品,“要不是她我就不干这事了。”今年他的新作讲述中老年人跳广场舞,也就是重庆话说的“坝坝舞”,由蔡明和潘长江[微博]主演。

  《泰囧》是规范的商业产品

  徐峥[微博]和束焕对喜剧有着一致认识:喜剧是成熟类型,要严格遵守喜剧的创作规律。“很多导演一聊,会觉得他想说的东西太多,自我表达欲太强,而徐峥目标很明确,就想做喜剧。”

  束焕和徐峥是老友。他俩的缘分得从刘仪伟说起。

  束焕先认识了刘仪伟,刘也是四川人,两个老乡一见如故,于是刘仪伟提议成立了工作室。2006年,束刘二人合作写出了《爱情呼叫转移》,这也让束焕结识了男主角徐峥。

  徐峥的创作理念跟束焕不谋而合。束焕打了个比方:“两人决定一起种一棵梨树,然后自然会讨论怎么把这棵梨树种好。但你要老是刨根问底地问‘我们为什么不种苹果树’,就没法合作了。我跟徐峥就属于明确地要在一块儿种梨树。我们的分歧都是技术层面的。”

  三人合作(还包括丁丁)种出的“梨树”《泰囧》是一部类型鲜明的公路喜剧片,这符合彼此的背景和特长,也是最流行的片种之一。另外,《人在囧途》的第一稿也出自束焕之手,有创作基础。而最关键的问题在于,徐峥和束焕对喜剧有着一致认识:喜剧是成熟类型,要严格遵守喜剧的创作规律。“很多导演一聊,会觉得他想说的东西太多,自我表达欲太强,而徐峥目标很明确,就想做喜剧。”

  “做喜剧是一件特别严肃的事。”束焕强调,“每一个故事的节点,都要完成三个任务:人物命运、人物关系、喜剧桥段。《泰囧》的每场戏都是这样操作的,所有的东西都经过精密计算,我们完全把它当商业产品来做。”

  《泰囧》的剧本创作,每场戏都是束焕执笔,每写完一场就和丁丁讨论,然后继续写。完成一部分之后,徐峥再加入一起讨论。如此改了三稿之后交给徐峥。徐峥连改剧本加做导演台本又修改了两稿,中间还会和两位编剧沟通。就这样工作了小半年,束焕说,这是科学的工作方式。

  为创作《泰囧》的剧本,在签合同之前,束焕和徐峥、丁丁一起专门去了一趟泰国,后来电影中出现的所有场景基本上都是那次踩点所得,包括热带雨林的戏和最后打架的寺庙。踩点的同时,他们就开始考虑把某个情节写进场景。“因为成本有限,徐峥恨不得直接在北京找个棚把戏排完,然后到了现场直接还原,因为预算经不起现选景现排。那会儿正好是泰国的雨季,完全看天吃饭。”

  束焕笔下的徐朗和王宝是他认为现在生活中最多的两种人:一种是白领,表面光鲜;一种是纯屌丝,喜欢自嘲,内心强大,“比如送快递的,贴小广告的。”从类型上,束焕和徐峥将其定位为“典型的公路喜剧”,受到《午夜狂奔》《雨人》《第八日》等影片的影响。

  《泰囧》公映后的票房成绩超过了所有主创人员的想象。写剧本的时候,束焕还鼓励徐峥:“咱怎么也能有一个亿吧。”后来眼瞅着电影破了十亿,他的反应却和徐峥如出一辙地冷静,他始终强调:“这只是一部规范的商业片。”

  他也说不清楚这部“规范的商业片”为什么票房好得“一塌糊涂”,最后总结出两点:一、观众辛苦工作了一年,到了年底非常希望放松一下,而前面几部片子情绪都太压抑;二、档期好,几乎是空档。

  束焕强调:《泰囧》创造的奇迹,更大意义在行业的未来,“至少会让业内人士更尊重类型片。”

  电影编剧的地位应该更高

  享受成名的生活最多只能当假期,“过不了十天半个月,你又得老老实实回到创作状态。编剧基本上都是宅男宅女,主要的生活就是创作。”

  《泰囧》票房一飞冲天后,热爱维权的几位编剧在微博上替束焕抱不平。编剧余飞[微博]说:“《泰囧》的成功给束焕老师带来的好处没有外人想象的多,就像《霸王别姬》《活着》给芦苇老师带来的荣誉、话语权等世俗好处远不如凯歌艺谋及主演。编剧名气再大,也就圈内人知道;挣钱再多,一部电影一百多万顶天了。”束焕转发了这条微博,还“撒娇”:“都来看看都来看看!”

  而当记者面对面问起他的意见,他表示,《泰囧》的工作一切都按合同执行,无论署名还是酬劳,都很规范。尽管没有票房奖励,但身价是涨了。“大家关心编剧的待遇问题,可见编剧越来越重要,这才是对业界最大的影响。”

  不过他也直言,电影编剧的地位应该更高。“现在中国电影一个主要问题,就是剧本不够好。”他觉得中国的好电影编剧主要有三位:刘恒、刘震云、芦苇,而其他好编剧都去写电视剧了。“一是电影编剧太没有话语权,剧本老被导演改得面目全非;二是电影稿酬相对于电视剧低太多,周期又长。”他能写《泰囧》,也是因为刚好碰上一位志同道合的伙伴。

  他也期待《泰囧》有续集,最早应该在2014年上映,但必须是在《泰囧》的基础上再次升级,从概念到阵容再到创意的升级。“最好能做成系列,像《冰河世纪》那样,即使人物越来越多,也还是合家欢的内容。”

  现在,束焕的生活最大改变就是一夜陡增的媒体关注度。他最多一天连续接待了六拨记者,还在新浪微博上做了微访谈。现在大家最感兴趣的莫过于,他现在的价码究竟翻了几番。束焕摇摇头,笑说:“现在还处于革命快要成功的阶段。打听我价钱的人很多,但还没有出现一个真正坐下来谈合作的投资人。”不过他相信,2013年,“编剧行业一定挣得比去年多。”

  结束了忙碌的2012年,接下来,束焕计划写两个电视剧。

  本来有个电视剧已经完成了十集,但《泰囧》上映后, 他突然觉得自己被“ 架上去”了,“因为别人太在意了。”于是决定推翻从头来过。还有一个电视剧,是某公司看完《民兵葛二蛋》的剧本之后, 坚持要拍一个女版“葛二蛋”,在对方颇有诚意地多次邀请后,他接了下来。

  束焕最后说,享受成名的生活最多只能当假期,“过不了十天半个月,你又得老老实实回到创作状态。编剧基本上都是宅男宅女,主要的生活就是创作。”

上一页12下一页

(责编: sisi)
分享到:

猜你喜欢

换一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意见反馈 电话:010-82612286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