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思达:还想参加《奇葩说》 管不了别人管好自己

2017年08月24日 12:13 新浪娱乐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被问还愿意参加《奇葩说》吗?他说想参加。对于马薇薇的炮轰,他表示就做好自己的就好。

  Ran/文 Han/文

  见到姜思达是在他家楼下的西餐厅,他比原本约定的时间来得稍稍晚一些。在姜思达到达之前,工作人员已经提前帮他点好餐——两片面包和一份蔬菜沙拉。沙拉里是大片的生菜叶、萝卜片、蛋饼丝,零星能看到几块肉。“思达要减肥。”工作人员解释道。

  那是下午2:30,工作连轴转的姜思达还没吃午饭。

  由于缺乏休息,前一天坐飞机回北京时,姜思达感觉头巨疼无比,回家倒头就睡,一睡就睡到中午。近段时间,他常常陷入这样一种焦虑的循环:工作太满,累,睡眠不足,一觉醒来自责“又起晚了”,然后再次陷入忙不到头的工作。24小时对于姜思达而言已经显得远远不够。

  姜思达现在的身份有些复杂,除了最初为大众所知的《奇葩说》辩手外,他还是自己公众号的运营人,也是短视频节目《透明人》的采访者和决策者。尤其是后者,消耗了他几近全部的时间。从选题的抉择,到正式的采访,到后期的剪辑,甚至连节目的预告海报都由他完成。“当然忙不过来,太忙了!”他皱着眉头向我们诉说道,“但千金难买我喜欢,就是这么一回事儿。”

  不过,姜思达本人似乎已经适应了这种焦虑,甚至还有些享受:“我觉得人时刻有焦虑,并且永远会有新的焦虑,只有不断解决这些焦虑之后,人才能变化,才能看着昨天的自己说‘今天好像有点不一样了’,你不觉得这个不一样特美吗?”他也的确将自己调整到了一个非常平和的状态:“我发现我啥事儿都想得开,也会有纠结,但都是阶段性的,一定能想通。”

  他曾经在公众号某篇文章中自我调侃:“觉得自己太成熟了,从小就通透。”尽管他一再强调那只是一句插科打诨的玩笑话,但他所呈现出的状态就是如此。

  24岁,在大多数同龄人都还在迷茫的年纪,姜思达一早就明确了自己想要什么。当很大一部分从网络中走红的素人踏入娱乐圈的“名利场”时,他依然坚持着“初心”——进行内容输出。“每个人都应当想清楚自己要干嘛,朝着目标使劲儿,把别的放在后边,别让它打扰你。”这也是他在遭遇马薇薇手撕时劝诫自己的话。

  他像是背离人潮涌动方向的逆旅者,特立独行出某种与世界的疏离感。就在对话当天,姜思达发了这样一条微博:“没人理应孤独,所有对孤独的沉迷都是太多无能为力的癔症。哪怕独自走向泉水,也请带回一瓢与人同饮。”随后又转发道:“好无聊的鸡汤哦,跟你们讲,孤独的人最牛逼了,别听什么别的狗屁!”看似分裂的两段话实际蕴含着姜思达式的辩证统一:“你是什么样的人就是什么样的人,享受你自己的状态,别骗自己。”

  “可能在18到25岁这个阶段的人都会经历强化执念的阶段,比如你刚刚说的孤独,而我正在快速地放弃它们。”

  内容输出者

  对话那天的姜思达整个人都是低饱和度的马卡龙色——米色渔夫帽,灰蓝色T恤,西柚色oversize阔腿裤。心情也显得格外缤纷,“今天阳光充足,我心情好”。

  这样的好心情大抵是从做《透明人》开始的。在接受媒体访谈时,姜思达常常把自己的身份定位于“内容输出者”,当他内容输出的范围不再仅仅局限于个人公众号“,而是增加了可视化渠道《透明人》之后,我们时常能够透过他的表达感受到现有生活带给他的满足感。

  也不是非要摘掉《奇葩说》的标签,而是希望能够影响别人的不只是“辩手”这一重身份,更是作为“写作人”,或者更准确来讲是作为“输出者”,所给出的“新的东西”。

  小到主持人的服装、节目宣传海报,大到剪辑逻辑、正片呈现,《透明人》处处充斥着姜思达式的奇特思维——就像在做第五期节目《网红工厂:这是比蓝翔更神奇的培训基地》时,姜思达特地挑选了一套写着“淘宝爆款”的衣服,而预告海报是陷入黑色漩涡的四双脚,脚上穿着今年最流行的网眼袜。他对节目的参与度高达百分之百,并于此达成“家庭作坊式写作者”到“内容团队领导者和决策者”的转变。

  姜思达采访鹿晗[微博]经纪人杨思维的那期节目在网络中收获大量关注,不少网友在评论中质疑杨思维的回答是在玩“文字游戏”,而在姜思达看来,“她段位很高,所以无论我问什么问题,她一定能够快速给出反应,说实话,在当时的采访过程中,她的答案我是满意的”。

  这其实是一个关于《透明人》能否真正达到透明化的问题,但他自己对这个问题看得很清楚:“我永远认为透明是一个趋向,采访过程也不一定每句话都句句戳到真相的过程,如果你能够轻易察觉他的回答里有闪烁其辞的地方,你一定能够明白其中的原因是什么。”

  新浪娱乐:你觉得自己在制作《透明人》的过程中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参与度如何?

  姜思达:应该是百分之百参与,但是也不至于夸张到每个镜头的剪辑都是我来做,但刚开始做,我肯定要对内容有把控,所以会紧盯着后期每一分每一秒。我觉得这都是阶段性的,当大家已经培养了这么长时间,团队内部各方面都match,有的时候不用再那么操心,甚至他们的发挥,他们的巧思会比我的妙,那就让他们去做,大的问题性的,比如我们做这个选题,不做这个选题,这个决策当然只有我来做。

  新浪娱乐:像TFBoys那一期,你有点像弹幕的形式存在,但这个形式好像只用了一期?

  姜思达:那是做个尝试而已,说实话我也跟大家说过这个问题,那期我为什么加入那个呢,没有办法的办法。因为那期的素材回头来看,我觉得比较难剪,我就需要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很多人很喜欢这个办法,但这个办法我不想把它常用下去,因为我觉得它有一定的伦理问题。这个伦理问题是指,你现在采访我,其实你对我的答案是有意见的,但是你面上也不说,回头你写稿子里的时候,你就把你的意见写在里面,你说当时思达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一定不信他。

  新浪娱乐:你觉得节目现在有做到完完全全的透明吗?

  姜思达:这一定是一个方向,我不可能逼着人家跟我透明,因为有的时候我问到的问题是涉及他的核心利益的,这个核心利益他没有必要在一个采访里全盘交代,让自己的事业受到影响,我也没有理由逼他这么做。但采访过程也不一定每句话都是句句戳到真相的过程,如果你能够轻易察觉他的回答里有闪烁其辞的地方,你一定能够明白其中的原因是什么,相当于有这个智商来判断,或者有这个情绪去判断,他说话是真是假、透不透明的人,怎么看都看得出来。所以我对这件事并不担心,我永远认为透明是一个趋向

  新浪娱乐:像采访杨思维,她作为一个比较知名的人,对采访提纲不会有取舍吗?

  姜思达:真的没有诶,这是她的本事吧,她段位很高,无论我问什么问题,她一定能够快速给出反应。而且说实话,在当时的采访过程中,她的答案我是满意的,甚至我有认同的部分。不像很多人网上说怎么怎么样,没有,她是很有水平的一个人。我尝试着站在她的角度上去理解这件事,你会发现她回答这些答案是很自然的,很正常。

  新浪娱乐:那你不会觉得她这样回答你的问题,有可能产生一种她去主导这件事情,你被她带着走的感觉吗?

  姜思达:我倒没有这种感觉。我也在思考你问的这个问题,我算是辩手出身,在一个观点上如果没有说过你,我就很失败,这是辩手的一个通性,这对于采访而言并不是件好事。

  我现在越发明确自己的任务,因为有的时候大家也会对我这个身份产生期待,哪怕姜思达做一个采访类的视频,大家也希望姜思达对于某个观点和受访者掐起来,这是大家喜闻乐见的东西。但是它有点脱离采访,采访别人不是说让人家当我的人肉沙袋,我乱开几枪,让他很狼狈地离开这个现场。采访一定是调动他,采访一定是让他多说,让他呈现出比如他前后,甚至逻辑矛盾的地方。有的人会觉得这是他的一个说辞而已,有的人觉得是他坦诚,这都交给大家。

  新浪娱乐:现在你相当于是三重身份,艺人、采访者、公众号运营者,你没有觉得忙不过来吗?

  姜思达:当然忙不过来,太忙了,就是因为好玩,千金难买我喜欢,就是这么一回事儿。所以你说公众号写作者、采访者、美编,你喜欢哪一个?我只能说都喜欢。我做艺人部分,目前来讲不是我关注的部分。如果哪一天这个机会巨好,到哪儿去演戏,那个角色特别好,也不用输出内容,演就行了(说不定我也会去),但它其实也是在输出内容。

  理想主义

  姜思达在他的个人公众号做过很多带有深刻意义的选题:他曾征集七位HIV携带者同桌吃饭,然后以身作则地告诉大众,和HIV携带者同食并不会被感染;他曾在深冬走访北京的各个地下通道,写下《地下城不只有勇士》,展现北京不那么体面的的B面。包括《透明人》,也在做娱乐性选题的同时,关注着诸如捐精、名媛一类的社会议题。

  我们试图将他这样的行为归因于新闻专业主义,但他很快就敏锐地察觉到这其中的逻辑漏洞:“我觉得因果不一定是因为我读新闻所以做调查性报道,也许因果是因为我就是这样的人所以我读了新闻,然后出来干这样的事,我觉得可能本质上我就喜欢看到有点温度的东西。”他举了个例子想证明以上行为跟自己从小就同情心泛滥有关,“小学大家都在一起玩,操场有一只这么大的蜜蜂,有一个男生看着这个蜜蜂一脚就把它踩死了,这没什么,很正常,但我我在那儿哭了一下午,连课都不上,觉得特别特别可怜”。

  8月8日,姜思达宣布《透明人》第一单元12期的结束,将在停播两期后进入下一单元。就在对话时,这还是个有了概念却没有着落的决定,“我想抽象出一些东西”。他说,现在节目所呈现出的一些内容很多都与娱乐相关,但他不想让观众以为这就是一档娱乐节目。其实,从捐精那期的试水就可以看出来,他的确有着更大的抱负。

  但,这样的自我要求带来的是不断焦虑。“纠结的就是我觉得我做的事有点多,有点累,不过我一定可以控制好,一定可以发生转变的,这都是阶段性的过程。”其实焦虑的症结主要在于一切都变得太快了。“你一定希望你的作品越来越好,那它一定吗?你一定希望你在这里面是最具有竞争力的,那它一定吗?你一定希望自己做这个决定,这个选择是最好的选择,那它一定吗?都不一定。”

  好在他依然自我宽慰地相信:“人在不安全感里面不断寻找,虽然很累,但是会有价值。”

  新浪娱乐:看你公众号之前做的一些题,有的还蛮有意思的。当时为什么产生做这些的念头?

  姜思达:比如说艾滋病毒携带者,这个群体是非常敏感的群体,虽然它的存在数量比较广泛,但是你看网上关于他们的报道,全是他者视角的报道。这反倒会产生一种疏离感。

  新浪娱乐:像你公众号做这些比较有社会意义的选题,跟你读新闻专业有关吗?

  姜思达:也许多多少少有一些关系,人很难给自己的行为归因。我只能说我就是对这个感兴趣,我觉得因果不一定是因为我读新闻所以做这个事,也许因果是因为我就是这样的人,所以我读了新闻,可能本质上我就喜欢看到有点温度的东西。

  新浪娱乐:从小就是你说的这种人吗,还是说有什么事影响你?

  姜思达:我同情心比较泛滥,我自己觉得很有爱心。小学大家都在一起玩,操场有一只这么大的蜜蜂,男生比较闹,有一个男生看着这个蜜蜂一脚就把它踩死了,这没什么,很正常,我在那儿哭了一下午,连课都不上,我就看着那个蜜蜂在那儿哭,觉得特别特别可怜,就是这种人,特别奇怪。

  新浪娱乐:你在节目中说也可以找到令你喜欢到执迷不悟的人,但是囿于自己的性格可能无法实现,这个性格是指?

  姜思达:性格就是指自我比较大。我自己粗暴的划分就是,自我比较小可能更倾向于找到一个偶像去体现自我的价值,去陶醉,去享受,去分享,去实现。像我这种自我比较大,我容易谁都看不起,我容易没法持续的对一个人保持全盘的关注和认可,那我只会喜欢他的作品。比如我今天早上听谁的歌,我只会喜欢他的歌,他的情感生活,他想和谁谈恋爱,他妈是干嘛干嘛,我一点不关心,我真的不关心。那我听他的歌是我消费他的作品,本质上是为了自我,所以我觉得这是自我比较大的一种感觉。

  新浪娱乐:目前的安全感和不安全感分别都来自于什么?

  姜思达:我的安全感来源于团队,团队让我有安全感。具体也不用解释吧,很容易懂。不安全感来源于一切都变化太快了,你一定希望你的作品越来越好,那它一定吗?你一定希望你在这里面是最具有竞争力的,那它一定吗?你一定希望自己做这个决定是最好的选择,但是它一定吗?都不一定,它就会给人不安全感。我觉得人在不安全感里面不断寻找,虽然很累,但是还挺有价值的。

  突如其来的风波

  两个月前的6月13日,是姜思达自“出道”以来备受争议的一天。

  在6月10日播出的《奇葩说》半决赛中,人气选手姜思达不幸落败。从表面上看,这多少都与姜思达选择“新奇葩”阵营作为持方有所关联,于是,一时无法接受现实的部分狂热粉丝认为是赛制不公导致了这样的结果,便开始东奔西走为姜思达鸣不平,甚至连“老奇葩”的微博评论都被攻陷。

  6月11日,姜思达发布长微博表示持方是自主选择,开导喜欢他的人“大方一点儿,浪漫一点儿”,但这样的劝诫依然没能打消战争的星星之火。

  6月13日凌晨,马薇薇在微博评论里率先下场,斥责姜思达辩论超时、拜票丢人。一时之间,“马薇薇手撕姜思达”的词条迅速登上热搜。然而,过了没多久,马薇薇又发文为自己的言论表示抱歉,随后马东也发微博称“人都有失控”,希望平息战火。

  在此期间,姜思达始终没有趟进这潭看不清深浅的池水,未作任何回应。

  时隔两个月,再次谈及此事,姜思达坦诚:“那个风波当然会影响到我的心情也好,看法也好,但我觉得这都不重要,所谓的大方和浪漫都是有原因的,它的原因就是我们知道我们为什么去浪漫,为什么去大方。无论出现什么情况,我一定都会要求自己,不要给任何人添乱,别人管不了,你要管自己。”

  只有在面对一些失实的控诉时,姜思达才终于抛开长久以来维持的平静,有些气愤:“就特生气,说我超时,说我讲了40分钟,我要真这么牛逼的话我早就拿冠军了。真的,你看我们拿到辩题什么时候,第二天上场隔多长时间,我要是能准备出半小时中间不断词儿的稿子我早就拿冠军了。”

  随后他又优雅地告诉我们:“就是这么回事儿,我不太在乎这些。”

  “那下一季《奇葩说》你还会继续参加吗?”

  “找我的话我当然想参加,为什么不呢?”

  新浪娱乐:很多人其实是从《奇葩说》关注你的,四季以来,你被称为突破最大的选手,这个是怎么做到的?

  姜思达:因为我年龄真的很小,所以有变化很正常。也许其他人在我这个年龄他们也可以迅速地变化,这是第一。第二就是能力(笑),哎呀,不要这样啦,让其他人看到会生气的。我觉得可能就是原来太差了,刚开始的时候确实摸不着头绪。我在学校打辩论的时候,刚开始他们很生气《奇葩说》这个节目,但是后来大家态度都转变了。你会发现这个需要时间,这个时间是学院派不断受到冲击说原来我们在做的一件事情是培养表达能力、渲染能力,你要影响的不是对方辩友,而是要用一万种方法影响大家。

  那除了这种方法,娱乐性的手段,肖骁、范湉湉能不能影响大家?能,因为他们足够牛逼。所以它一定会冲击你曾经那种特别自满的状态。我就是在接受这样冲击的过程当中实现你所谓的变化。

  新浪娱乐:下一季《奇葩说》还会参加吗?

  姜思达:下一季找我我当然想参加,为什么不呢?

  新浪娱乐:面对《奇葩说》6月那场风波的时候,相对来说你属于比较沉默的那一方,你当时是怎么想的?

  姜思达:我真的没想太多,我唯一的想法就是我确定自己要干什么我就要干什么事。说实话,那个风波当然会影响到我的心情也好,看法也好,因为我早上醒来一看手机我也是懵逼的,然后我觉得这都不重要,甚至谁说什么都不重要,每个人都应当想清楚自己要干嘛,朝着自己的目标使劲,把别的放在后边,不要让它太打扰你,这是我不断告诉自己的一句话,所以所谓的“大方一点,浪漫一点”它是有原因的,它的原因就是我们知道我们为什么去浪漫,为什么去大方,如果没有目标的话我们一定会憋死,一定会气死,但是人不能那样。我无论出现什么情况,一定会要求我自己,不要给任何人添乱,不要给任何人添堵,别人管不了,你要管自己。

  新浪娱乐:半决赛的时候看你还蛮想赢的,网上讨论确实有涉及到说最后一段辩论超时的问题。

  姜思达:就特生气,超时,把我说成我差不多讲了40分钟、半个小时,我要真这么牛逼的话我早就拿冠军了。真的,你看我们拿到辩题什么时候,第二天上场隔多长时间,我要是能准备出一个半个小时中间不断词的稿子我早就拿冠军了。我只能这么说,时间可能确实是要长那么一点,但我觉得我讲特好,我觉得《奇葩说》你什么时候都没有听说有时间的限制,说得不好就剪掉嘛,说得好就进去,就是这么回事儿,我不太在乎这些。

  新浪娱乐:会不会觉得网上的爆炸式评论会让一些事情无限被放大?

  姜思达:我觉得它是现象,不是原因,它是由于每个人关注点确实就是这样的,大家的比例分布就是这样的,我们绝对不是正态分布的中间,你是做媒体的,我也是泛媒体的,你在人群关注点的分布不是正态分布中间的那部分,我们不好说我们是前面那段还是后面那段,但我们不是大多数。所以一个观点出现大多数的时候,我们不能站在一个特别惊人的角度来说,你们这些傻逼,这是一个该讨论的事情吗。

  (Ran/文 Han/文)

(责编:公莫舞)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
娱乐看点+ 更多
热门搜索微博热搜
热点微博
高清美图+ 更多
精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