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静:接喜剧是为拓宽戏路 拒绝"我们来了"很遗憾

胡静:接喜剧是为拓宽戏路 拒绝"我们来了"很遗憾
2017年11月27日 12:08 新浪娱乐

新浪娱乐对话胡静,她称之前的戏没有《人民的名义》这么火,拒绝《我们来了》很遗憾。

  Ran/文 Han/文

  新浪娱乐讯 “嫂子,嫂子借你一双小手/捧一把黑土先把鬼子埋掉/嫂子,嫂子借你一对大脚/踩一溜山道再把我们送好/嫂子,嫂子借你一副身板/挡一挡太阳我们好打胜仗……”当我们来到《喜剧总动员》演播厅时,群演正一脸悲壮地彩排胡静[微博]参赛作品的结尾篇章《嫂子颂》。胡静本人则站在台侧的一个角落,手中拿着小品剧本,嘴里念念有词地重复着刚刚重新改过的台词。这次她要挑战一个此前从未尝试过的角色——在抗战中为国牺牲的酒馆老板娘“胡嫂子”。

胡静剧照胡静剧照

  不仅角色是从未涉足过的新形象,连喜剧小品这样的表演形式都是首次试水。但也正因如此,鲜少在综艺节目抛头露面的胡静才愿意接受《喜剧总动员》的邀约。在对话中,胡静两次感慨演员的被动:“我特别想演一个穿制服的(角色),比如警察也好,律师也好,但是目前没有这样的本子来找我。其实你的选择范围(就那么大),没办法那么主动,所以有这样一个机会我就接了。”

  这是演员时常需要面对的一个问题:当你演好某一类型的角色之后,找上门的剧本往往都是相似款。所以,拓宽戏路是近些年胡静的诉求之一。早些年,胡静多以古装剧女神的形象出现,而现在的她早就没了一些年轻女演员对于角色人设的过多顾虑,对她来讲,“好人也好,坏人也好,我都不在意,只是看这个角色对我有没有吸引力”。

  与此同时,她又不得不面对这样的矛盾和困局:打破既定形象后,是会一鸣惊人,还是就此沉寂?

  好在答案很快就得到揭晓。年初,《人民的名义》热播,“反派”高小琴的扮演者胡静凭借精湛的演技让观众再次注意到这个似乎已经在荧幕中消失了很久的女演员。

  她的确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在国内出现了。2008年结婚后,胡静便与老公一起定居马来西亚,过起了全职主妇的生活。但事实上,她并非处于息影状态,仍保持着一年两部戏左右的拍摄频率,往返于中国和马来西亚之间。在许多观众都以为《人民的名义》是复出之作时,胡静连连否认:“我一直没有退出娱乐圈,一直有在拍戏,只是我拍的戏可能没有《人民的名义》这么火。”

  接《喜剧总动员》是为了拓宽戏路 不是一个有形象包袱的女演员

  在《喜剧总动员》的舞台上,胡静穿着一件红色夹袄和一条棕色粗布裤子,披散着头发,以抗日战争年代的经典农妇形象出现在我们面前。胡静说自己是个特别不在意形象的女演员:“刚才我化妆师还说‘没见过你这样的女演员,走台头发乱七八糟的’。”

  当然,一方面,她甘愿为角色牺牲形象,另一方面,她也确实没心思再考虑这些。

  对于一个习惯了影视剧“长战线”的女演员来说,要在短短两天之内完全适应喜剧小品抖包袱的节奏着实有些困难。尽管胡静佯装洒脱地告诉自己不要去想任何事,到台上临场发挥就好,但我们还是能明显感受到她的焦虑——就在导演认为彩排已经OK,可以换下一组演员进场时,胡静又申请了加练。

  剧本在前一晚7点全部推翻重改,一直改到凌晨4点,依然没有最终确定。胡静有些无奈地向我们诉说她的遗憾:“其实我们小品到现在还没有完整成形,一直在改,包括台词,所有的东西都没有定下来,很多时候包袱都会忘,记得的都是上一次(改之前)的包袱,那个节奏的点是一个挺要命的问题,我觉得我们的小品还不够好。”

  新浪娱乐:之前蛮少参加综艺节目,《喜剧总动员》为什么可以打动您?

  胡静:就是因为喜剧类的节目或者是喜剧类的戏剧来找我的非常少,所以《喜剧总动员》来找我的时候我还挺感兴趣,因为我本身很喜欢喜剧,只不过平常(没有这样的角色找过来),因为你知道演员是比较被动的,其实你选择的那个范围(就那么大),所以有这样一个机会对我来说是挺好玩的事情,我就接了。

  新浪娱乐:如果将来有机会挑战喜剧角色的话,有没有比较想挑战的人物?像《功夫》里包租婆那种需要牺牲形象的OK吗?

  胡静:包租婆是吧?我不贪心,我觉得导演找我演喜剧角色我都会去演的(笑)。我是一个特别不在意形象的女演员,刚才我的化妆师还说呢,他说:“没见过你这么不注重形象的女演员,走台头发乱七八糟的”。那么多摄影机在拍我,我也没去理,我觉得我不是一个那么有形象包袱的人,如果哪个导演找我去突破自己以往角色形象的话,我会特别感激他。

  新浪娱乐:来参加节目之前有没有过什么顾虑?

  胡静:顾虑呀?我倒是没想那么多。第一,你要去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第二就是做能够让自己觉得有意义或者开心的事情。我希望能够在这个舞台上收获一些对喜剧的经验也好,对表演的实践也好,所以我当时没有想那么多,但是我觉得今天第二轮这个小品确实压力挺大的,因为时间不够。

  新浪娱乐:你们大概排练了多久?

  胡静:其实我们真正弄这个本子是昨天晚上7点以后才开始,把原来的剧本重新推翻了,除了“嫂子”这两个字保留以外,人物、剧情全部推翻,重新砍出一个本子来。我们昨天想到了快(凌晨)4点钟,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熬过夜了,想得脑仁疼。当然你说创作有没有喜悦?有喜悦,但对我来说我可能是个比较认真的人,我更希望在一个比较充分的时间里去完成这个创作,而不是特别赶,你知道的,时间特别不够特别赶的时候你会特别焦躁。

  新浪娱乐:《喜剧总动员》的赛制好像是只有刚刚那一次的彩排机会,下面就直接开始录制了,怎么排解这个压力?

  胡静:压力大也没办法,因为马上就要上台了,所以我现在也不去想,只希望有一点点运气吧,等一下到台上临场发挥。我不知道你刚看了我们彩排的情形没有,其实我们小品到现在还没有完整,一直在改,包括台词,所有的东西都没有定下来,演员也是一遍一遍改,很多时候那个包袱都会忘了,还记得上一次(改之前)的包袱,但是那个节奏的点是一个挺要命的问题。

胡静剧照胡静剧照

  新浪娱乐:这次尝试这种小品的拍摄,会觉得跟影视剧的拍摄比较大的差别或挑战是什么?

  胡静:喜剧的小品跟话剧还是不太一样的,我觉得喜剧的小品可能节奏会更加重要。我们现在因为整个小品还没有结构完,有些地方是需要填包袱的,我就觉得我们的小品不够好,在它还没有完全成形的时候就要在舞台上跟观众见面,会稍微有点遗憾。

  从未息影 只是之前的戏没有《人民的名义》火

  参加《喜剧总动员》多少会有为拓宽戏路做打算的考量,胡静开玩笑说,假如现在有导演找她来演喜剧,她可以不计形象去演出。

  这并非是胡静为自我突破迈出的第一步。

  年初,一部“爆款剧”《人民的名义》让许多淡出观众视野的优秀演员重新获得关注。从某种意义上讲,胡静也是这部剧的“受益者”。在2008年往后的那几年,胡静虽然没有停下拍戏的步伐,却再未出现特别惊艳的角色。尽管她自认为没有息影,但在新人辈出的娱乐圈,少了曝光,就代表会被遗忘,所以才会有众多媒体和观众把《人民的名义》当做是胡静的“复出”之作。幸好,“反派”人物高小琴在让观众看到胡静身上更多可能性的同时,也让她获得了更多的曝光机会。

  禁锢住她的一些刻板印象,似乎终于有了被击碎的迹象。

  新浪娱乐:您在结婚之后好像就比较少的出现在国内观众面前,可能大家会觉得您还是一个非常高高在上的女神形象,会不会觉得参加综艺之后能够更接地气?

  胡静:我从来没有高高在上过(笑),我是一个特别接地气的人,我没有考虑过这个,一直都是做我自己,不喜欢去给自己弄一个人设,我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当然你想更了解我的话你看我的微博就会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

  新浪娱乐:如果让您评价一下自己私底下的性格,您觉得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胡静:比较爽快,不喜欢拖泥带水。

  新浪娱乐:在《人民的名义》里您也是挑战了一个比较有突破性的反派角色,是想拓宽戏路吗?那什么样的剧本或者角色会吸引到您去接?

  胡静:我刚才也有说,演员是比较被动的,比如说我特别想演一个穿制服的(角色),比如警察也好,律师也好,但是目前没有这样的本子来找我,那么我只能在来找我的剧本里面选一些有意思的、感兴趣的角色,但我接角色有一个最重要的基础就是我对这个剧本感兴趣,我对这个人物感兴趣,其他的我都没有去看。

  新浪娱乐:大概什么样的本子是会让您感兴趣,有没有什么标准?

  胡静:对我来说没什么标准,好人也好,坏人也好,我都不在意,只是看它这个角色对我有没有吸引力,如果你本身对角色没有兴趣的话,你怎么去跟它发生火花呢?所以我绝对不会因为理性上觉得我接这个戏对我会比较好(而接),如果我内心是抗拒的话,我会选择我的内心,不会去接。

  新浪娱乐:《人民的名义》结束后的这段时间大概都在忙什么?

  胡静:我最近刚刚拍完一个电视剧叫《向警予》,一个四十集的电视剧,拍得比较累,因为戏量比较大,然后我们转场转了差不多十多个地方,在湖南,在上海,在法国,也是刚刚才拍完,七月底,八月吧,才开始休息,录《喜剧总动员》也是想说保持一定的工作量,但是也能休息一下,算是调整一下自己的状态。

  新浪娱乐:其实您算是从《人民的名义》的开始比较活跃了,是什么契机让您觉得可以重新“复出”?

  胡静:我一直没有退出娱乐圈,这个很难讲,其实我一直在拍戏,只是我拍的戏可能没有《人民的名义》这么火,然后当别人看到《人民的名义》的时候,会说,啊,原来她还在拍戏啊。之前拍的作品没有那么多人看过的话,可能他们就以为我已经息影了,但对我来说的话我从来没有退出过。

  新浪娱乐:接的频率上会不会有变化?

  胡静:我其实每年都还好,一般保持在最多不要超过两个戏,两个戏对我来说已经是极限了,今年我也是刚刚才拍完一个,所以下半年可能再看一看吧,如果没有特别喜欢的,应该就会保持一个比较轻松的工作状态。

  在国内是演员在马来西亚是全职主妇 没去成《我们来了》很遗憾

  胡静活跃在国内荧屏的时间集中在2000年到2007年。在那期间,她演过不少广为人知的角色——从《少年张三丰》里的凌雪雁,到《孝庄秘史》中的苏茉尔,再到《大清后宫》中的西林春……胡静的古典美人形象深入人心。

  那些年,她的作品产量很高,质量也不错,但这样的情况到2008年却“被迫”中断,因为,胡静选择将整个生活的核心都投入到了婚姻和家庭当中。她形容自己有两重身份:在中国,她是一名演员,而在马来西亚,她则是全职主妇。

  奔波于两地的生活让胡静感慨很辛苦,不过,她还是安慰自己:“人生没有那么容易,你想要什么,自己就要去付出什么。”虽然从老公和孩子的角度考虑当然希望她能够把更多时间花在家庭,但他们对于胡静的决定始终抱以理解和支持。

  与之相对应的,胡静自己在做任何决定之前,也习惯将家人放在首位。由于忙碌的工作节奏,几个月前,胡静遗憾拒绝了《我们来了》节目组的邀约,当我们问她如果可以跟闺蜜旅行最想带谁去的问题时,她的第一反应是:“我要跟我老公商量一下,让他答应我可以跟闺蜜一起出去玩,因为现在出去基本都是和家人。”

  新浪娱乐:之前看过一个采访,您说自己在马来西亚是全职主妇,在国内就是一个演员,往返两地不会觉得特别辛苦吗?

  胡静:会,但是我想人生没有那么容易吧,当你想要你的工作,你还想要你的家庭,那你自己肯定要辛苦一点,你不可能说我什么都想要,我还想要特别舒服,我觉得这个是不可能的,人生都是公平的,你想要什么,自己就要去付出什么。

  新浪娱乐:老公、孩子都支持您这样的决定吗?

  胡静:从老公的角度看,他肯定更希望我每天待在家里,但是他是一个成熟的人,他也知道每个人都该有自己的理想,所以他不会因为他的想法就特别自私地要我留在家里。

  新浪娱乐:现在工作和家庭的分配大概是什么样子?

  胡静:一半一半吧。

  新浪娱乐:可以简单描述一下在马来西亚的一天吗?

  胡静:轻松、懒散、舒服(笑)。我早上起得比较早,陪小孩吃个早餐,然后送他去上学,之后就回来做运动,中午吃完饭的时候可能会小睡一下,大概半个小时吧,差不多三点钟会约朋友去聊聊天、逛逛街、做SPA之类的,然后等小朋友回家之后,有的时候会带他出去吃饭,吃他喜欢吃的东西,周末的时候就带他去他想去的地方玩,或者带他去补习,陪他去念书。

  新浪娱乐:接下来的工作计划是怎样?准备休息一下吗?

  胡静:稍微休息一下吧,可能会保持没那么大的工作量。我觉得演员其实有自己的周期性,你让我365天每天都拍戏,以我现在的状态来讲,对家庭是不公平的,而且我也没有那么大的精力,因为创作一个角色,拍一个戏是需要很大的投入感的,我刚刚拍完四个多月,我觉得今年已经够了,休息一下下。

  新浪娱乐:之后还有可能再接其他类型的综艺真人秀吗?

  胡静:看合不合适吧。

  新浪娱乐:湖南卫视《我们来了》那档节目最开始传出的消息好像是您可能会加盟?

  胡静:对,其实那个节目我是特别不好意思,最后没有去成是因为我们那个戏正好拍到特别重要的时候,还要转景去法国,跟《我们来了》前两次录制的时间就撞得死死的,组里也帮忙想调,但实在调不了,因为都是我的戏,我觉得让剧组停工对一个演员来说也不太好,最后还是没有办法(参加),特别遗憾。

  新浪娱乐:所以还是蛮想去那个节目的?

  胡静:我觉得《我们来了》还不错啊,因为我之前看过一些录制,不是特别狗血,挺温馨的。

  新浪娱乐:那假如可以参加的话,圈内有没有哪位闺蜜是您想要拉上她一起去旅行的?

  胡静:我跟我老公商量一下,让他答应我可以跟闺蜜一起出去玩,因为现在出去基本都是跟家人。

  (Ran/文 Han/文)

(责编:冬冬)
新浪娱乐公众号
新浪娱乐公众号

更多娱乐八卦、明星独家视频、音频,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entertainment)

娱乐看点

高清美图

明星势力榜

票房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