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专题搜索:
影音娱乐

资料:电视剧《茉莉花》分集介绍(16-20)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1月15日16:50 新浪娱乐

  第十六集

  老谋深算的顾绍棠另辟蹊径,再次收买晴宇,并许诺事成之后把“第一香”交给她管理。

  晴宇此次终于抛弃林桐箴,向顾绍棠泄露:林桐箴的周转资金已经告罄,无奈之下已将全部赌注押在林唯贤即将的上海之行上。

  晨,林唯贤向佳慧真情告别。他请佳慧耐心等候,并深情表示——其实佳慧当初想要的、那种象茉莉花一般清淡而安宁的人生,也是自己一直想要的,待此次帮助父亲度过难关,一定与佳慧一道离开这个充满利益争夺的小镇,去一个安宁之地生活。佳慧感动,也许下永不分离的诺言。二人凄凄作别……

  顾绍棠欲通过晴宇进一步打探林桐箴一方的对策,但岳乐帮助林桐箴防范甚严。

  顾绍棠询问公孙雷打开林桐箴布防的缺口的妙计?公孙雷为了实现复仇大计,也为得到佳慧,犹豫之后,暗示:林家的“缺口”就是林唯贤。顾绍棠会意。

  顾绍棠假意关心女儿同林唯贤的恋情,佳慧不知是计,追赴上海……

  第十七集

  上海。林唯贤专注股市。一偶然的机会,他将收集的江南民谣改编成西洋爵士乐风格的歌曲在百代歌场灌录,不料大收奇效。引得一刚刚出头的小歌星公孙令婉(正是片头时与公孙雷失散的妹妹)产生好感。

  佳慧来到上海,探得林唯贤在股市做“多头”的全盘计划。

  顾绍棠巧妙地从佳慧处套话,佳慧不妨,泄露出林唯贤的计划。

  顾绍棠急与哈里登密商。

  股市上,双方遂以“多”制“多”,风云突变。

  林桐箴惊见股市异常,不得不抵押“第一香”,与顾绍棠在股市上背水一战。

  不料,顾绍棠与哈里登等的就是这招。于是,中外的买办和洋商势力勾结,以巨大的资金优势接连“发招”。林桐箴赶至上海亲自坐镇,拼死反扑。一番惊心动魄的搏杀。最终,顾绍棠与哈里登在股市彻底击败林桐箴,收得“第一香”,大获全胜。

  小镇。林桐箴颓然回至。林唯贤知是自己铸错,痛苦地流泪祈求父亲原谅,林桐箴只是叹言,天意如此。

  晴宇离开林桐箴,重新回至顾绍棠的怀抱……

  第十八集

  顾绍棠与哈里登喜气洋洋地在收得的“第一香”中举行茉莉新花的窖制仪式。公孙雷与晴宇表面同乐,实则暗暗实施第二计划,悄然把下一个复仇的矛头对准了顾绍棠。

  河对岸,虚弱的林桐箴目睹“第一香”的盛事。当主持一声吆喝,纤纤玉女们窖制新花时,林桐箴悲愤地口吐鲜血,晕倒。

  林桐箴遭此大变,临终“托孤”:恳请老管家岳乐辅佐林唯贤日后重振家业。

  夜,林桐箴愤而自杀。

  林家大丧。岳乐苦劝林唯贤将一切悲痛与仇恨强压心底。林唯贤不得不听从。顾绍棠、晴宇、胡奕、公孙雷出于各自目的皆来吊唁。林唯贤漠然以对。公孙雷心有愧疚,想向林唯贤解释自己的所作所为,林唯贤斩衣绝交。

  哈里登暗示顾绍棠“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顾绍棠不忍动手,征询公孙雷之意,不料,公孙雷竟同意杀掉林唯贤。顾绍棠惊问公孙雷为何下此狠心?公孙雷感情复杂而答:正因为是好友,才必须将其赶尽杀绝。顾绍棠不解。公孙雷漠然地喃喃道:既然自己已经做了对不起好友的事,那么,若该好友继续活着,则自己内心永远愧疚,不如一劳永逸地杀掉,还可以不想此事。顾绍棠暗惊公孙雷的绝情,且加重提防……

  恰在这夜,潜回的阿泰组织兵暴,夜袭了小镇的团防局。

  顾绍棠定下主意,联合胡团防,一边扑灭兵暴,一边顺势诬告林家“通共”。

  胡奕得令亲自抓捕林唯贤,内心痛苦,但最终被迫行动……

  第十九集

  佳慧得悉父亲之计,雨夜急告林唯贤赶紧逃走。

  林唯贤反责正是佳慧害得自己家破人亡,他失控地将佳慧赶入滂沱大雨之中。

  佳慧悲伤。因她只知公孙雷是林唯贤的好友,故冒雨赶去恳请公孙雷救助林唯贤出逃。

  是夜,忠心耿耿的岳乐强拉林唯贤连夜出逃。

  公孙雷面对佳慧的恳请,一番内心的挣扎。但他为了夺回“第一香”和最终得到佳慧,终于彻底背弃友情。他表面答应佳慧,但当佳慧走后,他却向顾绍棠告发了林唯贤的出逃路线。

  于是,与第一集照应,在林唯贤第一次救助公孙雷的埠头,风雨之夜,顾绍棠和公孙雷率青帮追上林唯贤和岳乐。佳慧赶到,哀求父亲放过林唯贤。顾绍棠勒令女儿不要介入。佳慧转而求助公孙雷,公孙雷默然不吭。佳慧无奈,最终忽然抽出公孙雷的刀,抵住自己的脖子,以死威胁。顾绍棠、公孙雷被迫放林唯贤一条生路。望着林唯贤上船,佳慧眼泪流出,道:“一头是父亲,一头是你,现在我两不欠了,心也死了……”烟雨凄迷中,水乡小镇在林唯贤的身后渐渐模糊了……

  第二十集

  林唯贤的老家,另一处小镇。

  岳乐带林唯贤回至。林唯贤一蹶不振,只在沉默和压抑中拼命收集江南民歌并整理成乐谱。岳乐苦劝无效。

  岳乐之女岳纤纭(一个乖巧玲珑的少女),吹得一手好竹笛。她对遭逢不幸的林唯贤心生怜惜,二人在情感上渐渐靠近。

  岳乐一反常态地粗暴阻止林唯贤和纤纭的爱情,并最终狂暴地撕毁乐谱丢于河中。林唯贤悲愤而道:“我什么都没了,为甚连仅剩的乐谱也要夺走?”岳乐怒斥林唯贤忘了己任,激励他定要把父亲失掉的一切拿回来!

  林唯贤仍然未能振作。岳乐不得已使出“苦肉计”,将林唯贤赶出家门。

  走投无路的林唯贤被迫进到镇上有名的“鸿计”绸布店当学徒,尝尽世态炎凉。

  绸布店中还有另一学徒,正是阿泰。原来他转至该镇,奉游击队之命在店中从事秘密的联络工作……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