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资料:《虎山行》分集梗概(26-30)

http://www.sina.com.cn  2009年02月18日17:11  新浪娱乐

  第二十六集

  仇大虎来到佛山去容家闹事,见不到容沧海便威胁成伯和容大统,成伯与儿子誓死保卫主人,幸亏姚立中及时赶到才把他们救下。姚立中以私闯民宅之罪将仇大虎等人抓了起来,但是因为罪行不够严重,再加上陈副官里应外合,仇大虎很快便被放了出来。他一出监狱便开始继续行动,不停地骚扰佛山的武馆以逼迫容沧海现身,搞得佛山人心惶惶。姚立中只得来找容沧海商量对策,容沧海最终选择金盆洗手,从此远离武林中的恩怨。

  柴如化见到容融和鸿泰走得越来越近,既为他们高兴,但同时自己也感到很失落。鸿泰在柴如化的酒馆和容融喝酒,为了从容融口中套出容沧海是否知道藏宝图的秘密而把容融灌醉。柴如化见到容融喝醉很是心疼,把鸿泰叫到院中逼问他到底想做什么,鸿泰不忍继续欺骗好友,于是把他的目的说了出来,恰巧被容融听到。容融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任柴如化怎样宽慰都无济于事。

  因长期被姚立中忽视,李梦影心情一直很抑郁,最终导致流产,就是在这个时候陪伴在她身边的还是纪青云,李梦影对姚立中彻底绝望。

  第二十七集

  在容沧海金盆洗手的仪式上,仇大虎带着朴战龙赶到搅翻了仪式偏要比武一决高低,容沧海劝解无效被迫迎战,与朴战龙的武功难分伯仲。仇大虎趁人不注意向容沧海使用了暗器,容沧海被麻醉晕倒,朴战龙获胜。但是一直站在一边的姚立中看破了仇大虎的玄机,在他身上发现了暗器,仇大虎骤然间成为众矢之的,朴战龙认败向容沧海道歉。

  姚立中想要逮捕仇大虎,正在这时,严森赶到,蔡军长遭人陷害丢掉官职,严森受安德帮助重新找到靠山而官复原职,他不仅包庇仇大虎还逮捕了姚立中。

  当夜,容融满心愧意地陪伴在尚未苏醒的容沧海身边,林若飞蒙面探入容家打昏容融后劫持了容沧海。姜铁山、容宽、姜文英赶回佛山后知道此事,姜铁山带着容宽来到靖水山庄营救容沧海,却在牢房中看到一个颇似容沧海的人被炸死,容家上下悲痛万分,为容沧海筹办葬礼。容宽为了替父亲报仇,决定去慈恩寺苦练武功,容家的一切交由姜铁山父女照管。

  容融来找鸿泰讨要欺骗她的解释,鸿泰如实相告并非常诚恳地向容融道歉,但是容融还是在情急之下刺伤鸿泰,看到鸿泰受伤,她又很心疼,彻夜守候在鸿泰身边照顾他,两人重归于好。

  纪青云照顾流产后的李梦影,利用梦影此时的伤心怂恿她暂时先离开姚立中。

  第二十八集

  李梦影接受了纪青云的建议,在纪青云的陪伴下搬到旅店去住。姚立中被严森罢免官职释放了出来,回到家中却见不到李梦影的身影,只有桌上孤零零的诀别信和婚戒等候着他,姚立中痛苦万分。李梦影同样也在思念着丈夫,她希望姚立中能够早日向她认错并把她接回家中。纪青云表面上答应帮助姚立中夫妻作为他们说客,让他们早日和好,而实际上他却是让他们两个人越走越远,他伪造姚立中的休书给李梦影,让李梦影彻底对婚姻绝望,同纪青云回到她在广州的娘家。

  容宽来到慈恩寺,在一嗔大师的悉心教导下,不仅武功有了很大的提高,在心性上也有了很大的长进,他开始跟随一嗔大师学习少林武功绝学“大悲千业手”。

  容宽走后,容融把家里的一切不幸都归罪于姜文英,认为她是容家的扫把星,处处与她做对,让姜文英心里很不舒服。但是为了不分容宽的心,让容宽没有后顾之忧,姜文英百般忍耐容融。

  容融不舍让鸿泰去广州回蓝刀会报到,希望他能够继续留在佛山帮她打理鱼行,于是建议鸿泰继续留在自己身边装作为蓝刀会执行任务,为还容融的人情,鸿泰答应了下来。

  第二十九集

  纪青云陪伴李梦影回到广州,梦影落落寡欢,纪青云想要给她些安慰,但是李梦影一直沉浸在离开姚立中的伤痛之中而无法自拔。

  鸿泰来到鱼行帮助容融进行打理,着实使容融轻松了不少,容融心里非常感激鸿泰。但是每当姜文英想要帮助容融时,却总是遭到容融的刁难与奚落,被拒之于千里之外。鸿泰每每看不过而替姜文英说话或是安慰伤心的姜文英时,容融都因嫉妒而异常生气,甚至更恨姜文英。鸿泰劝说姜文英将她当时毁婚的原因告诉容融,让容融消除对她的误解,并同时对容融进行劝解开导。姜文英考虑再三,终于决定将事实真相告诉给容融,容融听后非常理解当时姜文英的心情,两个少女冰释前嫌,正准备协力好好打理容家之时,严森重提容沧海当时偷运军火之事,认定容家的财产都是不法的,带兵前来想要霸占容家的所有财产,限容融等人第二天必须搬离容家。姜铁山非常不满,欲抗命与严森争辩,面对严森荷枪实弹的手下,姜文英制止住父亲的冲动,建议先答应严森的要求确保安全,而后再找寻其他的办法。但是容融固执地不舍得离开父亲一手建成的家,负气找到鸿泰哭诉,鸿泰小心地安慰劝解,容融终于接受了姜文英的决定,并通过无意中的试探确定姜文英父女是真正在关心自己而与他们靠得更紧了。

  第三十集

  姜铁山等人纷纷带好行李准备离开容家,严森带兵把守住门口,不允许容融他们带走宅子内的物品,甚至连他们随身携带的包袱都要打开察看,惟恐他们带走任何一样值钱的东西,容融、姜铁山几次险些发作都被姜文英压了下来。但是姜铁山最后还是忍无可忍地抢过枪挟持了严森,令严森在手下面前显得十分狼狈,丢尽脸面。行至佛山郊外,姜铁山放走严森,容融赞叹姜铁山教训了严森,大为快活,而姜文英却甚为担忧严森会对他们打击报复。姜铁山提议先回到济南暂避,容融不愿离开鸿泰,不顾姜文英反对,私自逃回柴如化的酒馆找鸿泰。姜文英发现容融失踪后很为她担心,决定和姜铁山、成伯冒险回去寻找容融,并派遣容大统去慈恩寺通知容宽。

  鸿泰对容融冒险回来找他感到吃惊与自责,害怕自己连累容融,不能给她幸福而欺骗容融自己讨厌她。容融在悲痛欲绝的情况下要找严森报仇,鸿泰为了控制容融的情绪终于向她吐露自己的心迹,两人幸福地拥抱在一起,决定永不分离。容沧海被转移到广州,李擎天、安德对他威逼利诱、严刑拷打,想要获取藏宝图的秘密,容沧海却一直守口如瓶、拒不交待,令李擎天甚为恼火。

Powered By Google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flash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