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娱乐 新浪首页 > 影音娱乐 > 电视前沿 >正文

开怀于天水蓝蓝之间--谈《水兵俱乐部》喜剧特色

http://ent.sina.com.cn 2005年05月08日18:34 新浪娱乐

  军旅剧作家出身的周振天,在03年春节出人意料的把自己“借助潮头写人生”的笔触聚焦于民间中医喜来乐的身上,以幽默风趣的喜剧样式,创作出长篇电视连续剧《神医喜来乐》(以下简称《神》剧)。换了招数的周振天,在电视剧的喜剧样式上做出了可贵的探索,赢得了荧屏内外观众和专家们的一致好评。近期中央电视台一套黄金时段,又将播出他策划和总编剧的另一部风格相似的21集系列长篇电视轻喜剧《水兵俱乐部》。

  作为建国以来首部军事题材的长篇电视轻喜剧,《水兵俱乐部》(以下简称《水》剧)在我看来,多少带有一种向《神》剧经典回望的意味。但仔细分析后,不难发现其中的迥异和发展。《水》剧在喜剧境界的追求上,完全回避了《神》剧中悲伤的喜剧化处理。全剧以军港码头俱乐部的工作、生活为平台,以俱乐部主任、文化干事等小人物的喜怒哀乐的情感为线索,展现了海军舰艇码头文化、甲板文化、岛礁文化的多彩魅力。它采用系列剧的形式,以轻喜剧的样式,寓庄于谐,清晰地捕捉并娓娓动人地呈现出一种富于喜剧性的“生活深呼吸”,从而让人领略到“天水蓝蓝”之间,海军热情洋溢、昂扬向上的时代风采。

  寓庄于谐

  寓庄于谐是电视喜剧产生喜剧效果的重要手法,也是《水》剧最为突出的喜剧特色。寓庄于谐,也即意庄与形谐相结合,指的是借用幽默滑稽的外在形式来表现作品内在的深刻主题,于轻松处见严肃。正如李渔在《笠翁偶集》中提到的“于嘻笑诙谐中包含绝大文章”。周振天和他的创作团队在《水》剧的创作中,对庄谐并用地自觉选择,使此剧在具备深刻内涵的同时也避免了其喜剧叙事流于刻意搞笑的尴尬境地。

  被《潮起潮落》“天水蓝蓝”的生活注满情感和灵思的周振天,在对《水》剧“意庄”的策划和创作中,自然彰显出他独特的智慧和浓得化不开的海军情结。尽管本剧采用了系列剧的形式,每集一个小故事,但这一集集的短剧就像一滴滴水珠,从各个层面比较全面的反映了当代海军生活的全貌。具体到《水》剧创作中,在处理军队和社会的关系时,不再简单地把军人局限于“军中一员”,而是和平环境中与社会息息相关,身系“家国、军队于一身”的平凡普通人。由此以码头俱乐部的工作、生活——这一有限情境为平台折射出社会全景。片中不仅再现了海军日常生活里战友关系、官兵关系,还把触角伸向社会的各个方面,较为真实地反映了部队和社会的关系。例如,《军嫂无忧》中,军嫂下岗再就业的问题;《会议经济》一集里部队经费紧张,不得不自己给自己寻求“扩大内需”节省经费的现实;《二丫》中,反映部队基层战士婚姻状况的问题,等等。当然《水》剧对“意庄”的表现并不仅限与此,它在指向现实的同时又超越了现实。剧中把海军基层生活的各种艰难和辛酸化为轻松的笑声,这无形中暗合了观众的心理期待。在《水》剧中,观众总能发现现实的影子,而轻喜剧的处理方式和结局,又给观众提供了一个健康向上的接受心理环境,使他们能以乐观的态度看待现实。虽然它仅仅是一种心理的、短暂的超越,但它毕竟是一种视角,能够满足观众的心理需求,进而赢得观众会心地一笑。这也正是此剧不同于一般搞笑喜剧的现实意义所在。

  “形谐”是喜剧不同于悲剧的重要特点之一,也是“意庄”的载体。一部喜剧如果想要达到让观众在笑声中思考的艺术效果,它就必须要有诙谐幽默的艺术表现形式。《水》剧在“形谐”手法的开掘上,可圈可点处众多。在此,我只截取着墨成情的几笔,以防面面俱到。

  或许可以毫不含糊地说,《水》剧在喜剧特色构建上的成功,很大程度,归因于片中喜剧人物形象的塑造。《水》剧中,军人不再是简单符号的象征,面对着斑斓缤纷的变革社会,背对着充满责任与使命的军队特殊环境,他们已经从单纯的“军中一员”蜕变成和平环境中与社会息息相关,身系“家国、军队于一身”的普通人。既然在创作中,主动选择了让剧中人物远离了文艺中高大全式的卡里斯玛典型,那么作为普通人的这些海军官兵必然有着常人的喜怒哀乐、七情六欲,也就自然有着这样或那样的明显毛病。相较于社会理想状态,人物性格上的“不圆满”,是产生喜剧效果的一个有效途径。剧中塑造的俱乐部主任罗运来就是一个鲜明例证。作为海军政治部门职权最小的主任,一向习惯拍胸脯的罗运来却醉心于俱乐部工作,一心谋求码头俱乐部事业的求新求变。但是职权最小的俱乐部主任,能力毕竟是有限的,再加上他的盲目乐观,说话没边,使得他的理想时不时地跟客观条件及社会上人际关系的现实形成强烈的落差,因此经历了一次次被自己的热心的许诺搞得措手不及的尴尬窘境。又如,《发小》一集中对胡亮发小牛大显的塑造。这位外表神气的陆军少尉,头顶上的光环可不少——军区神枪手,全军的队列标兵。可是这样一个看上去近乎完美的陆军少尉,也有他性格上突出的弱点——心高气傲,典型的“重色轻友”。因此即使在发小胡亮的面前,也俨然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一见面就把胡亮的俱乐部工作贬得一钱不值。可见了俱乐部的女同志,又完全是另一副面孔,热情、主动和人打招呼,并且把事先扬言要送给妈妈、女朋友、老师的新疆玉石送给了俱乐部的每一位女同胞。而且一次次的因为俱乐部女同志客气的挽留,改签了火车票。牛大显性格上的缺点,导致了他前后言行的自相矛盾,也使他陷于被众人看笑话的狼狈境地(如军舰上吃西餐的一段)。人物由于性格上的“不圆满”所造成的人物前后状态的巨大反差与对比,水到渠成地生成了强烈的喜剧效果。除此之外,需要强调的一点是,《水》剧在对剧中人物缺点喜剧性的放大和延展时,分寸是把握得很得当的。剧作家所倾力着墨的喜剧人物尽管有这样或那样的毛病或缺点,但是他们本质上都非常善良。表层上的弱点和本质上的善良形成一种张力。这种张力也导致了观众认同上的差异。他们是生活中不同性格人物的代表,但归根结底这些人的基本价值观是与人为善的,是非常主流的。于是在《发小》这一集里,我们能找到那位清高的陆军少尉在意识到自己的偏激和武断之后,早晨起床后默默地给每位俱乐部的同志挤上了牙膏。在《紧俏的演出票》一集里,我们能看到,为了圆即将复员老兵看明星演出的梦,为了不让主任在老丈母娘面前更加难做人,俱乐部的每个成员都慷慨贡献出原本紧紧攥在手里的宝贵演出票。

  作为军事题材的轻喜剧,《水》剧在题材的选择上,可以说,为自己设置了一个不小的障碍。不言而喻,喜剧最基本的功能就是讽刺,但讽刺对于威严、神圣的军人来说,本身就是一个矛盾。或许就是此种矛盾,让《水》剧的总编剧周振天在创作中一直保有着很强的自省意识——在限制中寻觅到那份难能可贵的自由——给《水》剧中的人物来了一次集体式的脱冕,以期完成喜剧人物形象的塑造。需要强调的是,《水》剧中喜剧人物呈现出的脱冕式的意义,几乎都借助于幽默的表达方式。因此它并非对部队泾渭分明的等级制的颠覆和否定,而是创作者良苦用心,为我们展现出部队中新的官兵和谐关系的前景图。《水》剧中,很多次俱乐部主任罗运来和部下开会的场景(罗每次不知何时就主动把会议席的中心位置让位于自己的部下,自己则站在一旁津津有味地布置工作),就是其脱冕的生动例子。而最为典型的一次脱冕,应属《老水兵》这一集。俱乐部的成员因为误会,把海军舰船专家第一人,拥有少将军衔的“老水兵”当成普通的退休水兵。而对这位“老水兵”很想在俱乐部里打发“只能休养不能考虑工作”无聊时间的要求欣然答应,并毫不客气的开始“支使”他帮助自己干活。剧中对这位拥有少将军衔的海军高级将领的直接脱冕,抛开其在社会角色中所扮演的身份,所带来的喜剧效果是极具冲击力的,人物形象的喜剧性也在此得到了充分的张扬。在表现人物喜剧性的同时,也为我们引出了海军将领引导士兵正确对待知识,尊重科学的动人情景。类似的例子,在《水》剧中比比皆是(又如《军嫂无忧》中,对财务处长爱人下岗和财务处长啼笑皆非的反应及转变的表现),在此不一一举例。

  “倒错”手法的频繁使用,也是《水》剧中,对于“形谐”表现方式的一次有益的尝试。“倒错”的手法在喜剧当中就是通过自相矛盾形成的一种喜剧效果,即本来是对的,在这有可能倒成错的;而原本错的有可能又转换成对的。在对与不对的转换间,喜剧效果也应运而生。《水》剧中,最为突出的一个例子集中表现在《服务小分队》这一集。因为拇指山上的天线坏了,驻守在那的官兵们看不成中国队关键的一场足球比赛,于是俱乐部的服务小分队上山送服务——修天线。这本来是件好事,可偏偏因为走得急忘带了零件包,而使天线的修复变得无望。尽管后来以人体天线的方式勉强解决了这个矛盾,但毕竟和服务小分队的初衷相去甚远。一波还未完全消退,一波又起。服务小分队又接到了新的任务,去葵花岛修复岛上的音响设备,以保证基地慰问演出的顺利进行。音响设备很快调试好了,服务任务算是圆满结束。可却因俱乐部女兵用仅够维持岛上官兵三天的生活用水洗衣,而前功尽弃。让驻岛官兵哭笑不得,典型的好心办坏事。“倒错”的手法在这一集里被密集使用,由此引发的悬念和喜剧效果也层层叠加。

  当然,“形谐”与“意庄”历来相生相依。《水》剧在创作中,也始终秉持着寓庄于谐的喜剧特色。在剧作家精心营造的喜剧氛围中 ——没有让人眼花缭乱的喜剧“奇观”,却有着似曾相识的亲切,观众也就很自然地开怀于天水蓝蓝之间。

  以荒诞之轻,承载情感之重

  对于轻喜剧,很多人认为不过是一种“耍贫嘴的剧”,热热闹闹、嘻嘻哈哈,一笑了之,某些未掌握轻喜剧创作规律,未触及轻喜剧艺术内涵的平庸之作,的确会给人这种印象,“但对于具有真正审美品格的喜剧而言,在其看似‘轻的笑逐颜开中却有着思想之‘重”。《水》就是一个成功的例证。全剧在灵动四射的幽默语言,寓庄于谐的喜剧样式中,体现出真正的思想和情感的交流。尤以《不速之客》这一集为典型。清晨军营里播送晨间新闻的广播里,居然出现了婴儿清脆地啼哭声和俱乐部女兵为婴儿唱的富有海军特色的“摇篮曲”。咋看来,似乎有点荒诞,放大了“不速之客”对俱乐部正常秩序的干扰。但广播里,俱乐部女兵唱的那首“摇篮曲”:“你爸爸正在出海训练啊我的宝贝,他参加训练就要回来啊”。确是海军艰苦生活的真实写照。简简单单两句歌词,也让作为观众的我们对海军平日生活里的酸甜苦辣,产生无尽的联想。尽管在表现喜剧效果上,让部队晨练的广播里出现“摇篮曲”和婴儿的哭声,有些夸张甚至有些荒诞,但在本质上是不违情理的。它是熟悉海军生活的剧作家,从海军生活中发掘的喜剧笑料,于自然流程中洋溢着喜剧色彩的同时,也饱含剧作家对海军官兵最深沉的情感与致敬。对荒诞的形式赋予如此高的情感浓度,顺理成章地,观众在品味独具匠心的喜剧效果的同时,也与剧作家一同经历了其间情感的波澜。这也正好应验了中国的一句古语“感人心者,莫先乎情,莫深乎意”。

  诚然,《水》剧所呈现的喜剧特色还有很多,这里我想不依依道来,权当留给那些还未曾有幸观赏这部电视剧的电视观众一个细细品位的机会吧。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水》剧在喜剧特色开掘上迈出的坚实步伐,不仅给军事题材的轻喜剧创作以鼓舞,而且也为轻喜剧类型的电视剧创作提供了一个可供借鉴的经典喜剧文本。谨以此文真诚地期盼周振天和他的创作团队为我们奉献出更多出色的“海味电视剧”,让更多的观众开怀于天水蓝蓝之间!游宇

  根据本人谈话整理

评论电视剧场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

《水兵俱乐部》
热 点 专 题
第48届世乒赛
二战回顾系列专题
库尔斯克会战
斯大林格勒保卫战
太平洋海战
如何看待中日关系
新浪狮篮球队回访
湖南卫视05超级女声
中国特种部队生存
 
 

影音娱乐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62647003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