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罗海琼《末路天堂》丛林历险 与蛇对视吓软腿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1月04日09:53  四川在线-天府早报

  凭借《大宋提刑官》(大宋提刑官吧)中宋慈女助手英姑一角,青年女演员罗海琼(blog,罗海琼吧)被广大观众所认可,英姑睿智、犀利,非常讨巧,但罗海琼却不愿就此定型,之后,她凭借一个个横跨古今、亦正亦邪的角色,一再颠覆着她在观众心目中的形象。日前,她又在新剧《末路天堂》(末路天堂吧)中成了整天在热带雨林中穿梭冒险的女记者。该片在西双版纳的原始森林中全景拍摄,近日,在南京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的罗海琼激动地讲述了自己两个月的丛林冒险记,那些蛇、蚂蟥等众多丛林动物仍让她记忆犹新……

  人物点击

  罗海琼第一次被大家所熟悉,是在赵宝刚(赵宝刚吧)导演的《像雾像雨又像风》(像雾像雨又像风吧)中,成功演绎了那个聪慧文静、楚楚可怜的钟表行老板之女方紫仪一角。那之后,罗海琼又相继出演了《好想好想谈恋爱》(好想好想谈恋爱吧)中的都市小女人陶春、《大宋提刑官》中宋慈睿智的女助手英姑,《玉卿嫂》(玉卿嫂吧)中极富心计的女戏子金燕飞、《红粉》(红粉吧)中妩媚风骚的名妓小萼,她力求每个角色都有新的突破。在正在热映的冯小刚(冯小刚吧)大片《集结号》(集结号吧)中,罗海琼饰演战地军医,这是她第一次在大制作电影中亮相。

  绝望

  吃不饱意外受伤

  2006年底,罗海琼接到了《末路天堂》的剧本,立刻对这部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个故事太特殊了,每个人都没有绝对的好坏之分,也没有绝对的主角配角,之前很少看见这样的剧本。”罗海琼飞速和剧组签约了,“当初导演康洪雷说去西双版纳拍摄,我一听是景区,挺高兴,他狡猾得很,根本没有告诉我要在原始森林里面呆两个月。”

  到了拍摄地,罗海琼很快就崩溃了。光吃东西她就特别不适应,“吃的都是当地的民族特色食品,我根本受不了那些特别的口味,开始的一个星期就没有吃饱过。”而拍摄也是困难重重,在原始森林里拍戏,演员不用怎么化妆,每次导演叫“补妆”,就是往脸上抹土或者泥。“我们每天面对的全是一棵棵20米高的参天大树,树冠在头顶上遮住了一切阳光。我们在森林里除了受到各种动物的惊吓外,很多带刺的植物也会‘欺负’人,拍一个在丛林里跑的镜头,全身都是割伤。时间一长,人就特别绝望。”

  恐怖

  蚂蟥吸血悄无声

  在热带森林里穿越,最常见到的动物就是蚂蟥。“看见一只10厘米长的蚂蟥贴在你的脚面上……简直不堪回首。”罗海琼一边比画着,一边发出啧啧叹息声。刚进森林时,罗海琼根本不知道有蚂蟥,在她的印象里,蚂蟥应该在水田附近。第一天拍戏,听说剧组中有人被蚂蟥咬了,罗海琼还暗自庆幸自己没碰上这“吸血鬼”,卷起裤脚时却发现腿上全是血。“当时把我吓坏了,原来我已经被吸血了,因为不痛,所以一直没有感觉,这蚂蟥饱餐一顿之后自己走人,真阴险!”

  之后,罗海琼每天出门都会在包里放上盐和洗衣粉,这两样东西是专门对付蚂蟥的。“当地人告诉我们,蚂蟥叮在皮肤上,拉扯是没有用的,必须用烟头把它烫掉或者撒上洗衣粉或者盐。我后来还听说如果是一群蚂蝗吸一个人的血,人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现在说起蚂蟥,罗海琼还会全身起鸡皮疙瘩,这简直是她的一个噩梦。

  崩溃

  与蛇对视吓软腿

  但原始森林里的恐怖动物,怎么可能只有小小的蚂蟥?“蛇!蛇!导演!有蛇!”罗海琼还经常在片场发出这样的惊声尖叫。“如果说蚂蟥我还可以忍受,那蛇简直让我崩溃。”罗海琼战战兢兢地说:“野外都是很大很长的蛇,之前我只在电视上看见过这东西,没想到拍戏时它们就常在我周围游走。”一次,剧组转场到了森林中的一个天然洞穴,里面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当地人说最好先进去探路,因为这种地方最适合蛇的生长。剧组几位工作人员刚一进去就赶了一条大蛇出来,罗海琼10米开外就尖叫着躲在一棵大树背后念念有词:“弄走没有!弄走没有!”直到剧组人员将蛇装进袋子里,罗海琼才敢从大树背后走出来,“我们拍完之后,还有个‘放蛇仪式’,把刚才那条蛇放回洞里之后才离开。”

  罗海琼怕蛇怕得要命,但是“骗”她进森林的导演康洪雷还是安排了一场她和眼镜蛇对视的戏。为了先给罗海琼一个精神上的准备,导演在一间草房里放进了几十条蛇,事先没有告知罗海琼就让她进那个房间。罗海琼刚走到房间门口,就听见蛇的声音。“大家别以为蛇发出的都是‘咝咝’声,大点的蛇张开嘴发出的是‘嗨嗨’声,我在离那间房几米远的地方就听见了动静,转身拔腿就跑。”正式拍摄与蛇对视镜头,罗海琼彻底投降。“和我对戏的眼镜蛇有几米长,8厘米粗,立着身体足足有1米高,罗海琼10米之外看到它已经软了腿。最终这个镜头只能通过剪接完成,罗海琼用手比出一个眼镜蛇直立的造型,“幸好没有上前,这蛇脾气暴躁,一口把带它来剧组的主人都给咬了,非常恐怖。”说到这,罗海琼连续做了好几个深呼吸,不停用手抚着胸口。

  恶心

  吃生肉当场呕吐

  《末路天堂》讲的是一群人在原始森林里冒险的故事。罗海琼扮演的女记者就遇见了一个原始部落,要求她生吃牛肉。拍摄这场戏的时候,罗海琼开始还天真地认为,导演会给她道具。谁知道,导演准备的是一块真的生牛肉。看着鲜红的、带着血丝的生牛肉,罗海琼胃里翻滚,恶心阵阵。

  实拍的时候,罗海琼心想就咬上一小口,争取一条就过。谁知导演交代:“我希望你嘴巴张大到极限,一口咬下去,然后慢慢往下咽,我拍特写。”结果,实拍的时候,罗海琼吞牛肉吞得眼泪都要流出来。导演刚叫停,她就立刻冲到旁边呕吐。事情还没完,导演要拍第二条,还在牛肉上淋了血浆,让肉看起来真像刚从牛身上砍下来一样。罗海琼只能豁出去,狂咬一大口,慢慢咽,等一个特写镜头拍完。“我实在不行了,一边狂呕,一边找水漱口,导演还在一边打趣说我浪费。” 

  红酒助兴 尽显爽朗本色

  采访罗海琼的时候,大家刚参加完江苏卫视的媒体英雄会活动,在午宴上,罗海琼和每一桌记者干杯。可能是借着一点酒兴,罗海琼的爽朗毫无修饰地展现出来。在说起自己西双版纳的“历险”时,手舞足蹈,一会儿龇牙咧嘴地模仿群蛇嘶叫,一会儿又腾出一只手臂模仿眼镜蛇“站立”的姿势。

  别看罗海琼一副瘦弱的样子,她发起横来可不得了,之前就有传闻说她在片场和导演吵过架。“那就是我的热情啊!”罗海琼大大咧咧靠在沙发上,“我觉得演戏就是和导演闹别扭,吵架就是最好的沟通。”罗海琼对演戏有着非常的热情,在采访过程中不停向记者“展望”自己演艺生涯的未来,“现在的年轻演员都怕自己演老,我可不怕演到老,人家外国的老演员,那是越老越有味道。”

  和记者聊了一个多小时,经纪人接到电话说下午的活动要开始了,罗海琼迅速站起身,乐呵呵地说:“今天就这样,我明天就要回去继续拍戏了。”空了一天时间出来“把酒言欢”,她又得一个猛子扎进戏里了。

  海琼隐私

  牌臭瘾大支付能力强

  罗海琼上戏科班出身,在对自己的表演格外苛刻、执著的同时,刻意回避着曝光率,只想演戏的她把自己的生活捂得严严实实。

  记者(以下简称记):这次参演冯小刚的新片《集结号》,感触最深的地方是什么?

  罗海琼(以下简称罗):电影一直是我仰视的一个行业,我觉得它跟我现在所处的电视是完全不同的两个领域,我一直很向往,这次拍完电影《集结号》,加强了我这种感觉。

  记:最近在忙什么戏?

  罗:在拍高希希(blog,高希希吧)《纸醉金迷》(纸醉金迷吧),是讲上世纪30年代的故事,我在剧中是个有钱人家的太太,形象又不一样了。

  记:今年有三四部戏要播了,还有其他的安排吗?

  罗:想往话剧界发展看看。如果之后看见我演话剧或者歌舞剧,千万别惊讶。

  记:平时都有些什么娱乐活动?

  罗:看电影、看书、斗地主。我是属于牌臭、瘾大、支付能力强的那种,牌友最喜欢和我打。(大笑)记:感情生活不会是一片空白吧?

  罗:反正,我不想把自己的私生活曝光得太多,职业是演员,多拿作品出来就行了,花边新闻还是离我远点比较好。

  记:那结婚了会告诉大家吗?

  罗:(笑),看我的心情吧!

  本版撰文早报记者常雄飞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