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活着,真好》主演做客 畅聊让社会关注女性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3月10日14:25  新浪娱乐
《活着,真好》主演做客畅聊让社会关注女性

《活着,真好》三位主演合影

《活着,真好》主演做客畅聊让社会关注女性

梁静、王菁华(左)合影

《活着,真好》主演做客畅聊让社会关注女性

小演员杨紫

《活着,真好》主演做客畅聊让社会关注女性

王菁华做客聊《活着,真好》

  梁静所以中国人就是忍辱负重的角色。

  王菁华不是忍辱负重,我觉得不够爱自己,我觉得观念上有错误的,就习惯了负重任,习惯了我做的一切都是应该的,所以最好他们都好,我自己最不好都没有关系,就是这样的,她是那种母性的东西,几千年的文化遗留下来的,包括我们长辈对我们的教育,包括我们继续教育下一代,更多的就是我们要守妇道,我们要怎么怎么样,但是同时要爱自己,就是守妇道的同时要爱自己,这是我觉得最应该去倡议的。

  网友:梁静,我真的感觉小妹有点太闹了。

  梁静:(笑)对,这个人物是挺闹的。

  网友:王菁华老师在戏中很歇斯底里。

  主持人赵宁:生活中不是这样的?

  杨紫:很温柔的(笑)

  主持人赵宁:两位是不是因为演了这部戏而改变了自己的一些个性?

  梁静:对,这是一个典型吧,因为她的性格,她面对这些事情的时候,简欣是一个一开始特别功利的人,她特别希望她的事业或者其他的东西更好,结果没想到被这个事绊住了脚,所以她很急躁。但是我一直觉得可能她那条线,就是简宁那个,怎么说呢?你说两句吧(笑)

  王菁华:其实大家现在看到的是简宁在发病之后的一个心理上的过程,包括她歇斯底里,对丈夫的猜忌,再坚持看下去,简宁不是这样的了,她要走过这个心理过程,之后她会有一个回归,她会对生命有一个重新的认知,她重新面对生活的时候是另外一个态度,就是人总是要经过低谷,然后再慢慢地把自己历练出来之后,他有一个提升,他有一个超脱,最后她知道我最重要的是什么,我需要有信念,我要活下来,这个是最终的。

  梁静:对,这也是简欣最后升华的一个重点,因为你看她原来很功利,在医院里等于是给了她一个很长的一个时期,很安静的一个时间让她去考虑,让她静下来去沉淀她的人生应该该什么样,最后她决定她不想治了,既然查不出来治它干吗?我原来很乐观地面对,我继续乐观,然后我就做我该做的事情,我觉得这个人物也是最后吸引我的一个地方,就是她升华了,而且包括她回过头,因为这个戏整个是以我的角度回述这个故事,比如二姐大姐怎么样,我又怎么样,等于我回头再去看这个故事,或者说回头再去看我们家发生的这一切,我已经成长了。我觉得也算是疾病给所有的人带来的一种成长的磨炼吧。

  主持人赵宁:杨紫,网上很多朋友都非常喜欢你,因为之前看了《家有儿女》的热播,这次大家很关心,因为在《活着,真好》这部戏里面真的是非常多的实力派演员加盟,而且你的戏份也蛮重的,包括跟王老师也有很多对手戏,怎么样?一开始会不会有点压力?

  杨紫:开机第一天的时候特有压力,大家一起吃开机饭,当时的时候我坐在旁边,和演我那个弟弟的小孩儿在一块儿,我们两个,然后就看着“妈妈”走过来了,然后直接说“女儿你好,我是你妈妈”,跟我握了一下手,我心一下就放下来了,我觉得“妈妈好好哦”。刚开始的时候肯定心理有压力,但是拍了两天以后,剧组的叔叔阿姨对我特别好,最后跟大家就成为一家人了。

  王菁华:她是小老艺术家,我们当时叫她是小老艺术家,说特别能演,而且演的特好,我还经常说不要太抢戏啊。而且我们母女情有好多,真的是互相感觉……

  梁静:好几场戏我现在看她演的真的挺到位的。

  杨紫:当时7月份吧,我们家是两个楼层,有一次拍戏的时候热的都晕了(笑)

  王菁华:因为当时那个房子里热的四十几度了,还要打光,还要关窗,那个房子就是我们家,就是两层小楼,拍的要死人的。

  主持人赵宁:不光有气候的炎热,还因为要进入情绪当中,应该有一些压力,因为跟着《活着,真好》这个剧组拍摄的时候,也不断得来一些消息,比如说像梁静也是经历了人生当中的一个小波折。

  梁静:小波折,反正现在也不愿去多说什么了,我觉得也确实是通过这个事,我觉得我跟管虎对于这段婚姻,或者说对于我们将来的生活,对于我们的孩子,我们的老人,我们所有的家人和朋友,有了新的怎么说呢?对这种感情有了新的界定,我觉得这是一个好事,等于说我们也是让自己成长了,通过这个戏。当然现在确实已经成为真正的妈妈和爸爸了,所以说我就更能感觉到乳房对女人有多重要,因为真的是生命的源泉,你得去为孩子,你得去怎么说呢?你感觉他在吃你的奶的时候,你真的觉得,怎么说呢?就是一个你身上所有的爱都在给他,就是那种感觉,可能一般,比如说你吧(笑)你体会不到的,所以说等到你真正生了孩子,你会觉得乳房对于女人来讲更重要。

  主持人赵宁:王菁华老师,网上很多网友告诉我,一个是因为剧中需要剃光头,第二个,说在戏演完之后您专门去看了心理医生。

  王菁华:有心理医生吗(笑)

  梁静:不要谣传(笑)

  王菁华:我觉得所有的朋友都是我的心理医生,因为我的朋友比较多,但是像这种戏如果要是在国外的话,就国外的这些演员塑造完这种相对心理上比较另类的一种这样的戏分的话,他们之后都会有自己心理医生去调解,这是很正常的。但是咱们这儿,我对心理医生还不是很了解,所以我的朋友很多,我觉得更重要的是一种倾诉,可能你会有一种状况,说我最近有点儿烦,好像心情老是很郁闷,他会带给你这种情绪的传染,但不至于说你已经到崩溃了或者彻底神经质的状态,这个不可能,如果要这样的话不会来这儿了(笑),会跟朋友在一起,我的朋友很多,他们都会跟我一起聊聊天,然后大家互相倾诉倾诉,别人也会说,当你有一件事情会想不开的时候,别人会劝慰你,会让你从另外一个方向上考虑问题,尽量多一些换位思考,我本身的性格是很开朗的一个人。

  梁静:我那段怀孕的时候天天跑她们家,我们俩离的特近,天天跟她聊天,包括有人说怀孕也会有抑郁症,其实就是看你自己,你就敞开心扉跟所有朋友聊天就没问题,包括我产后,我在月子里头每天都有人来看我,她也来,然后好多朋友都来,你就会不停地说,不停地聊,看孩子,你就没有任何烦恼,根本没有机会让你烦恼,我觉得就是往外说,千万不要把不高兴压在心理,这也是引发乳腺癌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情绪,一定要让自己乐观,有什么不好一定要排出去,各种方法,你只要排出去就行了。

  网友:我就是一名乳腺癌患者,我只有32岁,我希望这部片子能够给全中国女性都提一个醒,多爱自己一点。

  王菁华:我觉得这位女孩儿她很坚强。

  主持人赵宁:对,我也觉得她很坚强。

  王菁华:我真的很佩服她,她可以这样看我们的片子,说明她的心理状态调整的非常好,这个女孩儿是一个强者,因为有好多人觉得不敢看,不想去回忆什么,其实我们在告诉大家,曾经这些人会经历这样的一种感受,是告诉社会,也告诉周围的亲戚朋友,这些人可能会经历这样的感受,大家需要关注她们,需要关心她们,需要呵护她们,这个是很重要的,我们更重要的目的不是恐吓大家,是希望让女人多爱自己一点,真的是多爱自己一点。

  梁静:就像我们当时参加《时尚健康》的那个粉红丝带的活动,我觉得也是这样,就是通过展示所有人完美的曲线来提醒大家,我就觉得怎么说呢?我是特别荣幸,当时是怀着宝宝,也去参与了一下,我觉得整个事情不管这个戏最后的结局,或者说让大家喜欢或者失望或者怎么样,我觉得整个戏最终的目的就是想让大家关注,关注就够了。

  主持人赵宁:在这部戏当中留下了非常多感人的段落,相信三位是不是也有一些?今天借这个机会聊点幕后的故事。

  梁静:其实当时比如像《时尚健康》,还有我们之前看了很多资料,《时尚健康》上有很多真正乳腺癌的患者,她们完全没有任何顾虑地展示给大家看,她已经切掉的乳房,甚至说已经得了乳腺癌的乳房,我觉得她们这种勇敢,包括最后还有很多到我们戏里头来做群众演员,有一个甚至已经是乳腺癌已经都好了,她为了这个戏她也剃了头发,她根本不像我们演员剃头发,还能让大家看见我剃了头,她直接就是那你就剃吧,她出现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光头了,她来参与这个事她觉得是应该的,就是这些事都特别让我们感动,我觉得她们那种精神很让我们,怎么说呢?让我们深思,我觉得她们那种状态可能是比较纯朴又简单的,可能未必会像我们这个戏,因为我们这个戏因为从艺术角度看,很多东西都夸大了,但是我觉得老百姓的那种真正面对的时候,他们那种简单是让人很震撼的。

  主持人赵宁:对,而且都说女性远比男性更有适应和调节面对困境时候的那种能力。

  梁静:对。

  王菁华:主要她们更有耐力一点,怎么说呢?其实我们在剧组里还是处的不错,我们更像一家人,在拍戏的时候,因为我的戏量比较大,所以在我们家的那一条线的时候,经常是拍的从早到晚,然后煲一点汤大家一起喝,一起吃,就这样的,像这种生活,最好的一种氛围是我们会在一起商量戏,去斟酌着每一句台词应该怎么说,没有特别的照本宣科。

  梁静:因为管虎的拍摄风格就是这样的,所有的剧本,或者说什么都会在他的重新搭配之下,或者说创作之下,我们在现场特别的有发挥空间,因为导演说你认为怎么样好,然后我们就会跟导演商量,然后就聊,等于很多戏甚至是现场编出来的,然后由管虎来重新考量,就是由他的角度来定夺。所以我觉得跟他们拍摄特别有空间。

  主持人赵宁:因为今天管虎导演没有过来,有些话借由你问一下,因为我们非常熟悉管虎导演很多作品,有很多说法,说他以前拍的作品都是以男性角度切入整个故事,这一次是让大家觉得微微有点意外的,第二,就是说他是一个批判现实主义的一个导演,他是不是一直以类似的这样题材,类似这样的故事作为自己执导的一个方向?

  梁静:我觉得每一个导演都应该有他的风格,而且他应该执着地坚持住他的风格,所以说他的戏喜欢的人特别喜欢,不喜欢的人可能就不喜欢了,但是我肯定是很喜欢的(笑)因为他的戏不管是哪个题材,都有一种诗一般的感觉,我一直觉得是这样的,我一直觉得他个人是有诗人的那种情怀的。所以说他不管是哪个题材的戏,包括生存之民工,或者冬至,或者是黑洞,他喜欢关注一些小人物,包括这个戏和冬至的旁白都是他自己写的。

  王菁华:比较有才的一个导演,后期剪完之后我们又重新写出这个旁白。

  梁静:我觉得怎么说呢?他拍这个女性题材,可能多数也是因为真的觉得女人对于男人来讲很重要。

  主持人赵宁:这是不是因为是你改变了他很多原本的看法?(笑)

  梁静:嗨,我没那么伟大(笑)但是我觉得多数有跟这个家庭有关吧,也可能是父母年龄大了,自己的年龄也大了,然后他就觉得该做爸爸了,该当妈妈了,他就会从另外一种角度去关爱女人。

  主持人赵宁:我还记得《活着,真好》刚刚开拍的时候,那时候名字好像还没完全定,那时候就很多说法。

  梁静:对,原来最早的名字是叫《再见,医院》,当时他拍的时候也说这个题材是挺冒风险的,但是他又是一个不太注重收视率的,不是说以收视率为目的的那么一个导演,他是以艺术为目的的,所以说他觉得不管风险大不大,他喜欢这个题材,他也希望这个事确实能够引起全社会女性关注,他就去做了。

  主持人赵宁:在整个拍摄的过程当中,在非常炎热的重庆,在那个过程当中拍摄觉得最大的一个困难和挑战在什么地方?整个一路走下来?

  王菁华:我们拍的慢啊,老在磨戏,我们一遍又一遍。

  梁静:对,现场磨戏很慢,因为它那个剧本,一般的电视剧剧本就按照剧本来了,然后也不用想,最多就是导演分镜头,或者说怎么样,就已经定好了,来了就拍了。我们有可能就是因为导演给予我们的空间,然后我们自己也确实是,他给了这个空间就会诱发我们自己一些设想,所以在现场就会有很多很多的想法,那谁来?只能是导演最后来敲定,就按这个来,就按那个来。所以到最后演着演着我自己都演乱了,我上次怎么说的?只有他最清楚,他的脑子真的跟电脑一样。但是我觉得这也是管虎的一个拍摄风格。

  主持人赵宁:他不在乎要节约经费,要赶戏(笑)

  梁静:所以我觉得能跟他合作的演员就是喜欢他的风格的。

  主持人赵宁:而且今天本来陶泽如老师要来参与我们聊天的,但是因为一些小的问题暂时没有能过来,像他应该说在整个《活着,真好》里面并不算是一个非常戏分很重的这样一个人物,但是他好像就给了整个戏像定心丸一样的那种感觉,这个戏大家都觉得很踏实。

  王菁华:其实他这个角色代表着,你看他跟简宁的一种关系,像心理医生一样,最后她对他有一种依恋,因为他的观点和西医不太一样,他弘扬的那些都是我们中医最瑰宝的东西,我对他就有一种精神上的依恋,当我遇到困难的时候我都要去找他,会给他打电话,包括他带我去乡下,去看到那些人那么开心地去参加一个活动。

  梁静:这段演了吗?

  王菁华:没演吗?我也搞乱了,有些拍过的都忘了,我只能讲我拍过的,我记不清楚了,然后对他的那种精神上的依恋,其实他在某种程度上是一个很阳光的,像一个天使一样的去宽慰你。

  主持人赵宁:好像把天使跟他联系起来,有一点点难度(笑)

  王菁华:精神上的灵魂上的天使(笑)

  梁静:陶老师演戏一直有他自己的风格。

  主持人赵宁:所以只有爱自己更多,才能更好的爱身边的人,带给别人快乐和关坏,我相信大家每天晚上都会守候在电视机前关注它的最后进展。网上很多朋友都说希望梁静能透露最后的结局,但是我想还是你们自己看比较好(笑)今天非常高兴能够邀请到三位跟大家聊天,正好三八节刚过,我觉得大家坐在这里聊这样一部作品,真的也是蛮有生活意义的。也非常感谢杨紫,今天没让你去说,还有很多的机会,我相信在未来成长的演艺道路上我们还会经常见面,也谢谢我们的网络上的网友朋友,感谢我们的嘉宾,我们这场聊天到这里结束了,感谢大家,再见。

  主持人化妆造型指导:易茗造型艺术学校

  

[上一页] [1] [2]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