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清自曝生活中是虎妈:心里住个爷们

2013年09月11日07:14  新京报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由海清主演的《抹布女也有春天》正在江苏卫视热播,剧中,海清饰演的罗小葱是个憨厚、单纯甚至有点缺心眼的“女汉子”,走路大摇大摆,性格也非常霸道。从乖巧媳妇变成“女汉子”,海清并没有觉得自己要靠这个剧转型,她认为,现在很多女性都是如此,比较能自己扛事儿。

  海清说,自己心里也“住着个爷们”,不然根本没法应对日常生活。家里老人生病,孩子上学,都靠她跑前跑后,每天的工作又是从早跑到晚,“一个男的不管家特别正常,女的不管就不对了,传统思想就是这么想。”

  贫嘴?那都是我使过的招了

  新京报:《抹布女也有春天》感觉有些偶像剧的风格?

  海清:偶像剧是它的情节,表演上还是遵照生活中的表演方式,没有特别夸张。导演喜欢有一点点漫画的风格。

  新京报:罗小葱和你有相似的地方吗?

  海清:她和我真的不是很像。她有点吊丝,又有金三顺的憨直,也有爷们的耿直,很综合。我记得拍摄前七天是我的崩溃期,我觉得我完全不是罗小葱,比如,别人送一个手机,我会说,挺贵的,多少钱?罗小葱就会说,你能送我俩吗?我老公也没有。她的神经特别大条。我拍完这个戏被罗小葱附体很久,前一阵我去客串一个戏,拍完导演说,海清,这不是你,你这也太大条了!

  新京报:那你怎么找罗小葱的感觉?

  海清:我最开窍是一场没有台词的戏,罗小葱去张译他姐家打扫卫生以示好,但她其实也不会打扫卫生。导演说,我要三场戏来表现罗小葱的神经大条,当时我和导演都没好的想法,但我一看到拍摄现场的卧室就知道这场戏有了——平时套被子是我自己最恨的工作,都能把自己套进去,于是我就演各种套被子套不进去。

  新京报:你以前的角色多以台词见长,伶牙俐齿的,这次为什么肢体语言居多?

  海清:罗小葱不是特别会说的一个女孩。这次有意降低了一些台词的量。

  新京报:但现在还是挺流行贫嘴的。

  海清:那都是我使过的招了。(笑)她不是一个反应特别快的女孩,你说一她不是很快能反应过来二三四。有时候你说话她是对不上的。

  现在女性承担了很多男性角色

  新京报:你已经很少再演媳妇,是要寻求突破吗?

  海清:对,《媳妇的美好时代》之后,我拒绝了差不多一百个婆媳的戏,否则就挣大钱了。(笑)《抹布女也有春天》之后,我一直没有接戏,现在好剧本太少,慢慢挑吧。

  新京报:你之前是乖巧媳妇形象,这次演了一个“女汉子”,怎么想到要做这个转变?

  海清:现在很多工作中,女性承担的真的是男性角色,如果我心里不住个爷们、汉子,很难应付这一切。工作上有自己的想法、希望有进步,势必要放时间在里面;上有老下有小,我妈生病我都只能找朋友带着去看;昨天工作了12个小时,又马不停蹄到儿子学校参加家长会。

  作为一个工作女性,家庭、事业要想全部兼顾到,太难了。一个男的不管家特别正常,女的不管就不对了,传统思想就是这么想。

  新京报:不能找身边的人帮你处理一些生活中的事情吗?

  海清:我儿子上学,我打听了三十多个公立私立小学,这事谁来帮你做?秘书、朋友没有一个人知道你对学校的希望、要求,只有妈妈来做。

  新京报:你的意思就是,职业女性很难解套了?

  海清:真的解不了套。我带儿子上游泳课,别的家长都是“加油,太棒了!”只有我拿着剧本,“这个说的和上次不一样”,一会儿我儿子跑过来:“妈妈,我不想游了。”

  ■ 名词解释

  “抹布女”用以形容为了爱情愿牺牲事业、青春,全心全意帮助爱人成功,最后却被抛弃的悲剧女性。

  ■ 我的育儿经

  我是一个“虎妈”

  修理崇拜 儿子对我的崇拜不是外面的(指自己的工作),他的玩具坏了,我给他修好了,这个时候他最崇拜我。上次他有个乒乓球被踩坏了,我说买个新的,他不愿意,于是我拿热水把球重新泡了起来,看到乒乓球又鼓了,他在一边鼓掌。

  多报班,多陪伴 我是一个“虎妈”,给儿子报很多班,下围棋、画画、写字、钢琴、游泳、篮球……希望他能广泛接触生活,而不仅仅是书本上的知识。我陪他上所有的课。

  他特别喜欢坐自行车。七八月在南京,我骑车带他,他在后面说:“超!超!(超车)”他喜欢刷卡,我就带他坐公交车、地铁。我带他游泳一个夏天,三种(泳姿),比拍戏有成就感多了。

  讲道理 我带他去迪斯尼,他挑了一块表,我一看,说,哇塞,239元!他说239是很贵吗?我说我只有一百块钱。他悄悄问我,别的妈妈有多少钱?我说那是别人的钱,我只能花50块买礼物,还得留50块吃饭。他说,那不买了,晚上多吃点好的。最后什么都没买。

  我经常出差拍戏,他会问我,妈妈能不能不走?我说,妈妈不工作哪来钱啊,你那么多玩具。不能把小孩当成小孩来看,他能理解。我带他去买鞋,一双他穿着很舒服,还有一双打对折,我让他试打对折的,他说不舒服,我就说,看来对折是有道理的。他听见了就跟我说,妈妈,这双便宜一半啊,那我要这双。我说,这双你穿不舒服,他说,穿穿就舒服了。

  挫折教育 我对他基本是遏制性教育,不会让他觉得生活是一片顺境。我小时候想要个雨伞要了三年,那时最怕下雨,和男生一起打伞回家,没话说,尴尬死了。我小时候家里环境不是特别好,我妈打补丁打得特别好,所以我不会大手大脚。

  我记得有一阵儿子特别想要一个“特工七合一”,说班里很多同学都有,我说,不是别人有你就要有。我一直没给他买这个玩具,结果他爸一下在网上给他订了四个,我说,你怎么能订四个!他说,四个免邮。

  “神啊,我这么蠢的妈怎么摊上这么好的儿子!”

  儿子总能让我感动。比如,每天早上他都会进我房间,如果看到我在睡觉,就轻轻地关门走开,如果我醒了喊他,他就立马冲过来。

  前几天我回家,一进门他就让我闭眼,说要给我一个惊喜,手里拿着一张奖状——全年级语文第一。当时我就想,神啊,我这么蠢的妈怎么摊上这么好的儿子!

  本版采写/新京报首席记者 刘玮

分享到: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意见反馈 电话:010-82612286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