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娱乐 新浪首页 > 影音娱乐 > >正文

张元小孩子本就容易把大人看成妖怪

http://ent.sina.com.cn 2006年04月15日03:10 都市快报

  张元时常陷入沉默,手托下巴,眼盯脚尖,不置一词。问题抛给他,答案却飘浮在空气里———无论是讲述自己,还是讲述一部电影,对他来说似乎都是极其困难的。

  昨日,张元携《看上去很美》剧组成员来杭州为该片做宣传。新闻发布会后,他在UME国际影城接受了都市快报记者的采访。他承认自己有点恍惚。确实,一部90分钟的片子,要用几句话来概括,几乎是不可能的。这个结论也同样适用于他自己。所以这次采访能打捞
上来的,只是一些片段,一些浮光掠影。

  最喜欢的镜头

  这是一个让张元发愣的问题———电影后半段,方枪枪为什么突然变得暴力了?他那句脏话是从哪里学的?影片里似乎并没有作出明确的交待。

  张元想了好一会儿才说,这些其实前面都有铺垫,并非是毫无理由的突变,但现在他已想不起来那些细节。唯一被提出来重点讨论的是这个段落:以为李老师是妖怪,方枪枪于是发起“暴动”,组织孩子们去把她捆起来。此时镜头拉高,出现一个壮观的全景,配上

意大利作曲家卡洛·克利维里印象主义式的音乐。

  “我当时为什么要这样俯拍?”张元回忆着说,那是故意的。每一个镜头都是故意的:“我想这样拍,所以就拍了。”那是他最喜欢的一个镜头,也是整部电影中最好看的一个,克利维里配的音乐像是一个口述者,让这次“暴动”更加深入人心。

  这是一个寓言

  另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故意”的镜头出现在影片一开始,刚进幼儿园的方枪枪被强迫剪去辫子,他挣扎着脱逃,但仍被抓住。这时银幕上出现了李老师手中剪刀的特写,有一丝突兀的狠劲。

  “这部片子是一个寓言,有很多符号性的东西,有些我希望它能够被强化。”张元这样解释这个镜头的含义。就像后来方枪枪的造谣是因为“小孩子本来就很容易把大人看成妖怪”。

  王朔的名字于此刻被提起,张元轻描淡写地回答:“他对这部电影的感觉和我一样。”

  而张元自己的评价是:这部电影并非是批判式的,孩子们在幼儿园经历的一切没有真正不好的地方。如果说不自由,人本来就不自由。只有灵魂才是自由的。

  方枪枪的影子

  几年前,张元在《基耶斯洛夫斯基谈基耶斯洛夫斯基》一书的序言中写道:他不同意“成功”这个词,什么是成功?就是在历经艰难之后活下去。

  这次旧话重提,他对“成功”这个词的认知仍然没有改变。就像影片的结尾,方枪枪看到很多拿着大红花的成年人,然后他躺下来,睡着了。电影在此时突然结束,没有丝毫停顿。张元说那是他想要的一个结尾,开放的,不给出任何结论的。孩子变成大人,无所谓成功失败,只是一个必然的过程。这个过程是孤独的,但无法避免。

  “每个人身上都有方枪枪的影子。”张元说,他自己也不例外,他在这部电影里最想表达的东西就是“孤独”。可是他又说,他内心虽然悲观,行动起来却是积极的。这句话他先后说了两遍。

  最想拍的电影

  如果说电影中的“小红花”代表着成人世界的一种认可和奖励,那么,对张元来说,他并没有欲望去争取这样的一朵小红花。

  “一部电影拍了出来,要做宣传,要面对观众和记者,要争取票房,可是……”他思考着,寻找着最能表达他想法的句子,终于说,“只有在背对观众的时候,你的创作才真正开始。”

  张元说他和别的导演一样,心里也装着一部自己最想拍的电影,有朝一日必然会付诸实践。但他拒绝透露那部电影的构思。他宁愿那是一朵隐秘之花,不被人打搅。(见习记者吴晓燕 都市快报)

爱问(iAsk.com)


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影音娱乐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62647003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2006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