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娱乐 新浪首页 > 影音娱乐 > >正文

事关李宇春一段优雅传奇

http://ent.sina.com.cn 2006年11月21日14:47 新民周刊

  当辑录网上梅侬10篇札谈以及一些诗词散文的《聊赠一枝春---李宇春麈谈》出版以后,梅侬说:这事儿与自己无关。这种与现实隔膜的姿态,有点像旧小说中的故事,又有点像得道高深的旧文人作派,成为近期网络江湖的一个奇迹。

  撰稿/张晓春

  辑录网上梅侬10篇札谈以及一些诗词散文的《聊赠一枝春---李宇春麈谈》经由新星出版社出版,梅侬又一次成为网络圈子中的热门话题。有人赞叹作者的才气,有人怀疑作者的用心,也有人不解一个从事历史唯物主义和经济伦理学的学者为何如此热心为一个网络上虚幻的ID出版专辑?为此,我采访了促成该书出版的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陆晓禾女士。

  记者:一位研究维柯和经济伦理学的人,你上网在超女粉丝中流连的初衷是什么?

  陆晓禾:我在2005年以前,几乎不听流行音乐,也不看娱乐节目。我是偶然瞥见了报上的一条新闻,才知有超女和李宇春的。当时也只是出于好奇,想弄清何以有那么多人喜欢这样一个女孩。我研究的经济伦理是社会伦理,我需要了解社会所通行推崇和生长着的是什么。因此我的初衷主要是想了解这方面的动态。当我在玉米地发现,正是李宇春身上的美好品质:真诚、善良、友爱、礼貌、率直、懂事、宽容等,为玉米们所欣赏时,不禁深为感动。令我惊喜的是,在超女这个被称为最商业化运作的娱乐节目中,最高短信推崇的竟是具有这种传统美德的歌手!从成千上万人因这样的歌手而幸福地"沦陷"中,我看到了这些道德品质的生命力。

  维柯生活在17世纪末、18世纪上半叶的意大利,他在笛卡儿的唯理主义哲学刚在西方占主导地位时就提出反对。当然现代社会不是笛卡儿所能想象的社会,但它具有笛卡儿式的心智。因此维柯对当代社会仍有意义。过去我只是从理论上看这问题,但是,不堪入目的"精英"帖,使我惊骇地想要追究造成他们道德发育不全、文明教养残缺的原因。通过超女尤其梅侬的文章,我看到了维柯研究的现实意义。"梅侬札谈十一"中,在她所批评的不诚实的技术化背后,站着的就是这种僵硬的理智野蛮世界。这使我深切地意识到超女研究与我的研究之间的联系和社会意义。

  记者:你什么时候关注到梅侬的?为什么?

  陆晓禾:从她发表札谈一就开始关注了。一是专业性。我当时只能从美好品质方面肯定李宇春,而梅侬的专业评论,则让我知道如何从音乐角度欣赏李宇春。二是通透性。她的文章给我印象最深:凝练、典雅、洒脱,有一种学贯中西、通古博今的积淀感和通透性。三是学术性。她写的是一组深思熟虑的系列文章,从不同视角和学科层面展开,看得出她是很严肃地把李宇春和超女作为一种社会现象来研究的,还深入浅出地告诉人们如何欣赏女性美、评价个性等,这种在PK气氛中还能娓娓道来的超然和循循善诱的用心,令人印象深刻。四是传奇性。令我好奇也是玉米地无人不晓且不解的是,她不是玉米,却如宇春守护神般,挟英雄之气而来,其著名的ID简介就是:"此处涉足尘世,只为捍卫春春。"而她对自己的定位就是一个路人:"刚好路过,看到一堆白道黑道的人把墨渍往一颗夜明珠上泼去,想覆盖它的光芒。我就很不小心地,很不厚道地,很不温柔地,一点一点还原它本来的面目。所以我就是一块抹布而已,谈不上其他。"最后,也是许多关注和喜爱她的人都会提到的,就是她的回帖非常有趣,充分展现了她的迷人的学养、个性、风度,而且每帖都回,对网友的尊重、一丝不苟的态度也让人非常敬佩。

  记者:你跟梅侬的联系是怎样开始的?见过面吗?

  陆晓禾:我是在她发表了札谈十一时写信给她的,并没有约见面。其实我在去年8月时,就有写文章的想法,但因9月要到德国和挪威参加欧洲经济伦理学大会和研讨班,要准备发言,所以只能用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投票来支持李宇春。10月回国后,记得当时单位举行过一个座谈会,要我发言,就准备了从李宇春和超女的启示来谈

和谐社会所需要的哲学,也没有问清会议的主题,结果到会场一看,是要求从各学科角度谈学者的社会责任,只好临时结合煤矿爆炸事件从经济伦理学科角度发了言。但也因此萌生了开座谈会的想法。我认为,超女问题值得多学科角度来讨论。在与我院《社会观察》杂志编辑联系后,我约了社会学、文学等不同学科的学者,这时我想到了梅侬。

  从她的札谈中,可以看到,她已经从眼前发生的事件中,敏锐地把握住了其中的问题和可能趋向。正如她所说的,对眼前的事件,有人得皮毛,有人得骨血。她还投身进去,努力使过程朝对社会具有长期影响力的趋向发展。她的心愿是:"让那温良而美好的脊背能挺拔地站在一个高处,那么在许多年里将会有许多脊背随之挺拔地衍生出来,那将是多么可观的风景!"我想,这也是许多人都希望看到的美好风景。我们责无旁贷地应一起为之而努力。

  因此,10月16日,我写信给她,邀请她参加研讨会,后改为笔谈,她同意了。

  记者:怎么会想到邀请梅侬出书?

  陆晓禾:梅侬札谈发表后,很受网友喜爱,许多人都收藏或转贴她的文章,有的杂志未经同意就刊登了她的文章,也不断有人要求她出书,有的甚至愿意自费出版这些札谈,但都遭到了她的拒绝。大家都知道,她说过,从不会为一个人写本书;不愿被人说成是沾名人的光;她自己也不看重这些文字;所以她当时是宁愿这些文字烂在网上,也不同意出版。后来干脆要求都删掉了这些文章,连底稿都不留。但许多人都爱她的文章,有个叫"花腰新娘"的网友为她专门建了个吧,将她的札谈连同回帖都保存在吧里。现在书中的前11篇文章,就是后来出书时再去那里复制后修改的。她后来想让我替她送本书给这位"新娘",可惜连名谁在哪都不知晓,唯留遗憾了。

  11月中旬,我从意大利回来后,即着手计划中的笔谈事,尽管当时超女热已经过了,但我们认为还有许多后超女衍生问题值得研究,也就是在讨论这些问题的过程中,我产生了请她专门写一本书的想法,能够比较系统地探讨这个夏天及其所涉及的有关艺术、教育、文化、社会方面的问题,我想,这对李宇春对我们的下一代对社会对中国以后的发展,应该都有意义。从我们有关笔谈的讨论中,从彼此关于教育、社会等许多问题的通信中,我知道,她对这些问题的思考一直在继续,马加爵伏法的照片曾让她心头抽搐大恸,如果她的书能为这些心头黑暗冷漠的孩子带来温情同情的话,她又如何能拒绝呢?我还知道,她的读者早就希望她的札谈能出版,许多人还在网上苦候着她,为了看到她更多的文章,因此,这样一本书,应该也是他们所期望的。我把这一选题的想法与我院出版社副社长陈军先生谈后,他非常赞成,要我出面邀请她,并给予她在内容、形式、篇幅包括出版方面的充分自由。

  记者:出书经过梅侬同意吗?

  陆晓禾:最初收到我的邀请信后,她还是感到奇怪:"是了,你怎么会想到要把那些文章出书呢?讶异。"还谈到了因不断有人要求出书,而心头有的模糊想法,就是"就算出成书,必须要有以下三个条件我才干,否则宁愿它们在网络上烂掉。这三条是:"1:该书一切版权版税全部授权给李宇春,并以李宇春名义作为每年捐助全国贫困大学生的基金。2:每位受捐大学生在认捐之时,必须签订一份合同。合同规定:该学生毕业三年之内必须资助一名贫困山区学生学杂费。估计三年不超过600元。期满可以不再资助下去。3:我个人不参与任何商谈相关事宜,只负责提供文章。我不提供不配合一切资料与活动。(只要答应这三个条件,文章作者名字出版社都可以随便写,无所谓。反正我以后绝不会用梅侬这个名字发表出版任何文字。)"她还解释了她之所以有这想法的目的是,"说白了,我想干什么,就是培养80年代中国孩子的代表,偶像,以偶像的力量形成社会文明风暴。中国的孩子,我看了,就是这个孩子敢闯,而且具备这个潜力走向世界,不管她通过哪一条道路,我都从她的身上看到希望。"

  经过我们几次来回讨论,最后于11月23日,我收到了她的信,同意出书:"好了,我原本这个夏天搅了趟浑水,是打算不声不响地干完就悄悄离去的,文章就让它烂在那里腐朽成泥。看来人们并不让我如愿,丑陋的人们怕我抱李宇春的大腿,善良的人们怕我离弃他们。这可真让人啼笑皆非。既然你的理由那么充分,你让我做下去,那么我很乐意这么做,就当是为了你罢。而且看起来似乎有点意义。谈到出书,我只负责提供稿件干活并校稿行不行?商业的东西我不懂,也不愿意劳神,能否请你跟出版社随便说,随便最后如何处理,随便罢。我有三个要求:1,你,必须写序;2,我不跟出版社见面;3,能否把最后我的酬劳划到李宇春名下并捐赠给贫困大学生教育基金呢?我是真的不想靠这个孩子出名或赚钱,这是我认为我能为这个社会,这个孩子做的一点事情了。我要看着她长大,看到大学生们对于她的品行的感召从而改变他们麻木仇恨的心态,我想这样可以把社会慈善福利事业像滚雪球一样滚下去,让那些爱李宇春的bigpotato爱屋及乌因此更大程度关注教育和慈善事业。"

  她的这三个要求,我告诉出版社后,都同意了,只是这第一个要求涉及我,而我一直想赖掉,直到她说要发江湖追杀令。我后来一直拖到她书稿交后的3个月才完成,而且作为跋,看来最不守信用的是我。而我院出版社也履行了诺言,当后来知道发行比我院出版社好的三辉图书有兴趣于出版她的书时,陈军先生慨然放行,而他因为要出好这本书,也花了时间去研究李宇春、玉米、超女,加上很早就读过几遍梅侬书稿,现今在出版社,也可算是这方面的专家了。

  记者:网上在流传,说这个梅侬这样行事是刻意的,也算是一种另类的包装,最终还是为了出名。你怎样看?

  陆晓禾:我还看到有篇题为"职业粉丝渐成气候'粉丝'炒成鱼翅价"的文章,讲得很具体生动。其中提到了"李宇春的知名粉丝梅侬",手法是:先假扮粉丝,借李宇春包装自己,在粉丝圈中建立了名气,然后顺势出书卖给粉丝,一下就成了名贵的鱼翅。我想就这三步经来谈点看法。首先,写这文章的或那位天天看娱乐新闻的某明星粉丝应该知道,梅侬不是粉丝,也从未扮过玉米。所以这个"鱼翅经"的前提不对,如果真要作为规律总结,恐怕还得找个穿粉丝衣的。其次,梅侬当初去玉米地时,是去做抹布的,只听到可用抹布擦干净夜明珠,可使其放光彩,没听说过反可用夜明珠去包装一块抹布的。第三,梅侬同意出书的三个条件之一就是:不与出版社见面,包括不参与商谈,不提供一切个人资料,不配合一切宣传活动。不知道存心要做鱼翅的,是否还肯实行这三不主义。

  记者:现在书已经出版了,出版社方面说书发得不错,但书款要到年底才能结,所以稿费也是要到那时候结算。梅侬会怎样处理这笔稿费?

  陆晓禾:梅侬处理这笔稿费的原则,有两个要点:一是以李宇春的名义,二是给贫困山区的大学生。但由谁来操作、如何操作呢?她的考虑是通过合法的民间慈善组织来操作。所以,已经托我和其他人搜集有关资料。今年6月,她还在吧里说过如下奇怪的话:

  "我旧年底做了件奇怪的事情(大约是有悖个人原则和本心),也就因此得了些意外收获,我将此称为不义之财。我这人呢,如果该属于我的,半个铜子儿也要锱铢必争;不该属于我的,纵然千万,也不可收受。所以我想不义之财能否干点有义之事,以免夜寝难安。如此而已。"8月,得知书出版的消息后,吧友才恍然大悟。

  上月,尽管离年底还远,她与我再提这事,要求"到时候就直接替我做件事情罢,年底三辉结算,我不想过手,你就直接替我处理掉。至于处理到哪里去,我现在还没辙,等他们去打听打听,搜集一些资料再有的放矢"。

  记者:按照这件事的逻辑,结果应该是梅侬的书出版了,并且有相当不错的销售业绩,书款通过正常渠道,捐赠给了贫困学生。梅侬再也没有在网上出现,可能她在别的领域获得了成就和声誉,但这与梅侬无关,就像她自己不愿意的那样。她没有利用李宇春来出名,她得到了应有的尊重。

  你作为一个旁观的研究学者,你怎么看待这件事?

  陆晓禾:梅侬作为一个路人,当初去玉米地,就没有想出名或会出名,她就是想"耐心地把路铺好,然后拍拍袖子,走了"。她并没有利用李宇春来出名,而是在李宇春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的,挺剑保卫,很像民间传说中的少司命,"竦长剑兮拥幼艾,荪独宜兮为民正。"

  尽管她并不想出名,却事实上出了名,从她对这名气的处理来看,她并没有为自己获取分厘好处,而是想着如何用这名气继续帮助李宇春,帮助社会:"将出书获得的钱款以李宇春的名义帮助贫困山区的大学生,使那些播种在贫困山区孩子们心里的希望种子,将因李宇春的影响力,而让社会形成一种悲悯的回馈助学的大气候。"她对名气有自己的理解:名气应该用来帮助贫困者,否则就是pupu(粪便)。

  我不知道,人们看着这一柔情侠骨的优雅身影永远消失,会作何感想。有位吧友说:"遥望着天空,数着星辰,一颗一颗,祈求默祷:不要隐去!我们要陪你到150岁时。"梅侬不是一个ID,而是一位人们喜爱已久的朋友。

爱问(iAsk.com)


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影音娱乐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62647003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2006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