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七剑》香港影人的求新勇气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6月23日00:20  新京报

  《蜀山传》中徐克过足了电脑特效的瘾,但票房却相当惨淡。2005年开拍大制作《七剑》,徐克“老怪”本色依然不改,开创了纪录片式武侠电影风格,几乎没有任何特效,或许也是对《蜀山传》的一种反省。《七剑》上映后有褒有贬,但该片从拍摄风格、营销手段,甚至香港、内地合作拍片方面都闯出了一条新路,关键是徐克在每一次不完美后,敢于改变自己,虽然改变的结果很难预料,但这种勇气正是香港电影人的可贵之处。

  

《七剑》香港影人的求新勇气

  导演:徐克 主演:黎明 甄子丹

  为《少林寺》导演圆梦

  将梁羽生小说《七剑下天山》改成电影,最开始是《少林寺》的导演张鑫炎的梦想,作为梁羽生的忠实粉丝,虽然先后拍了《白发魔女传》等电影,但拍《七剑下天山》的想法却一直没成为现实。几十年里,张鑫炎见投资方必谈“七剑”,但这部小说的历史空间过于庞大、人物众多,用一部电影的方式很难完成,拍成系列电影则投资巨大、回报漫长。很多投资人称赞他的想法,一谈到钱的问题就没了下文。张鑫炎的心愿一放就是几十年。

  2000年春节后的一天,张鑫炎终于得到了中国文联音像出版社社长马中骏的支持,不过达成的计划是拍电视连续剧。考虑到自己年岁已高,身体状况不佳,张鑫炎想到了拍摄武侠电影擅长的徐克。在香港3次见面中,徐克打消了马中骏担心的片酬问题,说自己答应做“七剑”是为了圆张老一个梦。徐克对第一稿剧本表示不满意,在和张鑫炎、制片人王勇谈过以后,徐克在内地召集了一大批喜爱武侠小说的年轻人,研讨小说,重新写剧本。

   从拍电视剧变成拍电影

  在筹备电视剧版时,徐克给张鑫炎画了很多画,展现出对改编这部作品极大的热情,到2002年底,徐克有了将这部小说做成电影的计划,拍摄6部不同的电影。两年时间里,为了《七剑下天山》,徐克在内地住的日子比香港还要长。为求创新,徐克拜会了国家体育总局和中国武术协会,频繁和国内武术高手接触,还请来剑术高手和武术指导,为剧中每个人物准备武打动作造型。为选景,徐克在新疆走了6000多公里,讨论剧本的两个月里,他一直充满了热情,而且亲自画出每个人物的服饰造型、剑法特点,在剧本上徐克的红字修改意见比片方原始送过去的剧本黑字还要多。

  他的认真深深感动了作为投资方的马中骏。

  进入2004年,《七剑》电影进入筹拍期,之前和徐克有过合作的香港东方电影、内地慈文影视都进入了投资阵容。作为徐克夫人兼得力助手的施南生继续担任影片监制。

  要求演员和剑睡在一起

  徐克对于剑有一种偏好,在《蜀山传》天马行空的特技之后,徐克又想找回原有的江湖武侠味道。徐克没有完全按照梁羽生原著《七剑下天山》去安排角色,而是从《塞外奇侠传》的中篇开始,引申到《七剑下天山》的前半部。

  《七剑》编剧之一张志成说,徐克在创作《七剑》开始时,写了一本名为《七剑沟通》的宝典,让他去理解创作构思,“和徐克合作有如打了局畅快的乒乓球,与他套招的过程中,我在结构方面下了相当的苦功。徐克的七剑世界是磅礴浩瀚的,所以七剑只是这个世界的缘起。”制作阵容方面,徐克请来香港武术指导鼻祖刘家良,刘家良擅长的便是硬桥硬马的功夫,动作追求真实感。施南生在解释徐克用纪实手法拍摄《七剑》时说,徐克能拍出富有新时代感觉的武侠电影,藉以为年轻的一代开启另一扇门。《七剑》开拍前一年,香港经历了SARS,徐克夫妇的两位好友张国荣、梅艳芳相继离开,让徐克颇为伤感,也让他下定决心重树“香港信念”。

  虽然从《新龙门客栈》开始,徐克就和内地电影人进行广泛合作,但《七剑》是他和内地最广泛的一次融合,不仅主演张静初、孙红雷、陆毅来自内地,拍摄场地更是全程在内地。为了贯彻“纪实武侠”的要求,演员被要求化妆、穿衣服都要自己来,禁止别人帮演员穿上衣服。施南生回忆,当时徐克要求演员天天和剑睡在一起,而且拿三把模样类似的剑给他们训练,一天后收走,三天后让他们迅速辨认出哪把剑是自己的。

  批评声和赞扬声并存

  2004年8月31日,在电视剧版《七剑下天山》拍摄结束后,徐克率剧组正式进驻新疆米泉,虽然9月对于内陆来讲,还处在夏末,但在新疆天气已开始变得寒冷,剧组接二连三有人病倒,给拍摄增添了很多麻烦但徐克仍坚持在新疆天山拍摄,对此他的解释是“不想在规律里转圈,人生走过一段路,都会再想想下一步目标是什么,我在六十年代开始年轻人的生活,那是个很特别的年代,是每个年轻人都要表达自己声音的年代。”《七剑》在2005年夏天上映,在内地取得了近7000万的票房,不过批评声和赞扬声并存,或许是徐克改变过大、以及内地合作的原因,该片在香港票房没有预料中好。

  2006年初香港电影金像奖提名中《七剑》独揽11项优势颇大,遗憾的是等到4月正式颁奖却全军覆没,或许这样的对比,也说明香港电影工业对徐克此次改变的两面态度,不过徐克仍然活得很年轻,在表达着自己的声音。

  1十年里你最满意自己哪部作品?

  2十年来你最喜欢哪部港片?

  3对1997年印象最深的事是什么?

  4这十年你最佩服的电影人是谁?

  5一句话评价自己十年来的变化。

  施南生(制片人代表作:《七剑》)

  

《七剑》香港影人的求新勇气

  1、《七剑》这部电影体现了涵盖了很多方面,原著体现的是中国传统文化,由一个香港人在20世纪50年代写成。无论是侠义、传统价值观都值得思考。另外在拍摄过程中,我们到新疆经历了很多自然的考验,拍摄过程非常过瘾。

  2、《功夫》、《少林足球》、《无间道》,每个都很喜欢。

  3、下雨。当年我邀一帮外国人在香港拍西片,但5-7月份香港不停地下雨,让我这个主人相当难堪。

  4、吴思远。他不仅是个优秀的电影制作人,而且转型成为影院经营者和投资人都很成功。现在电影投资者和工作者之间沟通不太顺畅,但吴思远做得非常好,他总是会把最多人的利益放在前面,很能均衡利益,做的比说的多。

  5、这10年身边总是有突变,很多人突然就走了,SARS突然就来了,这些突变让我不断在检讨自己,也在不断提醒自己要活得好一点。

  马楚成(导演代表作:《东京攻略》)

  

《七剑》香港影人的求新勇气

  1、没有最满意的,还在努力中,不过《九龙冰室》、《星愿》和《夏日的麽麽茶》我自己都比较喜欢。

  2、一时想不起来哪一部是最喜欢的,太多了,而且我认为很多香港电影都有自己的长处和短处。

  3、我因《甜蜜蜜》获得了金像奖最佳摄影,并从那一年开始做导演。

  4、王家卫和吴宇森。

  5、做了十年导演,发现越做越觉得自己有很多不足,需要继续学习。

  专题采写 本报记者 孙琳琳 杨林 解宏乾 实习生 柯璐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