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娱乐 新浪首页 > 影音娱乐 > 音乐 > 桂林摇滚音乐节专题 >正文

《WIND》吴琼:张楚----变形记

http://ent.sina.com.cn 2005年12月15日15:08 新浪娱乐

  纪念张炬去世十周年的合辑《礼物》正在录制中,为此张楚特地赶来北京完成新歌的录音部分,顺便演出一次。见到张楚时他正与录音师交流,录音棚里四面“楚”歌,循环地放着这首电子风格的新作。他看起来成熟了很多,但从言谈举止中仍能感觉到那份纯真。住在远离音乐圈子的青岛,他一直在制作新专辑,这样一来,张楚不但返回了舞台,也不必再反复唱老歌了。我想再见再听张楚时,会是更加理性的张楚,是属于新时代的张楚。

  谈谈这首新歌。

  在这张合辑里我们每人一首,我的这首叫《变形记》。

  是专门为这次写的吗?

  音乐部分是我以前做的,本来是无人声的,为了这次合辑我又加了唱的部分,歌词和旋律。

  平时也听这样的音乐吗?

  对。听听国外电子的,摇滚和舞曲混在一起的那种,还有一些古典音乐,有时也听听实验的。

  还听自己的老歌吗?

  不怎么听。

  97年的纪念合辑《再见张炬》你也参与了。再次纪念,心态上有什么改变吗?

  很多年前做那张的时候,我不会想很多,只是觉得一个朋友突然离开了。现在自己越来越大,就会想人到底要去哪?或许死了之后是有灵魂的,或许真的不复存在、彻底消失了。天堂到底是不是存在?拿起这些问题会特别的过敏,会想很多。我觉得它应该是存在的,灵魂这个东西在生活中呈现出的东西起码在人大脑里会有个特别深刻的印象,对于活着的人来说还是需要一个信念上平衡的东西。

  你相信天堂的存在?

  我是指对于活着的人,天堂是应该存在的,毕竟人还有大脑、还有心灵、还有特定的生存方式。”

  上次

演唱会去了很多人,大家都很兴奋期待,看到那种场景你有什么想法?

  有些东西还是很好的,那种单纯的爱,对外在世界年轻时候那种特别单纯的爱。这种爱在现在这个时代就特别感动人。

  明天的演出还是上次合作的那些乐手吗?

  对。这几个人技术都特别好,最主要是都特别有个性,对音乐都有自己的理解和想法。

  你们交流起来有没有问题?

  有时候会有。在技术上每个人有自己的习惯。因为要配合,有时候就会需要打破一点。我可能会把这个说出来。有时候还得吵吵架。但我们都这么大了,一会就过去了,还是会努力把它做好。

  上次演出也有一些评论说它不太完美。

  现场表演要靠排练,但也要看现场乐手的发挥。不完美的地方肯定很多,但是现场肯定得演得越多才能越好,有很多即兴的东西,不断积累,这样才算现场。

  以后在北京的酒吧里会经常看到你的演出吗?

  不会特别多,但是会有一些。将来会做一些新的音乐的表演。这样也可以让人了解音乐人和乐队的状态,也是最直接的交流。我想在新的专辑出来之间就会把这些新东西通过演出带给大家。

  还会不会去参加比较大的音乐节?

  应该会吧。我新做的这种音乐是我特别喜欢的。那肯定跟小孩一样,有了好东西就想拿给别人看,跟人分享。

  新专辑的进度如何?

  现在的音乐风格已经确定了,接下来要考虑的是它编曲的倾向。可能会向大众的方向再靠一点,乐队自己的元素加一些社会听觉的倾向,作一些修改。

  专辑的风格是电子吗?

  对,是电子,但也是与乐队合作的。

  都会与谁合作?

  乐手还没有完全定下来。

  有没有考虑过新专辑的听众群?

  我希望是一些特别好的人。是脑子不太复杂,对自己很自信,不把问题考虑得很过度,懂得如何调整的一些人来听这张唱片。而不去依赖这个唱片,在乎它朝什么地方改变,不是这样的。

  新专辑什么时候上市?

  可能下半年会出来。

  名字呢?

  还没有定下来。

  将来现场你会面对着笔记本?

  如果是纯的电子乐的话,可以用笔记本来演奏。但是别人都比较认可、想让我加进去歌词、演唱,这样又得依赖于乐队。一个人可能太单调了,跟乐队在一块,两个东西结合在一起玩吧。

  为什么离开西安?

  想换个地方,因为我一直生活在北京和西安这样的城市。自己这么大了,可以去找一些自己喜欢的地方去住。

  现在在青岛生活?

  对。录音和演出结束后我就回去休息。

  青岛与北京在生活上有什么区别?

  没有什么反差。来北京主要是工作,把自己喜欢的东西落实了,录唱片,施行计划,要被别人了解。剩下在青岛的生活就是我自己的了,我喜欢朴素一点、简单一点的生活。也不是那种想象中的

青春期的诗意。就是成熟的人的那种放松的生活。

  现在每天都干些什么呢?

  在家看会书,然后玩会电脑软件,无聊了就去朋友的酒吧或者海边。这样就已经有挺多的内容了。

  那里有比较好的朋友吗?

  有很好的朋友。青岛是一个中型的城市,这里的人更朴素更塌实一些。很简单,工作完了休息,休息得更多一些。

  是音乐上的朋友吗?

  是与音乐不相关的朋友。他们都把我当很好的朋友。

  有人说你在逃避。

  我觉得我不是逃避,比如说有些人他们思考的一些东西我不了解,或者他们思想的一些衍生性我不喜欢。我不是逃避。

  现在怎么看北京的这种氛围?

  我觉得在北京的音乐文化当中还是有一些“起伏”。像我们这一代人会重新选择一个艺术的价值标准,而比我们更小的人他们也在寻找自己的倾向,这样就形成了一些意识形态上的起伏,这是我不喜欢的。在北京很容易让你把一些事情给拔高了,或者你一不小心就会被一个意识拔得特别高,会飞起来。呆时间长了会想念青岛,我还是想活在我自己喜欢的生活里面。外界的一些事情对我来讲影响不是很大。

  选择怎样的艺术价值标准?

  像以前那种倾诉性很明显,是一种信仰式的旋律,而现在我喜欢音乐中有一些理性的旋律,也喜欢更自然更生活化的东西。

  对生活和生命的看法有改变吗?

  没有什么不同,就是会更自在吧。曾经中国的音乐有一个浪潮,当然也有一些误差。这种误差,有时候是自己太快、时代太慢,或者是时代太快,这样自己就走偏了。我希望现在能靠我自己的生活来调整这种误差,我还是希望音乐能处在优秀的水平上。

  对前景考虑得周全吗?

  不是很周全。比如说做电子,电子的东西它比较理性一些。社会的意识倾向少一些。我是想通过做这种音乐来创作属于我的另外一个人文空间。

  你现在好象对思考什么的都特别节制?

  我小的时候其实已经全部思考过了,只是要把这些思考的东西和生活的东西很好的联系起来,能够自我调整,如果只是思考,在生活中就没有呈现出思考来,这样就特别单调。或者会被思考的另外一个反面把思考给歪曲了,很容易就变成这样。

  那你这么多年以来,哪些东西是你很快抛弃掉的,哪些东西是你一直保留的呢?

  有时候都过去很长时间了,我还会恐惧、依赖一个东西,我特别想抛弃掉这个。留下来的是我特别喜欢的人和人之间的那种爱,那个特别好。自己一个人呆着的时候回想,就会非常愉快。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评论锦瑟华年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影音娱乐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62647003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