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国际音乐节画最亮眼一笔 郎朗十首协奏曲没弹够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10月27日15:45  北京晚报
国际音乐节画最亮眼一笔郎朗十首协奏曲没弹够
郎朗

国际音乐节画最亮眼一笔郎朗十首协奏曲没弹够
郎朗和恩师艾森巴赫

  昨晚,指挥大师艾森巴赫执棒巴黎管弦乐团,与中国钢琴家郎朗(blog)一起为第十届北京国际音乐节画上了最亮眼的一笔,历时一个多月的音乐节也就此落下帷幕。郎朗昨晚以自己的成名曲——柴可夫斯基的《降B小调第一钢琴协奏曲》为本届音乐节一人演奏十首协奏曲的“宏大工程”收官,全场观众为郎朗长时间喝彩欢呼,不仅为了他昨晚辉煌的演奏,也因为他创造了一个“奇迹”。演出结束后本报记者在第一时间对郎朗进行了独家专访。

  记者:柴可夫斯基的《降B小调第一钢琴协奏曲》是你的成名曲,也是这次十首协奏曲的压轴曲目,感觉一定很特别。

  郎朗:今天弹这首作品时勾起了我很多回忆,我想到了8年前我17岁的时候替补钢琴家安德烈瓦茨演奏,小提琴大师斯特恩介绍我上台的情景,如今斯特恩已经去世了,我感觉很伤心。当时是我第一次和知名乐团合作,现在已经演奏无数遍这部作品了,仍然很激动。

  记者:当最后一部协奏曲演奏完,走下台的第一感受是什么?

  郎朗:我其实特别不想走下舞台,弹的有点上瘾了。现在想来还是挺不可思议的,我在第一天弹“贝五”的时候还担心最后能不能成功,还好一个月来都比较顺利,有一种梦想成真的感觉。我觉得十首协奏曲还没弹够,等我40岁的时候我要弹二十首。

  记者:在把十首协奏曲表演给观众的时候,自己收获了什么?

  郎朗:学到了很多东西。以前在一段时间内只弹一两首协奏曲,这次演奏的密度很大,曲目的风格差异也大,我体会到了如何在演奏密度大的情况下找到发挥的空间,而且这次集中演奏一批协奏曲让我对作品、作曲家、流派的风格有了新的认识。

  记者:在完成十首协奏曲的过程中有什么难忘的事情吗?

  郎朗:最险的一次是和班贝格交响乐团合作的那场音乐会,那天我从罗马飞回北京已经是晚上5时了,当和乐队排练时我才发现曲目错了,由于沟通上的原因,乐队准备的是莫扎特《C小调第24钢琴曲》,而我拿的乐谱是莫扎特《G大调钢琴协奏曲》,当时离演出只有两个小时了,我完全是凭记忆弹下来的,没想到演出时发挥还很好。

  记者:你在返场的时候有好几次都选择了比较安静内敛的曲目,而不是单纯炫技的作品,出于什么样的考虑?是事先想好的吗?

  郎朗:除了我和艾森巴赫的双钢琴演奏和四首连弹是事先准备好的,其余13首返场曲目都是我在谢幕时突发奇想出来的。本来钢琴协奏曲就已经非常宏大辉煌,让人很激动了,再炫技没什么必要了。在这种情况下人更需要被安抚,我也想让观众看到我的另一面,于是就冷水热水一起放了。

  记者:很多观众感觉你现在的肢体动作幅度小了很多,情绪也变得内敛了,而且你有时还作出指挥乐队的手势,今后会不会向指挥方向发展呢?

  郎朗:去年我已经尝试过一回指挥的滋味了,指挥的是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我是自成一派,不过我离真正指挥的水平还差得远呢。

  记者:一连十首协奏曲弹下来怕不怕观众审美疲劳?以后除了演奏协奏曲还会演奏别的形式吗?

  郎朗:危机感是永远都有的,那就只有不断提高自己的水平才行。明年我就不参加北京国际音乐节了,缓一段时间再来,我想以后还会有室内乐的形式,这次我和艾森巴赫的双钢琴演奏就是一次尝试。

  记者:音乐节之后的安排是什么?

  郎朗:接下来比较重要的工作是在米兰斯卡拉音乐季上演奏,随后将在诺贝尔颁奖仪式上表演,明年会出一张唱片,是和指挥家祖宾梅塔、维也纳爱乐乐团合作肖邦的曲目。本报记者罗颖 本报记者康静/摄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城市营销百家谈>>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管理利器 ·新浪邮箱畅通无阻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