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心投入清新音乐 瑞典独立厂牌Labrador传奇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12月31日15:28  新浪娱乐
倾心投入清新音乐瑞典独立厂牌Labrador传奇


  提起瑞典的清新之音,你会想起什么?旧的会否是The Cardigans,新贵是否是Edson?如果你一直有留意瑞典的独立音乐发展,你会发现他们一直也处于一个很低调的层面,因为你不会听见它们在主流乐坛上有什么的回响。当然,从前The Cardigans和The Wannadies可算是一个较特别的例子。其实,问题在于很多瑞典独立乐队也没有一个固定的落脚点。

  由92年The Cardigans的冒起至2002年的今天,笔者喜见瑞典独立唱片厂牌的新生代,也就是今天的主角——Labrador Records。Labrador建立与98年,并由一位行政人员Bengt Rahm发起。起初在98年,这所蚊型公司只发行过两张七吋合辑,当中只包括了一些瑞典的独立声音,而Acid House King的一曲也包括在内,与此同时,另一开国功臣之一,Club 8的主将Johan Angergard也脱离了Siesta后另觅可为他们发行的厂牌。而占尽天时地利,位于瑞典音乐重镇Stockholm市的Labrador当时是他们的首选。因此Club 8的第二张专辑便在此发行。

  这个合作可算是Labrador的转折点,因Johan这位重臣以他在这个圈子的经验,独具慧眼为Labrador找来了不少新名字如Waltz For Debbie、Leslies、Lasse Lindh等新血的加入,为Labrador增添不少新声音。你要知道,Labrador不是一所“创造”乐队的厂牌,而是为了一些已有能力发展自己音乐的乐队出版唱片,因此音乐的自主权也全在各组合自己身上。这正是Labrador的营运方针,令他们在这几年间,能成为一间冒起得比较快及较成功的瑞典独立厂牌。

  有一个小插曲你不得不知,上文提过Club 8主将Johan在Labrador发行第二张专辑后半部便和弟弟Niklas(即Acid House King另一成员)合组了一间录音室名为Summersound Studio,也就是日后为Edson,Aerospace,Chasing Dorolea和Corduroy Utd等名字发行的Summersound Recordings。不过Summersound Recordings在发行过刚好十张唱片后,便在2002年8月正式过档为Labrador旗下,而所有组合也一起跟随。其实,此事的发生一切也很顺理成章,因始终两间公司的运作根本也是在同一群志同道合的人手上。因此Labrador现在便是一所拥有17个音乐单位的厂牌,而Summersound便会做回它录音室的身份。

  你要认识Labrador的声音,当然首推他们的老大哥Club 8,Acid House King和Startlet。贵为知性派瑞典之音的Club 8,年轻十足的AHK和擅长撰写失意情歌的Starlet为Labrador奠下了了形象清新的Swedish-Pop之音。当然新贵Edson和 Aerospace为Labrador泛起的涟漪仍令人无法忘怀。

  至于后起之秀Chasing Doratea带来的是一张媲美Kings Of Convenience的沉默与清爽的专辑。还有还有玩奏梦幻电子音乐的Douglas Heart便拥有一把甜美的女声助阵。另外还有极具个人风格的Lasse Lindh,带来的是充满电影感的英伦吉他摇滚。

  单看以上阵容,已窥探出Labrador在Twee-Pop以外,还极力发掘新声音。当中还吸纳了属于异军的Mondial,便是一队玩奏Acid Jazz加点点Funky节奏的跳舞组合。当然,有如瑞典Saint Etienne的Waltz For Debbie,更为Labrador加入充满气息的跳脱生气。

  再看最新所带来的几个新名字,确能令我们更了解Labrador。好象由早期已加入Labrador的Lasse Lindh组成的新乐队Tribeca,他们绝对是Labrador在Twee-Pop之外的另一选择。这队充满瑞典摇滚味的组合,就象是The Wannadies的重生,充满生气与声浪的吉他为我们带来Kate-97这专辑。至于另一新贵Ronderlin则为我们带来一张Perfect- Pop专辑Wave Another Day Goodbye,六个大男孩所演奏出的确是一些长青的流行调子。而倍受瞩目的当然是Aerospace主将Kristian Rosengren的个人组合Airliner。这位瑞典诗人在Club 8的Johan监制下,带来是一张失落的专辑The Last Day Of August,Kristian那害羞的声音配合这些失意的调子,绝对会为各位Edson迷送上另一感人故事。

  还有即将推出专辑的Douglas Heart,象极了Belle & Sebastian的Laurel Music和The Radio Dept。便会源源不绝为Labrador带来无限生气。

  其实笔者喜欢过的清新音乐厂牌已经不计其数,有已经关闭的Sarah和Marsh-Mari Gold,有最终令我失望的的Siesta和Sinkansen,有精彩万分的Elefant和Shelfufe。我知道一个厂派总有它的起落,而现在的 Labrador正处于它的全盛时期。我不想去想它的未来会是怎样,就让我们现在全情投入这个甜美的瑞典之音吧。(文/拉不拉多)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